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川普支持者的反思:川普,你终于失去了我

来源:田纳西新闻 - - 美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文:《田纳西新闻》特约作家:史客郎(笔名)——以为闷头推出的是人生,到头来却还是一个粪球……(作者对《纽约时间》说,写文章的初衷就是为了意见表达和理念倾诉,而不是为了个人宣传,所以坚持使用笔名。)

    2021年1月6号将会被全世界永远记住。这一天,美国国会大厦,这象征民主的灯塔被一群暴徒们玷污!这一天,如潮的抗议者冲破保安涌入国会大厅,肆意闯入议员办公室,嚣张地打砸门栏玻璃、毁坏国家公物;这一天,正在为大选计票的议员们被迫休庭,不得不带上防护面具狼狈逃窜、四处藏身;这一天,已有两百多年历史的换届政府和平权力交接,在警民对峙和暴力冲突中戛然而止。炸弹在国会大厦门前引爆,火光烧过天际,枪声也划过时空,子弹射入抗议者的胸腔。终于,这一天,美国,这盏现代政治的明灯,突然被熄灭,迎来了一段自己无法改写的、永入史册的蒙羞之夜。就在这一刻,笔者,做为川普曾经的支持者和辩护人,决定从此与之彻底切割,一拍两散!

    如果说当初的支持是诚心诚意的,如今的切割也是决绝无情的。不论是诚心,亦或决绝,笔者的选择都经过了理性思考和反复权衡。相比于那些习惯于“凡是川普的,就都要反对”和“凡是不川普的,都要支持”思维方式的选民,笔者更加主张:我们每个人的判断和选择都应当有它的理性基础和合理期待,否则我们就无法根据变化的局势和主观的思考进行恰当地审时度势、自我调整。然而,令人感到悲哀的是,由于国会暴乱这一极端事件对川普造成的毁灭性影响,一些坚决的“反川派”或“恨川派”迅速昂扬兴奋,恨不得不仅庆川普政治失败,还要把他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而国会暴乱似乎也一夜之间就堂而皇之地将他们送上了那个智慧、公义和道德的制高点。恨川派人士之中,不乏有人公然宣称,他们不仅要和继续挺川的人士划清界限、不再来往,还要把对方钉在耻辱柱上,成为脑残的代名词而永世不得翻身。

    事实上,一个人的政治态度和政治判断势必会因为社会境况和政治事件的变化而变化。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变化的根据是否“言之有物”、“言之有理”。如果我们还希望在这个冲突对立广泛存在的世界中共存下去,那么我们就应当学习如何在对立场的坚持和观点的变化中彼此理解,有效沟通。因此,我们在对自己的立场进行分析和阐述时,还应当注意避免在“言之有情”的时候,忽略了“言之有序”、“言之有礼”。

    世界上本来没有仇恨,因为架吵得多了,就有了仇恨。基于这一考量,笔者提笔撰文对川普的大起大落进行分析和反思,以供各位参考。笔者相信,无论是反川还是挺川,不同的立场背后大家彼此都持有着一个相似的出发点,那就是表达自己的政治主张、实践自己的政治权利、谋求更好的社会未来。在这一个共同的出发点之下,笔者希望,深刻的分歧能被彼此了解,激烈的情绪能彼此消融。

    以下,笔者将从两大方面正反论述:第一,川普当初是如何成功的?第二,川普如今是如何失败的?就如何成功而言,川普的当选是美国人民的选择,他的崛起有坚实的社会基础;笔者支持川普是基于主观政治原则,他的当选为笔者的政治原则之落实带来希望。就如何失败而言,笔者将从川普自身的个人特征进行阐述。川普四年,是不平凡的四年——内忧与外患本已并驾齐驱,民心涣散愈发激化社会对立,而川普,不论有如何的雷霆手段,他那以口无遮拦为主要表现的人格缺陷,无疑不仅不利于矛盾的解决,反而让分歧更加激化。

    具体来说,本文按照以上两个主旨的内在逻辑,一共分为四篇:(1)从商界到政界:时代成就了川普传奇;(2)上马容易骑马难:衰相初露尚未败;(3)骑马容易下马难,一败涂地难收场;(4)总结:后川普时代的美国和我们。

