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车祸去世 女富豪嫁老公司机 他卖掉公司赚24亿

来源:澎湃新闻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简·奥斯丁的《傲慢与偏见》开篇第一句话便是:凡是有钱的单身汉,总想娶位太太,这已经成了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同样,拿起手机发一条“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信息,也是每个被现实折磨得死去活来的男人手中最后一张牌。

但是,嫁给,哦不,娶一位富婆真的是那么简单吗?

在《一仆二主》里,张嘉译饰演的中年屌丝男司机被闫妮饰演的富婆倒追。在戏外,一年狂接六部戏的张嘉译多年来都被误传娶了身价二十四亿的女富婆,只是因为太太与某富豪前妻同名,对此“老干部”只能无奈地歪着脖子摇摇头。

不过电视剧都是真的,除了人名。现实中真的有女富豪嫁给司机的故事发生。

说起陈小英,人们首先想到的不是作为申通快递创始人的她,以100亿元财富位列《2020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第60位。

而是那段看似脱口秀爆梗的真实描述:她的哥哥是申通快递的董事长,她的现任丈夫是天天快递的董事长,她离世丈夫的弟弟是韵达快递的董事长,她哥哥的同学是圆通快递的创始人。

1976年,陈小英出生在浙江桐庐一个农村家庭,和大多数浙西的穷苦孩子一样,幼年丧父的陈小英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去了杭州一家印染厂做工人。在那里,十六岁的陈小英认识了聂腾飞——这是她的第一任丈夫。

聂腾飞和陈小英

闲暇的时候,小俩口会和陈小英的哥哥陈德军还有其他的相熟工友聊天,一次一个叫詹际盛的工友聊起自己的弟弟在上海帮外贸公司报海关单,一单就能赚100多块钱。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江浙一带的出口外贸方兴未艾,不少浙江外贸公司的报关单需要送到上海,一方面货物的报关单必须在出厂第二天就送达上海海关,另外一方面准确的出口数据往往要到发运前的最后一刻才能确定,而当时从杭州送文件到上海,用邮政快递最快也得三天——有了痛点就有了蓝海。

夫妻俩算了一笔账,一个人每天凌晨坐火车从杭州去上海,另一个人在火车站拿到快件之后送往市区,一单按100元的收费来计算,扣除来回车费,最少能赚70元。

西湖边聊得热火朝天的几个人,绝对没有想到十多年后他们会成为中国快递业的半壁江山,而那家决定他们生死的阿里巴巴在六年后才在西湖的另一边成立。

四个人从印染厂辞职,东拼西凑在杭州租下了一个破旧的小门市,创办了盛彤实业有限公司——这便是申通快递的前身。很快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也来帮忙,他们五个人踏遍了江浙沪的每一块青石板,也翻烂了无数张地图,这家开在杭州湖墅南路沈塘桥的快递公司,在一次次公路上的东躲西藏和推销电话里的破口大骂声中不断壮大。

尽管1994年合伙创始人詹际盛和弟弟詹际炜一起出走,创立了另一家快递公司:天天快递,到了1998年,总资产已经超过一亿元的申通快递还是成为了江浙沪快递业的领头羊。

如果没有那次车祸,聂腾飞也许会代替顺丰王卫成为快递业的首富,但是在1998年独自去宁波送件路上的那次车祸,让聂腾飞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25岁。

聂腾飞的去世让陈小英成了未亡人,也让自己创立的申通快递开始了“开枝散叶”般的分崩离析:1999年聂腾飞的弟弟聂腾云离开了申通另起炉灶,创办了韵达快递;2000年申通财务高管张小娟和丈夫喻渭蛟创立了圆通快递;2002年申通分公司经理赖梅松成立了中通快递。之后的十多年,这些申通的旧臣们连同老东家一起把江浙沪定义成了“包邮区”。

聂腾飞的遗孀陈小英在兄长陈德军的帮助下全盘接手了申通,并且通过首创的总分两级加盟模式稳住了阵脚。凭借着电商的井喷发展和低价战略,申通占据了40%的市场份额,2012年销售额已经稳超50亿的申通快递用1.6亿收购了詹际盛创立的天天快递,代表申通出任天天快递CEO的便是陈小英的第二任丈夫奚春阳。

陈小英的第二任丈夫奚春阳

如今公开资料上显示奚春阳是申通的合伙创始人之一,但是刚进入申通的时候,奚春阳只是陈小英第一任丈夫聂腾飞的司机。尽管被描述为“史上最强司机”,奚春阳的能力却有目共睹,操盘天天快递五年后,他把后者卖给了苏宁,给太太赚了24个亿。

