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今年的供应商大会,透露了旅游业的重大拐点

来源:界面新闻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每年的供应商大会,携程都会分享自己的未来战略,前两年都是以五年为期,目标直指全球化,今年常提到的词则是“未来一两年”。

未来一两年对旅游业来说,仍是一个巨大的变数。

就在携程周年庆当天(10月28日),法国和德国因为疫情反扑,宣布全境“封城”,旅游需求再次阻断。

另一边,中国两大互联网公司携程和京东合办的14个小时超长直播,累计创造了3.8亿元旅行产品交易额。

作为国内最大OTA,携程所公布的旅游销售数字,也比以往多了一重含义,那就是人们对旅游出行的安心程度。携程CEO孙洁表示,今年二季度,携程的经营损失缩减了91%;至十一黄金周期间,国内的酒店间夜量、机票预订量、火车票汽车票预订量,都恢复到了去年同期水平。

借用携程集团副总裁、机票事业群COO谭煜东在发布会上说的话,“中国的黑天鹅已经飞走了,但灰犀牛还在欧美大地上游荡。”

在这一国际大背景下,携程获得了一个比国际竞争对手更有力的时间窗口。

以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为例,携程营收的同比降幅,比Booking.com和Expedia少大约20个百分点。就在上周,Expedia不得不再次宣布对旗下企业进行新一轮裁员。而Booking Holding从年初至今股价已经下跌了约15%,其首席执行官Glenn Fogel在10月份公开出面,敦促政府向航空业提供帮助,因为他知道一旦疫情稳定,人们就会恢复旅行,但如果航空业因疫情遭受重创,将会影响整个旅游业的恢复速度。

从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最新数据来看,今年美国航空客运量大约只在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

图片来源:TSA官网

另一方面,对于携程来说,国际业务曾在去年被其作为驱动集团新增长的巨大引擎,现在则几乎归零,相当于损失了35%以上的收入。这艘巨轮需要尽快调转方向避开浅滩,寻找深海。

在29日的携程年度供应商大会上,携程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CEO孙洁和各业务板块的高管,向供应商呈现了“拐弯”期的明确战略方向。

国际业务暂缓,深耕“本国游”

“国际旅游还需等待,疫情终究会过去,但国内旅游就是不一样的一条曲线了。”梁建章在供应商大会上说。

今年2月,国内旅游出行市场达到最低点。3月,携程开始做直播带货,业务量仍仅为去年同期的10%,到8月份恢复到40%,现在已恢复到八成。

携程现阶段的策略是,一方面深耕国内,另一方面保留国际化的多语言、多币种入口,等待未来再度开放跨境出行。

“我觉得这一两年的空缺,反而是国内旅游发展非常好的机遇,”梁建章表示,“如果我们做好了,我们的产品确实走到世界前列,疫情过去以后,我们国内的产品一定会受到全世界的亲睐,所以未来会有更多外国客人到中国来玩儿。”

国际化也不是零进展。“虽然现在没有中国人出境、外国人入境,但有些国家的国内游也在恢复。”梁建章在媒体采访中说。

去年携程大举推进国际化战略,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及一些欧洲国家已有部分业务落地。今年熬过疫情防控最艰难的阶段后,携程在日本、新加坡等国的当地市场份额反而有所提升。“日本的预售直播取得了较好的成绩,(携程)在日本的表现好于在日其他竞争对手。”梁建章介绍。

携程CEO孙洁也表示,在韩国,集团旗下业务济州岛和首尔之间的机票量上升很快。德国疫情控制较好时,机票量也在上升。

梁建章称,携程全球化战略的侧重点有所变化:“中国是我们大本营,平台建设在中国进行,中国要做到全球最好,然后复制到全球。但复制过程可能会减慢一些。”

把大本营业务做到最好的方法,一是带动旅游业产品和服务升级,二是挖掘内容,启发人们旅行消费,完善内容到交易的路径。前者需要供应商、平台甚至全行业共同努力,而后者在今年被携程提到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

促进国内旅游产品及服务升级

梁建章向携程的供应商们归纳了今年旅游市场上的消费新趋势:

