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圈的隐形毒品:吃网红减肥药,小心成吸毒

来源:健言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减肥药起效主要有三种套路——抑制食欲、兴奋神经诱发饱腹感、阻止脂肪吸收。”

▲ DC减肥药是一组药的合称。根据每个人体质不同,搭配不同颜色的药丸。 (采访对象供图/图)

DC减肥药中的芬特明、地西泮等成分属于我国管制目录内的精神药品,“违法违禁使用就属于涉嫌毒品使用”。 一位微商表示,泰国DC减肥药依然有货。“我们可以请人人肉背回来,不过有风险,你需要提前付半款等货。”

服用国内唯一批准的减肥药奥利司他,会带来胀气屁多、难以控制的肠道运动等尴尬。只有用过的人才知道它会给人带来怎样的体验——忽然想放屁,接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裤子遭殃。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文 | 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责任编辑 | 汪韬

一把花花绿绿的小药丸,一个简单的吞咽动作,你以为吃的是减肥药,实际上却是在吸毒。2020年8月17日,上海市禁毒办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揭开了新型毒品深层的面纱。

“今年以来,上海传统毒品违法犯罪案件大幅下降,但涉及含精神、麻醉药品成分的毒品违法犯罪案件却有一定上升趋势。”上海市委政法委禁毒指导处处长李健在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光是非法使用含精神、麻醉药品类“减肥药”的案件,上海警方2020年就查处了两百余起,尤以“网红DC减肥药”影响面最广。

DC全称Dermcare Clinic,是泰国的连锁医美诊所。泰国是全球知名的医疗美容目的地,DC主打祛痘、玻尿酸注射等美容项目,减肥药原本只是诊所的业务之一,在微商和代购的宣传下,近两年在中国成了“减肥神药”。

2020年7月,北京市中闻(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梁晨代理了一起走私贩毒案。嫌疑人是一位在泰国的年轻女性,服用了DC减肥药觉得效果不错,便在微信朋友圈售卖。不料,寄往国内的邮件被上海海关扣押,公安先是抓获了她在国内的对接人,她在7月回国时,也被上海公安羁押。不只是卖家,买了DC减肥药的女生们也被公安带走调查,认定为吸毒,吸毒史的案底甚至可能伴随终生。

头晕、便秘、呕吐……这可能是减肥药最“温和”的副作用,极端情况下甚至会赔上一条性命。服药者知道这些副作用,但口腹之欲和“躺着就想瘦”的幻想,让这些“神药”承载了无数减肥爱好者的期待,哪怕付出代价。

尽管DC减肥药已被查禁,熟悉的宣传文案也从微商的朋友圈消失,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DC减肥药并未退出江湖,而是以一种更隐蔽的方式被售卖。

在DC减肥药被上海公安局禁毒办通报后,淘宝上原本售卖的商家已不见踪影。但微商们依然活跃在微信朋友圈,以“膳食纤维片”等名义售卖减肥药。(微商朋友圈截图/图)

1

 吸毒史“污点”

代理这起案件后,梁晨发了一条微博,告诫网友千万别碰DC减肥药。没想到,不下50位年轻女性找上门寻求法律帮助,她们不仅被认定为吸毒,有的甚至被认定为“吸毒成瘾”。

梁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减肥药卖家以走私贩毒罪羁押。而服用者被认定为吸毒的,公安机关的惩戒是罚款500元左右,“一般不会拘留,但会记录吸毒史”。

吸毒史这个“污点”给吃了DC减肥药的黄珊带来了很多困扰。

2016年,黄珊的体重一度突破200斤。因为动过腰椎间盘突出手术,她希望先靠药物控制体重,再运动减肥。“除了淘宝、微商宣传,就是口口相传。”黄珊听说小姐妹服药后瘦身效果明显,就动了心思。2018年12月,她在淘宝某店家购买了“蓝白套餐”,价格不菲,一个疗程28天,1800元,还是量身定制的个性化服务,这让她觉得靠谱。

直到2020年7月17日警察上门,她都不知道药物含有违禁成分,更没有意识到自己会跟毒品扯上关系。“警察让我跟他们走一趟,我当时就懵了。”

刑法规定,毒品是指鸦片、海洛因、冰毒、吗啡、大麻、可卡因以及国家规定管制的其他能够使人形成瘾癖的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梁晨解释,DC减肥药中的芬特明、地西泮等成分属于我国管制目录内的精神药品,“违法违禁使用就属于涉嫌毒品使用”。