2019年陈小英把申通的46%的股份卖给了阿里巴巴,套现146亿离开了自己付出二十六年岁月的申通快递,转身在许仙和白素贞共伞碎步的断桥边研发起了新型雨伞。而丈夫奚春阳个人投资开办了大蜂控股,玩起了金融投资。

只是可惜了开路人聂腾飞,在某度百科的介绍里连个头像都没有。

再过几个月,2013年因为伪造遗嘱罪被判入狱12年的一代鸭王陈振聪就要出狱了。说起陈振聪,粤港澳地区之外的人知道他的不多,不过说起扎着标志性的两个小辫子、身着迷你短裙的小甜甜龚如心,她的故事可是长到一个充电宝都装不下。

父亲死于太平轮船难的龚如心是真正的上海名媛,在会计师楼因为打错英文单词被老板训斥后,她选择回家嫁给青梅竹马的华懋公司富二代王德辉。

婚后不久,夫妻俩联手创办了“华懋置业”,几十年时间把一家从事漂染及西药进口业务的公司变成了一家知名的房地产集团,旗下的如心海景酒店更是成了拼单名媛的打卡胜地。

龚如心

但是夫妻俩前半生的低调行事并没有换来好运,1983年丈夫王德辉第一次被绑架,1100万美元的赎金让王德辉重见天日,也让这对富豪夫妻一夜成名——“原来他们这么有钱”。

七年后的一天,王德辉在跑马地马会打完壁球驾车回家途中再次被绑架,两天后龚如心接到了绑匪要求6000万美元赎金的勒索电话,在先将3000万美元存入了指定的银行户头后,丈夫王德辉从此再无音讯。

尽管被捕的劫匪供述王德辉已经被抛进了公海,龚如心却不愿意相信丈夫已经去世,一直在发布寻人启事。笃信风水的龚如心想通过风水大师来寻找丈夫的踪迹,这时候日后被香港媒体称作“陈皮鸭”的陈振聪出现了。

陈振聪算是出生在书香门第,父亲是中学老师,中学毕业后他便在香港打各种零工维持生计,他在南华会当过酒保,也在美心餐厅做过服务员,当时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很有前瞻性的英文名:Tony。

在香港这个充满一夜暴富的弹丸之地,富豪们都相信风水能够给自己的事业带来远在星辰之外的运气,因此陈振聪在尖沙咀开了一个风水教授班,在这里他结识了议员梁锦濠,正是后者把那个“王德辉没死,他流落在一个荒岛”的口信带给了龚如心。

二十年后陈振聪在狱中写的名为《聪心说》的自传揭露了两人第一次相见时的场景。没有罗盘,没有故弄玄虚,第一次见面,32岁的陈振聪在55岁的龚如心面前秀出的是自己的按摩绝技,他用独特手法的穴位按摩缓解了小甜甜长久以来的头痛。离开龚如心浅水湾的豪宅时,陈振聪的口袋里多了一张5.3万港币的支票——那是他在这里赚的第一笔风水咨询费。

相见恨晚的二人一天要通二十多次电话,很快便越过了“道德的边界”,从暧昧发展到了情人。时差半夜“出诊”,让陈振聪的新婚太太起了疑心,在龚如心给了陈振聪一亿多港币“改善生活”后,善解人意的妻子开始全力支持丈夫对于孤寡老人的关心。

从此陈振聪为了龚如心的事业殚精竭虑保驾护航,晚上用一双巧手拂去小甜甜的疲惫,白天满香港打洞——据说陈振聪的绝招便是打风水洞。不知是因为小甜甜出众的商业才能,还是陈振聪真的有神来之笔,到了2007年,华懋的市值已经由王德辉失踪时约100亿港元扩大到约400亿港元,龚如心也如愿地坐上了香港女首富的位置。

一个月生活开销不超过3000港币的龚如心也让陈振聪成为了身价几十亿的富豪。龚如心与公公的争产案一触即发时,陈振聪一直在旁出谋献策,2006年10月龚如心支付6.88亿,让陈振聪在华懋广场挖了两个洞扭转乾坤,最后真的打赢了争产案,而这已经是龚如心付出的第三笔6.88亿“打洞费”了。

从1993年第一笔按摩费,到2007年龚如心去世,十五年的时间里陈振聪在龚如心身上赚了三十多个亿,据说龚如心临终前几天,还将4.7亿的巨款汇入了陈振聪旗下的一家公司。

