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思极恐的来女士失踪案 “好老公”如何败露的?

来源:新京报/好奇心实验室/东方网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村主任谈杭州遇害女子之夫:回老家时总是一个人

新京报讯(记者 刘瑞明 实习生 高欣然)失踪19天后,53岁的来女士被确认遇害,杭州警方认定,其夫许某某有重大嫌疑。24日,许某某家乡的村主任许江松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某某19岁离乡后,一直在外谋生,很少回到村子里,回来时,也几乎都是一个人。

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是来女士之夫许某某的老家。村主任许江松告诉新京报记者,许某某的父母已经去世,家中还有一个哥哥和弟弟,“哥哥在村里务农,弟弟是一名司机”。

许江松介绍,每年春节,许某某都会回老家和兄弟吃一顿饭,“几乎都是他一个人回来,他的老婆(来女士)很少到老家来”。

23日晚间,杭州警方通报称,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报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某于7月5日凌晨失踪。经调查,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目前案件仍在侦办中。

亲属回忆杭州被害女子婚姻情况,称嫌疑人系司机

新京报讯(记者 赵翔 俞金旻 实习生 杜佳冰 吴晓旋)7月24日上午,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下起了雨,三堡北苑小区内,几名中年人撑着雨伞,围在化粪池的井盖旁痛哭,呼喊着“来某利”的名字。

一名男士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是来某利的表哥。他和家人是前一天得知来某利遇害身亡的,从杭州萧山赶来悼念。

7月24日上午,三堡北苑小区的化粪池井盖附近,来某利的家属前来悼念。 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据杭州市公安局7月23日发布的通告,有三堡北苑居民报警称来某利于7月5日凌晨失踪,经警方侦查,来某利已经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4日下午,来某利的前公公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来某利的婚姻情况。老人曾听来某利的女儿说,许某某炒股亏了很多钱。

被害人表哥称,嫌疑人工作是“为老板开车”

7月24日上午,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了来某利的前夫于良(化名)。于良称自己就在派出所门口,希望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中午,于良的父亲告诉新京报记者,来某利是杭州市江干区人,与自家所住的江干区某村相隔不远。经人介绍,于良与来某利在1990年结婚,次年生下大女儿。

据老人回忆,1990年至2010年,来某利先后做过塑料厂女工、卖过服装,后又去服装厂打工、到某药店卖药。2010年前后,来某利从药店辞职去了上海,并与于良离婚,之后与现在的丈夫许某某再婚。

在于良父亲的印象里,来某利与许某某相识很早,来某利与于良结婚前,许某某便租下来家的一处平房屠宰鸭子。来某利与于良的大女儿有时会向家人讲述,母亲来某利从上海回来就去做了清洁工,继父许某某“在开网约车,炒股亏了很多钱,房子装修也是贷款的”。

7月24日,来某利的表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许某某现在的工作是“为老板开车”,但并不清楚其具体就职单位。这一说法未能得到其他人证实。

于良和父亲均表示,于良与来某利离婚后,两家人很少往来。父亲说,双方上一次接触,还是2018年一起参加来某利与于良大女儿的婚礼。

7月24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前往来某利大女儿的两处住所,均无人应答。

邻居称,3天前还向许某某询问妻子下落

据于良的父亲介绍,来某利生前居住的三堡北苑小区住房,为村子拆迁后的回迁房。新京报记者发现,7月23日后该小区已经封闭,保安会对进出人员逐一核实身份。

7月23日,三堡北苑小区。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7月23日,来某利家的单元电梯里仍贴有来某利的寻人启事,但24日寻人启事已不在。寻人启事显示,来某利53岁,身高158厘米,体型中等,精神正常;其于7月5日1时至6时从家中走失,走失时穿咖啡色吊带睡衣、黑色鞋子,未带证件或手机;“监控中确定最晚时间是7月4日17时10分回家,没有监控显示其走出小区。”

23日晚,新京报记者看到来某利家大门紧闭,门上还有“光荣之家”的牌子。一名在门外看守的工作人员表示,家中已无人居住。

7月23日晚,来某家所在单元的电梯内仍贴有寻人启事。新京报记者 赵翔 摄

7月24日,一名住在楼下的邻居表示,21日时她还曾与许某某同乘电梯。当时,这名邻居询问了来某利的下落,许某某有意用胳膊遮脸躲闪,说“来某利不可能一个人出去”。22日,许某某骑车出小区时,还曾与这名邻居打招呼。

