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纪录片承认南京大屠杀 用CG还原当时血腥现场(组图)

来源:网易新闻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日本电视台(NTV)于5月14日播出南京大屠杀的调查纪录片《南京事件2——检验历史修正主义》并在片中承认当时杀死数万中国人。

(图片来源:新浪)

(图片来源:新华社)

摄制组花费近四年的时间,从中日两国搜集到一手历史资料,以此资料为基础,通过日本兵的日记、证词还有当时新闻社残留下来的照片为证据,使用CG(Computer Graphics) 技术重现了当时血腥和残暴的屠杀画面。

整部纪录片的核心部分为震惊中外的“鱼雷营”屠杀战俘事件。

纪录片中,画外音说道:“现任国会议员中也有人主张,不存在南京大屠杀事件。”“另一方面,作为被害者的中方主张,在南京大屠杀中有30万人被虐杀。”

(图源:视频截图)

纪录片重现了1937年12月16日、17日两日大屠杀惨绝人寰的场景。16日上午,日本士兵忙着在战俘营的墙上凿洞,为的是能匹配机关枪扫射的角度。枪口从洞中伸出,数把机关枪等距离排列。这种设计从外部是看不到机关枪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天色暗下来之后,战俘被带到这里,他们手被反绑着,面对扬子江而坐。随着响起的哨声,日本士兵开枪扫射。1分钟能发600发子弹的重机关枪连续扫射了15到20分钟,弹药箱都空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扫射结束后,日本兵拿着机枪和刺刀走到俘虏群中,用刺刀刺向尸体。

一丝留有活口的可能性都不允许存在!

尸体的处理方法就是扔进扬子江。一开始只有十多个人的时候还能随着江水流动,等到几百人几千人的时候就都流不动了。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17日的屠杀在幕府山山脚下一片巨大的河滩处。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广阔的沙滩集中了一万多人,周围都用带刺的铁丝围住了。在铁丝网周围设置了好几个机关枪扫射点。机关枪外用草等物体遮掩伪装。天色暗下后,将人数众多的一群战俘带到这里。随着火光升起,机关枪一齐扫射。痛苦的惨叫声被淹没在枪声里。

日本NHK电视台曾于2017年8月播出纪录片《731部队的真相》,2018年1月播出纪录片《731部队——人体实验是这样展开的》。

(图片来源:国搜头条)

该纪录片揭露了日本731部队在中国东北地区秘密进行人体实验,研发细菌武器的丑陋罪行。

(图片来源:google.com)

民间企业TBS电视台也曾推出由日本国民演员绫濑遥所主持的《倾听战争》系列节目,揭露了战时日本所犯下的诸多罪行。

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侵华战争中犯下的反人类罪行,然而一直以来,日本右翼势力却拒绝承认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这次日本媒体播出纪录片,承认南京大屠杀,是日本在对自己犯下的战争罪行悔罪路上的又一积极表现。

同时,日本媒体反思历史罪行的举动也在某些程度上博得了外界同情。一些外国网友不禁问:你们中国人怎么老揪着这事儿不放,怎么就过不去了呢?

在Quora “Nanking Massacre”(南京大屠杀)这个问题标签下,有242个相关提问,其中不乏一些老外对中国人“超强的记忆力”发出的困惑。

他们问:

(图片来源:Quora)

那场灾难的局外人问:“中国人为何还没有忘记南京大屠杀?”“中国为何还没有原谅日本?”“中国人是否诅咒当今日本和日本人民?””当代日本人民是否要对南京大屠杀负责?”这个问题收获了94个回答,其中大多数回答的都是中国人,但也有部分欧美和日本人。我们也许很容易想象到国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因为我们都带着共同的民族伤痛。

那么回答者中的欧美人和日本人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

我在他们的回答里看到了理智和同理心。

澳洲网友Daniel Drum说,他曾经对历史很淡漠。但当他在10岁时听说了在大洋彼岸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时,“我完全被当时那种暴行震惊了。虽然我已经对电影和电脑游戏上的血腥画面渐渐无感,但当我看到南京大屠杀的照片时,那种恐怖感真的让我感到颤栗。”“我不是中国人......我也没有和中国人有任何亲属关系。”尽管如此,澳大利亚人Drum却非常理解中国人难以放下历史创伤的原因。

“当年日本军队的残忍本来就让人难以忘记......我不认为中国人想把战争的罪过加在这一代日本人头上......让中国人感到怨恨的,是日本缺少承认错误的意识。”“时间可以治疗所有伤痛。但是,日本侵华给中国人留下的伤口依然新鲜。日本对待向中国道歉犹豫的态度......也无法让中国人对日本产生什么好感。”

