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三家车企爆雷,两位创始人已“逃亡”美国

来源:创业邦/证券时报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019年将是造车新势力的倒闭年。”

去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直言,没有一家造车新势力值得投资,中国这一批新兴的造车企业数量早就超过了100家,大部分都活不到2020年。

这话虽有些过激,但当下发生的一切都在印证他所说的话。

据央视财经报道, 拜腾汽车陷入经营危机,拖欠员工薪资4个月之久。上海办公室4月撤租,北京办公室6月17日撤租,南京工厂近日也因欠费停水断电关厂。自2017年成立以来,拜腾共进行4轮融资,总金额约84亿元。

此外,近日赛麟汽车被国资股东诉至法院,资产冻结高达66亿元;博郡汽车因经营困难最终宣告“放弃造车”;“PPT造车鼻祖”游侠汽车,工厂已经烂尾。

今日,创业邦向赛麟汽车和博郡汽车求证公司目前运营状况,但截止发稿均未得到回复。而拜腾汽车首席事务官丁清芬则回复称:“谢谢关心”,拜腾公司内部人士则证实了工厂休假与拖欠工资的传闻。

对于造车新势力迭遭不顺,有业内人士称,这是一项昂贵的烧钱运动,缺钱几乎是所有造车新势力都要面对的难题。拿到钱的公司或许还能再撑一撑,拿不到钱的只会陷入绝境。

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去年曾公开表示,新势力的融资窗口只剩不到一年,一年后大批企业将会被淘汰出局,90%的投资人将血本无归。

现在,正是造车新势力们的生死存亡之际。

三家车企爆雷

两位创始人已“逃亡”美国

2020年,造车圈的创始人们有多惨?

在“维权讨薪”“停水停电”成为媒体报道中再稀疏平常不过的新闻时,“逃离中国”成为了这些创始人们最醒目的标签。

被网友称为“贾跃亭第二”的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遭到其前员工乔宇东实名举报。举报信称王晓麟虚假技术出资66亿元、涉嫌贪污巨额国资。

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赛麟汽车的公告

6月23日,随着江苏省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赛麟上海分公司全部资产公告的曝光,王晓麟的这起骗局终落帷幕。

有消息称,赛麟汽车上海公司总资产预计超20亿元。而在赛麟资产被查封的同时,王晓麟所控制的其他4家公司股权也被司法冻结,资产高达66.58亿元。

这距离赛麟“超豪”的鸟巢新车发布会,才过去不到一年时间。

赛麟之夜发布会宣传海报(来源:赛麟汽车)

去年7月,“赛麟之夜”的广告席卷全国电梯楼宇广告, 杰森斯坦森、吴亦凡等影视巨星到场,业内预计主办方赛麟的 总花费在2-3亿元之间。

从那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至今,赛麟汽车仅卖出了27辆车。至于王晓麟本人,事发至今整整两个月,则一直身居美国,声称“买不到回国机票”,将一系列纠纷留在国内持续发酵。

一个是回不了国,另一个则是“逃亡美国”。

据爆料人士称,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曾试图与妻子一同回美国,但因为博郡汽车劳动仲裁的原因被限制出境,黄希鸣在机场被拦截。但之后,黄希鸣可能利用另外一个身份,成功“逃离”中国。

迫切离开中国的背后,其公司已陷入资金危机,基本已无力生还。

黄希鸣曾经的伟大梦想,是要在世界有一席之地(图源:官网)

6月10日,博郡召开了总监级以上内部会议。黄希鸣宣布将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以较低价格,收购老公司数据、知识产权以及供应链资产。同时,黄希鸣还辞去了南京博郡CEO、董事长的职位。

3天后,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在一份公开信中称,公司目前正在遭遇严重的经营困境。为解决现状,黄希鸣称将“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这被外界解读为“博郡将从OEM做回供应商”,也就意味着,博郡汽车将正式放弃造车。

但这一系列举措,被员工质疑为“资产转移”。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博郡汽车就因欠薪被员工起诉,数百位员工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领到工资。今年3月,博郡汽车又被曝出要求员工自缴社保,除了个人缴纳部分需要自掏腰包,公司缴纳部分也要员工自己承担。