    (1)

    从商界到政界:时代成就了川普传奇

    事实上,川普曾数次宣称参加美国大选。不过,每次大家都把他当做笑话。商界大佬要增加自己的曝光率,宣称自己想当总统也算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手段。美国政治赋予每个人做梦的权利,也不阻止生意人沾沾政治游戏的光芒。而确实,除了2016和2020年,在其他几次大选时,川普的竞选活动都迅速销声匿迹。因此,早期,大多数美国人心目中的川普,也就是一个整天摇头晃脑、做派轻浮、狂妄无知和满嘴跑火车的富家子弟。从年轻时起,川普就从不掩饰自己的豪门出身,并热衷于将自己基于权力和金钱的优越感不假掩饰地进行高调宣扬。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川普就开始在影视作品中出现;继20世纪初开始,他在真人秀节目中大放厥词,淋漓尽致地“做自己”——一名不容分说、一锤定音的霸道总裁。“你被炒掉了(Your’re fired)”这句口头禅,一度成为了他的个人标签,令他家喻户晓,名声大噪。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过这样的冲动,只要川普一开口,就立刻希望抽他一顿。美国的一位电视节目主持人也曾经无奈地表示,川普只有二十岁的道德水平(“acting as a moral compass for 20 year olds”)。

    尽管以上综合起来为我们描画出的一个川普是如此的道德水准堪忧——傲慢高调、为所欲为、浮夸轻率——但是我们也不可否认,川普作为一个普通美国人,一个受到宪法保护的美国公民,一个有参政议政之民主政治权利的人,确实有着他自己一套系统而固定的政治主张。诚然,这套主张的形成有其历史过程,而且并不容易从他的政党参与史中被直接辨认出来。川普在党籍问题上出现过反复的选择,在过去多次转换过党籍。最初他是一个民主党人,但在1987年首次加入共和党。1999年,川普又转投改革党。短短两年时间,他于退出改革党,并于2001年再次加入民主党。2009年,他退出民主党,转投共和党怀抱。2011年,川普又退出共和党,在做了短暂的无党派人士后,于2012年第三度加入共和党,并维持共和党党籍至今。这种反反复复的行为难免令公众认为川普是一颗墙头草,缺乏连贯一致的主张,实在不是一名靠谱的党员。

    但是我们仍可以从2016年川普的竞选纲领中看出,他的政治主张与个人气质存在明显的一致性。首先,川普自始至终有强烈的反建制主义立场,这也吻合他长期以来蔑视传统道德体面的行事作风。川普的畅销书都是通俗易懂的大白话,并极其善用煽动性的短句和攻击性的断言。传统政治精英所习惯的那种温文尔雅、措辞精妙的演说方式,相比于反精英主义者所擅长的那套粗暴直接、毫无修饰甚至是趣味低俗的大白话,注定无法获得教育程度较低、文字能力较差、审美趣味粗鲁的下层劳工阶层的好感。

    其次,川普对眼前政治利益和实际经济效果的强调和他的商业经验和务实主义价值观存在明显的一致性。川普的语言简单易懂,因而避免了空泛的价值观。事实上,川普对下层人民的吸引,不仅在于他使用的语言简单易懂,更在于他的价值观是简单粗暴的——凡是对美国有利的就是好的;凡是对我立刻有益的就是好的;凡是对我没有直接好处、却可能对别人有明显好处的,就通常是没什么好的。川普自诩为商业界的“谈判高手”,就如何做生意的艺术出书立著,授人以渔,但他的商业模式和思维格局主要体现在一种“零和游戏下赢者全拿”的原则上。这一经济原则放到政治领域中也会取得一样的结果,即我们将把政治活动理解为一场为了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博弈过程。重要的是自我利益最大化,而且是自我眼前利益最大化,而不是全球化背景下的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环境的整体利益——这些都被统称为“空泛的价值观”。

