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上大学,20岁读哈佛,魔幻商人夏建统被批捕

来源:深蓝财经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从天才少年到资本玩家,魔幻商人夏建统跌落谷底。

夏建统是何人呢?公开报道中,他是3岁会算数、14岁就上大学的神童,20岁时同时被哈佛、剑桥、耶鲁等6所大学研究生院录取,24岁时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回国创业后,他参与的项目包括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和南京中山陵的设计工作。

辉煌时期,夏建统一举控制了3家A股上市公司,成为风光无限的睿康系掌门人,甚至花重金买下英超球队阿斯顿维拉。

只是随后,光环褪去,夏建统不仅成为失信人被执行人,还将球队拱手让人。

关于夏建统的最新动向,ST远程昨晚的公布写得很清楚: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夏建统已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批准逮捕。

哈佛教授身份造假?

夏建统的那些令人惊愕的传奇经历,什么3岁就能算术(也有说法是“熟读唐诗三百首”),5岁上小学,14岁考大学,本来保送北大但为了验证自身实力放弃保送,最终以1分之差错失清华,进入他从来没听说过的北京林业大学学习风景园林专业,再到后来成为赴美留学,成为哈佛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教授等,后面被发现来自一篇由夏建统本人讲述的报道。

据《等深线》报道,这篇名为《夏建统:哈佛磨剑 归国树碑》的文章,成为夏建统的“标准简历”,文章中,这位天生神童又将他的成就全部归功于勤奋,他自称在读博士时每天睡眠从来不超过4个小时,顶峰时,一周只睡2个小时。

方舟子曾公开质疑他履历里的“教授”身份,经他确认,夏建统当时只是一个助教。对于方舟子的质疑,夏建统也只是简单地回应“是媒体搞错了”。

不过,有报纸曾采访过夏建统的身边人,在父亲眼里,夏建统从小懂事,5岁就帮父亲务农;在初中班主任许仁芳眼里,夏建统是学校的尖子生,不仅文章写得好,数理化成绩突出,英语也特别好;在同学叶兆鹏眼里,夏建统从读初中起,做任何事情都持之以恒,具有开拓创新意识。

从上述评价看,夏建统确实是一个可塑之才,至少在学习和做事方面有很高的天赋。

玩壳“建系”

天才少年、哈佛博士,是真也好是假也罢,外界其实更关心他的另一个身份——资本玩家。

自2014年起,夏建统开始高调杀入资本市场,在先后拿下上市公司莲花味精(现名“莲花健康”)和索芙特(现名“*ST天夏”)后,夏建统于2016年又盯上了远程电缆(现名“ST远程”),决定将其纳入麾下。

2016年10月,夏建统旗下的杭州睿康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康体育”)斥资10.76亿元受让远程电缆原实控人杨小明及股东俞国平合计持有的公司12.6%股份,成为新任控股股东,并在后续将公司更名为“睿康股份”。

至此,夏建统完成了“建系”的最后一个动作,闻名市场的“睿康系”诞生。(都说玩壳要3个以上才能叫“系”嘛,不然面子挂不住)

在经过短短一年多的掌舵后,夏建统着手卖壳。

2018年3月,ST远程与深利源投资集团签下“卖身契”,将睿康股份控股股东睿康体育100%股权作价14.46亿元,转让给深利源投资集团。一个月后,董事会宣布完成睿康体育的股权转让过户,公司实控人变更为李明,控股股东由睿康体育更名为秦商体育。

据市值风云估算,这一笔买卖至少让夏建统亏了3亿元。

亏钱也要转手?这不太符合常人的逻辑,难道说,ST远程背后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确实,此时的ST远程已经是烂摊子缠身:

不但没有走出业绩下滑的经营困境,并且通过违规担保形式留下了系列“无头债”,深陷多项诉讼。

根据公司后来的说法,这些诉讼均由夏建统为公司实控人期间,利用董事长夏建军(夏建统之兄)及当时公司公章保管人管理公章的职务之便,未经正常内部审批流程向多个单位和个人融资造成。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接盘方李明也是一个资本玩家,但和夏老板不同的是,他玩的是P2P。2020年7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通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进展:抓获深圳市钱眼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实控人李某等11名犯罪嫌疑人,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这个李某正是ST远程原实控人李明。

在李明被警方控制之前,ST远程已于2020年上半年易主无锡市国资委。与此同时,公司表示将拿起法律武器,追究因违规担保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当事人的相关责任。

除了ST远程的日子不好过,睿康系的另外两家公司亦是命运多舛。

莲花健康在易主李厚文后,于2020年3月初完成司法重整,4月初退市风险警示被撤销,9月份启动12亿元定增项目,目前已获证监会核准。

而*ST天夏因连续20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均低于1元,目前已锁定退市结局。

买下球队接待英国王室

持有3年最后血本无归

大佬们都喜欢搞“副业”,夏建统也不例外。

2016年5月,刚从英超降级的阿斯顿维拉宣布,前俱乐部主席已同意将其持有的俱乐部100%所有权以7600万英镑的价格转让给联合睿康集团,其中包括向球队前老板支付的5200万英镑以及还清球队2450万英镑的欠款。

联合睿康集团,正是由夏建统实际控制,后者因此顺理成章地成了俱乐部的新主席。

图自视觉中国

会在降级这一特殊时间出手,夏建统的行为被外界视为抄底,因为成立于1874年的阿斯顿维拉曾是英格兰顶级联赛的一支劲旅——7次夺得足总杯、7次问鼎英格兰顶级联赛冠军。

这时的夏建统信心满满,表示要“尽快帮助维拉重新回归英超,并能够跻身联赛前6名,重返欧洲赛场”。

当被问到他是不是一位身家过十亿美元的富豪,他笑了起来:“我想可能不止这个数字。”

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夏建统还透露,如果球队在三年时间里重返英超联赛,前俱乐部主席还将得到3000万英镑的补偿,而如果球队在升级后的三年时间里都能否留在英超联赛中的话,“他还能得到1000万英镑。”

结果,夏建统当初许下的承诺真的实现了。2019年5月,阿斯顿维拉得以重返英超,时间刚好是承诺期的第三年。按照约定,夏建统要额外支付3000万英镑,只是这时的他已无力支付这笔款项。

无奈之下,夏建统转让了他在俱乐部中的剩余股份。

根据BBC统计,夏建统在阿斯顿维拉的花费很大,但回报很低。在持有的3年时间里,夏建统一共亏损大约4亿元人民币。

或许对夏建统而言,足球投资带来的最大好处,莫过于以阿斯顿维拉足球俱乐部主席的身份接待了威廉王子和凯特王妃。

结语:

资本市场与足球投资的失败,让夏建统安静了许多。

有传言称,他在背负债务后已经长期避居国外。

但2019年10月,法院的一张悬赏令又将他拉回到公众视野——因为逃避6000万元左右的合同纠纷案,被北京市三中院悬赏30万征集行踪线索。

从此,贴在夏建统身上的,又多了一张老赖的标签。

夏建统本次被批捕的具体原因尚无从得知,但从哈佛博士、资本大鳄到老赖再到被批捕,夏建统的经历让人唏嘘,其经营多年的睿康系也已全面崩塌。

发财别寄希望于投机取巧的“资本运作”,或许是夏建统留给我们的最大启示。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