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政府换届细看华盛顿“旋转门”现象

来源:环球时报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近来陆续公布未来团队人选名单,外界看到其中有大批奥巴马时代的人马。在美国整体上处于相对混乱局势的情况下,这些经验丰富人士的回归让很多人感到心安,但也有人注意到,美国“第四权力中心”——政治游说业可能又“杀”了回来。不少熟悉的面孔与游说团体关系密切,一家咨询类企业甚至被称为“等候入阁的公司”。四年前,特朗普曾誓言“抽干沼泽”,他搅动了华盛顿,但他却组建了美国历史上“最富有的内阁”。这些都直指美国的一个典型政治生态——“旋转门”,即公职人员在政府机构与私营组织之间来回任职的现象。记者通过梳理拜登和特朗普团队一些主要人员的背景和去向,从而一窥华盛顿“沼泽”复杂的利益关系网。

从“等候入阁的公司”说起

“正如我们机构名字所暗示的那样,我们对‘旋转门’式招聘感到担忧,而布莱恩·迪斯与黑石集团的关系,使得联邦政府不太可能控制黑石。”美国非营利组织“旋转门项目”创始人杰夫·豪泽近日这样表示。

这里的布莱恩·迪斯是奥巴马时期的白宫高级顾问,奥巴马任期结束后,迪斯在全球私募巨头黑石集团担任高管。据美媒报道,美国当选总统拜登计划提名他担任极为关键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一职。但一些进步团体警告说,鉴于迪斯目前在金融业的工作,不要聘用他担任白宫职位。

随着拜登陆续公布其新班底人选,名单上一些人的背景引来舆论特别关注。拜登公布第一波内阁人选后,一家名为WestExec的战略咨询公司迅速成为多家美国媒体的调查报道对象,原因是目前拜登已任命或据说将任命的内阁人员,有不少人就是来自WestExec,特别是被提名为国务卿的布林肯和国防部长热门人选米歇尔·弗卢努瓦,以致有媒体称其为“等候入阁的公司”。

据美国防务新闻网报道,弗卢努瓦的角色曾在政府和智库间数次转换。2009年奥巴马就任总统后,弗卢努瓦重返政坛被任命为负责国防政策的副部长,2012年离开政坛再次担任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的首席执行官,同时与布林肯一道创办WestExec。美国《政治》杂志称,新美国安全中心严重依赖美国军工企业资助,2014年至2019年从美国政府和军工企业获得894.6万美元资助,仅次于兰德公司。《外交政策》称,WestExec据报曾为军工企业提供过咨询服务,因此有外交界人士担心弗卢努瓦主管五角大楼会受到有关利益团体影响。

有报道说,奥巴马政府时期的国土安全部长杰赫·约翰逊,也是国防部长的有力竞争者。约翰逊是美国军工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董事会成员,这方面引起的争议一点不比弗卢努瓦少。

拜登不久前还任命民主党高级官员罗恩·克莱因为白宫办公厅主任。据美国市场观察网报道,2011年59岁的克莱因在担任时任副总统拜登的办公厅主任两年后,辞职加入由美国在线(AOL)前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史蒂夫·凯斯创建的一家风投公司Revolution Capital。凯斯日前发表声明说:“在把Revolution Capital打造成一家大型风险投资公司的过程中,克莱因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对他决定再次回到公共服务岗位表示赞赏。”

美国市场观察网称,克莱因将率一批科技界名人加入拜登团队。拜登的过渡团队有20多名科技公司高管,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前奥巴马政府官员,后来加入了科技公司成为公共政策专家。其中包括:谷歌和推特的前高管黄安娜,有可能领导科技政策办公室;亚马逊网络服务企业策略师马克·施瓦茨将担任管理和预算办公室顾问;领英北美公共政策主管妮可·艾萨克有可能进入美国财政部;优步技术公司信任和安全官员马特·奥尔森,正在为美国情报界提供咨询;戴尔技术公司首席技术官安·邓金将担任美国环境保护署顾问。

正如前面所提及的,未来拜登政府的不少高官人选引发争议。像弗卢努瓦因其与国防承包商和战略咨询公司的关系而受到进步主义者和左翼激进主义者的批评,其他如布林肯等人在政界和“战略咨询界”转换身份。美国广播公司称,根据对联邦游说记录的分析,拜登500人过渡团队中,包括至少40名现任和前任注册说客。他们中的一些人是各种工会、环保组织或其他非营利组织的代表,另外一些人则代表公司和商业利益,比如制药公司或能源集团。“旋转门项目”负责人豪泽呼吁拜登避免同时招募游说者和“影子游说者”。

特朗普下属们的“下一站”

换届在即,一方进入,一方退出。尽管特朗普依旧不承认败选,但交接已经开始,他身边的人不得不开始考虑“下一站”。

有消息称,在白宫扮演重要角色的特朗普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可能移居新泽西州贝德敏斯特市,那里有特朗普名下的国家高尔夫俱乐部。库什纳可能进入房地产界发展,而伊万卡也许会重启她在2018年避嫌关掉的“伊万卡”时装品牌,或为日后从政做准备。《纽约时报》称,虽然伊万卡和库什纳一直是纽约上流社会的人物,但纽约对他们似乎并不友好。

从11月3日至今,特朗普炒掉了数名团队中人,比如国防部长埃斯珀、美国全球变化研究计划执行董事库珀伯格。其中,埃斯珀在美国军工利益集团和保守派中人缘向来不错,有消息称他可能重返曾任职过的“传统基金会”,也可能接受雷神公司聘任;库珀伯格本来就是聘任的专家,将回归梅森大学仍为他保留的教职。

