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号房”创始人仅25岁,模范生皮囊下藏着魔鬼

来源:娱乐姐公众号 - - 娱乐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自韩国“N号房事件”爆发以来,人们密切关注着每一个“恶魔”露出真面目。继“博士”赵主彬后,韩国警方终于公开了Telegram房间背后的总创建人“Godgod”文炯旭的身份,其“乖孩子”的过往再一次令众人背后发凉。随着嫌犯陆续落网,韩国也已开始酝酿新一轮针对数字时代性犯罪的反抗

文炯旭:又一名“模范好学生”

韩国警方13日公布了在线聊天室“N号房”创始人的真实身份:一名名叫文炯旭的24岁大学生。消息称,他在京畿道安城的韩京大学学习建筑。

据《韩国时报》报道,他于5月9日被捕,罪名是强迫妇女制作具有性剥削性的视频,并以ID名“上帝(GodGod)”在Telegram聊天室分发这些毛骨悚然的视频牟利。他承认了对他提出的指控。

▲警方公布“N号房”创始人文炯旭真容。

警方披露他的罪行是“恶意和重复的”,文炯旭于2015年左右便开始了犯罪活动,“N号房”的运营人赵主彬实际上是模仿了他的行为。据称,他通过接触在社交媒体上与他共享裸照的妇女,对她们进行了勒索和性剥削。N号房”中的一些惊悚视频就包括他的同伙在强奸受害者时录制的,文炯旭已经经营了10个这样的聊天室。

▲韩国3月爆出“N号房”事件,主犯赵主彬被捕

然而这一次公布震惊了文炯旭的同学和熟人。文炯旭的同学形容他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学生。“他几乎像个局外人,因为他没有参加任何课外活动,也没有任何亲密的朋友。他总是坐在演讲室门旁的椅子上。”他的一位同学说道。许多同学都表示“吓坏”了,因为他平时学习也不错,是模范生,完全无法想象他会犯下这样的罪行。

据《韩国先驱报》报道,警方决定公开其身份是在考虑了公开是否符合公众的最大利益之后做出的,该决定有助于在公众知情权的基础上阻止类似犯罪的发生。

“N号房”与数字性犯罪

愤怒逐渐散去后,民众开始呼吁出台针对数字性犯罪(Digital sex crime)的新法律,让“N号房”带来一次深刻的网络色情圈改革。

实际上,据外媒报道,从2012年开始,韩国就一直挣扎在打压性暴力和厌女文化的边缘。2016年,韩国政府关闭了广受欢迎的非法色情内容网站——Soranet(该网站拥有超过100万用户)。2018年韩国也因#MeToo运动和在公共厕所非法拍摄而爆发大规模抗议。但韩国法院系统因对性犯罪的宽大判决而臭名昭著。“大多数数字性犯罪的肇事者都是男性,而大多数人受到的惩罚都是缓刑或罚款。实际上很少有人被判最高刑罚。” 韩国自由记者康海云说道。

不过“N号房事件”显现了新的警报级别和社会集体参与度。此前,有超过200万人签署了请愿书,敦促政府公开运营人赵主彬的身份和面孔。据悉,执法部门却很少这样做,韩媒认为,这反映出至少是通过公开羞辱的方式,他们迫切希望惩罚犯罪嫌疑人。

4月29日,韩国国民议会通过了一系列法案,以简化对数字性犯罪的起诉。根据新法律,拥有、购买、存储或观看非法拍摄的色情内容的人将被判处最高三年徒刑或3000万韩元(约合17.3万人民币)。在新法规颁布之前,拥有此类内容并不违法。同时,此次法案将未成年性自主决定权从13周岁提高到了16周岁。7日上午,韩国科学技术信息放送通信委员会在国会召开会议,一致通过了信息通信网法(推进信息通信网应用及信息保护等相关法律)修订案。该修订案旨在防止类似“N号房”事件再次发生。

不过有分析人士同时指出,抛开法律,在性教育方面,韩国的集中教育体系仍需进一步发展,学校普遍缺乏对性别歧视的敏感性。去年首尔表演艺术学院(SOPA)被指控性剥削学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韩国导演停止拍摄“N号房”电影

“N号房事件”刷新了人们的三观。据韩媒表示,有导演欲将它拍摄成电影《恶魔的房间》,但在网友的一片骂声中该片可能将终止制作。

此前,电影制作公司Blue Production宣布电影《恶魔的房间》将于今年下半年开始拍摄,该片由曾将张紫妍事件拍摄成电影《纸飞机》的卢洪植导演执导。据悉,该片讲述的是如何报复与数字“勒索”有关的犯罪以及针对未成年人的性犯罪的故事。该片与“N号房”情节并不同,而是讲述10代犯罪的严重性。卢洪植曾表示,促使他制作这部电影的原因是,过去十年来没有人加紧解决针对未成年人犯罪的数量增加。

但韩国网友并没有对这种形式制作的电影买单,认为其不应该拿“N号房”作为宣传点。15日,据韩媒消息,制作公司提出将取消制作电影《恶魔的房间》。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