黄珊被带往司法鉴定中心尿检和毛发检测,随后又被带到指定的医院做成瘾鉴定。最终,公安机关开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罚款500元。在上海,部分服药者还收到了区公安分局的社区戒毒决定书。

处罚和戒毒仅仅是开始。7月初做完毛发检测后,吃了DC减肥药的赵蕾发现,自己被登记进吸毒人员名册,此后每次入住酒店都会有警察上门要求做尿检。就业、出行、结婚……吸毒史的案底将可能跟随她们一生。

“我从淘宝这个正规渠道购买DC减肥药,怎么能算吸毒呢?”赵蕾不解。不少服药者不认同行政处罚和社区戒毒的决定,向梁晨寻求法律帮助。

接到求助后,梁晨对购买DC减肥药人员的食用原因、食用频率以及药品本身的违法性、危害性等方面研究分析,认为“在正常剂量和频次的情况下,基于减肥目的而合理食用DC减肥药,并不应当认定为吸毒”。基于此,他向公安机关申请行政复议。

2020年8月28日,梁晨告诉南方周末记者,DC减肥药一案走向有变:误食者将不再按吸毒处理,“一些求助者已经接到公安部门通知,行政处罚决定书撤销,改为不予行政处罚”。

2

 减肥之外的副作用

DC不是一种减肥药,而是一组药的合称。“根据每个人体质不同,搭配不同颜色的药丸。红白胶囊、蓝白胶囊、红灰胶囊是主药,用来减肥,其他颜色的药丸是缓解副作用的辅药。”黄珊介绍。

知名药师、问药网创始人冀连梅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减肥药起效主要有三种套路——抑制食欲、兴奋神经诱发饱腹感、阻止脂肪吸收。”

在DC的这一组药中,主药芬特明具有刺激交感神经兴奋作用,能诱发早饱感、减少食物的摄入量;主药安非拉酮是一种食欲抑制剂,通过刺激饱食中枢,从而使人产生饱食感;辅药地西泮即俗称的“安定”,“单独使用不影响体重,应该是考虑到上面两种药有兴奋神经的作用,服用者容易产生失眠、抑郁、焦虑等精神症状,使用地西泮对抗这些副作用”。

在国内,这些网红减肥药的原料受到严格控制,安非拉酮、芬特明、地西泮于2005年被列入《麻醉药品及精神药品品种目录》,但芬特明在国外被批准可以用于减肥,所以诞生了海淘。

南方周末记者在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发现,减肥药非法添加管制类精神药品的案件相当普遍,仅2019年涉及泰国DC减肥药的就有9起,主要集中在江苏、上海、广东、浙江等东部沿海省份。多份判决书显示,减肥药流入国内市场主要是通过代购和微商,先从泰国的医生、导游处购进药品,然后多层转手和经销。

服用了花花绿绿的小药丸后,黄珊在两个月内瘦了16斤,但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心悸、头晕、心情低落,听说有的小姑娘月经推迟了半年,最严重的还出现了肾衰竭。”

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心理治疗师吴倩影介绍,20世纪末,芬特明和著名减肥药芬氟拉明组成了风靡全球的“芬-芬”组合,减肥效果是普通减肥药的5倍。不过很快,该组合的数百万使用者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血管类疾病,主要由芬氟拉明所致。1997年,芬氟拉明被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拉入黑名单,成为禁药,“芬-芬”组合就此解散,但芬特明作为强效食欲抑制剂侥幸得以留存。

但芬特明存在一定的潜在成瘾性,长期高剂量使用可能会引起滥用、增加患者心率和血压的不良反应。“因为药物的长期安全性和风险获益情况仍不明确,我国并未引进和上市任何以芬特明为主要成分的减肥药。”吴倩影说。

3

 减肥药迭代史,非法添加重灾区

减肥圈里长期服药的女孩,有一个专属称呼——老药罐。“老药罐”眼中,泰国减肥药LYN、燕嬉(Yanhee)已过时,燃脂、减脂、副作用小还不反弹的DC减肥药才是新宠。

减肥药看似代代更迭,背后却是一次次的不良反应引发的官方叫停和铤而走险的非法添加。

2000年,由重庆太极集团生产的“曲美”成为原国家药监局批准的第一个减肥处方药。两年后,这款当时由范冰冰和巩俐代言的产品一举夺得全国药品零售市场销售冠军,销售额突破3亿元。

