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硬派料掌监管机构,华尔街料恶梦重临

来源:香港经济日报 - - 财经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1月18日,拜登团队正式公布两大金融监管机构掌门人提名,分别为将领导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根斯勒(Gary Gensler),以及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新局长乔普拉(Rohit Chopra),两人皆为不惮于与华尔街对抗、主张加强规管的进步派,这体现了新政府监管资本、引导资本惠及而非剥削工薪阶级的决心。

或因民主党意外赢下佐治亚州两席参议员补选而获得参院控制权,拜登团队终于摆脱中庸的选人风格,响应进步派呼声,提名了两位让华尔街后背发凉、共和党或齐声反对的金融监管者。负责揭露政府和华尔街间利益输送的“旋转门项目”(Revolving Door Project)的主管豪瑟(Jeff Hauser)形容,那些因两党松于监管、靠蒙骗民众发了大财的金融机构或个人,正紧张与律师讨论对策。那么,根斯勒和乔普拉过去究竟有何等功绩,让华尔街如此闻风丧胆?

严厉执法声名在外

先看根斯勒其人,他虽曾在高盛公司工作18年并位至金融部门共同负责人,但他投身政界后未为老东家谋福利,而是成了强硬监管者,并利用其丰富经验对华尔街狠手整治。尤其是在金融海啸后,他在2009年至2014年担任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期间,帮助起草了自大萧条以后最严厉监管金融体系的《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并成功争取到更严苛版本的沃尔克规则(Volker rule)——该规则旨在阻止银行使用储户的钱进行高风险投机行为,避免政府再不得不使用纳税人的钱为其兜底,是《多德-弗兰克法案》的核心。

根斯勒同时强力整改了野蛮生长的场外衍生品交易市场,设立了逾60条规管标准,并成立“掉期交易机构”(Swap Execution Facility)电子平台,使衍生品交易市场与股票和期货市场一样价格透明化,大大提高了投资者知情度,同时能有效实时监控衍生品市场,避免其无序扩张、重演2008年危机。

他还以执法强硬闻名,CFTC本只对一些小鱼小虾开罚单,甚至一度可能被合并至证监会,但他上任后敢于对大银行下刀,包括严查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操纵案,最终开出了17亿美元的天价罚金,以及设定了不易被操纵的利率制定机制,使原本不起眼的CFTC名声大噪。曾有共事者形容,根斯勒是奥巴马政府最严格的监管者,有这样一位洞悉华尔街门道、经验丰富、杀伐果决的监管者掌管证监会,难怪华尔街会瑟瑟发抖了。

另一位将执掌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的乔普拉也是“恶名”在外,他是左翼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的门徒,在沃伦于金融危机后成立CFPB后便入职担任学生贷款投诉专员,他常在公共场合言辞激烈地批评学生贷款公司的掠夺行为,并为违法放贷公司的受害者提供了追偿工具。

乔普拉在2018年被任命至共和党主导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后,开始推动从严处罚违法公司,并多次抨击FTC裁决过轻。例如FTC与Facebook于2019年就“剑桥分析”丑闻达成50亿美元的和解金,乔普拉曾炮轰这让Facebook交完罚金就可一走了之,没能对该公司收割用户数据的商业模式进行实质限制,也未能解决该公司侵犯用户私隐的核心问题。在乔普拉有望领导CFPB之际,大公司们重温这席话后可能会后背发凉。

消费者权利倡议者利特(Mike Litt)如此形容乔普拉:“他在担任公职期间,使用了一切可用的政策工具来保护民众不受大公司侵害,他是CFPB局长的合适人选。”

或加强环保及政治献金规管

那么,根斯勒和乔普拉走马上任之后,会先在哪些方面开刀呢?首先无疑是扭转特朗普政府期间放松的规管措施,加强对投资者和消费者的保护。以证监会为例,特朗普任命的主席克莱顿(Jay Clayton)放松了对于公司审计独立性的规管,取消了对冲基金按季披露所持股权的规定,并消除了部分沃克尔规则的限制,以便为银行释放400亿美元的流动性,而严格的沃克尔规则正是根斯勒当年的主要成就之一,他上任后想必会先收紧这些规管。

另外,在2014年卸任CFTC主席后进入麻省理工学院(MIT)教书、对加密货币有诸多研究的根斯勒,应也会针对比特币等出台更多规管。

CFPB也是急需整改,该机构在过去四年执法松懈,成了“没牙齿的老虎”,在其局长卡兰宁格尔 (Kathy Kraninger)罚款力度最强的2019年,只与企业达成了7.83亿美元的和解金,去年甚至对13家涉及欺骗行为的放贷公司和银行仅罚款10美元以下,这远远不及CFPB在2015年一共让违法企业吐出60亿美元赔偿消费者的成绩。卡兰宁格尔甚至从去年起允许工资日放贷者(payday lender)在不确认借贷者是否能承受高利贷的情况下放贷,大大削弱了对借贷者的保护。从主管学生贷款起就着力保障贷款人利益的乔普拉,无疑会对放贷者和追债公司等推出严厉规管政策。

除了加强规管和严厉执法外,两人很可能会还配合民主党其他方面的政策主张。例如在环保方面,证监会可以要求企业在放贷给化石燃料行业、以及水滨房产开发商等可能造成环境污染的项目时,必须予以公开披露,便于舆论监督和消费者抵制。同理,证监会也可在政治支出、员工组成和福利方面强制企业披露,要求企业在政治捐款方面公开透明,以及倒逼公司平衡员工构成的多样性。

乔普拉则可能会在学生贷款问题上配合党内进步派,近来不管是左翼进步派的沃伦和桑德斯(Bernie Sanders),还是建制派的参院民主党第一号人物舒默(Chuck Schumer),都呼吁拜登给每位借贷者一笔勾销5万美元的学贷,舒默还指出此举可以通过签署行政令完成,不过拜登此前则只承诺取消1万美元的学贷。曾在CFPB担任律师的莫兰(Eamonn Moran)认为,学贷问题应该是新局长心中头等大事。

整体而言,从根斯勒和乔普拉的提名来看,拜登政府深刻意识到约束资本的重要性。资本犹如一条汹涌的河流,可以通过水力发电而造福民众,也可能洪水泛滥造成巨大伤害。白宫决心防止资本作恶的做法让人叫好,不过踏出这步之后,如何将加强监管塑造成社会共识,将公司文化从对股东负责模式引至对利益相关者负责模式等等,以引导资本惠及而非剥削普通民众,则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