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黄之锋等12名香港民主派被取消立法会参选资格

来源:BBC/德国之声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黄之锋和其他11名民主派人士被取消参选资格。

香港政府周四(7月30日)证实,12名民主派人士获选举主任通知,被取消9月香港立法会选举的参选资格(在香港俗称DQ)。这些候选人被质疑是否拥护香港《基本法》和保证效忠中国香港特区以及是否反对香港《国安法》。

被取消资格的人士包括本土派活动人士黄之锋、袁嘉蔚、刘颖匡、香港“占领中环”时期学运领袖、现任区议员岑敖晖、《立场新闻》前记者何桂蓝等人,亦包括公民党的成员,现任立法会议员杨岳桥、郭家麒等。

香港民主派形容这是历来最大规模针对选举的打压,批评是以言入罪、政治审查候选人,亦无视了民主派举办的初选有超过60万人投票的民意。

港府强调这是选举主任依法审核报名的人,旨在确保选举符合《基本法》,并非政治审查、限制自由、或剥夺参选权,不排除更多人会被取消资格。

香港中联办发言人表示,支持选举主任的决定,认为有关决定是根据《基本法》和香港《国安法》作出,理据充足,合法合规。发言人批评被取消资格的人言行突破法律底线,公开鼓吹“港独自决”,乞求外部势力制裁香港,干预香港事务,宣称当选后将否决预算案等瘫痪政府,是劣迹斑斑,批评他们是为全面“揽炒”香港而来。

分析认为,反对香港《国安法》或声言当选后否决财政预算案以迫使政府回应诉求,也成为被取消资格的指标,可能有更多民主派人士被取消参选资格,这项决定可能会触发英美等外国政府扩大针对中国和香港的制裁。

为什么被取消资格?

港府表示,12名获提名人士不符合《立法会条例》规定而被取消资格,其他获提名人士的提名是否有效,会由选举主任依法进行审核,不排除更多人被选举主任决定提名无效,强调选举主任的决定旨在令选举能在符合《基本法》,与部分社会人士指称的政治审查、限制言论自由或剥夺参选权无关。

港府声明称,“拥护《基本法》是立法会议员的基本宪制责任。支持香港独立、以民主自决或支持香港独立作为自决前途选项来处理香港体制;进行寻求外国政府或政治组织干预有关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事务;原则上反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以及将其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并在香港公布实施;表明意图在确保于立法会占多数后,行使立法会议员权力无差别地否决任何政府提出的立法建议、任命、拨款申请及财政预算案,以逼使政府接受若干政治要求;及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使主权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宪制地位等行为的人士,不可能真诚地拥护《基本法》,因此不可能履行立法会议员职责。”

按照规定,一个人的参选资格会由选举主任决定。根据选举主任给予民主派人士的信件,他们参考这些人过往的言论来作出相关决定。其中,一些选举主任明确指出,会以参选人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前的言行,衡量参选人拥护《基本法》和效忠特区的程度。

针对黄之锋的参选资格,选举主任认为“香港众志”解散是为了避免受香港《国安法》惩治,认为他仍然会以个人身份继续推动“香港众志”的政治议程,包括把“港独”列入选项的“民主自决”,相信他没有“真确地及诚意地意图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区”。黄之锋多次表示自己会推动“国际战线”,选举主任认为这是他要求外国政府干预中国或香港内部事务的行为。

其他多名候选人亦因为反对《国安法》等理由被取消参选资格。

民主派:政治审查

黄之锋表示,此次是香港历来选举遇到的最大打压,包括年轻进步派的人,也包括传统温和政党。他表示,早前有60多万人参加民主派的初选,但北京仍然无视这些人的民意。

“政权大规模取消参选资格的举动,无异于选举舞弊,国际社会对是次中共的举动,定必看在眼内。同时间,这次取消资格(DQ)规模超出所有人的预计范围,形势确是严峻的。”

他强调他们会继续抗争,并与律师团队决定后续。

香港公民党批评选举主任的决定是“欲加之罪何患无穷”,并称“一国两制”已不再存在。党魁杨岳桥表示,如果公民党过往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工作成为取消参选的理由,公民党“与有荣焉”,他形容政治寒冬已经来临,港人要沉着应对,不要放弃,不排除考虑再派人报名参选。

身在英国的香港民主派人士罗冠聪批评,港府正在消灭反对声音,令人愤怒,呼吁国际社会要强硬回应,认为这是破坏了人民的政治权利。

一些欧美政府早前表示,会密切留意香港的立法会选举。外界估计这个决定可能会加大了美英等国家对中国及香港实施的制裁。

专访:国安法阴影笼罩 言论罪已成香港新现实

香港国安处周三 (7月29日) 以违反《港区国安法》罪名逮补了4名学生。这也是国安处成立以来逮捕的第一批人士。香港作家江松涧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港府明显希望透过这批逮捕来强调,不容忍任何与分裂主义有关的行为或言论。

德国之声:昨晚,4名学生被隶属国安队的港警逮捕。您如何看待整起事件?

