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众议员轮番上阵,质问司法部长巴尔

来源:海外即时通公众号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据报道,周二,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这是巴尔上任以来第一次出现在这个由民主党领导的小组之前。 他是听证会质询的唯一证人。

众议院司法主席众议员杰里·纳德勒在开幕致辞中说,威廉·巴尔未能维护司法部的核心使命,包括作为一名公正的执法人员和执行民权法。

纳德勒说:“自上任以来,你一直在与司法部对抗,显然是为总统争取好处。他人没有意识到民权法的重要性,但现在我们看到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全部力量被用来对付为促进自己的民权而示威的公民。”

纳德勒本月早些时候表示,“巴尔的首要任务很明确:特朗普第一,美国第二。总统有一个规则,我们也有一个规则。巴尔不惜一切代价腐蚀司法部,以保护总统和颠覆选举。”

在前往听证会的路上,纳德勒几乎因车祸错过听证会,但他并未受伤,如期出席。

巴尔

而来自加州的民主党众议员埃里克·斯沃韦尔说,自从特朗普总统的私人律师和麻烦处理者迈克尔·科恩入狱后,美国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就“接替了这个工作”。科恩曾代特朗普向成人女星支付封口费。

斯沃韦尔在周一出版的《新闻周刊》的专栏中写道,“不幸的是,巴尔已经有了一份工作——美国的司法部长,我们国家的最高执法官员。我们不能让他同时做两件事。”

斯沃韦尔这篇文章发表在巴尔前往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作证的前一天。这位加州国会议员是该委员会的成员。

而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科恩目前正因欺诈和向国会撒谎等多项指控而服刑3年。此前他曾因为新冠疫情而被提前释放,在家中服刑。结果因为透露将出版一本关于特朗普的新书,又被送回了牢里。前不久,一位法官裁决他可以再次回到家中服刑。

斯沃韦尔众议员坚持认为,美国司法部长巴尔在公职上采取的行动,跟当年科恩为总统遮遮掩掩的行为基本是一回事。

巴尔

斯沃韦尔写道,“这是应受谴责的,但科恩已经为自己的行为承担责任,现在正在付出代价。与此同时,巴尔似乎也在执行类似的命令,但他手里的武器比科恩梦寐以求的更强大,他握有美国司法部的权力和权威。”

这位众议员在专栏文章中列举了一些例子,比如特朗普政府决定对罗杰-斯通进行减刑,并解雇了纽约南区的美国检察官杰弗里-伯曼,后者曾领导了对特朗普同伙的多项调查,包括对特朗普的私人律师鲁迪-朱利安尼的调查。

斯沃韦尔写道,“除非他能为我们提供他的行动的有效理由,否则我们必须假设司法部长已经沦为特朗普的黑社会打手,这对我们美国民主的健康和美国人对政府的信心有可怕的影响。”

巴尔

而在听证会上,巴尔在开场白中为自己的“独立判断”辩护,并表示特朗普总统“没有试图干涉”他所做的刑事决定。巴尔说,他觉得自己有“完全的自由”去做“正确的事”。

巴尔反驳了他利用司法部来为特朗普连任护航的说法,他言辞激烈地问道,“你能举出一项你认为不应该由司法部提起的指控吗?”

在谈到他参与起诉特朗普好友罗杰·斯通和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时,巴尔说,“在这两个桉件中,我认为有必要进行一些干预,以纠正法治,确保人们受到同等对待。”

巴尔说:“我同意总统的朋友不应该得到特别的宽纵,但是他们也不应该受到比其他人更严厉的对待。有时候做出这样的决定很困难,尤其是当你知道你会因此而受到严厉批评的时候。”

巴尔因为降低了对斯通的判刑建议,并撤销了对弗林的指控而受到了众议院民主党人的勐烈抨击。特朗普还在本月早些时候特赦了斯通。

巴尔

在回答众议员汉克·约翰逊的问题时,巴尔情绪明显激动。当约翰逊指责巴尔“执行特朗普的意愿”时,巴尔大喊一声,问:“您认为将67岁的男性(指罗杰·斯通)判入狱七至九年是否公平?”

在回答德州民主党众议员希拉·杰克逊·李的提问时,巴尔说他不认为美国的警察部门存在系统性的种族主义。

巴尔还坚称,在乔治-弗洛伊德死后,“暴力骚乱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劫持了合法的抗议活动,对无辜的受害者造成了毫无意义的破坏和毁灭。”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