一名与来某利做了5年邻居的男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来某利家中平时住着三口人,除来某利、许某某夫妇外,还有二人的女儿。这名邻居的孩子与来某利的女儿为同年级同学,他上午上班、下午买菜时经常见到来某利,偶尔会打声招呼,但对其并不是特别了解,“看打扮还是蛮清爽的,不像是50多岁的人。”邻居说,他从未与许某某说过话,“有时他(许某某)看到我们也会装作没看到的样子。”

此外,三堡北苑小区附近一家小商店的老板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见过来某利,但不熟悉,“感觉她比较低调”。另一家烟酒商行的老板也表示,“人是见到过的,但具体为人不清楚”,只记得她“文文气气的,感觉蛮好”。

涉事小区清理化粪池

据杭州市公安局7月23日下午发布的通报,7月6日20时07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接群众求助,称三堡北苑居民来某利于7月5日凌晨失踪。目前,案件侦办取得重大突破,失踪女子已遇害,其丈夫许某某(男,55岁,杭州籍)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江干分局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7月22日傍晚,新京报记者在来某利生前居住的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内看到,多辆抽粪车进入小区。每辆抽粪车上都有穿着红色上衣、戴着黄色帽子的工作人员,此外,现场还有公安机关工作人员。

7月23日下午4点左右,公安机关工作人员在化粪池内找到一些白色片状物,在附近用矿泉水冲洗后打包带走。

7月23日下午,民警对从化粪池内提取的物品冲洗、拍照。图片/新京报我们视频

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三堡北苑小区共有4个化粪池井盖,均位于小区东北2门附近。来某利家位于4幢,距离化粪池大约50米。

杭州市公安局的通报显示,针对此案,公安机关仍在全力侦办,并将根据侦办进展召开新闻发布会,及时通报有关案情。

从“好老公”到杀妻嫌疑人,“演技满分”的许某某如何一步步败露?

7月4日17时10分,来女士和小女儿拿着蛋糕和书籍在电梯间内有说有笑地回家。 而这或许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视频中。

这之后的故事广为人知。5日凌晨5时许,来女士的丈夫许某某自称,醒来后床上只剩下自己一人。“虽然以前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但我以为她出去了,没有在意。”

在来女士失踪36小时后,他终于选择报了警。

7月23日晚,在来女士失踪的第19天,杭州警方通报称该名女子已遇害,其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控制。

这位初面镜头时,从容淡定的许某某,为何与邻居说话要“用胳膊遮脸”?这位被邻居、亲戚一致称赞夫妻关系良好的“好丈夫”、这位口口声声“没了妻子生活怎么办”的“模范老公”,何以成为警方通报中的重大嫌疑人?

连日来,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通过走访了来女士所住小区——三堡北苑,从多方为您还原“演技满分”的许某某。

( 图说:7月24日晚,来女士和许某某所居住的小区侧门已被封闭。图中白色车辆旁边的大楼就是两人此前居住的地方)

1

淡定受访,夫妻“和睦”

作为最早报道此事的媒体之一,小强热线参与采访许某某的记者在网络发布了一则视 频,其中一句话引发了人们的共鸣:

“我在看到这个(警方)通报的时候一直在发抖……其实我不是害怕,更多的是不可思议,因为他对着我们的镜头那样的冷静,那样的镇定……”

在媒体面前,他似乎一直保持着冷静、克制。 另一位此前曾采访过许某某的媒体人士也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我21号在楼道里见过他,当时他神态挺正常的,表情淡定,简单跟我聊了两句,就回房间做饭了。”

此时,大多数人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夫妻关系良好”。

(图说:许某某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截图)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许某某多次自称婚姻和谐。 而来女士的大女儿也认为,父母收入稳定平时感情很好,即使有矛盾争吵离家出走,也不会有躲避监控的想法。

“尽管我父母有过争吵,但我妈妈也会告诉我的。比如几年前,他们吵架时,我妈妈就来我家里住了一晚。但这次我妈妈并没有什么异样”。

2

辱妻智商,因房争吵

许某某在谈及妻子失踪时,曾不动声色地表示:“(妻子)一个人她出不去的,按她的智商,老实说我跟她夫妻这么多年了,对她的了解,她是出不去的。”