    笔者认为,零和游戏的思维方式确确实实存在于许多美国中下层劳工选民心中。而这些选民也正是川普成功当选的主要支持力量之一。美国进入21世纪以来,贫富差别未减反增,许多普通人都经历了长久的经济状况衰落和社会地位的下降。那些曾经认为自己是橄榄球中间部分的中产阶级,很容易接受这样的思维方式:我自己还饿着肚子,凭什么我的国家还要去管什么国际事务和人道救援?与其每年向那道貌岸然、腐败营私,任由亚非拉国家胡乱领导和任性花钱的国际组织交付高额的会费,还不如把钱花在我们美国人自己身上。据2013年美联储至今有效的报告显示,大多数的美国家庭无法及时拿出$400美金来对付突发应急事件——这一数据对我们爱存钱的华人来说,恐怕匪夷所思,然而却是大多数美国工薪阶层的常态而已!

    我们可以明确地观察到,川普从竞选上任到担任总统期间,都反反复复高喊“美国优先”的座右铭。在外交政策上,川普批评往届政府将太多国力花在管理外国事务上,忽略了本国国民的生存状态。他认为海外活动花费巨资,却没有成效,甚至落得仇恨美国的人远超感激美国的人这样的下场。在移民政策上,川普毫不掩饰对本国公民的偏袒,批判现有移民政策过于宽松,让太多外国人钻空子、谋获得了本该属于美国公民的福利。他还认为,外来劳工抢占了本土劳工的工作机会,从而让本土劳工无工可做。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川普牢牢把持着反全球化力量,坚信看紧国门以防止各路外国人挤占美国资源才是王道。

    被川普和川普支持者一揽子打入“空泛价值观”的还包括气候变化理论和巴黎气候协议。川普相信,该协议的目的之一就是通过骗取美国的会费来为毫无科学根据的气候变暖主张提供经济支持。他抨击防碳减排举措,并在反复强调汽车和石油行业的蓝领工人可能失去工作。以上这些强调眼前经济利益、短期收入提高、美国利益优先的政策,都深深吸引着美国的穷苦大众。如果作为政治观察者看不到这一点客观的社会事实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被自己的盲目和反川普激情引向另一个不理性的偏激结论:那就是川普上台是违反逻辑的、莫名其妙的、令人不耻的。

    然而,这个结论是如此的偏激,因为它甚至忽视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客观事实,即川普所吸引的不仅仅是中下劳工阶层,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具有一定教育水平、收入较高的知识分子阶层。不少自由职业者、小生意人,或者非高科技企业的员工以及广大关心子女教育的社会中层,在过去四五十年来,也面临着平均收入缩水、社会地位下降,甚至寿命预期的滑落。根据一些数据反应,在这个中产阶级人群中,吸毒和中毒的人数、自杀率、肝脏衰竭率、精神抑郁发病率数据都上升,反映了该群体的落寞、愤懑和悲观。这群人也在期待和渴求改变,而且也正是这种强烈的诉求曾经在2008年推动了奥巴马的当选。可以说,也正是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里,整体的社会状况没有改善,反而出现更多的种族冲突和阶层对立,这同样的一群人感受到了心理的挫折和苦闷。正因如此,出于他们对奥巴马政府没有尽到责任的失望,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曾经是民主党铁杆票仓的宾夕法尼亚、威斯康辛和密歇根等铁杆蓝营,都在2016年改弦易辙、把神圣的选票转投给了川普。

    综上所述,不管谁如何厌恶川普,他是民选上台的、代表民意的合法总统,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与其一刀切地否定川普一切行为,或不加区别地认定为川普投票的人非愚蠢即被骗,不如冷静下来思考为什么他当时能够成功地当选。一言以蔽之,川普的崛起,在当时当地,乃是时代和人民的呼声。

    (2)

    上马容易骑马难:衰相初露尚未败

    任何一个民选政治领导人,都会面临这样一个困局:在突破了层层围攻登上公职之位,如何组建高效、团结和强有力的领导班子,将自己的竞选主张一一落实,以回馈广大选民的寄托,以实践自己对国家和社会的承诺。笔者作为拥护川普的选民,在2016年川普当选之际也对这位人品堪忧的候选人抱有乐观的预计,希望他的所作所为能够将共和党意识形态中优秀的一面得以发扬,使美国社会幸免于激进左派所造成的动荡不安。

