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岁妹子爱上53岁大叔,没房没车睡帐篷,还要捐肾

来源:一人一城公众号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合的人走到了一起。

荒野之恋

Love In The Wilderness

今天,电影《喜宝》上映了。这部根据亦舒小说改编的电影,说的是一个用青春换金钱的故事。

剑桥高材生姜喜宝为了物质生活的富足,面对一对父子的追求,放弃了儿子,而选择做了爸爸的情妇。

很多时候,老少恋,因为年龄和身份地位的不对等,总是不可避免地和金钱扯上关系。

可是这对生活在新西兰的夫妻,却打破了这样充满偏见的固有印象。

丈夫叫Peter Raine,是一个新西兰人,已经67岁,妻子Miriam Lancewood来自荷兰,只有37岁。

尽管两个人相差整整30岁,但Peter却并不是什么富翁,恰好相反,他甚至没房没车。

两个人只能搭帐篷住在野外,要靠自己打猎才能果腹。

更夸张的是,这样的生活,他们一过就是10年。

可是,Peter和Miriam也并没有贫贱夫妻百事哀,因为这种回归自然原始的生活,正是他们所向往的。对于人生,他们志同道合。

Miriam甚至觉得,就是因为遇见Peter,她才找回了自我,追寻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而没有被人类社会的物质所绑架。

“他让我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另一种生活方式。”

37岁的Miriam,没有车子房子,甚至一生中没有多少固定的工作。

她肌肉发达,皮肤黝黑泛红但自然健康,脖子上挂着她用弓箭射杀的第一只野山羊的角磨成的挂坠。

有人开玩笑地说,她看上去像是那种能在世界末日当中幸存下来的人。

而Miriam的与众不同,好像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痕迹。

Miriam出生在荷兰的一个小村庄,父母双全,还有两个妹妹的陪伴。

14岁那年,她应该出色的天分成为了一名撑杆跳运动员,曾经拿到过六次比赛冠军,还代表自己的国家参加过1999年的青年奥运会。

但她一直记着自己的梦想,从10岁开始,她就想着要去非洲当体育老师。

21岁那年,她真的离开了荷兰,去了津巴布韦的一所学校当体育老师。

一年之后,她独自一人去印度旅游,也正是在那里,他遇到了Peter。

Peter原本是一名大学讲师,但他热爱冒险,为此,在5年前他辞掉了原本稳定的工作,甚至卖掉了自己的房屋来到这里,决心以现代游牧民族的身份生活。

在告别晚会上,他告诉同事:有些东西,你必须要亲自去感受,而不是只在书本里看过就算。

那时候Peter已经53岁了,但他一年要花6个月在海洋上冲浪,而其他6个月,则背着背包,攀登不同的山峰。

他们是在印度南部的一家餐馆相遇的。

Peter留着长长的花白的头发和胡须,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

但她坐在那儿,听他讲如何在极度闷热的天气中徒步穿越印度南部,如何在没有地图和向导的情况下攀登喜马拉雅山,如何在雷暴天气下,在夜里冲浪……

在Miriam眼里,他是冒险的化身,她向往着他描述的那种生活,仿佛那是自己渴望已久的另一个世界。

尽管相差30岁,他们很快坠入爱河。

Miriam觉得,她和这个男人有说不完的话题,他们有着相同的生活理念。

她不喜欢为了赚钱和地位牺牲自己的生活,她不喜欢现代社会过剩的物欲,每个人的家里都堆积着无数他们不需要的东西。而Peter,同样也厌倦了这一切。

跟着Peter的脚步,Miriam和他一起攀登喜马拉雅山。

在山上,他们见到了许多住在悬崖山洞里的苦行僧,Miriam像是顿悟了一样,一瞬间意识到,这就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