这句话从一位妻子已失踪十多天的男人口中说出来,显得很冷血,甚至略带侮辱来女士的意味,显然他有些嫌弃妻子的“智商”,这与他口口声声所说的夫妻“和睦”似乎相差甚远。

随着信息披露地不断深入,两人之间的矛盾也越来越清晰。

据悉,来女士和丈夫许某某都是再婚,育有一个女儿,今年11岁,跟他们一起住在一套五十多平米的回迁房内。目前,暂时无法确认在事发当天,女儿是否和他们住在一起。

此外,来女士和前夫育有大女儿,而许某某与前妻育有一个儿子。此二人都不和他们住在一起。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了解到,来女士与丈夫的矛盾可能就源于此。曾和来女士同村的邻居表示,“她(来女士)名下还另有一套一百多平的大房子,正在装修,大女儿也想要房子,儿子也想要房子。”

此前有报道称,来女士在失踪前,两人曾因为"丈夫想要把拆迁房送给儿子,但妻子不同意"而大吵一架。

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从该小区附近多家房屋中介处获悉,该小区属于回迁房无法买卖,周围房价每平米大约4到6万,“转给直系亲属倒是可以的,这个小区的房子都是出租,一个月房租从大到小大概3500-5000元左右。”

来女士前夫的父母也住在这个小区。他们向媒体表示,来女士和许某某很久以前就有金钱瓜葛。在来女士的第一段婚姻期间,其就曾借钱给许某某。但(许某某)后来还不出钱了。在来女士与儿子离婚后,两家也再没有了来往。

3

神色有异,被传“物业”

或许,许某某的内心,并没有像他面对媒体时表现得这么淡定自若。

住在许某某楼下一层的邻居徐女士(化名)告诉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我大前天(7月21日)早上锻炼回来还在电梯里见过他,当时他用手撑着电梯,拿胳膊挡住脸跟我说话。”

“我当时关心了一下他妻子的情况,他跟我说妻子肯定不可能一个人出去的,但他当时挡住脸,现在想想就是为了不让我看到他的表情。”徐女士表示。

7月22日,在警方的要求下,三堡北苑开始对化粪池进行排查。小区附近的保洁人员表示,当天清理的污物来来回回大概塞满了十余辆抽粪车。

附近居民向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表示,22日晚六点五十分许,许某某还拎着一个白色袋子出过小区,那时还很少有人怀疑他,有记者上前询问他来女士的情况,他很平静,“一切以警方发布为准。”

大约半小时后,许某某回到了小区,“之后就再也人没见到他了。”

7月23日,媒体报道称,警方今日凌晨在来女士所住小区化粪池里发现其尸体。不久之后,杭州江干公安分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相关说法是谣言,具体情况以官方通报为准。接着,网上开始流传“许某某有重大嫌疑,已被警方控制”的说法。对此,警方则表示“没有发过相关通报。”

但自22日晚间后,许某某再也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内。 警方也没有明确否认其已被控制的说法。此时起,许某某就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他先是被传在三堡北苑小区物业工作,是退伍军人、熟悉监控,所以才让来女士悄无声息地“失踪”。此前,来女士家里人查遍了小区所有监控,警方对附近居民挨家挨户排查,甚至连小区后面的水池都抽干了,也毫无来女士的踪迹。

有救援专家曾来此勘察,表示来女士所住的一单元四栋楼道下面有一个暗道,存在一定的监控死角,“但一般人没能力避开。”

就这一说法,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从该小区物业处了解到,此说法不实,“他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的。” 来女士的表哥也向媒体证实了这一说法,许某某确为退伍军人,但工作是为老板开车。

4

确定嫌疑,家属大哭

7月23日,警方继续安排了多辆环卫车辆在小区里清理化粪池,以找寻相关线索。 直到下午4时许,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警方在化粪池内提取到了相关物品,疑似为来女士的衣物,随后警方对其进行了冲洗拍照,并打包带走。

当日晚间,杭州警方通报称,离奇失踪19天的来女士已确认遇害,其丈夫许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控制。

