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基民盟党代会推迟至明年 默茨强烈反对推迟决定

来源:欧洲时报 - - 德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原定于12月4日进行的德国基民盟党代会因为疫情形势严峻,已经决定推迟。这个决定也意味着——关于新一任基民盟党主席人选花落谁家的猜测,要持续更长一段时间了。

基民盟秘书长保尔·齐耶米亚克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形势非常严峻,新冠病毒又回来了。”对基民盟高层来说,在决定新任党主席和确保疫情下安全之间,两者优先级孰高孰低实难抉择。

基民盟可能会在12月14日,或者2021年1月15、16日的高层会议上重新决定党代会的召开日期。齐耶米亚克透露,目前党内倾向于明年3月举办线下大会。“大家都认为,一场线下进行的党代会是最佳的方案。”如果届时疫情仍然不允许,则只能转为线上会议,让党代会代表们通过邮寄选票信件,最终决定党主席人选。推迟党代会的决定,也意味着现任党主席克兰普-卡伦鲍尔将留任到2021年。明年秋天已经是新一届的德国议会大选,而新任党主席极大概率就是党的总理候选人。也就是说,3月份之后,留给新主席筹备竞选只有半年不到的时间。

目前竞选基民盟党主席的三个人分别是北威州州长拉舍特、前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默茨和外交委员会主席罗特根。

拉舍特在25日晚的电视节目访谈中已经表示:“在我们不断鼓励大家不参加活动、不离开家门的这个时候,举办一场千人规模的线下党代会是没有道理的。”

罗特根称,推迟党代会的决定是“苦涩的”,但他个人欢迎这个明智的决定。“基民盟董事会的决议,展示了党在疫情期间的责任以及对2021大选之年的应对能力。在疫情严峻形势下,德国期待基民盟成为艰难时期里的稳定因素。因此我们需要对明年大选有共识,拿出针对大选的可靠计划。”

图为柏林国会大厦。(图片来源:中新社)

不同于拉舍特和罗特根对推迟决定的支持,另一名候选人持有不同的观点,在近日成为争议中心。默茨继续坚持要在今年底之前解决党新领导人的问题。他对路透社说:“党代会的推迟危害了基民盟的根基。我很遗憾,主席团没有采纳我提交的折衷方案,在与新冠病毒同在的日子里,进行线上党代会,至少能进行新主席的选举。”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默茨进行了多次竞选相关的活动,一直在推动党代会和选举于12月4日如期进行。基民盟党内已经有猜测的声音,认为默茨的催促,是因为目前的民意调查中,他明显领先于另两位候选人拉舍特和罗特根。

评论:推迟带来的糟糕结局与默茨的短视《南德意志报》发表评论称,由于疫情的关系,基民盟党代会的取消在政治上是不可避免的,但基民盟没有拿出解决方案,却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而默茨的不当言论进一步对执政联盟造成了损害。

文章表示,一年前默茨表示,联邦政府的形象已经“非常糟糕”,按照默茨的标准,他周一的反应也是如此。他对媒体说:“党内有人希望阻止我成为基民盟的主席,因此他们想要推迟原定于12月初举行的党代会选举,并称这有违基民盟的根基。”

克兰普-卡伦鲍尔在8月份时曾警告,担心党主席之争可能演变成一场“残酷的竞争”。此番言论在当时听起来还有些疯狂,但如今看来恐怕她的担忧要成真了。对于现任党主席来说,通过内部的协调找到唯一候选人,远比几个候选人公开竞争的方式更稳妥。默茨口中所谓“损害了联盟的根基”,一个以“民主”为基本价值观的政党,选举应该是机遇而非危机,基民盟应该以透明公平的竞争为荣,而非阻拦竞争。但疫情让局势变得异常复杂了。

当默茨说,基民盟党代会跟一般民众的聚会不一样,不是因危机可以轻易取消的活动。这么说也有道理,党代会就是实践民主的重要根基,让代表们在一场公开面对面的会议上选举出党的领导人,本就是正确的。但疫情之下,基民盟如今取消党代会,也是无比正确的决定。如果基民盟在这种时候召开千人规模的会议,就是对联邦政府一直以来的呼吁和主张背道而驰。作为人口最多的联邦州州长,拉舍特在这个时候第一要务仍是想方设法保证民众的健康和安全,而不是分心在与默茨和罗特根的选战之中。

但基民盟决定取消党代会,却没有给出替代方案,无论是党代会的时间还是形式,下一步该如何走,一切问题都是未知,无疑“呈现了基民盟目前的内部撕裂状态”。

对于几位候选人来说,党代会推迟的影响,其实也是未知的。默茨确实在目前的民调中排名靠前,但拉舍特就一定能在未来几周内通过领导北威州抗击疫情的成绩而扳回更多选票吗?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另外一个潜在的总理候选人——索德尔。

推迟党代会而多出来的时间,对拉舍特、罗特根来说是不是利好还很难说,甚至有可能因为抗疫不利而“减分”。因此,默茨的言论,既损害了基民盟的形象,也暴露了他自己的“短视”。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