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人,从来都是胸不由己,两点风姿信最都

来源:新周刊 - - 历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社会思潮涌动的时期。1919年的五四运动,掀起了有关“男女平权”的讨论。直指妇女解放的“剪发运动”“放足运动”接连兴起,紧随其后的却不是“天乳运动”,而是“女着长衫”。

1920 年,文章《女子着长衫的好处》这样写道:“女子剪了发,着了长衫,便与男子没有什么区别,男子看不出是女子,就不起种种坏心思了。或者女子在社会上的位置,更高得多呢。”

如此观点一出,也无怪乎束胸行为禁而不止,且格外受到知识女性的推崇了。

传统礼教的约束与两性平等的诉求不谋而合,反而呈现出极其相似的表现形态。一时间,人们竟分不出热衷束胸的女子,究竟是保守还是激进。

但一味靠模仿男子来争取权益的行为,并不具备十足的说服力。“天乳运动”倡导者就直言:“解放的声浪这样高,何以自己压迫乳房的东西,竟不肯解放呢?”

转机来得比想象中猛烈。1927年3月8日,以金雅玉为首的17个风月女子,因职业而接连失去进入武汉中央军校女生队和妇女干部培训班的机会,愤而赤身裸体冲进了妇女节游行队伍表达不满,口中不忘呼喊“中国妇女解放万岁”。

本是花花公子的一句玩笑引发的冲动之举,却意外掀起了妇女运动的高潮,更在无形中推动了武汉妇女组织的壮大及平权运动的发展。

《DE VRIJHEID LEIDT HET VOLK》 (1830) /EUGÈNE DELACROIX

在媒体、广告与文艺作品的推波助澜下,更为开放的着装风格开始为人们所接受。 大胆性感的好莱坞女星形象频见报端,民国女星也跟着穿起了斜肩、V字领、一字领设计的晚礼服。而民间游泳运动的流行,则让泳装由连体式逐步走向了分体式,更让世人见识到了属于女性的健康美。

“小,耳欲其小,乳房欲其小,足欲其小。”这是民国时期广州报纸刊载的八条美人标准之一。而这标准的制定者,是男性。

“年来女界风气已开,但仍有以束胸为美观者,不知欧美各国女子无不注意胸部发达,并以丰满隆起为合卫生,而美观者。”这句写在《禁止妇女束胸的提案》里的审美倡议,也来自男性。

玛丽莲·亚隆在《乳房的历史》一书中写道,乳房“在婴儿的眼中代表食物,在男人眼中代表性。在医师的眼中看到疾病,商人却看到钞票。宗教领袖将它转化为性灵的象征,政客要求它为名利场服务,心理分析学者则认为它是潜意识的中心”。

长在女性身上的乳房,偏偏不属于自己。美的标准的制定,也从来都不掌握在女性手上。

旧时的她们作何看法,如今已再难考究。不过最起码,在抛开束胸带的路上,女性终于有机会脱下长久以来的身外负累,丢开千百年来沉重的审美框架,在迷雾中探得一点光,一步步夺回身体的自主权。

阮玲玉与李丽华。

03

身体何辜,要承担人类之罪?

遗憾的是,相比过去,我们留给天乳的领地似乎越来越小。

1914年,李叔同首先引入了裸体模特写生教学。1915年-1924年间,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用三次裸体写生画展,引来了社会各界的骂声,也招来了江西警厅的勒令禁止。但“人体艺术”存废的讨论,更因此愈演愈烈。

刘海粟 1931年作 裸女 布面油画 80×50cm

有数据统计,当时出版近 1600期的《北洋画报》中,共刊登裸体女像 500 余幅,共 135 期的《良友》刊登全裸或半裸的人体女像作品亦有 200 多幅。

画作与影像的魔力究竟有多大?

1979年,首都机场出现了一幅含有裸体少女画像的壁画《泼水节——生命赞歌》,引起了不小的争论,却让香港商人霍英东大为振奋。嗅到时代的开放气息后,他下定决心,创办了建国后第一家内地与香港合资的五星级酒店——白天鹅宾馆。

有人在人体画像中看到欲望,但也有人看到艺术、看到机会、看到希望。

当年勇于声援的媒体,冒天下之大不韪宣扬时代思潮。他们或许不会想到,百年后的今天,网友上传的露点名画会被屏蔽,电影《水形物语》中裸背的女主角要被迫“穿”上“小黑裙”,博物馆里的雕塑在上了电视之后也要惨遭打码。

观众认为艺术不需要打码,但平台不这么觉得。

何止是胸部,我们甚至正在失去直视身体、正视身体的机会。但这并不新鲜。

16世纪到19世纪,欧洲宗教界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艺术改革。

先是欧洲南部的教庭颁布了特伦特法令(the Council of Trent forbade),禁止在教堂艺术中描绘生殖器、臀部和乳房。

“无花果叶运动”(Fig Leaf Campaign)紧随其后,从新创作的作品到所有裸体雕塑,一个都不放过。连拉斐尔的《亚当和夏娃》、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也都被无花果叶覆盖住了关键部位。

被遮以无花果叶的“大卫”。/《Fig Leaf》

正如《古怪的身体》中所提到的,被藏起来的身体部位本不该让人感到羞耻,而被“隐藏”起来的,正是比身体部位更重要的东西。

藏起来的是什么?

如果说性是一种罪,那么或许所有宗教相关的作品都不该留存于世。毕竟与傲慢、贪婪、嫉妒、愤怒、怠惰乃至杀戮相关的题材俯拾皆是,它们哪一个不比性更可怕?但艺术存在的价值,从来不是催生祸端,而是带来反思。

没有一片叶子能大得足以掩盖人类的堕落,但总有一块马赛克能拖住文明的步伐。

历史是一条河流,总有人愿意乘风破浪,但也有人想拽着大家急流勇退。如果我们注定成不了时代的领航人,最起码,不要成为往回走的那一个。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