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洁篪呼吁营造良好外部环境。世界买账吗?

来源:RFA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政府正面临换届,美中关系的走向进一步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在此背景下,中国外交政策负责人之一杨洁篪周一(11月30日)发表文章,呼吁中国在“十四五”期间,积极营造良好外部环境。但他的主张能被世界接受吗?

杨洁篪目前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他的这篇文章以“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为大前提,强调“国际格局面临深刻调整,力量对比向更加均衡方向发展。”

两个“百年”

这种论调延续了近年来中国官方对国际局势的基本判断。所谓“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提法,早在2017年底中共十九大报告中就已出现。

“他们认为西方是在衰落,911以后,是伊拉克战争,然后是经济危机、欧洲财务危机等等,以及世界范围内恐怖主义的泛滥;另一面是中国三十年的崛起,改变了过去西方主导世界的秩序,”长期关注中国外交政策的德国政治学博士彭涛向本台分析了这种提法的内涵。

他指出,这实际上是中国在向西方喊话,“西方要去认识到这个局势,然后改变过去想改变东方的这种战略思想。”

中国政府的这种论调在西方社会也有广泛的同情者。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2018年底在一次智库的辩论中提到,有新的国家崛起,必然要呼唤新的国际秩序,中国所要求的就是调整当前的国际秩序,而不是取代美国。

杨洁篪在这篇文章中显得很有底气。他强调,到今年为止的“十三五”时期,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全面提升了国际地位和国际影响力,为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营造了有利外部环境。

华盛顿智库兰德公司资深政治学者哈罗德(Scott W. Harold)认为,中国国际影响力的提升是明显的,但却未必得到世界的认可。

“中国在国内对维吾尔人、藏人和香港人的做法,中国对他周边国家构成的威胁,以及中国对一些国家内部运作的操纵,这些现象都让全球民意对中国产生了负面印象。”

他强调,还有两个关键因素也让世界对中国给了差评。一个是在习近平主导下,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制;另一个是中国政府在新冠疫情中的表现。

“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中国没能控制住病毒的传播。但中国的做法却是利用这个机会,用战狼外交和口罩外交的方式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

图穷匕见

杨洁篪的文章实际是延伸了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的报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中有关外交政策的内容。

他强调中国坚持世界多极化主张,倡导国际关系民主化,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但哈罗德认为杨洁篪的这些说法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文章中有太多的词语,在中文中或许很好听,但更像是官僚口号,翻译成英文又没什么实在的内容。”

杨洁篪还在文章中主张中国要奉行“多边主义”,并微妙地批评了国际社会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

这种批评对应着美国政府换届期间,外界对美国下届政府外交政策变化的猜测。如果不出意外,当选总统拜登将在明年一月接任美国第46届总统。舆论一般认为,拜登上台后,美国将修复与欧盟等盟友的关系,但可能难以改变对华强硬政策。这种局面,可能未必是杨洁篪所期望的“多边主义”,但也不会是他所批评的单边主义。

彭涛博士认为,中国多边主义的实质与美国或西方有冲突,“中国的多边主义就是反对让美国这样的大国来单独主导国际秩序,就是所有的大国都应该成为建构世界秩序的成员之一。”

他指出,美国近年对中国日益警惕,就是因为中国想改变二战后形成的西方主导的世界格局。

哈罗德则指出,中国所期望的多边主义在基本义理上显然与世界的通行标准有差别,“(多边主义)有很多种不同的路径,有一些是遵循联合国发布的人权宣言和联合国的基本原则,但也有一些并不遵循这些原则,中国显然是这些不遵循原则的国家之一。”

实际上,杨洁篪在文章的末尾也坦承了他所主张的中国外交政策的底色。他说,要“坚持外交大权在党中央”,“强化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对外工作大协同格局”,“以政治建设为统领”,“打造政治坚定、......作风过硬的对外工作队伍。”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