此外,博郡与一汽夏利成立的合资公司,博郡承诺缴付10亿元的首期款,至今也只投入1410万,连2%都不到,但却因此接盘了一汽夏利土地、厂房、设备等超5亿资产。

在博郡陷入危局之后,造车“新贵”拜腾汽车也遭遇到了资金危机,夹在其中的一汽夏利,更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创业邦注意到,今年4月,拜腾汽车便被曝出美国研发中心临时裁员、高管降薪80%以及中国区员工延迟发放工资等消息。

拜腾汽车全员邮件

根据内部员工最近爆料,拜腾目前已拖欠包括总监级在内的员工近4个月薪资,涉及人员超过1000人。与此同时,拜腾南京工厂欠费停水断电关门、上海北京办公室相继撤租,以及对一汽夏利有4.7亿逾期未付款项。

对于拖欠薪资问题,拜腾汽车回应称,管理层和股东正在积极应对,争取尽快妥善解决。对于公司资金问题,拜腾透露公司仍处于C轮融资阶段,因为受到疫情的影响,融资计划也有所延迟。

有分析认为,拜腾C轮融资不利,导致公司极度缺钱,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境地。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则直言,新能源造车这扇门,已经基本对拜腾关上。

此前,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在微博中说过,“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坚持到今天,从不拖欠员工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这两个最基本最本分的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五个了。”

疫情彻底引爆危机

“互联网造车”集体窒息

“这个该死的病毒...”

突如其来的疫情,在汽车行业投下一颗“原子弹”,把初出茅庐的造车新势力们,炸得遍体鳞伤。

创业邦独家获悉,在今年初时,赛麟汽车董事长王晓麟在微信群中表示,“我们在南通建了个合资厂,总投入178亿人民币,去年第一期10亿美元投资的生产基地全面完工,470台机器人,和腾讯合作开发的赛麟云控制系统,本来春节后全面投产。”

赛麟董事长王晓麟在微信群中的回复(来源:创业邦)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基石资本CEO张维甚至尖锐地指出:“新势力是资本催熟的产物,脱离政策与热钱的扶持,势必无路可走。”

这些造车新势力们,迎风口而生,但行至中途,各种问题早已显现出来,而这场突发的疫情,只不过是加速其淘汰的其中一个因素。从2019年开始,资本市场冷却、资金链紧张,以及车型量产难落地等问题就已经甚嚣尘上。

首先,造车是一件十分烧钱,但却很难赚钱的事情。

去年李斌在蔚来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透露,蔚来4年间烧掉约220亿元。而在2019年全年财报公示后,蔚来亏损高达113亿。去年蔚来总计卖出2万辆,可以说,每卖一辆车就亏损约54万元。

特斯拉成立17年以来,没有一次实现过全年盈利,去年虽然全球销量接近37万辆,但仍然亏损了8.62亿美元。这些年烧掉的钱超过50亿美元,其中仅2017年的亏损就高达23亿美元,平均每分钟烧掉6500美元。

家电界的网红戴森,在宣告放弃酝酿6年的电动汽车项目时,给出的理由也是“太烧钱了”。戴森两年内投进去217亿元,其中仅詹姆斯个人就投入了43亿元,但仍无法起死回生。

戴森电动车(图源:The Times)

其次,钱烧了,车却卖不出去。

中汽协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首次下滑,全年销量累计120万辆。其中,纯电动乘用车达到83万辆,在整个车市中只占了4%的市场份额。大部分还被北汽、比亚迪、上汽等传统车企瓜分。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表示,造车新势力要达到盈亏平衡,必须要达到年销10万辆的量级。但实际上能够迈过“一万台销量”的新创车企,都屈指可数。

目前在新造车企业中,蔚来汽车占据TOP1,总销量超过2万辆,威马、小鹏和合众的交付量仅为1万余辆,理想在前段时间刚刚完成1万辆交付,而零跑、前途的交付量则不足千辆。

另外三家在死亡线上徘徊的“独角兽”之一赛麟,全年仅卖出27辆,连蔚来的零头都没有,博郡和拜腾的交付时间,则一再延期。

造车新势力2019年销量统计(制图:创业邦)