    在川普当政初期,笔者确实认为,在厌倦了职业政治家那副只会用漂亮话来争取选票的嘴脸之后,他那简单直接的表达则无疑令人耳目一新。他的真诚不掺水分,他的立场也不加掩饰,完败了那些职业政客唯唯诺诺、左右逢源、为了政治生命而不惜妥协立场的虚伪做派。在经历了一位又一位上台后无力兑现承诺却又善于忽悠的职业政客来后,笔者对川普的“政治清白”给予了相当的肯定——我们应当宁愿使用一个能算得清得失的生意人,哪怕他是“所表现的和所隐藏的是一样龌蹉的人”,而不去使用一个“看起来不龌蹉但所隐藏的却很龌蹉的人”,因为毕竟前者起码是坦坦荡荡,心无城府。

    另外,笔者更加相信政治活动的“大是大非”应当超越个体道德的“小恩小怨”。作为选民,我们投票给一个候选人,不是因为他的道德素质达到了某种程度。在很多情况下,笔者主张,道德素质是锦上添花,政治能力才是磐石基础。相信在川普的众多支持者中,不乏有与笔者一样的人,虽然不能认同他为人处世的浮夸作风,但却是因为他的政治理念代表了自己的心声,因而本着“同路人”的宽容心态,撇开私德问题,而给予“同党人士”自己的政治支持。在这种宽容接纳的背后,存在一条笔者认为十分重要的处事原则,即金无赤足,人无完人,知人善任,取长补短。如果我们在公共事务面前,在涉及到众人利益的项目面前,只能够接纳品性精良、赤子之心的大圣人,那天下就会无人可用,无人配用。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川普口无遮拦和乖张放肆的行事作风无疑是他从政生涯中无法抹去的污点。除了一些极端的“凡是共和党的就是要拥护的”选民,笔者相信大部分理性的川普支持者都早早地将川普本人和共和党进行了切割,而这种切割也终将成为理性的共和党人与川普分道扬镳的心理基础。但是,在正常情况下,大部分心理准备都需要时间发酵,并在积累到恰当的时间点,在恰当的条件下,逐渐成熟,逐渐释放,并最终成行。当然,在这整个过程中,各种各样的偶然事件会突然发生、难以预料。这些偶然事件中,有的会加速这个心理过程的凝结,有的会使其延缓或停顿。

    然而,对川普来说,非常不幸的是,他当任的四年,是不平凡的四年,是危机的四年。危机时刻对一个国家的考验超过了平稳时刻的千百倍。而一个国家接受考验的方式很大程度上就体现在它的政府是否能有效应对这个考验——疫情当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川普的一言一行如何影响了美国百姓的安全上,当所有公民前所未有地依赖于政府的公信力和可靠性,当经济封闭和人民安全的冲突呼唤着强有力的政治权威对此一锤定音,在这样前所未有的现代公共安全危机面前,川普仍然不改其刚愎自用的“豪强本色”,令原本就反对他的人增加了指责的依据,也令尚且还没有放弃他的人平添许多失望。千里之堤,溃以蚁穴。一个人有缺陷无可厚非,但是当这个缺陷遇到了能置自身于死地的机缘中,那一个人就应当有所警醒,不然就会一败涂地而不自知。如果说川普之成在他不加掩饰的性格缺陷,那么随着2020这场魔幻选举的展开和深化,这一性格缺陷就成了导致他走向万劫不复的政治深渊的直接原因之一。从这里开始,笔者将追溯本次总统选举的计票环节中所发生的前后事件,一步步细数我们是如何从川普不服选举结果而走向见证国会暴动、总统再次弹劾这整个过程的。

    (A)疫情之下的选票之争

    由于病毒的高传染性和各州的社交安全距离政策,2020年大选大量使用邮寄选票。其实,在过去,每年都有成千上万张邮寄选票由于各种原因被作废,比如收件时间错过截止日期、投票人未在信封上正确签名等。而由于2020年的疫情导致至少一半以上的美国选民参加提前投票或邮寄投票,这一变化引起了大家对公正计票的怀疑。各州就计票方式进行了大量争论,就如何处理签名有问题的选票、大选日过后多久还能接受选票等问题,两党都曾有长达数月的法庭之争。甚至一直到临近大选之时,由保守派控制的美国最高法院还就选举程序改变是否合宪做出了一个判决。该判决援引选举规则不应在临近大选前改变这一原则,最终裁定不能改变投票方式,也包括不能改变投票截止日期。这些党派较量无疑预示着本次计票过程注定是充满斗争、怀疑和互相指控的。

