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北威州长不戴口罩被抓包;德国各界集体反对第二波封锁,各大医院却表示,重症病床告急,封锁得甚至有点晚了

来源: - - 德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德国24小时内的感染病例数也达到了18681,嗯,估计明天就是19200了,默克尔诚不欺我。

到处几乎都是高危地区,根据罗伯特·科赫实验室数据,整个德国目前7天每十万居民的新增感染数首次超过100。

北威州州长阿明·拉舍特在周三晚上深情呼吁,愁得额头上的皱纹都多挤出来几条:“如果我们不能共同接受并遵守规则,我们会面临更加紧急的状态。”

拉舍特强调:“只有一个规则无处不在,保持距离,戴上口罩。”

不过,仅仅距离他激情演讲后的一个小时,就有路人在科隆飞往柏林的航班上逮住了拉舍特并未好好地戴上口罩。

在曝光的照片上,拉舍特的口罩松散地挂在耳朵上,愉快的和发言人谈论着周四的日程,高兴地像个200斤的孩子。

根据拍下照片的目击者的供词,拉舍特只在起飞和着陆前正确佩戴了口罩,其余大部分时候都没有。

目击者愤怒表示:“那些自己都不遵守规则的人,怎么能期望其他人遵守这些规则呢?特别拉舍特还是政策的制定者之一。”

在被抓了个现行之后,北威州州长办公室反驳道:“州长全程都带着口罩,只是在进食时才短暂地摘下了口罩。”

然而,拍下照片的目击者表示:“拉舍特先生没在飞机上(商务舱,第三排)吃任何东西,空姐好像是因为某种误会把他遗漏了,等到拉舍特最后起身询问时,飞机已经开始下降了。”

拉舍特周四再一次解释道,空姐有给他发零食。

聪明的小伙伴们,你们认为拉舍特有没有认真戴好口罩呢?

放过拉舍特不说,联邦政府内对第二波封锁持全盘反对的态度的政客也不在少数,各大德媒对二次封锁的批评更是铺天盖地,俨然封锁罪大恶极。

FDP一定是其中最大反对党了,主席林德纳在昨晚再次问询联邦议院,如果圣诞过后感染数量再次增加,要采取什么措施呢?是第三波封锁?还是第四波?

林德纳要求采取真正有效的防护措施,而不是螺旋上升的一波又一波封锁。

一部分人也认为,一旦取消11月份的限制,感染的数量还是会继续上升。如果联邦政府顽固地坚持封锁战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德国不会经历第三次,第四次乃至第五次封锁。

把眼光从政界放开, 德国医学界也对第二波封锁持否定态度。从众多医学教授,病毒学家的联名文件来看:

联名的一部分病毒学家

他们认为,德国要放弃“家长作风”,应该劝导民主配合防疫,因为德国防疫不是短跑,而是一场马拉松。

医学教授们提出的建议是像瑞典一样,集中精力保护那些最容易受到病毒感染,最容易发生重症的老年高危人群,而对于其他低风险人群则不需要限制自由。

但由于瑞典截止今天的人均死亡病例比德国高,总理府拒绝了医学教授们的建议。

既然医学界的专家们都这样建议,政治家们又是极力反对封锁,是不是德国的疫情现状并没有那么紧急呢?来自医院的声音,却是截然相反。

在柏林今天上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三家德国主要诊所负责人,和德国重症监护及急诊医学协会(DIVI)主席报告了由于感染数量的增加,医院人手的紧缺。

DIVI主席杨森斯(Uwe Janssens)表示:“我们有些担心下个星期,如果目前的感染情况继续保持线性增长,且感染的大部分是年轻人,那么情况就还在掌控之中。

可是一旦如果感染情况进一步上升,且老年人也开始感染的话,我们就将超负荷运转。”

另一方面无论是杨森斯,汉堡埃彭多夫医学中心重症监护中心主任Stefan Kluge、柏林夏里蒂医院重症中心主任Norbert Suttorp,还是慕尼黑施瓦宾诊所传染病学主任Clemens Wendtner,都表示由于没有护理人员,多达30%的重症监护病床都无法使用,而且政府需要对医院进行经济补助。

教授Stefan Kluge警告说,DIVI重症监护病房虽然还有许多闲置的重症监护病床,但并非所有病床都能配备相应的护理人员。因此,DIVI主席杨森斯表示二次封锁的决议是“重要而正确的” 。

“柏林医院的密集入住率已经强劲增长。我们一直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增长,现在住院情况真的在快速发展。”柏林Charité大学的医学诊所主任Norbert Suttorp表示。

“昨天的封锁决议是正确和重要的,我甚至认为已经有些晚了。”慕尼黑施瓦宾诊所传染病负责人克莱门斯·温特纳(Clemens Wendtner)教授说:“如果现在不紧急刹车,医疗系统几周内就将瘫痪。”

没有什么比一线医疗人员的感受更直接,那些专家和政客什么的,还是多去医院看看吧。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