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非洲才知道,狮子能连续交配七天七夜

来源:为你写一个故事公众号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之前发过几次游记。

有去藏区玩的:借着丁真,说说藏区旅游有去内蒙古骑马的:四天三夜,我骑马穿过了半个呼伦贝尔大草原还有去潮汕吃吃吃的:潮汕也太好吃了吧!!

(在潮汕吃吃吃这篇里我现在要加一句:一个汕头餐饮业的大老板告诉我,汕头最牛逼的牛肉火锅,叫五洲牛肉火锅。他们家不用打招呼也能吃到最好的肉。)

发现大家都还挺爱看的,这让我觉得,我除了写那些颇为严肃的文章,偶尔也可以写写我出去吃出去玩的经历。

为了决定写啥,之前在微博上做了一次调查:

结果点赞最多的,是“我全都要”。

那没办法,只能一篇一篇慢慢写了...只不过写游记攻略劳心劳力,只能慢慢来。

下面进入今天的正题:怎么去非洲大草原上看动物?

先放一张在坦桑尼亚大草原上拍的狮子:

小时候不知道被什么小道消息骗了,还以为狮子不会爬树。

结果真的去了草原上,发现是个狮子就在往树上爬...

算是一个有趣的小知识吧。

再来一个全过程的VLOG视频:以下视频来源于为你写一个故事以下是旅行攻略。

1,在非洲能看到什么动物?

虽然我们都说去非洲看动物,但其实在非洲不同国家能看到的动物是不一样的。

比如,如果你想看野生的山地大猩猩,那你去肯尼亚、坦桑尼亚或者南非都看不到,因为山地大猩猩生活在丛林里,你只能去刚果、乌干达或者卢旺达才能看到。

再比如,你觉得白色的犀牛很有灵性,想看的是白犀牛。那你最好的目的地应该是南非,因为现在全世界几乎所有野生白犀牛都在南非(南方亚种),在其他地方要么得耐心等待,要么得靠运气爆棚。

当然,更多人现在去到非洲,是想看雄伟壮阔的动物大迁徙。虽然非洲很多地方都有动物迁徙看,但其中最大最壮观最有名的,是东非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之间的动物迁徙。

在这两个地方的国家公园,你能看到斑马、角马、狮子、长颈鹿、鳄鱼、河马等大部分你能想到的非洲草原动物。

而且在这里,你还能看到最壮观的动物大迁徙:一年一度,数以百万计的斑马、角马,徒步穿越狮子的围猎、鬣狗的偷袭、趟过满是鳄鱼的河流。

进行大迁徙的动物,不但要找到食物维持生存,还要能喂饱幼崽带着一起前进。对于很多动物来说,这是一场死亡之旅。

前赴后继,浩浩荡荡,成千上万只同伴在迁徙中死去了,但队伍必须前进,种群必须延续——做不到的,只能去死。

所以虽然是一个看起来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每年这些好家伙们都能成功做到,年复一年地上演世界上最大的陆生动物迁徙活动。

英语里,把东非的动物大迁徙,称为“THE GREAT MIGRATION IN AFRICA”。

2,坦桑尼亚还是肯尼亚?

讲道理,现在肯尼亚比较火,国内外各种旅行团,也都流行去肯尼亚看动物。

但我建议你们去坦桑尼亚看。

首先,是动物。

我们看东非动物大迁徙的路线图:

这张图右上角有一个虚线,虚线上面是肯尼亚下面是坦桑尼亚,可以看出,其实这些动物绝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坦桑尼亚。

甚至因为Ngorongoro这个地方水草肥美,草长莺飞,很多动物就呆在那里不走了,所以那地方一年四季都能看到动物...

所以据我亲身体验来看,在坦桑尼亚这些自然公园里,能看到动物的概率远远大于在肯尼亚的时候。

然后,是人。

因为现在肯尼亚旅游实在太火了,乃至于肯尼亚的人比动物还多...

在坦桑尼亚可能你在路边发现一只狮子,就你一个人在看,但在肯尼亚可能有二十个人围着狮子在围观...

同时,太多的游客,也让肯尼亚的住宿比坦桑尼亚贵上不少。

最后,是环境。

我对非洲政治环境了解不多,无法从宏观的角度给出解释。

但坦桑尼亚当地人告诉我,他们是一个对游客来说非常安全的国家,政府投入了大量警力保证游客的安全。我在路上也确实看到到处都是警察,而且那里的警察挺有礼貌,问他们问题都会耐心回答,不是那种会乱敲诈你钱的警察...

这让我感觉非常安全...

综上所述,建议大家可以选择坦桑尼亚玩,而且看完动物还可以爬一个乞力马扎罗山,这可能是世界上最容易登顶的知名雪山之一了。

爬完乞力马扎罗,还可以去海边度个假...

我们有朋友玩完上面三项,一共十多天的行程,结果一个人才花了两万不到...