如今随着特斯拉国产Model 3的加速交付,按照特斯拉的计划,其国产化率将达到70%-80%,而搭载磷酸铁锂电池的Model 3补贴后价格可能降至25万元以下。 在这个价格区间内,国内新造车势力已几乎没有任何生存空间。

最后,资本市场冷却,造车新势力们融资变得异常艰难。

相较于2015年,资本市场的狂热,到了2019年,资本已经渐渐冷却。 在电动车投资领域,根据Pitchbook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6月,中国电动公司获得的风投金额只有约7.83亿美元,同比暴跌了90%。

去年8月,理想汽车宣布完成5.3亿美元C轮融资,已经是2019年全年造车新势力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到了今年,头部造车企业中,只有蔚来先后获得合肥市政府以及腾讯汽车的注资。其他几家融资进度基本停留在一年以前。

对于资本市场对造车新势力态度的变化,有业内人士曾这样分析,这就好像是在“赌马”。

在起跑线阶段,由于赔率很高,投资人会分散下注,造车新势力也比较容易拿到融资。随着比赛进入后半程,赛事逐渐明朗,投资人会押注在领跑的几匹马上,排位靠后的自然不会有人继续投资。

疯狂烧钱之后

造车还有机会吗?

如何活下来,是新造车企业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首先最好的结果,是被传统大车企收购。

“对传统车企来说,它是需要改变它原有的模式。对未来的把握,可能会跟它原来传统的优势是有一定冲突的。”腾讯自动驾驶总经理苏奎峰曾在专访中向创业邦表示。

而对于生产燃油车起家的传统车企来说,最佳的电动化转型方式就是收购新能源车企,作为转型的跳板。据创业邦了解,“爆雷”的拜腾汽车与博郡汽车,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操盘手”——一汽集团。

去年,原本有着“国民神车”之称的一汽夏利宣布与博郡汽车成立合资公司,一汽夏利拿出生产制造相关资产,博郡则负责出钱。但谁料博郡的资金出问题,资金没到位、工厂也未完成改造,双方合作陷入困局。

拜腾M-Byte

在2018年,拜腾5亿美元B轮融资中,一汽集团以领投身份进场。 更有趣的是,一汽再次用一汽夏利旗下资产,为拜腾 解决生产资质。 在去年,官方透露C轮融资即将完成,一汽集团继续加持,但该融资迟迟没有进展。

不可否认,实力雄厚的一汽集团对新造车企业有着一定的认可度,尤其对像拜腾这类有着硅谷创业团队基因,以及在智能交互有诸多创新的车企。而此前,蔚来汽车还传出过吉利以3亿美金价格“抄底”的消息。

再顽强一点的,是转型做“to B”的生意。

此前,拜腾CEO戴雷向创业邦透露,这块48英寸的全面屏,是耗时两年多时间与京东方合作打造成车规标准。并且,方向盘及驾驶员触控屏也花了两年多时间开发。这些技术的流产,对于中国汽车产业来说,着实有点可惜。

拜腾M-Byte内饰

而拜腾前CEO、现任职于贾跃亭造车公司Faraday Future(以下简称FF)全球CEO的毕福康曾在专访中表示,公司正在与车企合作开拓“to B”业务,今年3月,FF与美国一家混合动力公司合作,FF将为商用车辆提供动力总成单元。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曾在美国最大的两家车企福特与通用都有过工作经历,随后创办了美国AVT与上海思致。他与诸多老牌车企都合作过,完成过多个整车厂的底盘平台开发、操稳性能改进、NVH性能提升等工作。

所以,如今造车“暴雷”,博郡汽车第一时间宣布退出造车,转而回到原本所处的“供应商”的定位。

另外,还可以投靠互联网大厂。

比如在美国,纯电动汽车初创公司Rivian在去年获得来自亚马逊领投的7亿美元融资,此外亚马逊还计划从Rivian采购10万辆电动车,或投入到其物流体系中。

在国内,美团参与了理想汽车C轮融资,其中王兴个人出资3亿美元领投。近日更是传出美团再出5.3亿美元加码理想汽车。而理想在更早的时候与滴滴出行达成过战略合作,并开发过网约车“专供车型”。理想早期车型SEV的底盘技术,目前还被用在美团旗下的无人配送车上。