    果不其然,在很多川普支持者看来,11月3号大选投票当日川普以高票领先,却在之后开始计算邮寄选票后,赢面急转直下,最终选情翻转,这样的巨大反差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有舞弊!川普的支持者坚信川普的失败是民主党人系统性选举舞弊的产物,他们涌入各州各地的选举计票中心,希望能够监督计票过程。然而,民主党人也不买账。各地民主党人拒绝这些川普支持者参加检票程序,并指控他们扰乱秩序、干预计票。共和党人则坚称他们被粗暴对待,无法维护选举公正,双方各执一词。与此同时,一些自诩深谙统计学的各路专家为川普站台,宣称明显能从选票的变化曲线看出选举必定存在舞弊。各种质疑层出不穷,不断在互联网上被广泛渲染传播,使得公众对选举结果的公正性疑上加疑,不得不令人得出这个结论:选举一定有舞弊,川普之败乃是舞弊造成。

    (B)质疑选票的诉讼之路

    然而,笔者必须指出,作为一个有基本法律常识和社会常识的人都应该明白:合理怀疑和证据确凿之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而且,从历史上来看,我们都缺乏信誓旦旦宣称本次定有舞弊的合理依据。BBC就此事进行过专门报道,该报道指出,很多针对美国的大量国家级别和州级别的选举研究都显示,美国虽然曾经出现过个别舞弊案例,但是普遍而有实质影响的选举舞弊非常罕见。比如,2018年的北卡罗来纳州初选中,有一名共和党候选人的顾问非法篡改了选票,被发现之后,该州选举不得不重头进行。另外,根据另一家研究机构布伦南司法中心(Brennan Center for Justice)的研究结果来看,美国总体的选举舞弊发生率是低于0.0009%。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艾伦·温特劳布(Ellen Weintraub)也表示说,“说邮递投票造成舞弊的阴谋论根本就没有根据。”

    此外,也有一些证据表明本次大选的废票数量还未超过2016年的废票数量,因此各媒体在废票问题上大做文章实属牛头不对马嘴,浪费公众时间。根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8月份的一项分析显示,在2020年的总统初选期间,30个州作废的邮寄选票超过55万张,远超2016年总统大选时的废票总数。而本次选举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充其量是由于疫情突降而导致各州没有对邮寄投票数量的激增做好充分准备而已,旨在不足为奇。

    但不管怎样,美国的体制本来就对公民怀疑选举舞弊的权利有充分保障。政治活动中可能存在不公正现象——这种合理怀疑在一个良性的民主社会是完全被理解和包容的。正因为如此,各州都有明确法律规定,当候选人所得票数差距小于一定区间时,该州便会出现自动重新计票的环节。如果差距大于该法定区间而无法自动重计的话,候选人还有权利自费重计,只要他的行为遵循该州法定程序。当然,就如我们已经看到的那样,除了自动重新计票的机制以外,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也提供了公民以法律为武器维护正义的平台。

    就三权分立所提供的挑战选举结果的机制而言,川普团队在竞选之日以后,曾经在数州及联邦政府提出了共计62个诉讼,声称被告方在机票中有舞弊行为,导致大选结果被偷。这些诉讼所涉各州主要是拜登获胜的六个关键州: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然而,令人唏嘘的是,所有62个案件中,61个全部被做撤案处理。所谓撤案处理,就是在早期一开始提交诉讼时,法庭就以证据不足或无起诉资格等理由将案件撤销,不对之进行实质性的审判。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最高法院,都立场一致地拒绝了川普对撤案决定的上诉。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最高法院则驳回了多项诉讼。仅剩的唯一一个获得法庭实质审判的案件,该宾夕法尼亚州的法官裁定,如果选民在选举后三天内未能提供适当的身份证明,则选民不能回去“修补”选票。由于该裁决所能影响的票数十分有限,因此远远不能改变宾夕法尼亚州拜登以81,660票获胜的选举结果。

