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在心口难开,自由派究竟在顾虑什么

来源:香港01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今年5月8日,中国有一场关于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的讲座,两岸三地的学者周保松、钱永祥、刘擎、周濂等人参与了讨论。周保松在主持环节提到,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同时存在于对五四运动的论述当中。与五四运动关系密切的新文化运动,鲁迅、胡适等学者非常强调个性解放、自由民主等等,所以可以说五四运动是自由主义的起点。但中国官方现在的论述是,五四运动是爱国主义,进一步被诠释成爱国爱党,自由主义在这种诠释中消失了。你怎么理解这种“消失”?又怎么理解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之间看上去越来越不可调和的、“想象”的张力?

对于今天的中国自由派来说,爱国似乎成了一件难于启齿的事情。(视觉中国)

陈纯:我觉得要对五四运动进行区分,狭义的五四运动是在巴黎和会后的那一次,但是我们一般讲的广义的五四运动其实还包括之前的新文化运动的部分。如果你从狭义上理解五四运动,它确实是一场因为中国在巴黎和会上遭受耻辱而引发的运动,而且那场运动里很多表现也确实与爱国主义有关系,比如火烧赵家楼等运动演变的后果。

但是广义上来讲,五四运动包括新文化运动和后来的五四游行,这么一个运动里面当然是自由主义的色彩更浓一些,主张个人的解放,对传统的、旧式大家庭还有一些所谓的中国旧社会时期里面的各种落后因素进行批判、置疑,包括它对于后来的中国人的影响,“大五四”其实是自由主义的味道更浓。一直到建国之后,林昭出版过的一些刊物里有她写的诗,大意也是说他们站出来(说真话)的精神传统是来源于五四,也就是说一直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们所理解的五四还是更多偏向自由主义的。

五四变成一种爱国主义的(解释),这是一种比较官方的说辞,思想界我印象中可能只有张旭东,在前几年出版的书里他对五四有一个重新的诠释,基本上放弃掉自由主义的面向。但是很多的大陆新儒家,甚至是早先的文化保守主义者,甚至刘小枫、甘阳这些学者,他们对五四的批判依然认为它(五四)代表自由主义传统。

简单来说就是思想界不管是支持五四的人,还是反对五四的人,大部分还是把它与自由主义联系在一起。还有一些自由保守主义者,像朱学勤老师,他去年写过一篇反思五四的文章,把五四当成一个社会主义运动的先兆,说五四支持拥护“大民主”,同时还具有支持苏俄的面向。但我个人觉得五四运动里面这个面向是比较弱的,所以把五四作为爱国主义的那种批判有其自己的思想脉络在,但思想界的大部分人,不管支持还是反对五四,其实都把五四当成一个自由主义的传统。

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波廷杰(Matt Pottinger)今年五月四日当天曾用中文发表演讲,内容就是关于美国人眼中的五四运动,他的思想脉络也是凸显五四当中的自由主义传统,不过在他的视域下,五四好像变成了一个当时中国的少数自由派群体对抗强权统治,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听起来怪怪的,毕竟五四同时处于中国人救亡图存的大的历史背景下。从这里引申出来的一个问题是,自由主义者今天表达爱国的时候似乎变成了一个艰难的过程,好像自由派对体制、对政治的批评是“本分”,而在表达爱国主义的语境里,自由主义者处于消失的状态,你怎么看这种消失?

陈纯:认为五四运动的是一场爱国运动,其实我不反对。但其实在五四那一代人看来,爱国与他想要的个人解放那一套东西,是一体的。他们认为中国的那些旧文化、旧的社会建制的很多问题导致了对个人的束缚,进而导致了中国的落后与衰弱,只有实现个人解放才能真正的救中国,他们的爱国主义与自由主义基本上可以说是合二为一的。所以在讲五四精神时候,可以认为这场运动的目的是为了救国,但是中间体现出来方式明显偏向自由主义的精神,当时的人们认为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实现救国的目的,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两个东西并不是分开的。

到现在情况已经不一样了,现在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肯定是存在对立的,即使自由主义者不反对爱国主义——比如我,我是不反对爱国主义的——但是不会再把两者当成一体两面的东西。在这个意义上,钱永祥先生提出来的一些观点对大陆自由派来讲不是那么能够共情,他在那次讲座里提到爱国主义与自由主义,倾向把二者论证为是一体两面的东西,甚至他讲到自由主义情感上的动力来自于爱国主义,这点在很多大陆自由派看来可能不一定是这么回事。

你刚才提到自由主义者讲爱国的时候会显得别扭或者难以启齿,这确实是比较广泛存在的问题,当然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现在的中国情况已经不一样了,当年中国是一个受到列强欺负的弱者,现在中国经济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二了,甚至国际社会上很多人还认为中国在觊觎世界第一的位置,有着想要取美国而代之的野心。现在的中国已经完全不能再被当作弱者,即使官方的各种宣传里面老是讲美国霸凌我们之类的,但至少从实力来说中国已经不是一个弱者了,所以讲五四的爱国主义与今天的爱国主义是不能抛开两个不同的时代背景的。

抛开时代背景的不同,为什么自由主义在讲爱国的时候还是有疑虑?其中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现在的爱国与爱党基本上已经是绑定的比较紧。当然,你没有办法否认中国共产党对外已经是代表了中国,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其实很多都会这么认为。有一些海外华人以及台湾人可能不这么认为,他认为中国共产党不能代表中国,或者是说中共背离了中国的很多传统、理念,但事实上这种声音也越来越小,因为我们大部分人还是会认为中国共产党在海外甚至在国内,它本身就是代表中国的,爱国与爱党在概念上的关联已经非常密切。所以很多自由派不愿意直接提自己爱国,可能更多是考虑到他说自己爱国会被很多人误解为“爱党”。

但是如果可以抛开爱党的角度,自由派能不能谈爱国?我觉得很多自由派内心还是对中国有很深的感情的,不管是对他自己成长的这片土地,还是对中国几千年来一整套相对比较滋养人性的传统,还有中国让他留恋不舍的各种东西、在这片土地上所认识的这些人,在这些意义上来讲很多自由派都是爱国的。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