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外部链接,算《竞争法》中的“恶意不兼容”吗?(图)

来源:澎湃新闻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冲突似乎是在5月18日国际博物馆日这一天升级的。当天,抖音联合了七大博物馆制作了“文物戏精”的H5,在微信的朋友圈里面传播得大热,一时成为现象级事件。但是之后抖音却哭诉称,遭到了微信平台的两度“封杀”。

就在这一天,微信官方账号微信派发布“关于进一步升级外链管理规则的公告”称,为保障用户隐私安全,优化微信外部链接体验,所有没拿到视听许可证的App,其视听节目内容将无法通过微信分享。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30多款产品会受影响,包括快手、微博(视频)、抖音、秒拍、美拍、西瓜、火山、360快视频等。

5月21日,微信官方又对规则做出修订,不再以是否有试听证作为准入标准,但是给外部链接下了不少规矩:朋友圈内不允许发布及传播具有识别、标记功能的特殊识别码、口令类信息;禁止更改用户返回路径;禁止使用含有用户隐私数据的浮层。

社交是腾讯系的生死线,相对于“腾讯没有梦想”的文艺青年式的指控,腾讯更担心的是“抖音杀死腾讯”的现实威胁。事实上,今日头条系的抖音短视频,正在飙升成为视频社交的新宠,直接威胁到了腾讯赖以生存的社交领域。前不久,今日头条CEO张一鸣与马化腾就隔空互怼过。张一鸣称,“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马化腾回应张一鸣称,“这可以理解诽谤”,“平台一视同仁,你过敏了”。

针对头条系崛起的短视频社交,腾讯已经剑拔弩张,正在扶植自己的嫡系微视。

其实两家恩怨,普通用户不想多理,微信对于外链的“优化”,或者叫“大杀特杀”,的确造成了很多用户的困扰,原本晒朋友圈的功能受到了限制,影响到用户体验,也直接冲击到很多短视频内容创业者的饭碗。微信封杀外链的行为,是否合法呢?

有人将这次的封杀称为“一场先于法律的网络审判”;有人认同微信有权“我的地盘,我作主”,不能让竞争对手在自己地盘上引流、壮大。

虽然,腾讯和阿里一直宣称自己在做互联网“基础设施”,但是,大概没有人天真到认为两家的“基础设施”就等于市政道路、机场码头这样的“基础设施”。事实是,腾讯依托10亿用户级别的微信、QQ两大社交体系,打造了一个巨大封闭的网络生态圈,结合了社交、娱乐、购物、线下消费等功能。这个生态圈对于腾讯系内部当然是一个“基础设施”,但对于外还是“卧榻之旁不容他人安睡”。微信显然有了公共平台的属性,但是还是腾讯家的私产。

去年,通过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对当下日益严重的网络不正当竞争行为,做了规定。新法明确“经营者利用网络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当遵守本法的各项规定”,禁止“恶意对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实施不兼容”。

但是,关于何谓“恶意不兼容”,《反不正当竞争法》至今还没有相应的判例,可能还处于“悬置状态”。原最高法法官、现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教授孔祥俊就认为,在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中,参与市场竞争的经营者有充分的自主经营权,在未扰乱市场竞争秩序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前提下,市场竞争者并无“兼容”其他竞争者产品或者服务的义务。

当下,中国各大互联网巨头跑马圈地、合纵连横,在原本旨在连接一切的互联网上制造了种种沟壑和壁垒,消费者几乎是见怪不怪了:京东不能用支付宝,淘宝不能用微信支付,微信更是长期以来不能够访问淘宝的链接,再到这次微信拟“大杀四方”,禁止外部链接……其中,到底哪些算是企业的“自主经营”,哪些构成了“恶意不兼容”?哪些是提防竞争对手“抄了后路”?目前的确没有权威说法。

从另一方面说,各大巨头通过壁垒也曾成功狙击过竞争对手。比如,早在几年前,淘宝就封杀了百度对其网页的抓取和搜索;微信更是从出生伊始就不让百度染指,两家合力的结果就是百度完美错过了电商红利时代。

今后腾讯和抖音的竞争可能会更加劲爆,封杀外部链接还将升级。但是这样的竞争不能够恶意损害消费者的利益,不能重演当年“360大战QQ”中强迫用户二选一的闹剧。其实,对于这场“巨人之战”,公众期待的是双方进行司法裁决,让法律来认定,目前的行为是否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里所规定的“恶意不兼容”。

=== The END (回页顶) ===

本站所提供视频资源均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版权归原视频公司所有,本站不提供视频资源的存储、录制及上传。
We do not host any media content on our server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media content come from third-party websites, such as YouTube, Dailymotion...

© 2011-2020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