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版安然Wirecard事件冲击公司管理

来源:世界日报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Wirecard戏剧性的跌落神坛,将德国的公司治理和产业法规问题坦陈在聚光灯下。

Wirecard丑闻被描述为「德国版安然事件」。(美联社)

这家总部位于慕尼黑的支付处理商25日申请破产,据称欠债权人35亿欧元(合39亿美元)。在该公司倒闭前,《金融时报》发表一系列调查报告,宣称其违反了不少会计行为。

上周消息指出,Wirecard资产负债表上消失了19亿欧元,该公司股价暴跌98%,前CEO布朗(Markus Braun)因涉嫌伪造帐户而被捕。

Wirecard的传奇及其代表的意义引发许多问题,部分专家将该丑闻描述为「德国版安然事件」。

根据德国公司法,公司必须同时具有监事会和董事会。监事会负责监督管理。

规模达240亿元的对冲基金TCI负责人霍恩(Chris Hohn)早于4月下旬就呼吁Wirecard监事会解雇前CEO布朗。他在4月28日发表的一封公开信中写道:「我们认为,监事会在法律上有义务介入。现在的必要的介入就是免除CEO所有管理职务。」

尽管如此,布朗仍抗拒离职,真到上周才在掌舵18年后辞职,随即在慕尼黑被捕,目前正在保释中。这场风波引发新的疑问,亦即Wirecard监事会为何不提前采取行动。

德国监事协会主席德恩(Peter Dehnen)上周指出,「Wirecard凸显出的是一场灾难。」

德恩呼吁对德国的公司治理规则进行改革。尽管德国公司治理守则最近才更新,但他认为仍需要一种「全新」和「对话驱动」的规范,以使公司与所有利益相关者进行沟通,而不仅仅是股东。

他说:「这才是现代公司治理。」「以目前的规则来看,我觉得我们还活在上个世纪。为此,我们需要进行彻底的改变。」

Wirecard丑闻并非震撼德国企业界的先例。西门子在2000年代后期遭腐败丑闻的打击,而福斯汽车的声誉因2015年所谓的「柴油门」排放丑闻而受到严重损害。

律师事务所TILP Litigation律师魏斯(Maximilian Weiss)指出,该律师事务所于5月对Wirecard提起投资人诉讼:「这是我们在德国遇到的最大公司丑闻之一。 」

韦斯表示:「我认为要做的事很多。」「看看安然事件之后美国发生的事情就知道。Wirecard正是德国的安然公司。」

安然(Enron)是一家能源服务公司,在系统性的会计欺诈曝光后于2001年倒闭。该丑闻推动2002年颁布《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Sarbanes-Oxley Act),以保护投资人免受欺诈性金融行为的侵害。

魏斯说,德国需要「更好的法律」来激励举报人。他补充说,《萨班斯法案》可以为德国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提供一个蓝图:「我认为这最后将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这起丑闻还让人们重新关注德国监管机构如何处理针对Wirecard的指控。许多对冲基金批评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暂时禁止放空Wirecard股票,并向两名报导举报人指控的《金融时报》记者提起刑事诉讼。

BaFin总裁胡菲德(Felix Hufeld)承认这种情况是个「丑闻」和「彻底灾难」。该监管机构23日针对Wirecard依「疑似市场操控」提起更新诉讼。

Mirabaud Securities科技、媒体和电信分析师坎普林(Neil Campling)指出:「BaFin丢脸丢到家了。」「它们的责任是监管,但实际上它们只是屈服于公司的任何要求。」

但是,法兰克福Leibniz Institute for Financial Research SAFE科学总监克兰恩(Jan Pieter Krahnen)认为,问题可能在于文化,而非法律。他说,在涉及影响资本市场的问题上,德国监管机构缺乏执法力。

他指出:「这基本上是种文化产物,它并没有真正关注投资人的权利。」「事实上,目前不存在真正的文化去要求那些公司以正确的方式披露一切,从而使投资人感到安全。」

克兰恩认为,在此类资本市场问题上,欧盟也可以发挥作用。他说,这可能也归欧洲证券和市场管理局(ESMA)的管理。他补充说,目前该机构看来更像是个规则制订者。

布鲁塞尔现在呼吁ESMA调查BaFin的潜在监管失败。欧盟执委会执行副总裁多姆布罗夫斯基斯(Valdis Dombrovskis)26日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我们要搞弄清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