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梅西家乡:出走半世少年归 4年等一次的和解(组图)

来源:腾讯体育 - - 体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此后,我无论进多少球、拥有多少名气,都不会改变这一切”梅西日前亲笔写下这样的句子。

在梅西自己眼里,他就是一个在街区长大的孩子,和其他人一样。他一直没有变。罗萨里奥是出生的地方。

人们总在问梅西,这么多年在西班牙生活,为什么没有任何西班牙口音。梅西的答案很简单:我不想失去任何对祖国的归属感。

归属感,梅西离开阿根廷国家队,又回来的推动力。过去4年周期,在2014年马拉卡纳之痛后,梅西又经历2次美洲杯决赛的失利。强大的归属感让他再次归来,以同样不变的名义,等待他征服的是俄罗斯世界杯。

征服?或许这么说并不准确,那个叫里奥的小男孩,想给阿根廷人捧回一座大力神杯,仅此而已。4年时间,他盼单独与世界杯达成一次和解。

“如果而人们问我我想待在哪个地方,我永远都会说,罗萨里奥。在这里我很幸福。”梅西如是说道。

牛奶焦糖酱:寡言和恋家的邻家男孩

前年12月里奥回到家乡,跟87一代们吃烧烤。用餐快结束时,他宣布:“我们6月的婚礼上见,嗯。”

人们说,莱昂内尔・梅西是那种每天早上从罗萨里奥出发去西班牙训练,训练结束后又飞回罗萨里奥的球员。他就像是dulce de leche----牛奶焦糖酱,拉丁美洲一种很受欢迎的传统食物。这位13岁就出走西班牙的阿根廷现象级球员,有两点特质众所周知:寡言和恋家。

寡言、恋家,梅西的生活范

当税务官司告一段落,梅西按照原计划,于去年6月30日在家乡举行了婚礼。新娘是他五岁时认识的、儿时玩伴卢卡斯・斯卡利亚(Lucas Scaglia)的表妹安东内拉・罗库佐(Antonela Roccuzzo)。这对一直以来的生活伴侣已经育有两子,终于在新郎年满30的这个月,领到了夫妻身份的法律文件。

梅西甚至省略了阿根廷结婚仪式三部曲----领证、走教堂、party----中间的一步,把颁发结婚证的政府工作人员请到了party现场,一站式完成了人生大事。

梅西正式步入婚姻殿堂

事实上,当今足球世界的球王、内向的阿根廷人习惯于简洁、高效,不论球场内外。

与斯卡利亚同属于被梅西称之为“87一代”的奥古斯丁・罗奥尼(Agustin Ruani)记得,去年12月里奥回到家乡,跟87一代们吃烧烤。用餐快结束时,他宣布:“我们6月的婚礼上见,嗯。”

“对我们来说,他不是梅西,他就是里奥(莱昂内尔的昵称)。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就是我们其中的一员,当我们看到他的时候,我们可不会被他的明星光环搞得头晕目眩。”罗奥尼说。

跟名流云集的婚礼上只能同里奥聊五分钟,罗奥尼更喜欢这样的烧烤聚会----他们只聊家常,不说足球。当然他们也很荣幸受邀参加婚礼,那是为了在这个重要的时刻为里奥献上亲吻和拥抱。

那次烧烤结束时,梅西是第一个起身收拾桌子的。

梅西习惯与朋友一起烧烤

“我说这个可能显得有点傻,但我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处在跟他相同地位的人会这么做。”罗奥尼说,“城市里为此(婚礼)举行了很多活动,这让我有点吃惊。我们这些人也被全世界的媒体拍了个遍。这个时候我真的明白了里奥对于世界来说意味着什么。”

全世界的罗萨里奥 依旧静悄悄

“虽然罗萨里奥很大,但有时也很小。我们知道梅西上学、踢球的地方,他的老师。”一位电台记者向腾讯体育讲述。

1年前梅西的婚礼,腾讯体育特地去到罗萨里奥。

不知何故,阿根廷的教堂钟声总比手机计时器晚一分钟。某种程度上也暗合这里人的气质,“只争朝夕”不在他们的生活字典里。

7月1日早上10点,罗萨里奥大街上冷冷清清。报刊亭的长胡子摊主把五份报纸一字排开,头版头图都是梅西结婚。它们说,“梅西的最佳进球!”或者,“安东内拉成为足球第一夫人”。