“曲美”减肥胶囊中的西布曲明是一种食欲抑制剂,能使人降低对食物的渴望。但此后的研究发现,它可能引起血压升高、心率加快、厌食、失眠、肝功能异常等一系列症状,不良反应事件也在全球不断发生。2010年,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宣布停止西布曲明制剂和原料药在国内的生产、销售和使用,“曲美”被全国召回并销毁。

然而,非法添加西布曲明的减肥产品依然层出不穷。

“曲美”过后,泰国减肥药燕嬉(Yanhee)一度在网络上备受追捧。这种减肥药同样含有西布曲明等违禁成分,食用后可致肝肾功能损害。北京电视台曾报道过一个真实的案例——一位女性服用燕嬉后,4天减肥19斤,体重降了,命也差点儿丢了。

2019年,武汉海关在跨境电商渠道接连查获两批从德国进口的“蓝胖子瘦身颗粒”,成分内含国家禁止进境的管制精神药品安非拉酮。

来自各地市场监管部门的稽查报告显示,减肥药只是非法添加的一小部分,大部分以减肥食品或保健食品的形式销售。2019年10月,历经18个月之久,内蒙古包头市市场监管局查获7.06吨减肥“毒咖啡”,非法添加了西布曲明。

在8月1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上海市公安局表示,将督促各类网络平台开展清理整顿,下架、关停、封堵个别不法商户链接,加强“药品”类销售、广告审核。南方周末记者发现,在DC减肥药被上海公安局禁毒办通报后,淘宝上原本售卖的商家已不见踪影,但减肥药并未销声匿迹,微商们依然活跃在微信朋友圈,以“膳食纤维片”等名义售卖减肥药。

南方周末记者以顾客名义咨询泰国DC减肥药的货源,一个微商回复:“国内禁了,现在海关查得紧,邮寄的方式很难进来。”另一位微商表示依然有货。“我们可以请人人肉背回来,不过有风险,你需要提前付半款等货。”该微商向南方周末记者推荐了一款日本“MM瘦身丸”,“你少拿几粒试试效果,不行再换DC减肥药”。

4

 国内唯一获批减肥药,只对特定人群有效

经历过警察敲门,黄珊再也不敢乱买减肥药了。不过,虽然总被叫停,减肥药里也有“正经”药。

在美国,共有5种减肥药获批,包括奥利司他、氯卡色林、芬特明-托吡酯复方片剂、纳曲酮/安非他酮复方制剂和利拉鲁肽。

其中的奥利司他是国内唯一获批的减肥药。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减肥药”,各种品牌的“排油丸”纷纷现身说法——“这是目前全球唯一的非处方减肥药,放心吃大餐的同时不用担心长胖”。

“排油丸”即奥利司他。尽管无需医生处方,但奥利司他属于甲类非处方药,需要在药师的指导下使用。但南方周末记者在淘宝上几乎所有店铺都可一键购买,不存在任何药师的指导。2011年3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一条药品不良反应通报,提醒医务人员和公众注意奥利司他可能引起的肝损害风险。

尽管被认为相对安全,奥利司他也会带来胀气屁多、难以控制的肠道运动等尴尬。只有用过的人才知道它会给人带来怎样的体验——忽然想放屁,接着一股恶臭扑鼻而来,裤子遭殃。

“包括奥利司他在内,国内外已经上市的减肥药主要应用于肥胖症患者的治疗,并不针对健康人群的瘦身目的。”吴倩影提醒。判断自己是否需要减肥,可以参考体质指数计算公式:BMI=体重(kg)/身高(m)的平方,若BMI>24属于超重,BMI>28属于肥胖。也就是说,身高1.6米的女生,只有当体重超过61千克才算超重。

与此同时,市面上还存在众多获得保健食品批号的“减肥茶”。这些产品或多或少都添加了具有导泻和利尿作用的中草药,如番泻叶、大黄、冬瓜叶等。用这种方式减去的肥,只是人体中的水分,而不是真正的脂肪。

“现代社会以瘦为美,减肥产品的需求太大了,很多姑娘知道有副作用也要偷偷吃。”冀连梅感叹。

“瘦即美,胖即丑”的审美偏见并不只是女性自己的想法,但这种观念也正在扭转。比如在一档综艺节目中,相声演员岳云鹏调侃歌手李斯丹妮“腿很粗”,引发大量争议。

(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黄珊、赵蕾为化名)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