至此,“演技满分”的许某某终于在公众面前败露了。

如果事发小区居民所述属实,杭州警方极有可能就是在昨夜今晨将许某某控制,并在其到案后,在案情上取得了重大进展。

因为,警方在7月23日一整天的目标都很明确,在小区内“主攻”化粪池。且两条被辟谣的“通报”,措辞与浙江公安的正式版通报相似度颇高。

今天早上10时50分许,杭州大雨。来女士的多位家属出现在了其所住的三堡北苑一单元四栋楼下,放声大哭。疑似来女士姐姐坐在地上哭泣,被人搀扶、无法直立。

随着来女士确认遇害,四栋楼电梯内张贴的寻人启事也已被撕去。

那张写满了来女士个人信息的纸上,没有许某某的联系方式,只留了两个人的电话:女儿与女婿。

相关报道:细思极恐的杭州来女士失踪案

这事儿怎么说都十分蹊跷。来女士的丈夫许先生也想不明白,一个好端端的大活人,怎么睡觉睡着睡着就不见了。

时间回到20天前,也就是7月4日,那天晚上来女士和许先生给小女儿庆祝完生日,辅导了孩子的作业,随后就像往常一样一家人上床睡觉。

7月5日凌晨0点30分,许先生起来上厕所,此时来女士还睡在床上。

等到5点30分许先生再次醒来,来女士已经不见了。

起初家里人以为来女士是出门了,然而直到7月5日的深夜,也还是没有来女士的任何消息。

最关键的是,如果是出门了,那为什么来女士一样东西都没有带走,就连最常需要用到的钥匙和手机都被她放在家里,而且她的衣服也没有少,她只穿着一件吊带睡裙就出门了。

根据来女士的家人说,这件睡裙她是绝对不会穿出门的。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人间蒸发了。

7月6日晚上7点,来女士失联接近40个小时,家人报了警。

来女士失踪,家里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查监控。

小区进出口的四个监控加上来女士住的这栋楼的三个监控,总共有7个监控,其中进出口的两个监控是非常清楚的能看到画面。

然而家人花了三个通宵看完了这两个监控,别说来女士了,连稍微有点疑似的人都没有看到。

小区的地下车库里也有监控,无论是走楼梯还是坐电梯从地下车库走出去,都只有一条通道,这条通道正好就对着监控。

虽然不能拍到人的全身,但是哪怕是贴着墙走路也能拍到人的下半身,能看到有人走出去,但是排查了这里的监控之后,也没有发现来女士的踪迹。

住宅楼电梯的监控里能清楚的看到7月4日下午15点03分,来女士和小女儿有说有笑的出现在电梯里,当时她们买了书和蛋糕准备回家。

这也是来女士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

12个小时后,来女士离奇失踪,监控里再也没有出现任何踪迹。

能找的地方也几乎都找过了。

天台、水箱、底下车库、窨井等等能想到的地方,就连小区隔壁的景观河,在征得有关部门的同意后,抽干了河水也没有发现来女士。

我们不知道来女士究竟是活着还是遇害了,也不知道她是否还在小区里,如果已经出了小区,那她又是如何完美避开了7个监控走出去的呢?

不得不说,这件事重头捋下来,疑点太多了,其中最大的两个疑点就是失踪的原因和来女士的家人。

1.来女士会不会是自己出走的呢?

没有动机。

来女士在失踪的前一天还和丈夫许先生一起给小女儿过生日,家里没有爆发冲突也不存在什么矛盾。

其次,来女士在杭州某CBD当保洁员,一个月有五六千元的工资,她是退休后被返聘的,退休金一个月也有三四千元,加起来一个月八九千的工资,许先生也有自己的收入来源。

也就是说,这个家庭没有什么经济压力,因为经济原因突然出走的可能性很小。

最关键的一点是大约在一个月前,来女士和许先生说过自己睡眠不好,在7月6日,也就是来女士失踪的第二天,许先生还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是之前来女士网上购买的一些治疗自己睡眠不足的药物。

一个想要离家出走的人,可能会给自己买好药,还寄到家里吗?

而且来女士的社会关系很简单,朋友也不多,基本上就是家和单位之间两点一线,来女士在同事中的口碑很好,同事们也都很喜欢她,如果是因为工作原因出走,这个可能性也几乎不存在。

2.来女士的家人有作案嫌疑吗?

从这起案子一开始就一直是来女士的丈夫和侄子在提供线索,失踪的时间,没有带走任何物品,家庭关系和睦,几个监控的地点等等。

如果,如果真的是家人作案,那这件案子就细思极恐了,因为他们完全可以错误的给出来女士失踪的时间,将整个案件往错误的方向上引导。

而且来女士的丈夫许先生在面对记者采访的时候,回答的问题也很让人怀疑。

在7月5日凌晨5点半许先生醒来发现来女士不见了之后,按他自己的话说当时“并没有很在意”。

记者接着追问:“您当时为什么没在意?”

“这个很正常咯。”

“之前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没有。”

既然没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为什么会觉得很正常呢?

不过也有可能许先生的意思是,五点半起床很正常,但是失踪这种事从来没有。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揣测。

这件事通过《小强热线》被报道出来之后,在网上也引起了网友的广泛关注,还有很多人在评论中给警方出谋划策。

比如说查一下晚间到凌晨的用水用电。

用电多有可能是调低了空调的温度,从而使尸体的腐化速度变慢,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法医对死亡时间的判断。

用水多有可能是碎尸后,用大量的水冲洗血迹和其他痕迹。

也有人怀疑,是不是小区的监控被人调换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调换监控的人又是谁呢?不仅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来女士带走,还能将小区的监控调换?