Ono无法在学校的教科书里详细地了解到这段历史,直到中学毕业后,他才从日本左翼人士口中听说日本当年的暴行。

因为日本教育中鲜有提起这段南京大屠杀,“不说感到可耻,很多日本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邻国如此恨自己的国家。”但Ono也说到,了解日本侵华历史和南京大屠杀的日本人之中,大多数都为那对历史感到羞愧和抱歉,只有“极少数”民族主义者会傲慢地否认历史事实。

长期以来,日本历史教科书上对二战期间日本侵略他国的表述是中日矛盾的中心,但这个问题至今没有得到日本方面的解决。于是,日本民间爱“较真儿”的人开始自发地寻找历史真相。

这些人当中有一位70岁的日本小学老师松冈环。松冈环在上世纪80年代教授历史课时,发现日本教科书并没有详细记载日本侵华的历史。为了寻找历史资料,她从1988年开始,97次探访南京。

三十年时间里,松冈环寻访南京大屠杀的幸存者及受害者家属;在日本报纸上发布公告,开设“南京大屠杀热线”,鼓励日本侵华老兵提供曾经的日记、照片、信件等证据。

她将收集到的资料编著出版了《南京战·寻找被封闭的记忆——侵华日军原士兵102人的证言》,还制作了《南京——被撕裂的记忆》等历史纪录片。

频繁访问南京也让这位日本老人赢得了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难得的信任。她每年都会邀请一些幸存者到日本,向日本民众讲述当年的遭遇,甚至会与幸存者一同到日本外务省,要求日本政府向中国人道歉。

“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地认识和平的珍贵。”松冈环说。

在Quora的讨论中,中外网友们集中在国人不愿意在历史问题上“move on”的原因。但是,不愿意翻过这一页的只是中国人吗?

在讨论“中国人为什么老记着南京大屠杀,不肯往前看”这种问题的时候,应该首先问,曾经战争的发起者为什么不肯往前看。

1945年后,日本经历了战后经济衰退后获得高速发展,文化、科技和经济水平具有全球影响力。饱受战火摧残的中国同样在摸索中取得了多方面的腾飞,我们的社会和新一代不再笼罩在战争的阴影和恐惧之下。

看起来,我们都“move on”了。

然而,真正的“move on”前提是正视历史。就这一点,不愿意“move on”的是部分日本人。

日本二战期间的同盟国——德国在战后,德国国家领导人也无数次地向卷入战争的受害者的道歉,曾经的德国总统勃兰特甚至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旁下跪(史称“华沙之跪”); 在国际性的和民间的场合上,当代的德国与“纳粹德国”划清界限;与纳粹德国有关的一切都遭到取缔,包括当时纳粹的符号也不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也因如此,像Quora答主Robert Steinberg这样曾经历“灭族之灾”的犹太人 才能将仇恨搁置。 只有战争发起者真诚的道歉,卷入战争的双方国家和人民才能真正的“move on”。

我们看到了欧美人对“南京大屠杀”的震惊,看到了一些日本人对战争历史的忏悔,但更重要的是,当战争的阴霾渐渐散去时,国人应该怎么面对那段历史?

对待中日间的历史问题上,有的中国年轻人会感到两难,一面是频繁被提起的民族伤痛,一面是日本文化的吸引。在B站上,这样的矛盾碰撞得激烈。B站的抗日剧的弹幕里,受日本文化影响的网友会用到日式的习惯用语(例如“番剧”等词),但这次词也引起了一些网友的不适,他们在弹幕里说:“在抗日剧里就不要发这样的词了,这是对历史的不尊重。”

另外也有极端的民族主义者,在朋友圈转发仇恨日本人的言论,又在去日本旅行时抢购日产电饭煲化妆品。

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面对历史的方式,但在这个问题上,孔子的思想提供了一种理性的视角——不“以德报怨”,不“以怨报怨”,而要“以直报怨”。

“以德报怨”太难达到,“以怨报怨”显然是个恶循环,但“以直报怨”提倡的是就事论事,公正地看待历史。

我们可以不向曾经的战争犯后代讨要补偿,可以不将仇恨投射到上下五百代日本人身上,也可以继续喜欢日本明星,用日产车。但是,我们依然铭记那段屈辱的历史,也自然地要求曾经发动那场战争的日本政府对当时的恶行道歉。

就如Quora上这位在日本长大的中国人所说,中国人不要求当代日本民众为自己上一辈犯下的历史错误负责,但需要日本政府一个真诚的道歉、悔过的态度。

(图片来源:Quora)

“我不认为这一代日本人需要被追究责任。一个人不应该因为自己祖辈的所作所为受到惩罚...... 政府和民众个人不同,政府应该对国家的所作所为负责,更不用说现在还有很多战争的幸存者在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