江松涧:当我目睹一切发生时,我认为当局的所作所为实在非常可笑。我看到他们将钟翰林从家中带走,但他是一个相对瘦弱的年轻人,几乎不像是一个国家安全的威胁。他之前的组织 "学生动源"(Studentlocalism)也是由一群年轻人组成的,所以他们到底能对港府与中国政府构成什么样的威胁? 然而,中国政府却决定运用国安体系来对付这些香港年轻人,我认为这种作法实在是非常荒谬。

德国之声:你如何评价香港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所提供的解释?他们声称,这次逮捕并不是针对任何组织,而是针对特定行为。他们还指责这4人组在网上散布港独思想,煽动他人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

江松涧:自从北京颁布了国安法后,这部法律就像统治者下达的诏书一样。我觉得习近平的问题是,他一直以来都习惯采取强硬的态度。他多年来在各方面都是这样做的,一旦你这样做,你就会被自己选择的强硬态度所牵制。你得不断担心,如果你不贯彻强硬路线,你就会向敌人示弱。

当他们在香港颁布并施行国安法时,他们必须表现出他们将严格执行法律的细节。7月1日,也就是国安法生效的第二天,香港警方依法逮捕了10人。被捕的人中,大部分人身上都有旗帜或袋子,而他们都因为这些东西上的字而被捕。 昨晚被捕的这些人基本上是因为在社交媒体上所分享的帖子而被捕,而不是因为他们采取了什么特别的行动。从当局的角度来看,我认为他们想表明的是,他们对任何与分裂主义有关的东西都不能容忍。

然而,他们真正展示的是,除了以最严厉和最拙劣的方式处理任何类型的政治问题外,他们完全不具备处理相关问题的能力。我认为昨晚的逮捕行动是政府在香港启动这套全新的官僚体系,也就是根据国安法所建立的国安机构。军中常出现这种情况,也就是他们被赋予了许多工具,所以他们必须使用这些工具。我想,现在北京在香港的警队中建立了一个专门负责国安案件的小队,所以他们需要做一些事情。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他们最后到处去抓人,而这些嫌犯在我看来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 我想港府想传达的信息是,他们对言论也不容忍。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目前被港府以违反国安法逮捕的15人,基本上都是因为言论罪而被逮补,但是我认为将这些人所做过的事视为构成国安威胁,实在是不合理。

德国之声:经过昨晚的抓捕,包括警方在记者会上强调国安法有域外管辖权,你认为香港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江松涧:国安法的本质就是它武断的效力。中国政府颁布这项法令,便是为了让中国共产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想在哪里做什麽就在哪里做,想什么时候做就什么时候做。从它所使用的术语和表述方式来看,它有特意希望伪装成一般的法律。 国安法的武断,就是要让所有人都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这部法律出台时,香港的高官们根本不知道法律的具体内容。法律生效后的第一天,港府就出动警察到处抓人,而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旗帜或抗议标语上的文字。 另一个被港府列为违反国安法的是是去年“反送中”示威中的流行抗议口号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总的来说,中国政府是刻意让国安法具有武断的效力,主要目的便是要让香港人开始恐惧。

“占中三子”之一的戴耀廷副教授被香港大学革职

德国之声:此外,两位在香港的大学任教的民主派教授在过去几天都失去了工作。香港大学开除了法学院的副教授戴耀廷,香港浸会大学则是决定不再续聘另一位教授。尽管这些事件与国安法没有直接关系,但它们发生在国安法生效之后。您认为香港的法治观念是否发生了改变?

江松涧:你刚才说的例子加上昨晚的抓捕事件,说明国安法的打击范围太广了。有些案件中,香港政府引用了国安法,但有些情况下他们却没有引用国安法。理所当然的,目前外界都聚焦在国安法与国安法的效力,但他们可能因此忽略了港府用来打压公民社会的其它方式。 国安法只是为了加强对公民社会控制所产生的其中一种工具。从2020年开始,抗议活动就被禁止了。而从两位教授被解聘的案件来看,很明显,大学已成为香港政府加强管控的其中一个领域。此外,港府应该也想透过这个案件传递另一个信息,也就是"不管你是谁,我们都会对你展开打压"。 港府已经逮捕了60多名民主派的领袖。需要强调的一点是,港府对很多领域都展开打压,但大学与教育界可说是首当其冲。

港府施行国安法的另一个目的是要破坏司法独立。行政长官可任命法官对国安相关案件进行裁决,这显然是对香港长久以来享有的司法独立展开攻击。

江松涧是居住在香港的作家与活动人士,曾出版三本书纪录香港2014年与2019年的大规模抗争。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