总之,这一切都太过蹊跷了。

尽管我们一直怀着最好的希望,希望来女士只是不见了,至少还活着,但是7月23日,也就是来女士失踪的第19天,一个噩耗传来:

来女士已经遇害了。

随后她的丈夫许先生因为有重大作案嫌疑,已经被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不过到目前为止,许先生仍旧只是“有重大作案嫌疑”,并没有确认他就是那个杀死自己妻子的人。

我们再重头想想这件事,除了许先生在采访中不自然的表现,还有一点非常奇怪,为什么在来女士失踪了40个小时之后,家人才选择报警呢?

就算这是一起普通的失踪案,40个小时能发生的变故也太多了,更何况来女士只穿着一件绝对不会穿出门的吊带睡裙,没有拿钥匙和钱包。

而且人口失踪报案的时间限制一般只是24个小时,拖延了那么久报案,许先生是怎么想的呢?

在现实中,杀死自己的妻子,再自己报警这种事,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2013年5月10日,有人在一个电子产业园的人工湖里,发现了一具女士,当天晚点时候,一名姓李的男子到警局报案,说自己的妻子失踪了。

按照李某所说廖某昨晚骑新买的电动车外出练车,可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他担心妻子出事,所以来报案。

经过辨认,早上发现的那具女尸,就是李某的妻子廖某。

在廖某死后,李某不仅悲痛欲绝,还跑到案发地“悬赏”捞妻子的手机,他一直不停的告诉警方电动车车速很快,似乎是想将这起案件往意外上引。

但也正是他这种表现,引起了警方的怀疑。

李某和廖某认识13天后就领证结婚了,婚后不久,李某就将之前给自己买的保额百万的人身意外险受益人从前妻改为廖某,同时也给廖某买了一份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是李某自己。

除此之外,李某还悄悄地在网上购买了一份人身意外险,一份旅游意外险,总保额高达350万,由于是网上购买,默认受益人是“法定继承人”,但没几天,李某居然就将“法定继承人”改为他本人。

等到5月9日,廖某就死了。

而且这个李某没有正当职业,父亲生病加平时好赌,已经欠下了四十多万元的债。

经过警方的深入调查,果然廖某是被李某和他的朋友周某合谋杀死的,而李某和廖某结婚的原因,也是为了骗保。

为了实施这个计划,李某甚至不惜“绿”了自己,婚后让周某住进自己家,给他和廖某发生不正当关系提供机会。

事发时,周某约廖某到案发地人工湖边,故意将电动车开到人工湖里。之后周某发现湖水很浅,就将廖某的头按在水中,直到她死亡。

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的是,除了这个计划,李某还设想了“旅游意外死亡”“车祸杀人”等多种方法,一心一意只想杀妻骗保。

廖某以为遇到了爱情,却没想到死神已经向她伸出了手。

还有1986年美国康州碎木机杀人案。

一个叫海莉的空姐失踪了,当朋友和同事们因为找不到海莉而联系她的丈夫理查德时,理查德每次给出的回答总是不一样。

一会儿说回娘家了,一会儿说和朋友去加那利群岛度假了,一会儿又说自己也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尽管警方怀疑她已经被有外遇的丈夫理查德杀害,但是他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甚至无法证明海莉已经死亡。

最后还是李昌钰博士在卧室那张双人床床垫的侧面,发现了一小块长条状的极不明显的血痕,经鉴定这血痕和海莉吻合。

除此之外,理查德还租过一台碎木机,归还时碎木机非常干净,像是被精心清洗过一样,与此同时警方也找到了当晚看到理查德用拖车拖着碎木机往约拉尔湖方向走的证人。

最终警方在湖里找到了牙齿、头发、假牙架和碎骨等等,还有一把编号为5921616的电锯,而这把电锯,正好就是理查德的。

理查德杀死海莉之后,先用电锯将尸体锯成几段,再在约拉尔湖边用碎木机处理了她的碎尸。

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其实线索已经悄悄浮现。

目前,来女士的案子现在还在调查中,凶手究竟是不是她的丈夫许先生,相信警方很快就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无论这件事情的真相如何,在这场案件里受伤害最大的,是来女士的家人,尤其是那个才11岁的小女儿。

妈妈已经死了,很有可能是爸爸杀的。

或许在那个晚上她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可是这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