早晨的罗萨里奥街道上还很安静

罗萨里奥是阿根廷第三大城市,也是最高产的农业区之一,潘帕斯草原的入口。在阿根廷,人们还保有农业社会传承下来的居住特质,大多数人口聚居在靠近河流和海洋的地域。罗萨里奥侧倚着绵长的巴拉那河。

像地理位置一样,罗萨里奥的足球资源也被上天眷顾。这里有五六个联赛,有些足球运动员不止在一个联赛中效力,《梅西》一书的作者吉列姆・巴拉格在这样描述足球之于当地人的生活:“刚踢完一场比赛,赶紧骑上摩托车,前往另一个联赛的比赛踢球。在罗萨里奥,如果一个人不是球员,那他一定是球赛的组织者、教练、裁判或者其他什么相关的角色。不只男人,女人也是一样。”青训在这里举足轻重,这座城市像个潜力球员生产工厂,相继产出过负有盛名的球员,诸如巴尔达诺、迪玛利亚、巴蒂斯图塔,梅西当然也是这个冗长名单上的一员。

“我们在这里24小时都能感受到足球的气息。”罗萨里奥电台记者佩德罗・马萨科斯(Pedro Massacos)向我们介绍家乡。跟当地所有的记者和围观梅西婚礼的居民一样,他对我们的到访表示出极大的兴奋和好奇,一定要让我们对着他们的听众解释:为什么愿意坐30个小时的飞机来这里?

罗萨里奥电台记者马萨科斯

我们访问的所有阿根廷人都说,梅西的婚礼是国家大事。21岁的马萨科斯搜索了自己头脑里的历史资料库,5秒钟后说,这里从没有发生过哪件事情可以与此相提并论。

“我们距离第一世界、经济议题很遥远。但现在世界各地的人们来到这里,全世界的目光都聚集在罗萨里奥。对我们来说,这是无伦比的感觉。”

被西媒誉为“年度婚礼”,记者播报婚礼现场情况

梅西婚礼举行得相对低调而私密,嘉宾260名,花费50万美金左右。这跟他的足坛前辈马拉多纳婚礼上的1300名宾客、250万美元的花费形成鲜明对比。据说此前选中的是罗萨里奥市繁华地带的酒店,但掌管财政的梅西父亲认为那里费用过高,基于同样的理由他也拒绝了阿根廷最著名的婚礼策划师,而是选了当地的一家婚庆公司。

相比于此时被团团围住的大酒店中完全不得见的梅西,从这个城市各处赶来的每个人记忆中的梅西更加亲切和普通,他们可能曾经在大街上、超市里见过每年赛季结束后回来躲清静的梅西,或者家里有什么亲朋与梅西家族的人相熟。梅西与这座城市的距离若近若远。

“虽然罗萨里奥很大,但有时也很小。我们还是知道他上学、踢球的地方,他的老师。我们了解梅西的一切,我们知道他一切的开始。”马萨科斯说,“我认识梅西在基层梯队踢球时的教练,他在1月去世了,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总会讲述球星们的传奇故事。梅西的爸爸,豪尔赫・梅西(Jorge Messi)的办公室就在我家附近。”

“我最喜欢梅西,希望以后能进纽维尔老男孩队踢球。不喜欢罗萨里奥中央,那是一支烂队,永远拿不了冠军。”骑在警戒栏杆上的“小猴子”说。

男孩们举着感谢梅西的TIFO

“与梅西出生在同一条街道、同一个城市,对罗萨里奥的男孩们是巨大的鼓舞。”马萨科斯说。

四五个男孩张着几面红黑色大旗子,积极地想要在电视台直播的时候露个脸。最大的一面旗子上写着,“谢谢你,莱昂。谢谢你出生在纽维尔老男孩(NOB)。”

