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跑步俱乐部崛起,助推中国马拉松提速

来源:澎湃新闻 - - 体育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我们要打造中国第一、亚洲领先以马拉松为主要项目的职业田径俱乐部。”

彭建华南京马拉松夺冠。

当易居集团CEO丁祖昱说出这番豪言壮语时,他正身处上海静安洲际酒店的会议厅内,参加易居马拉松俱乐部成立两周年暨上马、南马获奖运动员表彰仪式。

作为俱乐部创始人,丁祖昱有底气亮出这样的“野心”——就在仪式当天11月29日举行的上海马拉松和南京马拉松中,俱乐部里的彭建华和贾俄仁加分别赢下了两场重量级比赛的男子组冠军,而另一位俱乐部成员李芷萱则成为上马女子组冠军。

易居俱乐部正是这两年发展起来的众多社会马拉松俱乐部的典型代表。而在过去几十年里,像美国和乌干达中长跑的崛起正是借助了社会俱乐部的力量。

如今,中国体育圈的社会俱乐部方兴未艾,他们能否真的帮助中国马拉松提速?

贾俄仁加上马夺冠,他就是一名没有注册经历、也没有入选过专业队的精英跑者。

他们都来自社会马拉松俱乐部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或许可以算是中国马拉松历史上最重要的“马拉松周末”之一。

在“三赛合一”的南京马拉松上,四名男子精英选手跑进了2小时10分大关,这还是中国马拉松历史上的头一次,他们的成绩都闯进了中国马拉松前10的排行榜。

其中,夺得冠军的彭建华还不满22岁,他不仅创造了2小时08分50秒的PB(个人最好成绩),同时也让自己跻身中国马拉松历史前三位,距离中国纪录只差了35秒。

同一时间,在上海马拉松的跑道上,贾俄仁加同样刷新了自己的PB,以2小时12分44秒赢得男子组冠军,而这个成绩距离上海马拉松国内男子跑者的最好成绩也仅仅慢了不到1分钟。女子组的冠军,则被“一姐”李芷萱摘下。

事实上,除了这三位冠军,同样跑进“209”的南京马拉松男子组亚军杨绍辉也是他们的“同门师兄弟”,都来自易居马拉松俱乐部。

易居马拉松俱乐部。

就连中国田协在赛后也为这家俱乐部发来贺信,肯定了他们的成绩:

“自俱乐部成立后,不断培养出优秀运动员,为其提供更多参赛机会和更好的训练条件,助力马拉松运动走上职业化道路。”

易居马拉松俱乐部在上马和南马上的亮眼成绩,其实是社会俱乐部在过去两年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社会俱乐部在未来会成为中国中长跑培养顶尖选手的一个趋势。”作为南京马拉松的裁判长,上海财经大学体育教学部主任吕季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自2019年7月《关于征集中国马拉松俱乐部相关情况的通知》发布后,中国田协对于建设马拉松俱乐部尤为重视,

“现在不仅可以注册和参赛,我推测,社会俱乐部的崛起甚至会在未来让全运会设置社会俱乐部组的比赛。”

李芷萱上海马拉松女子组夺冠,她也未在任何省市注册。

133家社会俱乐部,能帮助中国马拉松提速吗

根据官方数据统计,目前中国共有133家社会跑步俱乐部,其中有包括像元大都马拉松冠军俱乐部这样拥有多达500名注册会员的大型俱乐部,也有像易居马拉松俱乐部这样在今年5月份才完成注册的“新鲜血液”。

这么多社会俱乐部的快速成长,能助力中国中长跑提速吗?