当然,留给新创车企们最坏的结果是——破产、倒闭。

写在最后

“市场的调整,可能让某些企业遇到一点困难,而不是说这个方向(新能源汽车)是错误的。而且我也相信这是很正常的,因为原来这么多家新势力,不可能所有的企业都会成功。”此前拜腾CEO戴雷在专访中向创业邦如是说道。

当时,戴雷认为在传统车企转型间隙中,包括拜腾在内的新造车势力们,只有“2-3年的窗口期”。

显然,它们能否活过2020都是个疑问。

参考资料:第一财经:造车新势力行至命运十字路口,每个节点都是生死大考

欠薪长达8个月,员工流浪“打零工”为生!昔日“神车”众泰生死难卜

浙江永康,从事小五金的中小企业云集,被誉为“五金之都”。如今,一件不太寻常的事情,正在引起当地商人的关注。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获悉,当地的中小企业,近期频繁接到地方税务部门的查税电话。 他们将事件的源头指向汽车大佬应建仁债务危机引发的连锁冲击波。

白手起家的应建仁,堪称浙江“明星企业家”,旗下的铁牛集团,手握*ST众泰(下称:众泰汽车)和铜峰电子两家上市公司。为何当地人将税务部门查税与应建仁联系在一起?铁牛集团正在遭遇一场怎样的危机?对此,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前往漩涡中的永康进行了实地探访。

生产车间已贴上封条

众泰汽车的总部永康市,以小五金生产最为知名。 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应建仁,1992年创办的永康市长城机械五金厂,就是从事小五金产品的生产。 公司门前宽敞的省道,亦称“长城大道”。

控股众泰汽车的铁牛集团是永康的明星企业和纳税大户,常年名列永康市纳税榜单前列。2018年,铁牛集团凭借超过10亿元的纳税额,占据着永康纳税百强榜单首位。当地政府对众泰汽车也是“宠爱有加”,曾与众泰汽车一起谋划了五年的发展规划,目标指向“千亿级”产业。

不过,这家永康的纳税龙头,如今却成了当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铁牛集团现在不行了,地方财政压力大,对中小企业偷税漏税行为排查力度明显增强,包括一些未开展实际业务的空壳公司,近期也频繁接到税务的电话。怕麻烦,更担心查税。所以,有些永康人,近期正忙着注销公司”。

作为永康市的明星企业,众泰汽车在永康家喻户晓。就连出租车司机,都能与乘客聊上一段众泰汽车的陈年往事,“前几年跑的士,从高铁站下来的客人,很多是专门跑众泰业务的。现在不同了,随便一问,十有八九是问众泰要债的。”

与很多企业不同的是,众泰汽车的永康总部大门,连一块公司牌子都没有,一头体型硕大的铁牛,似乎在告诉来往客人,这里就是铁牛集团(众泰汽车控股股东)所在地。

处于非常时期的众泰汽车,对外面到访人员格外警惕。如果没人接应,到访的外来人员就别想踏入众泰的大门。不过,种种迹象显示,众泰汽车正处于生死边缘。

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原来,在这里有5000~6000人上班,现在估计也就剩下一两百人了。除了有些机器必须24小时运作的,其他生产车间早就停了。现在还在上班的人,都是些保安、环卫、行政等人员。”

“别说今年这里没有开工过。实际上去年就一直没有正常生产过。”众泰员工称。

与之呼应的是众泰汽车急速滑坡的生产销售数据。公司6月22日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6215辆,销售汽车21224辆。2018年,众泰汽车合计生产汽车142952辆、销售154844辆。换而言之,2019年度,公司生产汽车和销售汽车,同比下滑均超过八成。

众泰汽车永康总部,占地面积数千亩。工厂与外面的马路,隔着一米多高的围栏。绕着众泰汽车厂区走一圈,大概需要半多小时。

在走访过程中,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发现,众泰汽车总部的生产基地,显得异常安静,既看不到厂区走动的工人,也听不到车间轰隆的机器声;验车的跑道上,也没有一辆车;堆放在露天场合的铁架,有些已经锈迹斑斑。