之后,Miriam改变了自己一开始的计划,他们一起在亚洲旅行了2年。

2009年,对彼此的爱意让他们格外想要结婚,于是两人回到了Peter的家乡新西兰。

为了获得新西兰的居留权,Miriam必须在当地工作一年。

也正是在这一年中,他们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忍受回归原来的生活。

每个周末,他们都在山上露营,而每个星期天的下午都让他们感到焦虑,他们不想回到文明世界。

所以等Miriam拿到合法居留权之后,两个人就卖掉了自己的大部分财产,打算回归自然,过尽可能简单和实际的生活。‍

两人的想法一致:“没有财产反而令人振奋。如果我们有太多东西,就会看不到那种自由的感觉。”‍

他们开始学习野外生存技能,学习射击,学习计算人体正常需要的食物量。

在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之后,两人将生存必需品塞进两个100升的背包里,走进了新西兰南岛Marlborough的深山里,一住就是七年。

“帐篷是我们的卧室,河流是我们的水龙头、淋浴间、洗碗机和洗衣机,整个山谷都是我们的花园。”

两个“无家可归”的人,不需要工作、不需要社交,挣脱了一切可以想象的羁绊和束缚,反而得到了令人惊讶的满足感。

肚子饿了,就拿起弓箭打猎,野兔、负鼠和山羊都是他们猎物。燃起篝火,就能饱餐一顿。

Miriam说,在狩猎中,她的耐心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Miriam在溪流和瀑布中洗漱,为此她放弃了大部分会污染环境的护肤品,她甚至还尝试过用自己的尿液洗头的偏方。

不下雨的时候,他们就收集好枯木,靠坐在篝火旁,煮一壶茶,读一本书。

下雨时,他们就被困在帐篷里,下一盘又一盘的国际象棋,但好像怎么都不会厌倦。

当然,他们偶尔还是会回到人类社会,因为旷野中几乎没主食,他们的肉和水果都可以在山里获取,但还是要从商店里买一些面粉和大米。

有时候,Miriam还会借一把吉他,在路边卖唱,这会带来一点收入,她喜欢这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2016年的时候,一家出版商联系到Miriam,请她写一个在野外生活的故事。

于是,她和Peter在一家只有电没有热水的农场小屋里租住了五个月,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本书。

有了版权收入,他们就更不担心金钱的问题,两个人物欲都极低,一年最多只需要花5000纽币(约人民币2.2万)。

他们还有了新的计划,2017年,两人去欧洲旅行,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旅行,而是徒步5000公里。

沿途上,欧洲的森林,土耳其的废墟,都让他们陶醉不已。

他们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走走停停,在野外生活下去。但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厄运降临到了两人身上。

两年前,当Miriam和Peter在澳大利亚内陆地区旅行时,Peter突然因脱水出现了急性肾衰竭,医生诊断出他患有慢性肾脏衰竭,康复机会只有3%。

这意味着Peter不能再过以前那样幕天席地的生活。

他们回到新西兰,9年来第一次住进一所正常的房子里。

对于Miriam和Peter来说,这都是一件需要适应的事情,他们与森林隔绝,听不到溪流声,听不到鸟儿叫,感受不到野外的风拂过脸庞。

Miriam想要捐一个肾脏给Peter,她的丈夫却拒绝了她,他已经67岁了,他要为妻子未来几十年的生活考虑。

Peter不得不开始想很多事,如果自己无法康复,甚至自己死去,那Miriam该如何一个人过这样的生活?

Peter开始多愁善感,他问Miriam:“你觉不觉得我看起来老了?”

Miriam只是微微一笑:“当我遇见时,你看上去就已经老了。如果那时候这不是问题,那么现在这依然不成问题。”

现在,Peter已经稍有好转,只是不知道奇迹是否能降临。

他们都怀念闻着木烟味做饭,在溪流中喝水,在硬土上睡觉的日子,或许那样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

但他们也知道,最重要的是两个人彼此相伴,哪怕只度过了短短十几年,已经比很多人的一生还要无憾。

有人说Peter很幸运,但Miriam又何尝不是呢?

因为彼此相遇,她才追寻到了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

或许很多人理解不了Peter和Miriam的生活方式,但有这样两个人,能彼此理解,过着志同道合的人生,已经足够幸运。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