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文哲人气下滑,民众党:绿营网军在带风向(组图+视频)

来源:香港01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高雄市长补选一役,民众党仅获4%选票颇伤元气,引来绿营对民众党及柯文哲诸多嘲讽,您怎么看现在外界认为民众党支持度低迷的问题?

谢立功:

我想民众党是一个会自我检讨的政党,虽然我们只有一岁(党龄),但越年轻的政党调整机制就越快,越是老、大的政党,反而会有许多沈疴、积习难改,或者是组织太大、转弯不易等。民众党有小党优势,要转弯、调整会比较快,当利空出尽就是民众党急转直上的机会。

跌落神坛?柯文哲是否人气不再

多维:

比起当初高人气、蓝绿都要来靠过来蹭版面的柯市长,如今的柯文哲声势是否已经大不如前了?

谢立功:

我们的确有接受到这样的消息,即柯文哲目前的声量下滑,是否代表支持者的热度已经不如以往?我先把前提说清楚,以前是跟国民党,不是跟柯文哲,所以他以前是怎么样,说真的自己不是很清楚。但从最近一次走访花莲夜市的行程,我只能说真的很热闹,柯文哲在一个定点就有六层民众包围他抢着拍照,有的人还翻出柯文哲的著作,整个场面非常热络,柯文哲甚至差点要离不开现场。之后当地向导跟我们说,那天柯文哲花了两小时,夜市却走不到四分之一,而这就是最简单的例证。

多维:

所以您认为柯文哲的人气还是可以的?或者说很看区域?

谢立功:

或许是,有些地方当地人不多,路边也看不到人、扫街也没有人,既然都没有人怎么会有人潮?有时候绿营1450(网军)在带风向,讲得好像没人理他。

像是高雄市政府反毒活动那次,你知道为何被说当天参与的人很少吗?我觉得是被新闻恶意扭曲,那天本来是个记者会,没有群众,因为高雄市政府说不能在没申请集会游行的情况下使用场地,但有几台老车就停在那边,然后卡车司机他们就走下来看,当时有几部车的司机下车来看,那当然前方就只会有十几位民众。然后媒体就拍这张,说你看民众党造势活动没人,但当天只是举行记者会,本来就没有特别找人参加,只是卡车正好停在那边,停完人就都往中间集中,可是如果看到这画面,就会觉得人潮很少。但我自己看是觉得不会没人理柯文哲。

即便一度陷于出席人数恐不足的困境,但台湾民众党依旧成功召开党员大会,并在会中顺利修改党章,使得未来党中央可借着召开党代表大会来处理各项重大党内事务。(谭英瑛/)

的确有些知道柯文哲的人还不知道民众党,但知道民众党的人一定知道柯文哲,这点我们也有警觉,毕竟未来选举,柯文哲虽然可以到处辅选,但民众党还是要拿出知名度,不然选举选到最后,主席又不会分身术,从这边一下就移动到那边,不可能每一场都自己下去辅选。这也是我们认为组织发展很重要的原因, 民众党必须不断把触角往外延升,我觉得这并没有那么难,所以我也才会说,我们要如何去接地气?除了别人做得我们也做,人家不做的,我们也可以加强。

何谓不做的?最特别的例子,民众党的组成中医生特别多,一个医生如果看10万个病人,那10万不就你的票吗?像今天的中选会主委李进勇,他以前就是在基隆协助民进党立委做法律质询,这种东西很可怕。医生社会形象都不错,我帮你治病,你自然可能会支持我。

像有一次跑高雄,柯文哲有个小故事,但民众党并没有以此去做宣传。当天行程原要赶去下个行程,不过有一个选民说他奶奶身体状况不太好,尽管距离不远,但整个行程还是会因此多拖上十五分钟左右,即便柯文哲一度挣扎,最后还是决定绕去探望。

这不是编出来的故事,我人就在旁边,所以知道这故事的真实性,虽然没有做新闻,但柯文哲还是去探望,看了一下状况。在冯启彦医生陪同下,他们两人就像在会诊一样,看一看就跟对方说:“赶快送医,这要赶快叫救护车。”选民就会觉得,柯文哲放着行程还跑来看你,医生只要是你救过的病患,那票照理说拿到的机率很高,同理律师也是。

我举这例子是说,民众党要懂得用自己的优势,假设我们的医生多,病患就是民众党的资源,其他党只要没有医生党员,他们就没有这项资源。

由于是个新生小党,谢立功认为,民众党的调整能力较有“积习、沈屙”的大党快速。(谭英瑛/)

民众党的新政治与国家治理

多维:

这样听下来,柯文哲似乎对于跑行程、陆军、桩脚等作法并不排斥?他会不会认为这跟他标榜的“新政治”有落差或出入?

谢立功:

柯文哲自己也很清楚,也认为真的要发展组织,因为空军的票在空中,比较没有那么踏实。但我觉得空军跟陆军其实是相互影响,你完全没有声量,陆军也没有人理你,当你只有空军声量、只是听过但没有看过,那也不行。所以空军的声量增加,陆军势力也会跟着增加,空、陆军的发展一直都相辅相成的,不能说只迷信空军,但也不能只有陆军。

多维:

除了传统基层经营之外,民众党是否将进一步阐述那些一直被认为过于模糊的政党理念,诸如“国家治理”、“公开透明”的理念内涵?

谢立功:

其实治理,我觉得不需要太复杂去想,治理有国家层级也有地方层级,智库要先将好的政策推出来,要执政者才可以去运行这东西。当然在野党如果提供好政策,中央部会愿意接受,你就把它变成中央政策。所以政策拟定阶段的问题在野党是可以提的。但真正最后要去做运行的,那就是治理层面的问题,像台北市政府,柯文哲的相对主导权就很多,毕竟柯文哲是市长,他当然可以主导。

谢立功很重视政策运行率,因为他认为这就代表一位官员究竟会不会做事情。(谭英瑛/)

治理层面强调的其实就是运行力,好的政策还要加上运行,不然也是空谈。柯文哲说他当市长的第一年,台北市预算运行率只有66%。这代表你编100万预算,只花了66万,钱都给你了,为何地方不花?再看看中央的前瞻预算,我听到的是只有花了3成,后面才又继续追加预算。

我以前也做过署长,也很注重运行率,因为这代表一个人会不会做事,是不是我给你钱你都不会做?所以,我们今天要回头查看,选民确实很容易原谅,或者讲难听一点,很容易被骗,政治人物想一个包装好的说法,民众就相信政治人物的说法,并觉得“对啦,做不到是有原因的。”可是你不会做事情,就代表你没有运行力,不要找理由来骗人。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