唏嘘! 华女买凶爆头枪杀父母的背后真相

来源:加西网 - - 英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华人家庭“虎妈”教育一直引起了很大关注,由于教育方法的残酷,辱骂、恐吓等高压手段强迫孩子,逼着孩子朝着父母的预定方向前进,引发极大的争议。而多伦多一个家庭悲剧就是和“虎妈”教育有关。

10年前即2010年11月8号,加拿大多伦多发生一起震惊华人社区的凶杀案,越南籍华裔女子Bich Ha Pan被入室枪手枪杀,其丈夫Hann Pan也受重伤。 最后警方查明凶手竟然是当时也在现场的两名受害者的亲生女儿,年仅24岁的Jennifer Pan,而她则辩称自己长期承受来自父母”虎妈“教育的折磨。

2015年9月,多伦多地区陪审团经过漫长的审判后,终于下达裁决,策划这起谋杀案导致母亲丧生父亲重伤的28岁华裔女子Jennifer Pan和她的3名同案被判最严厉的刑罚,分别处以一级谋杀罪,判处无期徒刑。4人入监至少到2035年或2036年,才有机会获得假释。

法官Cary Boswell在做出裁决时,指这个案件极之恐怖和暴力。 根据法庭文件,Jennifer Pan涉嫌于2010年11月8号雇凶枪杀父母,还伪装成抢劫现场,还表示她日后就可以靠父母留下的100万元的遗产为生。 Jennifer Pan的父亲Hann Pan在法庭审讯中,指当武装嫌犯闯入他们位于马克汉姆(Markham)家中时,Jennifer的母亲还恳请凶手放过自己的女儿。 Hann Pan指妻子Bich Ha Pan临死前恳求两名嫌犯:“您可以伤害我们,但请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一名持枪嫌犯回答:“别担心,你的女儿很好,我不会伤害她。” Hann Pan作证指他和妻子被嫌犯带到地下室,并坐在沙发上。 他指嫌犯在他的头上盖上毯子后就开枪,随后他失去了知觉。 当他醒来时,他看到妻子躺在他的脚下。警方事后证实Bich Ha Pan被击中2枪,而Hann Pan也打中两枪,一枪在后面,一次在脸上。 Hann Pan在法庭上通过越南口译表示,自己醒来后,发现妻子已经没有动静。 他随后跑到外面,流着血跑到邻居的车库寻求帮助。 在父亲在法庭上作证时,策划这起凶杀案的女儿Jennifer Pan则低着头,用纸巾擦着眼睛和鼻子,就像当初母亲被杀后,她若无其事安排葬礼一样。

检方表示,因为家人强迫她和男友丹尼尔·王断绝关系,当时24岁的Jennifer Pan就花10,000元雇凶,策划这次入屋枪杀父母的凶杀案。 Hann Pan也在庭上表示,2010年11月8日晚上,他被3名武装人员的枪口下被摇醒。 他早些时候也作证表示,当他被嫌犯用枪押着带离卧室时,看到当时24岁的女儿和一名武装嫌犯安静地说话。 他还看到女儿詹妮弗·潘(Jennifer Pan)和枪手进行了第二次对话,“像朋友一样”说着话。 Hann Pan也作证表示,女儿在高中毕业后一直和父母说谎,包括伪造自己考上了大学,在医院当志愿者并和室友住在一起,但实际上和男友同居。 当Hann Pan称2009年9月再次发现女儿说谎后,就告诉女儿必须和男友结束关系重返学校。 这位父亲表示“希望她拥有一个未来,”所以希望女儿继续接受教育。 但是女儿谎言一直持续到2010年春天,当时父亲Hann Pan发现Jennifer并没有像她所说那样在沃尔玛药房工作后。 这个父亲也表示夫妇俩已经结婚30年,移民到加拿大,从未回过越南,就是想省钱以确保对两个孩子的教育。

他也表示案发后他的房屋也卖不出去,因为他住在一个“华人”社区,由于迷信相信没人敢买这个凶宅。而他一直住在这栋屋内,每天都能面对凶杀现场,非常煎熬。而儿子也因家里发生事倍受困扰。 这个因”虎妈“教育引发的家庭悲剧,也让不少人唏嘘。 这起家庭悲剧的背后 犯罪和司法记者杰里米·格里马尔迪(Jeremy Grimaldi)根据这个案件写下了《女儿的致命欺骗》(A Daughter's Deadly Deception),揭示这起买凶杀害亲生父母背后的故事,引人反思。

书中揭示在母亲被枪杀两周后,Jennifer面临加拿大约克地区警察第3次审讯。这时在警察眼中,Jennifer不再是受害者,已经是警方怀疑的主要对象。 由于案发后,Jennifer一直声称自己是2010年11月8日马克汉姆(Markham)住所遭受入室抢劫的受害者。警察虽然对她产生可疑,但证据不足。 为了获得认罪证据,审讯员比尔·格茨(Bill Goetz)在审讯使用了“九步审讯法”(Reid Technique),旨在消除嫌疑人的抗拒,促使其作出供述的侦讯策略和方法。

在两人对话中,每每提到母亲时,Jennifer就一直哭泣,但比尔·格茨并没有安慰她,而是冷淡而坚定地告诉她说出案件的真相。 比尔·格茨不仅是检测欺骗的专家,而且还精通如何套出嫌犯的真实信息。在接下来两个小时,比尔·格茨赢得Jennifer的信任。 比尔·格茨在审讯中也改变了策略,放松坐在椅子上,放下架子“加强诚意”进行对话。 期间,比尔·格茨和Jennifer闲聊中分享了自己的人生经验,让Jennifer放松警惕。 比尔·格茨在对话不仅关注她的成就,而且关注她的苦恼。 Jennifer表示自己在成长过程中,除了学校、滑冰和钢琴课以外,她几乎没有其他时间。父母不断把她和同班同学、队友和堂兄进行比较,对她产生了极大的消极影响。 她表示自己从十几岁开始就承受来自父母施加的巨大压力,以至于她不得不伪造高中成绩单来掩盖她的成绩不佳。她承认从那时起谎言就随口而出,当她的高等教育申请被拒绝之后,她就伪造一份虚假的大学生涯。 不过,最终导致她说谎的不只是她的学历。Jennifer表示,她和男友丹尼尔(Daniel)的恋爱关系一直遭到父母的否认,因为他们不喜欢他是混血儿,还要她和男友分手。 Jennifer也曾试图和男友丹尼尔的分开,但是两人最终都会和好。她指男友是唯一可能安慰填补她生活空白的人。 尽管如此,父母给Jennifer发了最后通碟:要么和家人待在一起,要么选择男友再也不要回家。 Jennifer最后选择了自己的家庭,但她大多时候关在家里,不想看到父母。当得知男友决定和另一位女子开始新生活后,Jennifer指自己因痛苦患上严重抑郁症,甚至割腕自杀未遂。 她在父母的严格的指导下困在家里长达18个月,詹妮弗指自己当时生不如死。 作为回应,比尔·格茨对Jennifer的遭遇表示同情,指她父母对她的期望太高。 当Jennifer告诉比尔·格茨,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成为一名钢琴老师后,但比尔·格茨指 ,您的父亲最终希望您成为一名医生,但也许您做不到。医生职业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很高的标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当医生。 最后,Jennifer在心理防线崩溃后,承认自己买凶杀害了自己的亲生父母,警方也获得了证据。 这个家庭悲剧也暴露了华人家庭”虎妈“教育所带来的家庭和社会问题。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