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爸爸生殖器官脱落,医生:让你的丁丁手臂上放几年

来源:英国报姐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年45岁的英国爸爸马尔科姆有一个并不完全算是秘密的秘密。

他的丁丁,长在手臂上……

是的,你没看错,字面意义上的,Penis在左手手臂上。

手臂长丁丁的人生,他已经度过了整整4年……而且目前来看,还要继续过下去。

可对他来说,这是不得不忍受的不便。

因为,他还盼望着,有朝一日,这个手臂上的丁丁,能重新给他移植回下体。

这事情,还要从2014年开始说起。

马尔科姆一直患有严重的血液感染,多年来,他一直因为这件事情而苦苦挣扎,却束手无策。

症状主要集中在肢体末端,手指和脚趾会慢慢变黑……但最严重的,还是他的丁丁。

他眼睁睁地看着丁丁的症状一日日愈发严重,变黑、失去知觉……

就在某一天,丁丁直接掉到了地板上。

对于所有男性来说,这应该都是恐怖电影一样,而马尔科姆,虽然在长年累月中已经渐渐接受了将会失去丁丁的现实,但当时依然觉得头晕目眩,简直像是灭顶之灾。

他把自己的丁丁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里。

虽然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但这件事情依然让他感到崩溃,毕竟不止是性生活,就连普通的上厕所,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

他隐居起来,开始大量饮酒,不愿意接触家人和朋友的关心——因为他不想面对这个事实。

在他出现严重的心理障碍后,他的医生向他介绍了一位伦敦的拉尔夫医生。

拉尔夫医生曾经为一个先天无丁的患者创造出一个仿生丁丁,别人都愿称之为绝活,更是尊称他为“丁丁大师”。

这样的事例,给了马尔科姆一个回到正常生活的希望。

“如果先天无丁的人也能重返有丁生涯,那我说不定也可以!”

于是,马尔科姆找到了拉尔夫医生,两人一拍即合。

“想要再生丁丁需要两年时间,而且有一定风险。”

但对于马尔科姆来说,这两年时间不值一提;尤其是在他听到新丁丁还可以自由定制的时候,更是快乐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我要丁丁再增加5厘米!

“这太神奇了,没有多少人可以说他们拥有名家设计的丁丁。”

而且,他的手臂也十分粗壮,完全可以满足他的要求……

手术的过程,就是从他的左手臂上切下一片皮肤,进行覆盖培养,作为丁丁的外包。

里面的血管和神经来自他的右腿,用左臂的皮瓣进行包裹,形成丁丁的主体。

医生手动塑造了尿管,并且安装了机械泵,可以将储水囊里的液体压入丁丁里面,使其挺立。

简单来讲——只要有需要,就可以一捏Boki。

无论年老、醉酒、还是劳累,任何条件下马尔科姆都将迅速坚硬又持久,一直到他自己决定结束为止。

听起来简直完美,唯一的问题是:这个丁丁,它不能够立刻安装使用,而需要在自己的手臂上培养两年,让他适应适应这个身躯。

最开始整个丁丁都在手臂上,过一段时间后,就会以根部为轴,让其自由悬挂,形成皮肤和组织。

一般来说,两年之后,这个丁丁就可以移植到下体去了。

丁丁大师不愧是丁丁大师,这一系列手术都进行的十分完美,马尔科姆自己也很喜欢这个在手臂上生长下来的小家…呃,大家伙。

他甚至还给这位手臂上的小兄弟起了一个名字,叫做Jimmy。

“我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我是如此的骄傲。经历了所有的事情之后,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只是我的一部分,就像其他任何人一样。这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东西。”

“我的确不习惯,但这是惊人甚至令人振奋的……就像是科幻漫画里的东西一样,却给了我正常生活的机会,让我能够好好上厕所,甚至与伴侣亲密。”

当然,手臂长丁丁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般来说,他就会靠长袖上衣或者衬衫遮住Jimmy,不让人们发现这里的异常。

如果真的有人注意到,他也会借口声称这里是一个便携录音机。

“人们有时候会发现它,在酒吧里跟我开玩笑,或者缠着我问问题。”

“但我明白,你不是每天都能看到有人手臂上长丁丁的。”

“我必须接受这样的趣味——如果我没有自嘲的开朗态度,那我早就完蛋了。”