这不是史上最赚钱的风水师,这分明是一台风力发电机。

其实1992年至2007年这15个年头里,一直没有其他人知道他们之间是否发生过亲密关系,就连陈振聪的妻子也当众表示自己丈夫赚那么多,完全是凭手艺吃饭,站着把钱赚了。龚如心本人在去世前也没有说过她与陈振聪的恋情,和别人提及陈振聪时,只是说他是一名风水师和自己的私人医生。

这么多细节公布与众都是从龚如心病逝开始,2007年4月,小甜甜在打赢和公公的争产官司不到一年后便去世,留下了400亿港元财产。同年10月陈振聪出现在媒体前,称持有龚如心2006年签署的一份遗嘱,是遗产的“唯一继承人”。

陈振聪与华懋基金会对簿公堂,为了证明自己拿出来的那份遗嘱的真实性,他在法庭上详尽地描述了两人的认识过程,公开了私密情事的细节,从几段视频到两人的私物,连没有下限的八卦周刊都骂陈振聪没有下限。

陈振聪在法庭上疾呼:“爱上一个大自己23岁的人有罪吗?相爱是没有年龄界限的!”忍无可忍的的法官直接叫他闭嘴。

争产案成为当时香港报纸的头条

这场争产案在香港司法史上首次引入风水专家作证,与医学、笔迹鉴定一起作为辅助证据。最终香港高等法院陪审团裁定,陈振聪伪造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遗嘱和使用虚假文书两项罪名成立,入狱十二年。

2020年3月,福布斯中国发布2020最富有女性榜,富华国际集团董事局主席陈丽华以404亿身价名列第八位。在这群平均年龄55岁的女富豪中,79岁的陈丽华是年龄最大的。

这位出生在颐和园的叶赫那拉氏第八代正黄旗后裔,发家史有若干个版本。有人说她起家的第一桶金是以“货物"的名义低价占有了文革中没收的文物。也有人说陈丽华资本的原始积累来自于在香港的炒房,1982年陈丽华移居香港后在比华利买了12栋别墅,然后高价卖出——也许有钱人的发家史往往就是这样枯燥且乏味。

陈丽华走下她的私人飞机

不过相比她发家史的扑朔迷离,她的商业成就却是妇孺皆知。上世纪90年代初期,陈丽华以港商身份拿到了临近天安门广场的一块地皮,兴建了长安大厦。据说因为毗邻紫禁城,与天安门广场一墙之隔,陈丽华等了四年才拿到相关部门的批文。

项目落成后,她将大厦的6层划出,成立了长安俱乐部。这个位于天安门广场以东500米的俱乐部,地理优势得天独厚。李嘉诚、郑裕彤、郭炳湘均名列长安俱乐部理事会成员,它开创了中国大陆富豪俱乐部的先河,如今是京城四大顶级会所之一。

除了缔造了长安俱乐部、金宝街这样的地标项目,陈丽华最受瞩目的便是她嫁给了“唐僧”迟重瑞。

据说两个人的介绍人是赵丽蓉老师,当时赵丽蓉老师出演了《西游记》中的车迟国王后,身为赵老师闺蜜的陈丽华前来探班,操着唐山话的赵丽蓉老师促成了迟重瑞和陈丽华的第一次见面。据说两人最早的见面地点是中国京剧院,迟重瑞出生在梨园世家,陈丽华又是资深票友,一来二去便熟悉起来了。

但陈丽华比迟重瑞大11岁,又离过婚,有三个孩子,当时她已经47岁。她在《鲁豫有约》中坦承是自己倒追的迟重瑞,“迟先生那么漂亮,很多女孩排队追”。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这么做还是需要勇气的,为此她曾征询过子女的意见,或许换成别人孩子们还会有意见,可那是唐僧呀,就这样陈丽华与迟重瑞在1990年结为伉俪,而迟重瑞在婚后也逐渐在影视圈隐退,这大概就是出道即巅峰吧。

结婚三十年来,他们夫妻二人相敬如宾,两人互称“董事长”和“迟先生”,说话都是以“您”相称,从来没开过玩笑。“跟董事长在一起这么多年,好像我们在一块只呆了十年一样,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唐僧对婚姻的感悟果然充满着禅机。

如今,迟重瑞和自己即将迎来八十大寿的太太一起专注于紫檀木收藏。

在86版西游记的三名扮演唐僧的演员中,迟重瑞是最后“取得西经”的那一位,而现实中陈丽华打败了各路神仙,成了拥有唐僧一生的女儿国国王。

太晚了,今天就写到这吧,董阿姨的直播就要开始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