众泰汽车零部件生产厂区

众泰总部生产厂区

去年国庆前后,关于众泰汽车倒闭的传闻甚嚣尘上。但是,就在那个非常时期,当地媒体放出喜讯——“2019年10月11日,众泰汽车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与智美中国车品鉴会在永康总部举行。截至目前,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订单已达到5000余单并在持续增加。”

现在看来,当时的众泰T600出口专用车型投产仪式,更像是众泰汽车在非常时期的“做秀”。

在走访过程中,记者透过围栏还发现,靠近马路一处生产车间的玻璃上,还贴着一些红色章印的“封条”,落款日期为2019年12月20日。

贴着封条的众泰总部生产车间

上千员工外出打零工

长时间的停工停产,自然关系着众泰汽车员工薪酬。 证券时报·e公司问及工资是否正常发放,不少众泰员工满肚子苦水:

“去年还欠着两个月,你说几个月了。”

“2020年没有发过工资,就连2019年11、12月份的工资,至今也没有发放。”

“网上的工资单上,可以查到公司每个月应付我们的工资,但就是一分钱都没有到账。”

“老板这一点做得不对,连最基本的生活费都不发放。员工也要生活,有些人还有房贷、车贷,甚至子女还要上学。最起码得说一下兑现的期限,但什么说法都没有,目前完全是一种放手不管的状态。”采访过程中,一位众泰员工对记者吐槽。

长时间拖欠工资,工厂又不上班,众泰员工如何生活?对此,有众泰员工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都在外面打零工!少说也有上千人,有跑外卖的,送快递的,摆地摊等等。外地员工也是这样,工厂还有宿舍,他们白天外出打零工,晚上就回工厂宿舍住。”

数公里外的众泰汽车零配件基地,也同样如此。也许是长时间没有开工生产了,工厂的墙角,都长满了杂草,看上去有一两尺高。厂区一块靠近马路的空地上,还种着各种蔬菜,看上去郁郁葱葱。

零配件厂区的菜地

由于看不到希望,部分众泰员工已经选择辞职走人。在走访过程中,证券时报记者遇到了数位众泰汽车驻外人员。因为长时间欠薪,他们此行目的就是找人事部办理离职手续。但由于这些驻外员工属于新鲜面孔,也被执勤的保安叫住。

众泰员工对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称,“目前,公司不说裁员,也不说放假多久,就跟大家耗在这里。主动裁员就会涉及补偿,一些工龄长的员工,可能是希望拿补偿,所以没有走。工龄少的员工,部分已经主动选择辞职走人。因为不辞职的话,接收的单位也没法给你缴纳五险一金。”

因为欠薪问题,众泰汽车的分公司出现过风波。近日,众泰与百位员工签署仲裁调解书,6月30日不发薪或面临强制执行。

另外,众泰新能源汽车长沙分公司近日发布了全体员工顺延放假的通知,放假时间是2020年7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同时,该公司还鼓励员工主动离职,并给予一定的鼓励资金予以补贴。

从永康首富到“老赖”

工厂停产,债务缠身,应建仁沦落到今天,部分众泰员工对此感到惋惜。

一位年长的众泰老员工,手指着一堆烂铁架对记者说,“问题出在哪里,我们也不懂。但公司管理方面,确实存在着问题。就拿这些铁架子,几百块一个,都是崭新的拉进来的,但从未使用过。如今日晒雨淋,都已经生锈了,可惜啊!”

草根出生的应建仁,本可能和祖辈一样以打铁为生,不过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下,他毅然投身创业大潮。

1992年,应建仁用自己多年奔波攒下的所有积蓄,加上亲朋好友借款共筹得8万元钱,投资办起了永康长城机械厂,主要靠生产小五金业务起家,随后业务又延伸至汽车摩托车配件行业。

4年后,应建仁与其妻徐美儿共同出资组建浙江铁牛实业有限公司,主要经营汽车配件、钣金件等,为上海大众、上海通用、通用国际、江淮汽车、昌河汽车等诸多汽车品牌提供零部件配套服务。

随着企业不断发展,应建仁开始进军资本市场,2003年收购金马股份,2007年又收购铜峰电子。从此,应建仁的铁牛集团,正式成为拥有两家上市子公司的民营企业集团。

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的借壳上市,更是将应建仁推上事业新高。2017年,应建仁、徐美儿夫妇凭借140亿身家,位列胡润百富榜第239名,成为名副其实的永康首富。

