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车站大厅许坐不许坐,延宕十年的难题

来源:香港01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台北车站大厅不设座位,因此在最近十年来常常可见民众席地而坐,成为车站一景,但这样的情况在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爆发后也已经不再得见。2020年5月18日,台湾铁路管理局传出决议,将会永久禁止开放台北车站大厅席地而坐的行为,还特地强调移工(外籍劳工)如有群聚的需求必须移到室外。不过,当天下午交通部长林佳龙就率先指示台铁,应该有条件开放大厅空间。

到了5月20日,交通部继续表示,未来不会永久禁止开放大厅供民众坐下。也不只是交通部反对台铁的“永久禁坐”,连台北市长柯文哲都在脸书发文表示:“只强调管理方便,常常成了压抑多元的杀手。”认为当初台北车站大厅把椅子拆掉,是因为要驱赶睡在椅子上的游民,结果让旅客没有地方休息,只能坐在地上;如果以后永久禁止坐下,看起来或许整齐多了,但也变得单调。

台北车站大厅以往经常有民众席地而坐或举办活动。 (中央社)

其实,台北车站大厅坐满人群的景象到底是“多元文化”还是“丑陋景观”,多年来都不断引起激烈争论。台铁表示,一直都有民众投诉,认为车站是给人经过的地方,不是聚集的地方,而且人群聚集在大厅坐下会引发动线障碍、阻碍旅客往来等等。

而且,近20年来台湾移工数量不断增长,许多移工放假时会到台北车站聚集,人潮越涌越多,甚至举办“开斋节”,引发许多侧目。许多民众抗议,“外劳”要聚集应该去公园,不应该占据室内空间,但这种主张却引发“种族歧视”的指摘,让问题更加复杂化。

时间回溯到2011年,当时台北车站大厅改建时,顺道把一楼大厅原有的候车座位拆除,空出了一大片地板。台铁的说法是,因为长年来有游民占据座位,管理不易且民众多次检举,因此直接拆除座位。

其实仔细一想就知道这说词漏洞百出。无家可归的游民席地而睡本来就是常态,事实上就是2020年的现在,台北车站门口或是地下街也是常有游民席地而睡,如果游民之前会睡在大厅椅子上,何以拆除椅子后游民就不会直接睡在大厅地板上?事实上当时台铁就被社运团体批评,只是想把乘客赶到二楼的美食街消费而已。后来因为有乘客抗议大厅无法给候车人士休憩,台铁才又在大厅临时加装了不到百个简易座椅,但又再度于2015年拆除。

2012年,台铁大厅空出来一年后,大厅逐渐产生“席地而坐”的现象,往来旅客、学生、老人、亲子家庭都有,而移工因为人数渐多,其陌生的脸孔和语言都引发了侧目。当时台铁就一度以“外劳占据车站大厅”为由,在大厅拉起红色封锁线,不允许进入。

但是这种“因为人群聚集在大厅会影响旅客动线,所以干脆不许任何人进入大厅”的荒谬逻辑不但引起社会团体抗议,更因为没多久后台铁就出借大厅给文化部办理跳舞活动而饱受批评,认为是“只许部长跳舞,不许民众坐下”,不久后就撤除封锁线。到了2013年,台北市政府和台铁还特地协助聚集移工在车站大厅庆祝开斋节,作为“友善多元文化”的宣传。

2020年2月29日,台铁以防治新冠肺炎疫情为由,公告禁止旅客停留在大厅中,也是变相禁止了民众席地而坐。但是到了5月,台湾疫情趋缓,许多公共设施不但没有关闭,酒店、舞厅等设施也陆续开放,台铁陷入尴尬局面:如果在疫情过后继续禁止民众停留,不但失去大义名分,若是之后应对不当,还会重新招致“双重标准”、“图利厂商”甚至是“种族歧视”的指责。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台湾确实存在着一股对移工占据车站大厅感到不满的声音,希望“眼不见为净”、“移工去公园”等等。而台铁为了管理群聚在大厅的人数也会增加不少负担,但是诚如柯文哲所说,如何兼顾“管理”与“开放”,不但考验主事者的智慧,也是台北作为先进城市的试金石。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