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分手后杀害19岁学生,大学老师庭审时拒不认罪

来源:新京报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谢芳回忆,直到2019年6月29日晚间,涵涵遭到郭某牛殴打,后趁其不备逃出门,向邻居求助并报警。他们连夜赶到芜湖,处理到次日凌晨。当时,涵涵和郭某牛签署了民事调解书,承诺不再见面。

“妈妈,你来接我吧。” 谢芳接到女儿的电话,还没来得及回复,对方就已挂断。

这是谢芳和女儿的最后一通电话。

去年9月19日,19岁的安徽工程学院大二学生涵涵,在学校附近被杀。案发就在电话后的10多分钟里,嫌疑人则是现年35岁的该校老师郭某牛。

案发前,两人有过短暂的情侣关系。涵涵曾遭遇郭某牛殴打,她报警并提出了分手。此后,郭某牛想与涵涵复合未果。

10月30日,案件在安徽芜湖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郭某牛被控故意杀人罪。

涵涵一方的代理律师表示,庭审持续3个半小时,郭某牛没有认罪。“他不承认故意杀人,只说自己最多是伤害了(涵涵),也没有悔过的意思。”案件当庭未宣判。

“杀人偿命,希望判他(郭某牛)死刑、立即执行。”谢芳说,这是家人一直以来的诉求。

▲被害人涵涵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大学老师被控杀害女学生

10月30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35岁的郭某牛在芜湖中院受审。

起诉书显示,被害人涵涵系安徽工程大学2018级学生,郭某牛则是该校教师,博士研究生学历。2019年上半年,他担任涵涵的马克思主义原理课程老师。

去年4月,涵涵和郭某牛成为情侣。但双方因感情不和,在恋爱两个多月后便已分手。此后,郭某牛希望与涵涵复合未果。

关于案发过程,起诉书中提及,去年9月19日15时35分,郭某牛携带一把匕首在校园内等待涵涵下课,并尾随其至学校小北门外。涵涵欲坐出租车离开,见郭某牛追来,便向马路对面跑去。郭某牛追至马路中间,持匕首向涵涵颈部、胸腹部等部位连刺数十刀。

案发后,警方接到报警到达案发现场,将自杀未遂的郭某牛控制,涵涵送医抢救无效死亡。

经鉴定,涵涵系被他人持锐器刺戳全身多处,致左颈总静脉破裂,肺、肝、肾等多脏器破裂引起大出血死亡。

被害人代理律师樊颙在代理意见中提到,郭某牛已于2012年结婚,在追求涵涵时刻意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郭某牛的聊天记录显示,分手后,他仍然窥视着涵涵的资金和消费隐私。案发前,郭某牛购买刀具并藏匿于家中,这把刀属野外求生刀。

检方认为,郭某牛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当庭否认故意杀人

30日下午,涵涵的代理律师樊颙告诉新京报记者,庭审过程持续三个半小时。

樊颙透露,今日庭审的合议庭由7位审判人员组成,而不是平常的3人,可以看出法院对此案的重视。涵涵父母都有出庭,但郭某牛一方无家属到场。

“庭审过程蛮激烈的,因为被告人做了否认指控的辩解,他拒不承认故意杀人,只说自己最多是伤害了(涵涵),也没有悔过的意思。”樊颙说。

据樊颙介绍,郭某牛在法庭上供述称,伤害涵涵的那把刀本是用来自杀的,“他说(案发)当时,自己冲向涵涵是要自杀给她看。”其辩护人提出,郭某牛或涉嫌故意伤害罪,但郭某牛患有精神疾病,不应承担刑事责任。

庭审中,郭某牛也声称自己是精神病患者。谢芳提到,郭某牛受审过程中,有时说话声音很小,且含糊其辞,但一到牵扯到自己权益的问题,便立即大声回话。

此前,郭某牛曾要求进行精神鉴定。2019年12月27日,公安机关告知司法精神病鉴定结果为“无精神病,案发时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但郭某牛拒绝接受,要求重新鉴定。

涵涵的母亲谢芳告诉新京报记者,由于自己心脏不太好,且情绪激动,当天庭审尚未结束时,她就提前离开了现场。

案件当庭未宣判。10月30日,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在其官网上发布消息称,由于该案案情重大,将择期宣判。

▲郭某牛聊天记录显示,分手后他依然在登陆涵涵的淘宝账号查看消费记录。

死者母亲每日靠药物助眠

涵涵是家中独生女。

自从女儿遇害后,谢芳觉得,家中情况变得非常糟糕,“她父亲一直没办法上班,情绪很差,我每天都很难入睡,需要依靠药物助眠,短短一年时间,头发白了大半。”

对于涵涵和郭某牛短暂的恋情,谢芳和丈夫原先并不知晓。

谢芳回忆,直到2019年6月29日晚间,涵涵遭到郭某牛殴打,后趁其不备逃出门,向邻居求助并报警。他们连夜赶到芜湖,处理到次日凌晨。当时,涵涵和郭某牛签署了民事调解书,承诺不再见面。

2019年9月,新学期开学,谢芳特意请假来到安徽工程大学,在学校附近住了一周多,想陪陪女儿,也是担心郭某牛再当面纠缠她。

“当时郭也没有继续骚扰她,我以为没事就回家了,但是女儿一直跟所有人说我还住在那边。”谢芳没想到,这已经是她和女儿的永别。

2019年9月19日16时许,案发前十来分钟,谢芳接到了涵涵打来的电话,“妈妈,你来接我吧。”她还没来得及回复,涵涵就挂了电话。“我知道一定是郭某牛又来骚扰,女儿为了吓走他,才打了这个电话。”

这是谢芳与女儿最后一次通话。

“杀人偿命,希望判他(郭某牛)死刑、立即执行。”谢芳说,这是家人一直以来的诉求,他们不接受调解。等案件结束以后,家属想以女儿的名义做一些事,希望对社会做出点贡献。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