文物里千年通州:首博169件展品呈现畿辅通会与变迁(组图)

来源:澎湃新闻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如今的通州,在北京副中心的城市发展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而自商周到明清时期,其历史文化的发展变迁对今日通州的发展更是不可或缺的。从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中可以领略早期燕文化在通州的发展,汉、唐时期的汉瓦、唐三彩等墓葬文物诉说着通州的变迁,辽、金、元三代的兴盛则开启了通州的水陆会要,明清时期北京首都的地位带动通州成为了漕运重镇。跟随“澎湃新闻·古代艺术”(www.thepaper.cn),一起走进首都博物馆“畿辅通会——通州历史文化展”,去了解通州千年以来的历史发展。

5月16日,“畿辅通会——通州历史文化展”在首都博物馆开幕。展览由北京市文物局主办,首都博物馆和通州区文化委员会承办,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和通州区博物馆协办。此次展览展出北京副中心考古部分成果,并介绍北京副中心所在地通州的历史文化。展出文物共169件(组),主要来自三家单位: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展品(以新出土为主);通州博物馆藏品(以运河文化为主);首博馆藏(各个时代均有)。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

早期通州:商周时已有人从事农业生产。

展览分四部分,第一部分“邈远时代”。这一部分包括两小节,第一小节展示燕文化以前的通州,配合图版阐释通州的自然环境对早期人类活动的影响。在梨园镇半壁店村等地出土的石器包括斧、铲、凿、研磨器等,石器加工工艺包括磨光、穿孔。宋庄镇菜园村还发现了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细砂泥质灰褐陶鬲,其年代属于商周时期。菜园遗址表明商周时期通州地区就出现了人类活动并从事农业生产。

袋足灰陶鬲 菜园遗址出土。

第二小节展示燕文化,西周初年,召公封燕,燕文化逐渐成为北京地区的主流文化。1981年在中赵甫村西发现了一座战国时期中型墓葬,出土了青铜豆、敦、鼎、匕、匜、勺、戈、剑、镞、刻镂刀、削刀、车马器、带钩等一批文物,它反映出燕文化时期在通州的发展情况。鼎、豆、壶、匜等都是燕文化的典型器物。

几何纹铜敦(战国) 为中赵甫公社出土战国青铜器。1981年12月,时为通县的中赵甫公社砖瓦厂工人在中赵甫村西取土,当挖到四米深处时发现了一批青铜器。这批青铜器出自一座中型墓。墓室遭受破坏,详情不明。该墓所出的漆器全部散失,仅收集到部分青铜器。从青铜器的形制和纹饰而言,该墓属于战国中晚期,对于研究燕的历史提供了有价值的资料。

战国三犀铜鼎(1件套有附件2) 鼎圆腹,圜底,附耳微外撇,蹄足,盖微隆,中心一环钮,外围三卧犀。腹部装饰蟠螭纹,口沿外侧有秃棱一周,使口部形同子口。盖饰变形的蟠螭纹。匕,大小、形状和纹饰基本相同。为椭圆形,靠柄处向上翘;直柄,上宽下窄,装饰有兽面纹、勾连云纹。匕与柄合铸一体。

盖上卧犀。

战国 山云纹半瓦当。瓦当置于大型建筑的顶部。山云纹瓦当的当面以两道山形纹示重峰,山峰两边各填两条小卷云纹。这种器物流行于春秋晚期至战国中期的燕国统治区内。

灰陶鼎 。

第二部分“秦汉变局”。这一部分包括两小节,第一小节展示汉代的通州。据史籍记载,最晚在汉高祖十二年,渔阳郡已设置有路县,这是迄今所知的通州城域内行政建置的开始。

西汉陶壶 仿铜器形态,母口束颈。属北京地区出土陶壶中体量较大者2016年开始的考古挖掘也发现了路县故城遗址。因为配合北京副中心的建设而进行了大规模考古发掘,发现了路县故城,这一工作被评为当年的十大考古发现,这部分展出副中心考古出土的汉代文物。第二小节展示晋代至唐代的通州。这部分实际上是汉代的延续,通州作为中原政权边陲重镇幽州的辅县,与幽州城命运紧密相连。展品不多,主要是晋代墓葬和唐代墓葬文物。

