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被“西方女权”毁掉的中国女人

来源:香港01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众所瞩目的美国迪斯尼(Disney)花木兰电影版于9月1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评价随着电影上映一落千丈。许多人说电影中有许多不符合当时时代背景的设定、美国人终究不懂中国文化。

然而,花木兰原本就是一个传奇人物,讲的是中国子女的孝道、保卫国家不分男女的忠勇,而1998年迪斯尼花木兰动画,就很好地阐述了花木兰的故事。这部动画或许在部分人看来,对于中国文化也不太考究,但在大陆电影论坛,给这部动画很高的评价。

同样是“西方人描述花木兰”,2020年的花木兰真人版电影与昔日动画版有何区别?最主要的是,在女主角花木兰的个人形象塑造上,截然不同。2020年的花木兰电影,为符合当下时代潮流,掺杂了太多无谓的“西方政治正确”。

因为政治问题,花木兰电影在西方遭到抵制,不料在中国上映后评价也一落千丈。(《花木兰》剧照)

1998年动画版的花木兰,是一个与当时“中国社会主流价值”完全不同的女孩。她跟其他女孩不一样,那些“女孩子该会”的端茶倒水一概不会。家人为她烦恼,而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办。

她没有雄心壮志,只感觉自己跟主流社会格格不入。

后来代替年迈的父亲出征,她体力比不过男性、被其他士兵瞧不上,体能训练时永远落在众人之后,更别说有什么上好功夫。她只能在夜深人静时自己练习,不断练习,力求不拖后腿。

在战场上,她并不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不是运用武力或力气,而是运用智慧与女子的巧思,帮了同侪、也帮了自己的心上人。动画版的花木兰,会害怕、更是技不如人,她一开始不坚强、也不强壮,但一步步地成长。

她受到爱人保护,也能保护爱人。

她靠的不是“男女同等”的体力、力气、武功,而是女子的细心机敏。

动画里并没有强调身为女子,在那时代下的不公,更没有强调她有多厉害伟大,就是叙述着故事,但观众都能明白。

她就是个平凡的女孩。而平凡的女孩纵使天生力不如人、无特殊技能,同样也有保卫家国的决心,与保护所爱的毅力和能力。女子可以柔弱,但女子的才智同样可以超过男子。会害怕、也坚强,虽柔弱、也刚强,这是1998年动画版花木兰,能成为许多人心中“白月光”的原因。

放在这时代下,亦是许多现代女性的写照。

而2020年的花木兰真人版,夹带太多“私货”。

女主角天生便天赋异禀,一从军就能打赢任何男人,她力气不输男人、比男人更勇敢、甚至完全不需要同侪们的帮助。她自己一个人,便可以解救天下苍生。

她不过是西方社会把过去对“男英雄”的形象塑造,完全投射到女性身上而已。

同时,电影中更是透过一名女巫的角色,一再强调女人的处境有多难:一旦女人有才能,就会被社会抛弃;女人再怎样都难找到自己的位置。结果,这个女巫的角色草草开始、更是莫名死去,完全不知道这个角色为何出现,放在花木兰的文化背景下更是格格不入。

而一开始就“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花木兰,就算是女性观众也激不起任何共鸣。 她没有成长,不需要任何人,甚至连迷茫、无措、害怕这种基本情绪都几乎没有。她是个在当前“女权政治正确”下完美的女人,体力、耐力、勇猛都不输男人,甚至在武艺上也辗压众人。

2020年的花木兰电影,并不是“男女平等”的体现,而是“男女同等”。她所展现的是西方近年的“女权霸权主义”:女人什么都不能输给男人,女人不能给男人保护。

但,不管男人还是女人,面对战争,都会害怕、都会无措。当女人不能害怕、女人不能柔弱怯懦、女人得方方面面赢过男人,那这个人物设定就注定超脱现实,更是对女性的另一种霸凌要求。

而真正的女性电影,也从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女子必须各方面压倒男子。而是,男人可以做到的,女人也可以——只是路径方法可能稍有不同。男女可以相互扶持,彼此都可以发挥所长。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