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拉尼娅的第一夫人生涯:自怜,公关灾难和缺席

来源:纽约时报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梅拉尼娅·科纳斯·特朗普(Melania KnaussTrump)接任第一夫人的角色时,如同一个谜。没有人知道这位前斯洛文尼亚模特、唐纳德·J·特朗普(Donald J.Trump)的第三任妻子,将如何适应她的前任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重新定义的角色。

虽然特朗普夫人的丈夫无视历任总统的传统,但在晚于特朗普数月从纽约搬到华盛顿后,她最初还是试图遵照历任总统夫人的传统:雇佣团队、以一个小男孩母亲的身份谈论育儿、寻找自己的事业,尽管人们往往关注的是她在公开场合穿的那些名牌衣服。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丈夫闹出的一系列洋相和她自己造成的公关灾难,加上她感受到新闻媒体的敌意,她的努力丧失了动力。像总统一样,她开始不再关注于传统礼节,最令人难忘的是流出的一段音频,她在里面大爆粗口,说她有多么受不了白宫的圣诞节装饰品。

在大选结束后,处于被白宫官员描述为震惊的状态下,特朗普夫人跟随丈夫,坚称赢得选举的是他。但是到了新年,她在佛罗里达州找房子,在暴民袭击国会大厦之前以及他丈夫的不实指控被驳回当天,她的情绪看上去很好。

她从未主动与即将上任的第一夫人吉尔·拜登(JillBiden)讨论过渡事宜,也没有按照离任第一夫人的惯例带她参观白宫。取而代之的是,特朗普夫人专注于收拾行李,尽管她的丈夫试图让时间停下。

在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四年混乱后——丈夫不忠的报道、需要住院治疗的肾病以及她从来不住在白宫的从未被证实的传言——最终,最令人难忘的并不是特朗普夫人和她丈夫有多么的不同,而是他们有多么相似。

上周,随着国会大厦暴动震惊全国,特朗普夫人使用第一夫人的平台发声,在一定程度上是出于报复。

她抱怨有人散布她的八卦,使大多数人搞不懂她在说什么。原来她说的是自己的前助手斯蒂芬妮·温斯顿·沃尔科夫(StephanieWinston Wolkoff),后者出版了一本书,毫不客气地披露了两人的关系,而且还公开了一些录音。

沃尔科夫写了一篇专栏文章,在1月6日暴乱发生后谴责特朗普夫人,一开始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这篇文章,直到她自己提了起来。作为第一夫人,特朗普夫人发表的关于沃尔科夫的声明多于任何其他话题。

特朗普夫人的发言人没有回应周二提出的问题。

特朗普夫人在一份发表在白宫官方网站的声明中写道:“我觉得这太不像话,围绕着这些悲惨事件出现了针对我的卑鄙的八卦、无端的人身攻击以及虚假的误导性指责——这些人想要得到关注而且居心叵测。”

周一,特朗普夫人在一个相当于告别的视频中使用了不同的口吻。她宣传了她的第一夫人任期,以及她的新平台BeBest,再次要求全国人民坚持她丈夫四年来一直无视的理想。

“利用一切机会来展示对他人的关爱,”特朗普夫人说。“在任何情况下,我都请求每个美国人成为BeBest的大使。将关注放在令我们团结的事物上,超越令我们分裂的事物,永远选择爱而不是恨,选择和平而不是暴力,选择他人而不是自己。”

特朗普夫人的朋友们说,她比全国人民看到过的要更好,她有时试图影响丈夫但失败了,而且对他在白宫的最后几个月的表现感到愤怒。

“梅拉尼娅现在是,也将继续是特朗普家族最受欢迎的人。”总统前顾问凯利安·康威(KellyanneConway)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将利用她自己的平台造福他人。作为第一夫人,她充分参与,但没有过度曝光。人们对她仍然充满好奇,她也充满神秘。”

但是在公开场合,她表现出批评者认为令人琢磨不透的冷漠的一面,并且有着戏剧性地自我怜悯——像她的丈夫一样。2018年,特朗普夫人探访德州边境城镇,与被收容的移民儿童见面,在回程时做出了最显眼的时尚宣言,穿着一件写着“我真的不在乎。你呢?”的外套。

几个月后,特朗普夫人试图在一次采访中解释自己的选择,在一次屡屡出错的非洲之旅中把自己称作“世界上最受欺负的人”。从那个事件开始,她的声誉再也没有恢复过。在丈夫的总统任期中,特朗普夫人的受欢迎程度曾几度超过他,但声望却持续不了多久。

特朗普夫人2017年在白宫检查圣诞节装饰。 TOM BRENNER/THE NEW YORK TIMES

“我认为她出于各种原因从来没有从丈夫的阴影下走出来,”研究第一夫人的俄亥俄州大学历史教授凯瑟琳·杰里森(KatherineJellison)说。“她想定义一个脱离他的、更加独立的身份认同,这些尝试似乎都没有持续太久。”

特朗普夫人继续雇佣白宫顾问玛西娅·李·凯利(Marcia LeeKelly),在总统卸任后帮助她,但目前,她的工作重点是在佛罗里达州的朱庇特地区和棕榈滩找到适合的住所,对此事有了解的人士透露。而且她对特朗普总统任期的参与还没有结束——预计她将参与特朗普总统图书馆的设计,总统称这项工作由特朗普夫人及其大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Trump)负责。

但是,在周三离开华盛顿时,特朗普夫人有可能被铭记为——在实质意义上——华盛顿来得晚、走得早的第一夫人。

“她充其量是不情愿的第一夫人,”与特朗普夫人相识的社交公关人士R·克利·海(R. CouriHay)说。“坦率地说,我认为美国应该放过她。”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