2016年开始的考古挖掘的范围示意图。

唐代 鸭形三彩盂。

至元代命运转折:成为水陆要会。

此次展览的第三部分“水陆之要会,畿辅之襟喉”。辽会同元年(938),辽太宗耶律德光升幽州为南京,为辽五京之一;金贞元元年(1153),海陵王完颜亮迁都燕京,称中都;至元九年(1272),元世祖忽必烈定都北京,元大都成为全国的统治中心。“京师乃天下之都会”。北京城地位的渐进提升对通州的影响巨大。因为城市规模扩大,人口不断增加,对粮食物资的需求大大增加。通州成为汇集南方漕粮入京的“水陆要会”,迎来了历史发展的新机遇。

这部分分三小节,第一小节展示辽代给通州带来的一些文化特色,如辽代佛教流行的产物燃灯塔、契丹捺钵文化延芳淀和马镫壶等。

黄釉马镫壶。

辽代 佛偈语“法舍利塔”红陶砖。

第二小节展示金代时期通州地名上的变化,1151年,金天德三年,金海陵王完颜亮于潞县城西约八里处,置通州,取“漕运通济”之意。这是历史上“通州”地名的出现。1975年通州城关出土了金代宣威将军石宗璧墓。墓志记载,石宗璧于金大定十七年(1177年)四月四日葬于“通州潞县台头村”。该墓志中明确出现了“通州”一词,是目前为止关于“通州”最早的实物见证。

第三小节讲元代。元代通州成为京师漕运大动脉上的关键之处,北京与通州之间形成了“民有系命,馈饷是倚”的关系。这一部分通过图版展示元代通州运河,同时展示出土的元代瓷器。

元代白地黑花罐。

元代白瓷碗。

明清时期的通州:漕运重镇。

展览第四部分 “天庾正供,商贾辐凑”。明永乐迁都北京,通州再次承担其京师粮食命脉的作用。明代人评价通州称:“国家奠鼎燕京,而以漕挽仰给东南,长河蜿蜒,势如游龙,而通州实咽喉之地,我明之有通,如唐之有灞陵,宋之有卫源,其烦剧一也。”明清通州是京杭大运河沿岸的漕运重镇,水陆交通要会,对稳定封建国家的统治秩序产生了巨大作用,故而又有“一京、二卫、三通州”的说法流传。这一部分也分两小节,一小节展示明清通州运河情况,一小节展示明清的文物,通过这些文物明清时期通州的繁荣。

明初修筑通州城,在元代通州城的基础上南扩,形成了通州旧城。正统十四年,为了保卫大运西仓,在旧城西营建了通州新城,新旧城相接。嘉靖四十三年,为了加强漕运河仓储的护卫,顺天府尹刘畿修筑张家湾城,城外建有黄木厂及入京大道。

各地漕粮运抵通州后,官府会委派雇佣的经纪人员加以验收。为了防治勒索舞弊等情况发生,制作出密符制度。每一名经纪都有自己的一套密符。此扇使用的方法是:每名军粮经纪在自己验收、转运的漕粮袋上,用上好的“福炭”,根据验粮情况,把自己的符形画在明显位置。监察官员随时抽查袋内的漕粮质量,合格则罢,有不合格的,则对照着粮袋上的符形,知道符名,查处真实姓名,然后按照朝廷规定,予以惩处。

清禅杖形金簪(下) 通县宋庄公社丁各庄大队出土 禅杖是佛门弟子行路时的必备器物。在形制上分二股十二环,二股六环,四股十二环等,分别被赋予不同的佛教含义。

清 金嵌玉花簪、蝴蝶簪,通县徐辛庄公社草寺大队出土。其中蝴蝶簪金叶为托,白玉为瓣,金丝作蕊,簪柄及金叶背面有宝华银楼戳记。

=== The END (回页顶) ===

本站所提供视频资源均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版权归原视频公司所有,本站不提供视频资源的存储、录制及上传。
We do not host any media content on our server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media content come from third-party websites, such as YouTube, Dailymotion...

© 2011-2020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