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政府贸易政策影响经济 联储有降息等工具(组图)

来源:界面新闻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上任以来首次接受的广播采访中,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重申循序渐进的加息立场,认为美国经济形势良好,尚未完全达到2%的对称通胀目标。联储发现企业对贸易政策的担忧增加,但他认为现在难以预测形势发展。

一旦贸易形势导致经济下滑,出现经济面临很大挑战的情形,鲍威尔认为联储有利率工具可用,可以放缓加息、甚至降息。

对于减税等特朗普政府的财政政策,鲍威尔认为近期较有可能支持经济发展,但长期来看,走这种财政道路是不可持续的。

虽然特朗普及其顾问表现出对低利率的偏好,但鲍威尔说联储的决策不会考虑到政治考量,不存在对联储独立性的担忧。现在美国经济和银行现状都让他放心,他真正担心的是人口老化、社会流动性低这类长期的挑战。

经济形势好 通胀目标尚未达成

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节目Marketplace采访时,谈到美国经济,鲍威尔说,经济处于很好的状态,失业率处于20年来低位,劳动力市场在走强。通胀会循序渐进上升,现在刚刚达到2%。

“我们已经接近我们的目标。我不会说我们已经完全实现目标。还不能宣告胜利。我们希望通胀对称地处于2%左右,一定程度上达到和触及都不算实现目标。”

重申循序渐进加息

关于利率政策,鲍威尔说:

“我们在让利率回到一个更正常的水平,如果让太低的利率保持太久,将会有过高的通胀,或者产生资产泡沫或是房产泡沫。如果行动太快,可能无意中让经济陷入衰退或者打断通胀回升到2%。”

承认贸易担忧增加 但难测前景

最新公布的6月美国货币政策会议纪要显示,虽然总体认为美国经济已非常强健,但美联储官员讨论了经济前景面临不确定性,大多数官员担心,贸易政策相关风险可能影响商业信心和投资支出。

节目主持人Kai Ryssdal指出,贸易政策并不是美联储的工作使命,他问鲍威尔对贸易政策有多担心,贸易政策对他有多大影响。

鲍威尔回答,国会赋予美联储的责任不包括执行贸易政策,但美联储通过12个地方联储和个人的联系人深入地进行全美沟通,和商界领袖沟通,“我们听到,对贸易政策变化的影响越来越担忧。我们把这放到了我们公布的内容里。那就是FOMC会议纪要。……如果你今天挑一份报纸看,也会听到很多企业有这样的担忧。”

鲍威尔说,二战以来贸易系统不断发展,关税下调了,贸易扩大,这对全球经济、特别是美国经济有好处。它推动了生产力、推升了收入但没有帮助所有人。总是有某些群体和地方的人受到贸易的负面影响,没有哪个国家能解决这些担忧。他说,现在是一个新的过程,“很难预测结果会怎样,我们只能观望。”

贸易影响极端情况下联储可降息

当问及如果贸易战导致经济放缓,美联储有什么工具,鲍威尔回答,如果众多产品和贸易商品及服务长期持续面临高关税,可能对美国经济有负面影响,现在很难判断会怎样。说到有什么工具,联储实际上有利率工具。如果经济削弱,美联储可以降息,可以放慢加息步伐。那样可能影响通胀。他不想陷入这样的猜想,这是一个很有挑战的假设情形,就是通胀上升、经济走弱。

而即使降息,鲍威尔认为也不会完全清楚形势会怎样发展。通胀可能一定幅度回升,但不会影响未来通胀。会有那种供应冲击理论下的情况。那会是联储必须考虑的一个问题。但他不想过多纠缠到猜想中。

华尔街见闻此前提到,美联储决策者今年6月会议一致同意加息25个基点,会议声明删除了上次声明中“利率将低于长期水平”的表述,对于加息用“进一步逐步上调”替代了“调整”的表述。而且会后公布的点阵图显示,多数联储官员预计今年共加息四次,而上次多数官员预计共三次。这些都显示出鹰派加息立场。

鲍威尔在会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释放了鹰鸽兼有的信号。鹰派信号包括:美国经济非常好;明年1月起每次FOMC会后都有记者会;可能“相对较快”删除声明中“宽松政策”的修饰语。鸽派信号包括:加息过快有危险;重点是保持通胀不低于2%;联储的模型并未显示通胀会飙升。而且,本次会议中“大多数官员都没有调整点阵图预期”。

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的“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目前美国联邦基金期货交易市场预计,今年9月美联储加息至少25个基点的概率超过86%,一周前约为82%。若以一次加息25个基点估算,联储今年合计至少加息四次的概率超过55.6%,一周前为54.1%。

财政政策短期内将提振经济 长期来看不可持续

对于财政政策,鲍威尔说,近期来看,美国政府减税和增加财政支出很可能至少在未来几年支持国内经济活动。可能至少未来三年会看到对经济活动需求的大力支持。长期来看,对供应面会有正面影响,可能看到投资增加、生产力提高,但这相对而言是不确定性的。过往的实例很少。

鲍威尔指出,长期来说,大家普遍理解的是,美国处于不可持续的财政道路。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口老化和医保系统成本远高于其他任何发达经济体的影响。

联储决策与政治绝缘

Ryssdal提到,特朗普和他的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都是倾向低利率的人,库德洛还鼓励美联储非常缓慢地加息。

鲍威尔称,他一点也不担心白宫等政界方面影响。美联储长期以来执行政策的传统是,和一切政治关注点保持独立。联储严格以毫无政治色彩的方式运作,基于详细分析行动,而且把记录公开,不把政治考量纳入考虑范畴。“不管是公开还是私下里,白宫没有任何让我担心美联储独立性的表态。”

什么问题能让鲍威尔夜不能寐?

Ryssdal问,什么事能让你半夜醒来? 鲍威尔回答,从经济方面来说,现在他睡得很好,经济处于接近充分就业和稳定价格目标的转折点,银行系统资金充裕,比过去更安全,管理更得当。他更担心的是美国经济的长期问题、一些真正的长期挑战。

鲍威尔说,美国人口在老化,劳动力增长会放缓,经济也会放缓。另外还有社会流动性问题。和其他富有国家相比,美国的流动性较低。在美国,如果出生在收入较低的阶层,走入中上层的几率比其他很多国家低。他还提到,中产阶级中位收入过去40到50年增长停滞。

鲍威尔认为,这些不是美联储可以真正直接解决的问题,但这些是作为一个国家面对的更广义的经济担忧。

=== The END (回页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