纽维尔人心中的疤痕 梅西只是普通球迷

梅西13岁奔赴西班牙,当年他答应为他诊断的医生,会为青训母队纽维尔老男孩进球,现在还欠着呢。

在罗萨里奥,有件在外人看来很奇怪的事情。城市里充满足球的气息,却没有梅西的气息。人人都认识“小跳蚤”,却没人把骄傲摆在明显的地方。

即便在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除了门口的一块阿迪达斯广告,比赛场地及周边没有梅西的痕迹----即便是那块广告牌,上面也不止梅西一人。

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的大门口 并没有梅西的印记

“梅西虽然是纽维尔老男孩走出去的,但是他没有在一线队踢过球。梅西在马尔维纳斯有许多纪念性的东西,但是在纽维尔老男孩并没有,我们不会说谎。”俱乐部会员管理员库米・利博纳蒂(Quimey Libonati)语气坚定地说。马尔维纳斯是老男孩的青训队,14岁以下的孩子在那踢球。其实即便是在那里,关于梅西的纪念也非常低调,只在球场边围墙上画了一幅低头颠球的小孩子,脸庞模糊,球衣上没有号码和名字,跟普通的孩子没什么两样,虽然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当年的小梅西。

小梅西当年颠球的经典照片印在青训营的墙上

利博纳蒂介绍说,2001年,老男孩主场翻修,用俱乐部历史上的重要人物,对6个重要的位置进行了命名,其中有马拉多纳看台,马蒂诺看台,还有俱乐部最大的资助者疯子贝尔萨的看台。有一面看台是以俱乐部最老会员的名字命名的----一位百余岁的老太太,依然坚持到球场看球。

“希望未来我们也能用梅西命名一块位置。不过梅西必须要在纽维尔踢球才行,否则他也没机会。” 利博纳蒂说。

1年前探访当时,赛季刚结束,除了偶尔有游客和参观者,球场多数时候静悄悄的。阿根廷球场的观众席与草皮之间,用人工河沟区隔开,河沟水面上漂着残存的碎纸片,也是几乎静止。利博纳蒂指着主看台最中心区域,对我们说,“看到那颗星的位置了吗?那里就是梅西来纽维尔老男孩主场看球所坐的位置。这是梅西的专属座位,他从小就坐在那儿。”

每次梅西从西班牙回到家乡,如果能赶得上赛季,他就会来这里看场球。

球场管理员利博纳蒂讲述梅西与纽维尔老男孩的点滴

“所有人对于梅西的评价几乎是一样的,他是一个热爱足球的少年,很谦逊并且寡言少语,除了踢球之外他也是一个普通人。他非常内向,不怎么和人说话。每次梅西回到罗萨里奥,只有他最亲密的朋友和邻居知道,他也不怎么出现在罗萨里奥的街道上,因为他比较害羞。”利博纳蒂说。

梅西的寡言少语到了独树一帜的地步。有次有位西班牙的记者因为逃税的新闻前去采访梅西。梅西在球员中心,给记者回复了一封邮件。第一次有人这样作答----那位记者在电台工作。

在纽维尔,梅西会显得放松很多。他专属座位所在的看台是死忠会员区,他们一辈子都在同一个位置看球。这些人绝大多数是看着梅西长大的长者,永远不会发生粉丝环绕着明星的场景。

“在纽维尔老男孩的主场,梅西就是一个普通球迷的身份。”

梅西在纽维尔老男孩固定的看球位置

梅西9岁时被查出患有生长激素缺乏症,需要长期注射昂贵的药物来辅助生长。这个经历造就了梅西的今天----当时纽维尔老男孩俱乐部不肯出钱,河床说最多只能负担一半治疗费用,豪尔赫便带着13岁的梅西出走巴塞罗那。

没有留住梅西的故事,在罗萨里奥城里被说了一遍又一遍。据说,当时负责支付梅西生长激素治疗费用的球队官员一直保留着收据,想要跟那个令人懊悔的决定划清界限。

小梅西因为治疗费并没有在阿根廷国内效力

梅西传记的作者巴格拉说,“梅西的离去在很多人的心里留下了疤痕”。

在利博纳蒂眼里,梅西跟老男孩之间有切不断的纽带。他注意到,跟梅西私交甚笃的老男孩队长马克西・罗德里格斯受邀参加了婚礼,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张现场图,是梅西身着便装在酒店里,穿着纽维尔老男孩的红黑球衣。