众泰汽车永康总部,占地面积数千亩,是众泰旗下多个车型的生产制造基地,其中就包括众泰“王牌”车型T600。数据显示,2014年众泰汽车累计销售新车16.6万辆,其中仅众泰T600一款车型就卖出6.4万辆,冲入全国SUV销量榜前十。

众泰汽车的员工回忆,“大概2015~2016年,众泰汽车火的时候,每天从这里拉出去的车有500~600辆,提车还要靠关系。工厂四周的马路上,都停满了前来提货的拉挂车,有些要等上好几天才能拿到车。”

成在汽车,败也在汽车。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众泰汽车巨亏112亿元。即便亏成这样,会计师事务所依然出具了一份“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还有董事称财务数据“不保真”。

如今,置身众泰汽车的生产总部,呈现在记者眼前的是冷清的空旷大街,很难想象这里曾经的繁华。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众泰汽车流动负债合计136.65亿元,其中短期借款增至47.72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21.34%。而公司的流动资产降至119.85亿元,同比减少了31.85%;货币资金降至21.98亿元,同比减少了约50%。

众泰汽车上述的借款,部分负债已经逾期。年报显示,截至审计报告日,众泰汽车逾期未付2019年的短期借款金额为2.68亿元,逾期未付2019年的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金额为2.96亿元,公司逾期未付2019年的应付票据金额为3.52亿元。

受债务危机影响,2019年公司作为被告/申请人发生的诉讼仲裁共489起,主要涉及借款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承揽定做合同纠纷、广告运输合同纠纷、劳动人事纠纷等,累计金额30.42亿元。

天眼查显示,应建仁已被法院列入限制高消费人员,立案日期是2020年3月;而在2019年10月,应建仁还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巨额业绩补偿难兑现 铁牛系苦候“白马骑士”

旧伤未愈新伤又至! 巨额亏损的众泰汽车,又将面临大股东铁牛集团业绩补偿承诺难以兑现的问题。

众泰汽车2016年借壳金马股份登陆资本市场。当时,众泰汽车100%股权的交易作价116亿元,溢价率高达428.52%。期初利润承诺显示,铁牛集团承诺永康众泰汽车2016年、2017年、2018年、2019年经审计的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2.1亿元、14.1亿元、16.1亿元、16.1亿元。但实际情况是,除了2016年兑现了业绩承诺,其他三年均未实现。

众泰汽车年报披露显示,2016年~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分别12.33亿元、13.42亿元、-12.41亿元、-111.31亿元。换而言之,铁牛集团期初承诺的四年58.4亿元的业绩,实际上亏损97.97亿元。

根据众泰汽车与铁牛集团签署的《盈利预测补偿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如果众泰汽车未能完成业绩承诺,应建仁的铁牛集团须优先使用众泰汽车股份偿还,由上市公司以1元回购并注销,股份不够时还可用现金偿还。

众泰汽车2019年亏损百亿,由于年报是一份非标报告,具体需补偿的数量尚未专项审计。但可以预料,将是一次巨额补偿,这对于深陷债务危机中的铁牛集团来说是雪上加霜。

目前,铁牛集团的实际现况是手中既无可用股份,也无现金补偿,业绩补偿成空谈。

因业绩未兑现,按照补偿协议约定,2018年铁牛集团应向众泰汽车补偿股份4.68亿股。但是,由于所持股份早已质押、轮候冻结,2018年的业绩补偿至今都还没有兑现。

铁牛集团的债务危机,也波及旗下另一家上市公司铜峰电子。

公告显示,因铜峰集团涉及为其控股股东铁牛集团借款承担连带担保责任,今年4月27日,铜峰集团所持铜峰电子16.76%股份,被轮候冻结。因债务纠纷,铜峰集团目前已立案的涉诉案件8起,累计诉讼金额11.71亿元;另外,铜峰集团已到期未兑付债务金额为2.85亿元。

截至公告披露日,铜峰集团持有的铜峰电子被质押比例占其持股总数的99.94%,累计被司法冻结及轮候冻结比例占其持股总数的100%。如果铜峰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后期被强制执行,可能会引发公司控制权变更。

