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投资者情绪悲观,建议政府加大经济救助力度

来源:界面新闻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目前,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仔细观察疫情的分布,就会发现,此次疫情控制得相对较好的地方,如东亚和东南亚,也是上一轮SARS爆发的区域,而此次疫情严重的地方,如欧洲和北美,在上一次SARS中,仅有少数病例,死亡人数基本是零。疫情控制好快或许无关体制,而与经验密切相关。

然而,新冠对经济的影响不能照搬SARS的经验。SARS影响范围小,主要聚集在中国及周边,持续时间短,总感染人数只有8422人。新冠已经是一个全球性大瘟疫,除非疫苗问世,任何国家都很难独善其身。从披露的数字看,此次疫情对经济的冲击程度远超金融危机,直逼大萧条。2020年一季度,美国GDP同比下跌4.95%,大萧条期间(1929~1933年)美国GDP年均增速是-5.2%,金融危机期间,美国GDP实际上只下滑了1.5%。我国一季度GDP同比下跌6.8%,如果没有疫情,我国经济原来预期增长6%,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实际上超过了12%。

资本市场对疫情反应剧烈。2020年1月以来全球股市大幅下跌。下跌主要集中于3月5日至3月23日,即疫情在欧美全面爆发时期,期间,美股更罕见的经历了四次熔断,除中国外的其他重要股指下跌幅度均超20%,沪深300下跌了16%。

每一轮经济危机都伴随着资本从新兴市场回流,这次也不例外,而且规模更大。据IMF统计,截至3月底,从新兴经济体流出的资本规模占GDP比重已经达到40%,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只有25%。随之而来的是新兴经济体货币的贬值,1至4月,美元兑新兴经济体货币平均升值了12%。

相比而言,中国在这一系列冲击中的表现相对坚挺:A股下跌幅度小于其他市场;资本从中国流出规模占GDP比重为5.7%,远小于其他新兴经济体;人民币兑美元虽然贬值,但是兑欧元、英镑、加元、澳元都在升值,综合来看,1至4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涨了4%,美元实际有效汇率上涨了4.5%。

中国资本市场在灾年的相对稳定表现让人印象深刻。进一步分析发现有四个原因:1)中国率先在世界上大规模控制住了疫情、重启了经济;2)A股的整体估值已在过去20年最低,投资者也认可低估值的吸引力;3)18年、19年的去杠杆已挤出民营上市公司绝大部分的财务杠杆风险;4)中国投资者对中美贸易战已经习以为常,逐步由非常悲观转为相对乐观。

每个季度长江商学院都会进行一次投资者情绪调查,至今已经进行了7次。从调查的结果看,本期投资者情绪变得更加负面,受访者对A股走势的看法比上期悲观许多,A股预期回报率首次下降至负值,只有-1%;对房价的预期回报率是1.6%,比上期下降1个百分点。对经济增长和上市公司业绩的预期也都出现了下调。

投资者的悲观情绪是有道理的。大量服务业由于疫情而停摆,对中小企业形成巨大压力,根据2018年全国经济普查,我国服务业中中小企业的就业占比约70% ,其中,住宿餐饮、居民服务和修理、文化体育娱乐等行业,中小企业就业占比更是达到90%以上,这几个行业也是受影响最严重的行业。疫情很可能使中小企业陷入现金流危机而倒闭,这不仅会对社会经济关系网造成破坏,也会形成大量失业,危害社会治安。中国统计局报告的城镇调查失业率虽然不高,只有5.9%,但同时报告的外出农民工则由1.8亿下降至1.2亿。疫情对很多人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在我们的问卷中,只有4.8%的受访者表示自己的生活没有受到实质影响,有37.7%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收入明显下降,有5.8%的受访者表示失去了工作,失业和收入下降的人数共有43%。

新冠疫情是一场现代经济的急性病,急病需要猛药医。因此,疫情甫一蔓延,欧美就果断祭出援助计划。货币政策方面,美联储下调联邦基金利率1.5个百分点,目前美国基准利率接近于零。日本和欧元区由于长期处于负利率,已经没有操作空间。三家央行都先后宣布将大量购买国债、公司债,直接向实体注入流动性。财政政策方面,据IMF统计,G20国家此次出台的财政救助资金是20国GDP总规模的2.3%,对比金融危机时期只有0.5%。具体到个别国家,如果不包含对企业的贷款担保,美国、日本、德国的救助资金占GDP比例达到10%,如果包含对贷款的担保,德国高达36%,美国和日本分别为13.5%和19%。

相比之下,中国此次的经济救助措施显得相当谨慎。中国财政救助资金只有GDP的2%;人民银行仅宣布降低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3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速11.5%,与上年同期水平持平,只有2010年时增速的一半。中国此次的谨慎,可能与上一轮经验教训有关,在上一轮持续几年的救市中,中国整个实体部门的负债增加了18万亿美元,美国只增加了10万亿美元,在将全球拽出金融危机的泥潭时,中国也将自身置入债务困境,从而开启了了往后几年痛苦的去杠杆调整,目前A股上市公司的净有息负债率为17%,民企更低,只有13%,上市公司的绝大部分的杠杆风险已经被挤出。

我们可能高估了经济的复苏能力,认为疫情得到控制,经济很快就能V型复苏。实际上,经济大概率是U型复苏,而且这个底部的持续时间会比较长。在疫苗大规模上市之前,只要全球产业链上任何一个环节还在受到新冠的影响,我们的经济活动都不可能回到疫情前水平。从CPI环比数字看,3月,除医疗保健外,CPI的其他分项,如居住、家用电器、家庭服务、交通工具,甚至连食品都出现了通缩,全球主要经济体PPI已经全部进入负区间,因此与市场担忧宽松货币政策可能引发通胀相反,疫情下经济更可能滑入通缩的幽谷,道理很简单,消费者的需求受到抑制,这种抑制既来自收入下降,也来自心理恐惧。我们在问卷中询问受访者在疫情结束后对哪些社交活动顾虑较少,愿意参加。结果显示,餐馆吃饭和商场购物是最受欢迎的两项活动,分别有43%和49%的受访者选择此项。其次是乘坐地铁公交和搭乘飞机火车,分别有25%和30%的受访者选择此项。这几项都与人们的衣食住行等生活基本需求有关,当涉及到一些非必要的社交活动时,受访者的意愿就变得很低,例如酒店住宿、参加课外辅导、使用家政服务和美容护肤。

我们建议,政府应加大对经济的救助力度,特别是对中小企业直接的财政支持和融资支持,实行相当宽松的货币政策。民营企业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小企业更是解决了全国70%的就业问题。金融危机下政府不救助也许能帮助淘汰落后的企业,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不救助的可能后果是让健康的企业也大规模死去。一旦社会经济关系网遭到严重破坏,即便疫情结束,也很难迎来增长的春天。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