尽管梅西的母亲对于俱乐部当时放弃自己孩子怀有不满,梅西的父亲早已与俱乐部和解。利博纳蒂说,4年前,豪尔赫给老男孩投过钱,“这笔钱避免了纽维尔老男孩破产。此外,他还对俱乐部有别的投资,比如帮助俱乐部改善青训设施等等。”

“我不能说未来梅西会来纽维尔踢球……毕竟我们是个小俱乐部,没法儿跟巴萨相比。但是梅西一家都是我们的死忠,包括他的妻子安东内拉,她甚至比梅西还喜欢纽维尔老男孩。”利博纳蒂说。

当年为梅西诊断的医生迭戈・施瓦兹斯特恩(Diego Schwarzstein)问过小球王:你将来会在纽维尔踢球吗?能为我进个球吗?

梅西答应了。

至今提起,医生还会说:他还欠着我呢。

出走半世 仍是少年归

在陌生人面前,里奥内向,害羞。但在熟人那里,他也是个小捣蛋鬼。

拉瓦列哈大街576号旁有一大块空地,几堵参差不齐破烂的墙围着,长了些贴地的杂草。三五个游手好闲的小青年拎着酒瓶,趴在墙头。

画师利桑德罗・尤提嘉(Lisandro Urteaga)正在站在梯子上,往墙上打草稿画轮廓,对照的是梅西身穿10号国家队球衣的背影照片。右边的一面长的墙壁已经完成了梅西的正面肖像:他好像身处宇宙中心,四周环绕着几大行星以及闪亮的恒星。左边墙壁的涂鸦跟尤提嘉这次的创作无关,画着一面撕裂的阿根廷国旗,看上去画得有些日子了。

尤提嘉站在梯子上,在墙上涂鸦身披10号阿根廷球衣的梅西

尤提嘉住在附近街区,拉瓦列哈的街坊请他来,“为社区增添点色彩”。他拒绝透露自己的报酬,“我是靠着我的热情工作的,……我还希望能够借此见到梅西本人。”

街角的最后一栋房子,525号,就是梅西童年的家。那是这条街上唯一的二层楼,工薪阶层的豪尔赫在这块贫民居住地里为自己的家族挣足了体面。

“我是个老土著了,在这儿住了42年。我认识梅西所有的兄弟。我家里的孩子甚至还和他们一起上过学。按照我说,梅西就是个外星人。他小时候就有这种天赋,无论是什么材质做的球,布的塑料的等等他都能玩得转,他真的是天赋异禀。”M奶奶说不希望出名,不要写出她的名字。

儿时玩伴们已经记不清,里奥13岁离开罗萨里奥那天,是停了5次电,还是5天都没有电。他们的记忆中,里奥的夏天是在树上度过的,他爬树,摘各种果子。

在陌生人面前,里奥内向,害羞。但在熟人那里,他也是个小捣蛋鬼。

他笑起来还像个孩子

有一次,纽维尔老男孩队的教练基科・多明格斯(Kike Domínguez)穿着红毛衣、红裤子,背了一个红色的包,里奥看见了,跟他击了下掌,说:嘿,圣诞老人!

“我很高兴他从不刻薄,总是心怀善意。” 多明格斯曾这样评价这个独特的孩子。

梅西的婚礼上邀请了他儿时的邻居莉迪亚(Lidia)参加。“蒂亚戈(Thiago,梅西的大儿子)出生的时候,里奥来看望了我。”莉迪亚的印象中,梅西还是那个“非常简单”的孩子。

=== The END (回页顶) ===

本站所提供视频资源均收集于各大视频网站,版权归原视频公司所有,本站不提供视频资源的存储、录制及上传。
We do not host any media content on our servers.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all media content come from third-party websites, such as YouTube, Dailymotion...

© 2011-2020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