今年7月7日,合肥中院将会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对铜峰集团所持的铜峰电子1700万股进行公开拍卖。

种种迹象显示,应建仁和他的铁牛系,如今已是四面楚歌。非常时期是否会迎来“白马骑士”,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将持续关注。

全面失信 品牌重塑谈何容易

“2020年是众泰汽车‘品牌重塑’五年规划承上启下,最为关键的一年。 ”在2019年报中,众泰汽车这样描述未来的发展战略。 但对于深陷泥潭的众泰汽车来说,品牌重塑谈何容易。

从2003年尝试汽车整车制造,到2016年销售达到33万辆,白手起家的应建仁,确实有其过人之处。但是,众泰汽车一路狂奔,更离不开国内汽车制造的黄金期。如今,随着汽车市场遇冷,车市下行,潮水退去,众泰汽车成为“裸泳者”。

众泰汽车的发展历程,始终离不开“山寨”的标签。众泰的王牌车型T600,模仿大众途锐;众泰SR7,模仿奥迪Q3;推出的SR9,更因为外观与保时捷Macan高度相似,被称为“保时泰”。如此种种,以致于众泰汽车的研发部,被外界戏称为“皮尺部”。

对于众泰汽车来说,2020年更像是生死存亡的一年。经营资金短缺导致的停产,工资逾期未支付造成员工离职或不在岗,使得众泰汽车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员工薪酬都已经开始拖欠,对于众泰汽车提供服务的产业链上下游客户,也被带到坑里。

“欠经销商的钱,至今都没有给。所以,现在大家都不愿意给众泰卖车,都转做其他品牌了。”众泰汽车的一位经销商告诉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为了欠款的事情,全国各地的经销商,还集体到众泰永康总部上商讨。当时还达成了部分协议,但问题是,后来众泰汽车没有执行和兑现。

除了经销商,众泰汽车供应商也有苦难言。一家众泰汽车的零部件供应商称,目前,众泰汽车欠公司的款项大概3000多万元,从2018年7月以来,众泰汽车除了2018年年底给了200万元外,就再也没有付过款,至今对欠款何时结算也没有给任何说法。由于众泰汽车没有按时结算货款,双方的合作关系早就中止了。

作为产业链上下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在众泰汽车的诸多债务问题上,最引人关注的莫过于拖欠比克动力款项引发的连环债风波。

去年11月,众泰汽车收到永康市人民法院送达的传票以及起诉书,诉讼书中比克动力申请判令众泰汽车子公司杭州杰能动力有限公司支付拖欠款项6.16亿元。同时申请判令被告众泰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永康众泰汽车有限公司、众泰汽车、金浙勇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目前,这起因买卖合同产生的纠纷,尚未开庭。但为了要债,比克动力还专门雇人,在众泰汽车永康总部的大门口哭闹过。但这样的闹剧对于众泰汽车来说,已经见怪不怪。

其实,比克动力的逼债之举也是迫不得已。因为整车厂商回款不利,也影响了比克动力对上客户的回款进程,受到牵连的上市公司,包括容百科技、当升科技、杭可科技和新宙邦等。

在此背景下,上述公司纷纷对比克动力停止销售供货,并发布应对措施,包括与比克动力洽谈应收账款回款计划及财产担保事宜,同时强调,保留随时进行法律诉讼的权利,最大限度地保证公司利益不受损失或将损失降到最低。

尽管已经采取措施,但对于这些受到冲击的公司来说,想要顺利追回这笔应收款,并非易事。根据其中一家公司的官方说法,目前比克动力仍在持续经营,但由于资金流较为紧张,且有较多资产被申请了财产保全,故暂时无法与公司达成一份可行的还款计划,比克动力相关的应收账款回款和存货处置存在一定的风险。

曾经实力不凡的比克动力都已如此,那些为众泰汽车供货的中小企业命运就更难预料了。

2020年,一次性计提了61.2亿元商誉的众泰汽车,看似没有了资产减值的负担。但是,对于失信于经销商、供应商,以及公司员工的众泰汽车来说,想要重获信任赢得支持,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