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正在扼杀我们这个行业!”德国餐厅老板们慌了

来源:道德经 - - 德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春季的第一波疫情之中,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酒店、餐厅酒吧、商铺等营业场所的老板们。先是受到“停摆”令限制不得营业,重新开张之后也是顾客寥寥。几个月以来,他们一直在为生计而战,生意好不容易在夏天迎来了一次回暖,而第二波停摆令眼看却即将到来!

恐慌弥漫在酒店和餐饮业的从业者之中,所有人都在担心第二次停摆会彻底砸掉自己手里的饭碗。来自酒店和餐饮业协会(Dehoga)的Ingrid Hartges表示,“我们行业中恐怕有三分之一的店面无法熬过这个冬天。”Hartges认为,行业中大多数经营场所都已经遵守了所有的卫生防护理念,而那些非法的聚会派对与本行业并无关系。

▲图源:WELT/Thomas Klug

德国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KI)也证实了这一点:据德媒报道,科赫研究所曾于本周一(26日)在联邦政府与各州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发表意见,认为餐饮业并非导致疫情大流行的原因。Hartges因此警告称:“我只能建议所有参与决策的人,要仔细再仔细地研究防疫限制措施。为了使这些措施能被接受,对其进行认真论证是极为重要的。”

面对《图片报》的采访,业主们纷纷表达了自己的担忧:

“默克尔正在扼杀我们的行业”

ThomasFörster,55岁

纽伦堡“BratwurstRöslein”餐厅老板

“我害怕极了!默克尔正在扼杀我们的行业,科赫研究所明明说了餐饮业不是感染源。我们已经花了25000欧元用来买消毒液机、口罩、玻璃面板和特制通风过滤器,但几乎没有客人上门。我不会关门,但我已经不得不解雇10名员工了!”

▲图源:Privat

“明年一月就不再有我们了!”

UteStöhr,51岁

德累斯顿“ZumSchießhaus”餐厅老板

“我们非常担心再次出现全民封锁,我们的员工也担心实施短时工作制,尤其是在圣诞节前。我们能做的都做了:设置了玻璃板、每小时消毒、戴口罩、保持距离、限制客人数量、保证通风。如果我们圣诞节没法做生意,来年一月我们这家店就不在了。”

▲图源:Andreas Weihs

“如果再次停摆,我们可能不得不开除员工”

Sandro Convertino,65岁

汉堡“La Bruschetta”餐厅老板

“250欧元一块隔板,我们买了8块,我们还减少了座位以保持距离。这意味着成本更高了,但销售额仍然很低。如果再停摆一次,我们可能就不得不裁员了。在如今这种情况下,这份工作没什么意思了。我们每天工作将近15个小时,被当作罪犯一样对待。”

▲图源:Martin Brinckmann

“只有国家给予援助,第二次停摆才能实现”

Nico Salku,46岁

慕尼黑“Va Bene”餐厅老板

“我们在春天为了防疫装修花了2000欧元,现在又花了10000欧元买室外辐射加热器、一个大棚和遮阳伞。第二次停摆会成为灾难,只有在政府提供援助的前提下才能实现。我有很多熟客,但当政府要求尽可能减少联系时,有些人会恐慌。”

▲图源:Theo Klein

“我没有多少积蓄了”

Markus Vogt,48岁

科隆“Kwartier”啤酒屋老板

“第二次封锁是荒谬且不现实的,人们还是会继续私下非法聚集。今年,我的销售额已经下降了40%,成本却上升了10%。国家援助的大部分都给了房东,对我几乎没什么帮助。我没有什么储备金了,如果我还得再关门3个月,那完蛋就完蛋吧!”

▲图源:Bild

“我们将再坚持六个月”

Gritt Englert,45岁

莱比锡“Weinstock”餐厅老板

“我已经估计到了,不会晚于圣诞节,肯定会再来一次封锁。在夏季恢复了一点生意之后,我们将被再次清零。我们搭建了非常全面的卫生体系,而且完全没拿到政府援助,因为我们的年销售额超过100万欧元。如果再来一次封锁,我们能再挺6个月。”

▲图源:Alexander Schumann

“我们没有退路了”

Moritz Ludorf,29岁

明斯特“Kleiner Kiepenkerl”餐厅老板

“过去几个月里,我们投入了大量时间和最后的储备金,以使我们的餐厅成为一个安全的地方。现在我们没有退路了,因为下一次停摆已经临近。很多时候我们已经看不懂政治了,我们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不是问题!”

▲图源:Michael Engelberg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