特朗普团队重要幕僚、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直到11月3日晚还在特朗普的竞选总部和特朗普磋商对策,但大局已定后他是第一个劝特朗普“照规矩认输不失体面”的核心成员。他2018年卸任州长后已成为自媒体撰稿人,并在2020年6月注册为“游说者”,热衷于为田纳西州毒瘾戒治中心等争取联邦财政资助,估计会一直干下去。

司法部长巴尔是资深法律界人士,也是公认的极端保守派和特朗普积极支持者,未来政府中将不会有他一席之地,而他在司法系统以外的任职经历又几乎是一张白纸,如果共和党不愿接纳他作为法律顾问之类角色,已满70岁的他很可能只能退休。

白宫新闻秘书麦克纳尼是选后最积极支持特朗普的人之一,她原本是福克斯新闻的工作人员,未来她即便不继续追随下野的特朗普家族,也不难回归老本行。

白宫办公厅主任梅多斯一直是“茶党”干将,卸任后大概率会重返“茶党”并谋求回归联邦众议院。最出风头的国务卿蓬佩奥,大选败局已定后仍到处“尬游”。一些人认为,他可能谋求在2024年参选美国总统,但另一些人表示,蓬佩奥虽当选过3任联邦众议员,但根基并不牢固,而且“史上最不专业国务卿”的风评,连共和党内部都给他安得结结实实。

英国《金融时报》曾盘点数名很早就离开特朗普政府的前官员的生活。比如特朗普的首任办公厅主任普里巴斯回到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上任仅11天就被解职的白宫通讯联络办公室主任斯卡拉穆奇,回到自己的对冲基金公司,从今年8月起开始支持特朗普的对手拜登;埃克森美孚前CEO、前国务卿蒂勒森离开国务院后,未再参与埃克森美孚的经营,据说他在老家得州买了一所价值600万美元的豪宅,并在当地运营一个马场。

特朗普政府前白宫发言人斯派塞目前在美国保守媒体Newsmax上有自己的采访节目。他创立了一家咨询公司,但在网上没有太多相关介绍。今年9月,他推出新书《领导美国》支持特朗普。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蒂娜·鲍威尔被认为是少数离开后明显过得更好的人之一,她回到高盛,成为高层管理委员会的一员。

有媒体称,不少特朗普政府的前官员过得好像不如以前好,眼下,更多中低层官员可能要面临困境。“华盛顿的‘旋转门’或许不会为特朗普的‘校友’们转动。”保守派媒体《华盛顿观察家报》称,在白宫工作过的人往往能在游说或其他行业找到工作,但特朗普政府的官员却在担心,因为已有自由派人士和一些“与特朗普势不两立”的保守人士,呼吁有关企业和学术机构不要接收他们。“考虑(接收)他们的雇主应该知道,聘用任何曾帮助特朗普攻击美国价值观的人都会产生(不良)后果,”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前发言人哈里⋅塞弗根宣布一个名为“特朗普问责项目”网站时说。

评分:“特朗普F,拜登C”

“拜登时期的‘旋转门’特点将十分突出,在特朗普时期被边缘化甚至被迫离开体制的一大群高官、专家可能将转回华盛顿核心。”美国克里斯托弗·纽波特大学政治学系助理教授孙太一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拜登身在华盛顿近半个世纪,关系网络繁多。这些网络、圈子中要数布林肯等人创办的WestExec最为重要。

作为政界、商界、公关界和学界的“旋转门”,华盛顿这种政治生态一直受到诟病。奥巴马上台后明确表示会禁止游说团体及公职之间的“旋转门”,承诺不会任命说客入政府。2017年,特朗普上任后签署游说禁令,将前政府官员离职后对政府决策进行干预和游说的禁止年限从2年延至5年。

4年前,特朗普曾誓言“抽干华盛顿的沼泽”。《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入主白宫后,不仅没有结束华盛顿的内情游说和寻求好处的文化,反而打造了一个新的沼泽,以新形式展现这种文化,让特殊利益集团当道。

根据记录美国政界人士个人财产和竞选资金状况的非营利组织“公开的秘密”的数据,2019年华盛顿游说行业的支出达到创纪录的新高,且2020年的游说总额也很可能居高不下。“旋转门项目”创始人杰夫·豪泽将特朗普政府在“旋转门”方面的表现评为“F”(从A+到F,F为最差),而拜登方面目前的表现为“C”或“C+”。“如果拜登宣誓就职当天发布一项强有力的‘道德令’,他还有提升空间。”豪泽说。

除了进步团体,右翼的福克斯新闻网还关注了许多前媒体人员准备加入拜登政府的情况,如布林肯曾担任CNN全球事务分析师,拜登的国际媒体署过渡团队负责人理查德·斯坦格尔是微软全国广播公司的政治分析师。有学者称,近年来美国媒体和政府机构之间人员转换频繁,而新闻媒体本应是政府的监督者,这种现象应该引起关注。   

孙太一说,美国政治两党轮替,“旋转门”现象十分普遍也被广泛接受。拜登政府依赖经验丰富的官僚与专家虽然不是特别能令美国人激动兴奋,却在危机重重的现状下让一些人有了盼头。所以在这个特殊阶段,美国人可能不仅不反感“旋转门”,还有些想念那些“无聊”“循规蹈矩”的专家官僚。

在中国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看来,特朗普的4年,美国的“旋转门”的确出现一些大的变化,主要在共和党这一方,相当多共和党智库人士实际上抛弃了特朗普及其团队。李海东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在公众眼中,“旋转门”里具有代表性的人物离社会底层很远,民众不满意,但没有办法。特朗普的上台某种程度上反映民众希望改变“旋转门”只顾及精英及特殊利益群体这一弊病的心态。今年大选特朗普获得的普选票之多,反映出民众对于精英政治高度不满的土壤仍很肥沃。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