    (C)联邦法院的最终裁定

    同时,美国最高法院也先后两次拒绝接受试图推翻竞选结果的相关诉讼。在12月8日的裁决中,Alito大法官只写了一句话以拒绝了宾夕法尼亚州共和党试图推翻拜登胜选结果的请求。三天后,最高法院也拒绝了德克萨斯州的请求,德州希望在川普失败的四个至关重要的四个战场州中挑战选举结果。最高法院的判决中强调,对于另外一州的选举方式,德州缺乏司法上对其挑战的资格。但无论如何,仍有两个州进行了重新计票,尽管这些努力并没有改变大选结果。佐治亚州第一次重新计票(以人工方式),发现拜登以12,284票获胜,比他在大选后立即获得的14,196票领先票数略少。而在随后的第二次重新计票中,拜登胜选票数缩小至11,779票,但这些都无疑仍然证明了拜登在该州的胜选。威斯康星州进行了一次重新计票,确认了拜登的胜利。

    尽管结果并没有改变,但是,能够让挑战选举过程公平性和最终结果的公民通过法律途径,在法庭面前亮出自己的证言和证据,寄希望于一个公平公正的司法程序来回应自己的质疑,这些行动本身是有重要意义的,是一个文明的政治社会所能给予公民的重要权利。应该说,川普总统在以上层面上做出的挑战和努力还是有意义的。毕竟,此次选举活动中如此众多的邮寄选票为确实超出了以往美国社会和各级政府曾经认知和处理的范围。对于一个民主国家来说,保证选举程序的公平性,显然意义不容质疑。有了这个程序,选民就能对根据判决的结果,在怀疑和实证之间,获得一个结论式的句号。

    值得注意的是,一致作出如此判决的法官们,既有民主党任命的法官,也有共和党任命的法官,甚至还包括了川普亲自任命的联邦法官。在这个过程中,有不少川普的支持者和自媒体人都曾经“乐观”地表达过这样一个观点:因为9位大法官中有三位都是川普亲自任命的,并且其中有6位是保守派大法官,因此案件是极有希望被美国最高法院接受的,而法院也“势必”会做出有利于川普的判决的。然而这样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试问,如果这样的事真的发生了,美国难道还是美国吗?这些希望川普“势在必得”的人所希望发生的,实在令笔者大跌眼镜,呜呼哀哉。

    (3)

    骑马容易下马难,一败涂地难收场

    2021年1月6号,这本是国会议员确定拜登当选的日子。然而,在这之前,川普还在努力地号召他的支持者们去给共和党议员施压,希望他们可以无视各州选举人的投票结果,于当天拒绝承认投票结果。作为隔岸观火的普通选民,我们无法准确揣度这些共和党议员此时的心情。但笔者相信,尤其是那些曾经川普四年中得到过川普的支持而连任的议员们,在面对川普这一令人难以接受的要求,而必须在利益和理性中作出抉择时,他们的内心必定如同在火上炙烤、痛苦难耐。比如,来自田纳西州的参议员玛莎·布莱克伯恩(Marsha Blackburn),正是由于川普在2018年风头正劲时对她的鼎力相助,令她以超过60%的选票高票当选。为了投桃送李的回报义务,她在1月6日前表明,自己将紧跟川普的号召,拒绝承认选票结果。

    看到这个局面,笔者不禁感慨,事到如今这个地步,川普竟然还是如此的自私,枉顾同僚的职业生涯和名誉,宁愿让他们冒着失去民心的危险来继续挽回自己那已经无法挽回的失败。也许,对于川普的支持者来说,他本人是否连任固然重要,但是,通过这样置同僚名声于不顾、激化民众强烈抵触情绪的方式来进行自己那最后一搏的抗争,这样的川普,已经不是轻描淡写一句“性格有缺陷”可以原谅的了!然而这时,已经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一意孤行的川普,因为一意孤行就是他的宿命。笔者作为曾经的同路人,仿佛在此刻,看到了头盲目挣扎而无处可逃的困兽,气数未尽将尽,末路未到将到。