或许现在没有人能够给出明确的答案,但是至少从这两年的马拉松比赛国内跑者前十的名单,以及奥运达标选手的名单可以看出,社会俱乐部正在做出他们的努力。

易居俱乐部就是一个例子。相比于其他俱乐部,这支拥有40多人的俱乐部注册成立的时间不算长,但是队伍中光是已经达到奥运标准或有望冲击奥运参赛资格的队员就有8人:

其中包括了奥运冠军刘虹、“马拉松一姐”李芷萱、何引丽、张新艳、姚妙、彭建华、杨绍辉,还有“业余一哥”贾俄仁加。

值得一提的是,这支俱乐部中的不少精英运动员,原本都是在不同地区注册的职业运动员。

李芷萱和易居马拉松俱乐部签约。

“这也是社会俱乐部的一个特点,有资本支持训练,同时也不影响他们参加比赛。”

吕季东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比如刚刚结束的南马,彭建华代表江西,杨绍辉代表云南参赛,但他们也同时是易居马拉松俱乐部的成员。

“社会俱乐部的发展同时,又可以帮助那些没有注册在省市运动队的运动员获得经济和训练上的支持。”

这也是为什么吕季东相信,社会俱乐部的成长可以帮助中国马拉松发掘更多人才。

“最典型的就是李芷萱,她现在没有注册,但是在俱乐部的帮助下保持女子马拉松最高水平。”

和李芷萱一样,今年的上马冠军贾俄仁加同样被称为“中国业余马拉松第一人”,这位没有注册经历、也没有入选过专业队的精英跑者,正是在社会俱乐部的支持下,一路打破自己的最好成绩。

有意思的是,美国和乌干达其实就是社会俱乐部发展壮大的受益者。

拥有基普乔格的世界顶级俱乐部NN跑团就在挖掘出不少年轻跑者之后,帮助乌干达成为非洲长跑的第三大国家;而由耐克赞助的俄勒冈计划就培养出了鲁普和哈赛,重振了美国的中长跑。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当然,并不是所有社会俱乐部都能保持选手“提速”。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在这133家俱乐部中,有一些甚至面临着倒闭的困境,这多少也取决于俱乐部背后企业的经济实力。

就像背靠着易居集团的易居马拉松俱乐部,他们不仅在今年6月与上海体育学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打造专属的训练基地,而且在这场两周年的庆祝仪式上宣布——将邀请在美执教35年、曾被美国田径协会与美国奥委会授予“全美年度最佳田径教练”荣誉、培育了多位世界冠军的李犁教授出任俱乐部全职总教练。

不仅是在教练团队和训练设施上愿意“砸钱”,易居俱乐部还为俱乐部的成员设置了参赛奖励机制和破纪录奖励机制。

其中入选东京奥运会的俱乐部成员奖励10万元,东京奥运会前八奖励20万元到100万元不等;全运会冠军奖励10万元;打破马拉松全国纪录奖励50万元。

易居的这套奖励机制,不禁让人想起了中国田协联合特步体育在今年年初提出的“国人竞速”战略计划:

自2020年1月1日至12月31日,无论男女运动员,只要打破全国纪录,奖励100万元,每突破1秒增设奖励1万元;在“突破奖”中,男子成绩达到2小时10分以内,女子成绩达到2小时26分以内,将奖励10万元

人民币。

多人拿下“国人竞速”奖金。

彼时不少舆论质疑,这样“简单粗暴”的奖励真的能够推动中国马拉松提速吗?

而如今,当彭建华、杨绍辉、多布杰和陈天宇“史无前例”地在一场比赛中都跑进了2小时10分,他们四人也都拿到了“国人竞速”的10万元奖金。不仅如此,在整场南马上,有73名运动员获得了“国人竞速”的达标奖。

“这算是12年来马拉松竞技最高水平。”中国田协主席段世杰在中国田协第九届代表大会五次会议前这样总结了社会企业的“重赏”对于中国马拉松的帮助,“现在看来,不仅水平提高,也给整个中国马拉松带来了惊喜。”

不过,中国马拉松选手距离世界最高水平,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而且中国中长跑职业俱乐部的发展也还在起始阶段,我们能做的或许就是坚持方向,凭借社会俱乐部的力量,挖掘更多天赋。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