手臂长丁丁的日子,会有一些不好过。

不能跑步,因为丁丁太甩;不能游泳,因为游泳就无法遮挡。

但马尔科姆安慰自己:毕竟只有两年嘛……

可接下来的一系列事情,就像是诅咒一样,让他有点不淡定了。

先是2018年,约定的两年期满时,他却生了一场大病,无法进行手术。

没关系,还可以安排下一场。

第二次手术,因为运输出现问题,又无法进行了。

第三次手术,因为日程安排混乱,还是没做成。

第四次手术,本来应该去年12月进行,但医院人员短缺,又没法进行了。

第五次手术,本来应该今年4月份进行,但是新冠流行,又没了。

嗯,现在,丁丁已经在他身上长了四年了,但还是没能移植到两腿中间……

马尔科姆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

在今年年底之前,就让小兄弟,去到该去的地方吧!!

这件事情在报道出来之后,英国网友也有点懵……

“这也行?要不是我知道今天日期,还以为是愚人节玩笑。”

“我tm刚读了个啥?”

“谢天谢地至少不在他的头上……”

“为啥要打码!这是医学成就,不是黄片,英国这是还在大清吗?”

“讲真,他要是夏天穿短袖,确实可能会被指控为暴露狂……”

实际上,虽然我们平时很难接触到,但在器官损失或先天性不完整的情况下,如何能够让患者重归正常,一直是医学的研究方向。

一部分人,会像马尔科姆一样,选择用手臂皮肤再造丁丁。

还有一部分人,则会选择移植丁丁。

移植丁丁和移植其他部位没有太大区别,同样存在免疫排斥反应,但只要供体合适,有抗排斥药物,就可以减少移植体坏死的风险。

2018年,一位在战场被炸弹夺走了双腿和丁丁的男性,就选择了丁丁移植手术。

一年后,他骄傲地对着记者说:这是他做过最棒的决定之一。

但移植丁丁,毕竟有一部分的伦理问题。

实际上,世界上第一例丁丁移植手术,并不在美国,而是在中国。

早在2006年,就有一名男性成为世界上首位接受丁丁移植手术的患者。

手术长达15个小时……但仅仅过了两周之后,患者就重新找到了医生:

“妻子和我都不太能接受新的丁丁,还是重新切掉吧。”

在难以克服的心理或伦理问题面前,人造器官,就成为了很多人的救命稻草。

这与马尔科姆的还有一些不同,马尔科姆的器官,是在自己身上完成发育的。

而还有一些科学家,开始研究,在实验室里直接搞定能够移植到人体的器官。

略血腥,点空白区域查看 ▼

想象一下,一个实验室中,整整齐齐地摆着一排丁丁……以及无数个穿着白大褂,整天研究着培养丁丁的实验者。

美国维克森林再生医学研究所,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2008年,研究团队第一次在兔子身上完成了丁丁移植。

全部的12只兔子都移植成功,开展了交配试验。

在与母兔相处后,有8只射精。

并且,其中4只成功地让母兔怀孕,并产下幼崽。

有的人批判,这样研究丁丁,“中看不中用”。

毕竟丁丁的存在,并不影响生命,并不应当被医学优先考虑。

但是,缺少丁丁的患者,面临的却不仅是心理上的挫折,还有更多在生理上、排泄时面临的不方便。

而且,谁说人造丁丁的经验,就不能给其他器官?

几十年来,美国维克森林再生医学研究所,就专注研究人体下半身。

人造丁丁、人造膀胱、人造阴道、人造尿道、人造肾脏。

今年7月,他们甚至制造出了半人造子宫。

根据《自然-生物技术》,该团队使用生物工程技术修复的“人造子宫”,成功地让兔子产下了存活后代。

他们从兔子的子宫结构中提取细胞,在实验室中培养再生组织,接种支架,并对兔子进行植入。

六个月后,人造子宫发育出了与天然组织相近的结构,并且让兔子成功怀孕,产下存活后代。

这些人造器官,目前还无法真正在人的身上进行实验。

虽然,在伦理方面的争议,仍然存在不少问题。

不过,只要伦理通过,随着科学发展,这也是必然的事情。

或许有朝一日,所有有先天缺陷的男性、女性,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甚至,男性也可以拥有子宫。

再甚至,人类不需要真正在体内怀孕,只要在实验室的人造子宫中,就可以培育出一个孩子。

也许,我们真的能够看到那么一天…

source:

https://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8578495/Father-penis-built-arm-delays-mean-stuck-years.html

https://www.thesun.co.uk/news/12272570/dad-lost-penis-grow-on-arm/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