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硅谷大裁员 我却看到了令人感动的一幕...

来源:爸爸真棒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孙玲这些年的命运,真可以用“跌宕起伏”来形容。起初,她“逆天改命”的故事刷遍全网:

湖南农村女孩,12岁辍学,后来好不容易才说服父母让她重读高中。

19岁高考失利,成为一名月薪2300人民币的深圳流水线工人。

靠着微薄的工资,孙玲参加自考,省吃俭用攒钱前往美国留学,最后逆袭成为纽约一名年薪十几万美金的软件工程师。

可是后来,新冠疫情爆发,“剧情”急转直下。疫情期间,孙玲因为父亲病逝请假回国。

但回国之后,突如其来的旅行禁令让她无法按时返美,被雇主解雇。失去工作之后,孙玲的签证限期只能维持到7月底。

美国雇主原本告诉孙玲,“如果她能重新回到美国,就立刻重新雇用她”。

可是到了今年5月底,当孙玲好不容易最终确定了从柬埔寨转机回美国的路线以后,公司却告诉她“没有客户,没有岗位”——疫情已经让许多美国人丢掉了工作,更别提外国员工了。

不过前些天,我在硅谷的“华人工作互助群”里,居然意外看到了孙玲的消息。

国内某知名企业的美国分公司负责人向孙玲伸出了橄榄枝,催促她快点交简历:“我们加速面试流程。”

孙玲的失业/签证困境,应该很快就能迎刃而解了。

01

几个月前,美国疫情引发的裁员风暴刮到了硅谷。

但明明不久之前,无论水平高低,程序员在硅谷基本是不愁吃喝的。

有一个投资移民到美国的朋友甚至告诉我,他周围有不少华人技术“小白”(国内理工科毕业,非IT专业),用三个月时间突击学习编程,然后就能去高科技公司找到一份收入足以养家的体面工作了。

可是,随着裁员潮的袭来,“沙滩上”瞬间被拍晕了一片。

两类公司最先受到影响——

一类是共享经济类企业,比如Uber、Airbnb;

另一类是资金储备不足的初创企业。

4月,Lending Club裁员30%约500名员工;Magic Leap裁员50%约1000名员工;Lyft裁员17%约1000名员工。

△Lending Club裁员30%以及CEO减30%的工资

勉强支撑的企业则采取了让员工停薪留职,砍掉实习生团队,撤回新发offer等措施。

7月底,曾在6月承诺不会裁员的Linkedln宣布裁员960人,占全球员工的6%。

实力雄厚的大公司Uber的裁员,则引发了硅谷朋友圈的热议:裁员幅度超过全员的25%(6000千多人),全球几十个办公室被关闭。

根据layoff.fyi的数据,美国目前已有超过529家科技公司实施裁员,波及员工近7万人,其中硅谷的公司占了39%。

一个华人工程师,如果被裁员,会有什么后果呢?

生活肯定暂时不成问题,因为华人不像老美,一般都有良好的储蓄习惯;

最大的问题其实是身份。在美国,一部分华裔工程师拿的还是工作签证H-1B,这类签证规定:持有者的失业时间不能超过60天。否则只能离境。

而很多华人工程师,其实已在美国学习/生活了多年,因为之前收入丰厚,不少人早早贷款买了房子……如果被裁,房贷压力自不必说,还要在短短两个月里重新找工作,找不到工作准备回国的话,还要联系卖房、搬家,拖家带口,必然十分折腾。

更别提,如今在疫情之下,买一张回国的机票也并不容易。我有朋友前不久花了9万多人民币才给丈母娘买到回国机票。前几天看到菲律宾航空的一则“机票打折”广告,据说机票便宜得不得了,“一张经济舱只需要人民币5万元”。

怕了怕了,全家回趟国,都够在三线城市买套小房子了。

△不止机票贵,更有人趁机行骗

02

不过呢,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有一些好消息的。

在西雅图微软公司工作的朋友告诉我,裁员潮下,他们公司首先遭殃的是“行政”和“销售”岗位,并且也都获得了很好的补偿(根据级别,从几万美金到几十万美金不等)。这些岗位上的华人并不多。

“而能够依靠技术移民的中国工程师,大多在比较核心的岗位上工作,是公司的中坚力量……裁掉了他们,对公司来说伤筋动骨,轻易不会那么干。”

至于签证问题,另一位工程师朋友告诉我,根据他最直观的感觉,2010到2016年之间,美国科技公司全球业务迅猛扩张,确实从中国和印度招聘了不少工程师。

但到了2016年之后,应该是经济原因,公司里的“移民工程师”大幅度减少,一些公司甚至取消了帮助办理技术移民的部门。

“毕竟给外国人办移民,美国公司要支付巨额律师费、搬家费等等,而且手续繁杂,要不是曾经钱多烧的慌,谁也不会轻易这样去干。”

“因为来得比较早,前些年赴美潮中的中国工程师基本都已经顺利拿到了绿卡,即使被裁也不必担心签证问题。”

“真正有身份困扰的,大多数还是刚从美国大学毕业,被美国公司录取的留学生们。不过,如果一家公司还能维持下去的话,一般也不会先裁他们——他们薪水不高,又在肯拼肯干的阶段。公司要裁,必然会先裁岗位冗余、收入较高,或者年龄较大,处于半退休状态的员工。”

总之,华人群体“能力过硬,勤劳肯干”,成为了他们在裁员潮里的救生船。

03

还有另一艘更赞的“救生艇”,是华人组织的兴起。

近些年来,华人常被诟病的“一团散沙,不喜欢抱团”已经渐渐成为了历史。

前不久,我被朋友拉进了“北美华人工作互助群”。这是在裁员潮里,由华人工程师发起的互助社区,帮助失去工作的人寻找机会。

一开始,群里还只有几十个人。隔天群就满了,后来二群、三群……直到九群,一个接一个地建立起来。两个月中,社群里增加到了5000多人!