    然而,更加令人感到悲凉的是,当这些选票重计程序完成、诉讼案件尘埃落定以后,一切对本该尘埃落定的质疑却并没有就此落定。社会各界中似乎还酝酿着一股股蠢蠢欲动的反抗情绪。但是,笔者想问,如果有人、包括川普在内,还仍然对此不满,那试问,当初要求进行重新计票或者将案件诉诸法院的意义何在?如果这些保障系统的存在意义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话,那美国还能够被称为一个民主法治国家吗?如果说,当川普还在体制内对选举结果进行法律诉讼时,所有的支持还在守护着一道共同的底线。而任何川普的支持者,只要还相信宪政基石扎根于美国精神,都应该在川普穷尽了法律手段而仍然败选之后,心甘情愿地接受大选结果。同一个国家的公民,就要接受同一个国家的公民通过同一个游戏规则选出来的一个共同的总统,这就是美国宪政规则核心之一,不管你是否情愿。

    这时候,作为一名理性的支持者,笔者希望看到的是,一场来自川普的体面的退场。退一百步说,即使仍然坚持对竞选结果存疑,也应当要大大方方承认败选——这不仅体现出一名国家领导人的风度,更能体现出民选领袖对民主制度的信任和对广大选民的尊重。然而,川普并没有这样做。这一刻开始,事情开始彻底变味,一切走向无可挽回。从这一刻开始,他用自己一以贯之的刚愎自用,一步一步走向彻底的政治溃败,一步步沦为人人避之不及的政治毒药。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当选举结果已经在那一次次的诉讼失败中一声声地敲响,川普虽然贵为总统,也只是宪政民主体制中的一枚棋子。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当一切法律的手段已被穷尽,当剩下的就只有愤怒的人民时,川普毫无克制地走向了人潮,发表了令后世难以原谅的讲话:你们迈向国会,去夺回我们那被盗窃了的选举吧!对川普来说,这是赋予人民夺回国家的骄傲和勇气的讲话,而对于笔者来说,这是一盘被最后摔得粉碎的棋盘。

    听取了川普心声的人民,终于在1月6日当天下午两点,如潮水般冲进了国会,冲进了议员办公室,冲进了正在计算选举人团票的会议厅,冲进了美国民主的心脏,也冲进了一片他们自己完全不知深浅的深渊!副总统彭斯和家人紧急撤离,议员们四处躲藏;爆炸声、枪声、喊叫声、喧闹声,连同着无数坐在电视新闻和网络频道前面全世界观众的指责声、批判声、嘲笑声、哭泣声,还有那无声的哀悼和愤怒,都将一起载入史册,令后世为鉴,以知兴衰,以论得失。

    笔者认为,川普的谈话,毋庸置疑,是无法原谅的。任何辩解都苍白无力,因为一个成熟现代民主国家的政治领袖,在这样重要的权力交接关头,即使丝毫没有煽动暴力的初衷,单凭他缺乏阻止劝导该暴动的努力和能力,就足以使他失去担任如此国家大任的资格!可以说,川普在败选后的一言一行,表明了他本末倒置的根本错误——即使身为一国领袖,也应该是他从属于政党和国家,而不是政党和国家从属于他个人。一旦他的言行突破了民主政治的底线,任何继续对他不讲底线没有原则的支持,都让笔者也无法再与之成为“同路人”!如今,恰恰是川普本人,当他看到暴乱的发生,看到议员们的逃窜,看到平民流血丧命,看到国际社会对美国民主的质疑,才需要真正的反省:请问前总统川普先生,您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4)

    后川普时代的我们和美国

    时代成全了他,性格毁灭了他。古话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而这川普的四年,他用自己的人生告诉我们,因为性格决定命运,所以“成事在天,败事在人”。但是,笔者在这里就不再赘述更多有关暴乱、总统交接或是非功过的细节了。因为正如笔者刚才所说,即使身为一国领袖,也应该是他从属于政党和国家,而不是政党和国家从属于他个人。川普走了,共和党并没有走。共和党也许会变化,选民对自身利益的政治表达不会消失。只要一个健全的政治体制存在,只要自由受到宪法的保护,人民就会源源不断地选出各种各样的总统。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