部分商务旅行被远程会议替代,休闲旅游占据更大份额,而出境游客群的消费力转移到国内,人们注重休闲体验、高端产品、小团化出行;高端客群有闲有钱去发掘深度路线,因此小而美的精品线路、主题化的产品受到更多青睐;深度体验下,更多人愿意在一个景区一家酒店停留数天,因此需要景区和住宿的吃喝玩乐深度结合;不再赶场看景点,人们在旅游的夜晚有更多精力去体验和消费,夜间的深度游,也是花掉用户口袋里钱的重要手段。

携程集团执行副总裁、旅游事业群CEO杨涛提供了一组数据作为佐证。国庆长假期间,携程定制平台国内需求单同比增长75%,高端定制需求出现爆发增长,增速达到300%;国庆租车量同比增长50%;报名私家团的游客量同比增长达100%,预计小团化、私密性的“私家团”将成为2021年国内旅游“新常态”。

“私人订制已经从小众变成大众;国内高端定制成为新蓝海;同时,越野自驾、旅拍、徒步登山,从兴趣爱好出发的主题游时代到来。”杨涛总结道。

携程打算对主题游产品进行孵化,对滑雪、旅拍、游艇、潜水、直升机、滑翔伞等品类,设立“品类经理”,找登山专家、滑雪专家、潜水专家等参与产品设计,让更多“小而美”的产品面向大市场。

以传统跟团游为主要业务的旅行社企业今年将面临大震荡。“传统跟团游并没有消失,但发生了很大变化,进化得更精致了。”杨涛表示,“如果大家还是抱有原来传统的思维方式,就可能抓不住这两年的机会。”

“对于大部分旅行社来说,转型可能是最佳策略。”梁建章在会后采访中补充到。

同时,携程希望借助内容平台建设,让更多用户了解这些“小而美”的玩法,并进而转化为交易。

从交易为主,到内容+交易

2020年,国内短视频市场规模达1302.4亿元,同比增长178.8%。短视频以人均单日110分钟的使用时长超越即时通讯,短视频平台也随之成为旅游出行决策的入口。

从去年至今,抖音的企业经营范围加入了旅游信息咨询,小红书也开发了旅行频道。易观分析显示,2020年8月,在线旅游App按用户使用深度排序,依次是携程、飞猪、去哪儿、小红书;在活跃人数维度上,携程和小红书不相上下。

过去数年,携程曾屡次尝试UGC内容运营,但这些尝试始终难以在该交易平台上找到足够的存在感,人们来携程还是习惯于搜索产品、比价下单,而非寻找旅行灵感。疫情却给旅游平台带来了试水内容的机会。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旅游直播。“以前做直播无法产生商业价值,今年携程做直播,是因为疫情给酒店业带来巨大危机,而刺激复苏、帮助酒店的最好方式,就是直播预售。”孙波在采访中说。

携程集团高级副总裁、大住宿事业群CEO陈瑞亮表示,今年直播带来的酒店订单累计超400万间夜。梁建章亲自做主播,以各种Cosplay形象出镜的“携程Boss直播”一度登上微博热搜,疫情爆发至今已累计24亿元交易额。

孙波认为,携程做直播的优势在于其强大的采货和带货能力,可以直接绑定交易,不需要页面跳转,备货也不是问题。即便不确定出行日期,消费者也可以先囤下酒店,锁定该产品。

CEO孙洁表示,携程的直播内容追求触达率,因为需要新的分发渠道,和所有互联网巨头都有合作,比如小红书、抖音、京东。

直播的形式也会改变。除了梁建章的BOSS直播,携程计划推出一个官方直播频道,参与者可以是KOL,甚至景点、酒店、旅游局等,都可以自己做直播,携程网站和App也会配合改版。

“合作伙伴可以在携程运营一个自己主导的旅游内容号,我们提供内容工具和产品的系统对接。”孙波表示。这一思路似乎借鉴了飞猪旗舰店的模式,商家自主运营自己的流量和粉丝群。

内容商业化将成为携程下一阶段的重要增长策略,三大内容生产板块分别为旅拍、直播平台和IP内容栏目。

梁建章多次在大会上表示,“现在是国内旅游的最好时间。”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