有意思的是,群里发布的招聘信息,甚至远远多于求职信息。群里美国公司的华裔负责人们,个个铆足了劲地在积极帮助同胞寻找工作机会。

△北美华人工作互助群里的工作信息

还有一位职场达人J,在群里用亲身经历,来告诉同胞们“抱团”的重要性——

之前中国人帮人推荐工作,一般就是随便帮你推荐一下;

但是印度人就不同,不仅平时私下联系交流,还会去催老板快点面试,把这个人夸得,好像要是不雇用这个人,就是公司的巨大损失。

有一次,一个印度候选人,面试简直一塌糊涂。一般如果这样的人是中国人推荐的,中国人会想:我怎么推荐了一个这样的?下次再推荐,我得当心了。

可是我们的印度推荐人绝不会这样想。他直接给大老板发信,说:“负责面试的人,和我推荐的人,背景不match,所以面不出这位先生的水平,建议换几个人再面他一次……”

结果,大老板竟然同意再给候选人第二次面试机会。

一通操作猛如虎之后,候选人被录用了!

给offer的时候,更棘手的问题发生了——候选人居然没有绿卡!而公司“原则上”是不帮没有绿卡的员工办理身份的。

但是,在印度人那里,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推荐人和公司的HR(也是印度人),搜集了公司几个大头头的联合背书,硬是帮助候选人办出了H1b签证……

在J的故事下面,华裔工程师纷纷留言:如果我们现在不帮同胞的孩子铺路,那么一二十年之后,我们自己的孩子在职场上,肯定会走得异常艰难。

04

最近几年,我认识的不少工程师朋友,还有从美国大学毕业的华人留学生,除了“进美国公司”这个选择,还有不少进入了华人的创业公司。

华人“在公司里领导力不如印度人,在公司外创业力不如印度人”的现象,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

其实,早在20世纪末的硬件时代,华人在硅谷是不乏创业明星的——

邓锋等人创办的网络安全公司NetScreen在2003年以42亿美元的价格被Juniper收购;

谢青创办的飞塔(Fortinet)在纳斯达克上市,市值50多亿美元;被称为“硅谷红卫兵”的朱敏联合创办的Webex被思科以32亿美元收购;

戴伟立夫妇创办的Marvell如今市值50多亿美元……

△戴伟立、周秀文夫妇

但当进入到Web 2.0时代,硅谷华人创业却出现了断层,鲜有价值上亿的创业公司。

相比之下,印度裔创业者风生水起。根据2014年的数据,当时在硅谷,大约有15%的创业公司都是由印度裔创办的。

美国人对印度人的早期刻板印象,其实和对中国人一样,也是“他们只能成为优秀的工程师。”

但大约在三十年前,印度人建立了大量社团组织,特别是1992年成立的“硅谷印度企业家协会”,更是为印度人在硅谷立足和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印度企业家们通过几代的不懈努力,已经在硅谷创造出了一个良性发展的印度创业生态圈,包括天使投资、法律服务、人才推荐等等,专门帮助印度创业者。

好在,“华人创业落后”的局面如今已经再次被打破了。2015年的硅谷,雨后春笋般涌现了大量华人创业者,也有许多带有“华裔基因”的公司,不断创造着历史——

张晟共同创办的ContextLogic,凭借主打产品Wish,拿下全球一亿用户,估值30亿美金。据传,他们还硬气地拒绝了亚马逊提出的100亿美元的收购方案;

黄河共同创办的Moxtra获得了千万美元级别的B轮投资,另一个黄河创办的公司MailTime(简信)也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投资;

人工智能领域的华人创业团队Orbeus在2015年被亚马逊高价收购……

新一代的华人创业公司还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国际合作更加紧密。

比如ContextLogic的两位联合创始人,除了华人张晟,还有一位是来自欧洲的Peter Szulczewski;

△Peter Szulczewski和张晟

Moxtra公司的两位联合创始人,一位是华人黄河,另一位是印度裔Subrah lyar……

中外“混血”的公司,往往能够得到中外双方最多的资源。

在融资方面,华人初创公司也斩获颇丰。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硅谷有几十家华人初创公司获得了融资。

20多年前,硅谷投资圈基本全是白人,华人创业者寻找投资,多数只能吃闭门羹。因为对方根本不相信华人能够创业成功。只有一些来自台湾的投资人,会愿意给同胞一个机会。

几年前,国内资本不断倒流入硅谷,华人创业者获得资金不再像前辈那么艰难。

另一方面,更多的华人创业者也赢得了美国老牌基金的尊重,比如MailTime,就获得了老牌基金的青睐。更加神奇的是,其中还有许多曾经拒绝过他们的投资公司。

△图左为MailTime创始人黄何

正如中国创业者盛以宣所说:“虽然我们的确遭遇了美国VC的问题,但是我们不会放弃,只要产品发展起来,一样可以打消他们的顾虑。”

对比硅谷十年前和现在的情况,你就能发现——

早期华人创业,无论是团体和资源都比较少,配套资源和服务相当有限;

而如今的华人创业者,在硅谷能够很容易地找到各种华人资源,从华人合作伙伴,到华人社群,再到华人孵化器,华人投融资机构等等。

越来越抱团的华人,和越来越成熟的创业生态圈,让我们复制印度创业者的成功成为了可能。

「华人的崛起已经开始」

困境好比一个高压锅,它会让身在其中的人们感到格外痛苦,却也往往能倒逼一个族群,释放出最大的潜力。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相信咱们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在这场百年未有的全球大变局中,能够走出一条,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的崛起之路来。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