可以说很合算了。

3,交通:埃塞俄比亚转机首先,国内基本没有可以直接飞到坦桑尼亚的飞机。

要么从迪拜转机坐阿联酋航空;要么从欧洲转机做汉莎;要么从亚的斯亚贝巴(埃塞俄比亚首都)转机坐埃塞俄比亚航空。

当时埃塞俄比亚还没内战,埃塞俄比亚航空的价格,大概只有阿联酋航空的一半。

并不是土豪的我们,果断选择了埃塞俄比亚航空:

结果发现不但飞机上吃得不错(比如下面这个是埃航上的航空餐,给这么多肉而且很好吃。)

而且飞机上还能看到埃塞俄比亚人自己拍的电影,一个比一个神奇。比如最右边这个SIZE 12,全程是一男一女穿得很少在床上床下吵架,吵了90分钟....

都是不选埃航绝对不会有的体验...

之前听人说埃塞俄比亚是“非洲小中国”,还无法体会。

这次真的来了一趟,飞机还没落地我就明白了。

你看这小区:

再看这机场里的东西:

同时,因为埃塞俄比亚人普遍身材高挑,皮肤很好有光泽,所以有人说埃塞俄比亚人都很好看,全都是帅哥美女。

但这终归还是在用非洲以外的审美在看他们,所以就不做评述了。

埃塞俄比亚我没去更多地方,朋友说这里有活火山看,还有原始部落,可以去体会风土人情,如果以后我再去的话,可以专门写一篇这个“非洲小中国”。

4,坦桑尼亚与奢华酒店。

在坦桑尼亚看动物的方式,有三种。

一种是纯的报团,现在国内这种非洲团越来越多了,也不需要我多介绍,不想自己操心太多的人可以报全包的团。

一种是纯粹租车自由行。

还有一种,则是和当地酒店定行程,事实上坦桑尼亚当地有非常多野奢帐篷,你只要提前发邮件和他们联系,然后坐飞机到他们那里,然后他们会提供包车、司机,会提供你在去到他们野奢帐篷路程中的一切吃住行。

我们选了最后这种。

非洲当地有很多奢华帐篷酒店,比较有名的品牌有&beyond、one&only、Singita等著名野奢品牌。

这种酒店好是真的好,什么都帮你安排地明明白白,你甚至能在非洲大草原的无人区帐篷里,吃到最正宗的法式料理,喝到欧洲名庄的葡萄酒。但贵也是真的贵,比如其中最贵的几个酒店,价格能卖到5000美金甚至1万美金一晚。

越穷的地方东西就越贵,因为要把好东西运过去,需要花费更多的成本。

因为实在太贵了,我们当时没考虑那些大型连锁的奢华帐篷酒店,但又不想跟团玩,总觉得没有度假的感觉而且玩得不够尽兴。

这时,我们在instagram上看到一个国家地理的导演兼制片人,叫shaaz jung,它主页经常会发各种极富个人特质的动物照片,很漂亮:

他本人长这样:

他爸妈长这样:

然后他们一家都是印度人,在坦桑尼亚开了好几个奢华帐篷酒店,找他们订酒店,不但会派来司机和导游,帮你免费安排从下飞机开始的所有事情,而且老板shaazjung作为国家地理的制片人,尼康全球大使,有一大堆不用的高级镜头都可以借你用。

要知道在非洲拍动物至少要400mm定焦,最好能有600mm定焦。这种长焦镜头,每一个都价格昂贵且是庞然大物,从国内把这么重的镜头背过去需要费很大一番功夫:

找他们订酒店,省去了自带镜头的麻烦事。

同时从机场去到大草原还要开车十多个小时,如果一刻不停开车会是漫长劳累的旅程。而这一家人因为已经在坦桑尼亚做了几十年生意了,所以到处都有他们的产业,所以沿途可以安排你在他们旗下的其他酒店住宿。如果你有什么要求,也都能就近解决。

比如我们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转机感觉身上很脏想洗个澡,司机就把我们带去了他们老板在机场边上的一个庄园洗澡。

那个庄园长这样:

再比如第一天开到晚上,我们比较累了,所以把我们送到老板的另一处酒店暂时落脚。那个酒店建在一座山上,正对着郁郁葱葱的山谷森林,第二天阳光洒下来心旷神怡:

吃的东西不说多豪华,但也不难吃,就是普通的酒店早饭。有蛋卷、培根、火腿、面条之类的。

就很省心。

同时,给配的司机向导也会带着我们在坦桑尼亚四处玩,一路上讲解当地的风土人情。

比如坦桑尼亚最新版纸币上,印的既不是政治家也不是人民,而是各种动物。

2000坦桑尼亚先令上,印的是狮子;5000的纸币上印的是犀牛;而10000坦桑尼亚先令上,印的则是大象:

坦桑尼亚先令汇率比较低,一万先令大概等于29人民币一个国家最大面值的货币,和这个国家的物价是有关系的。

导游告诉我说,坦桑尼亚一名普通工人,一周的工资大概等于20美元。而这里的向导和司机,如果接到的客人是欧美人,那一天光小费就能收到20美元,相当于普通工人一周的工资。

所以我们导游说他很骄傲能成为一名导游。

这让我想到了一位老师,她说90年代时,她的同学给外国人当导游当翻译赚得盆满钵满,而她在学校当老师,错过了赚钱的好机会....

可能三十年前中国的那些涉外导游,也一样有钱吧....

还有坦桑尼亚的原始部落。

这是他们居住的地方:

狭小、逼仄,成年人必须弓着腰才能钻进去:

钻进去之后,里面也无法站直身子,只能坐着或者躺着:

地上也基本就是土:

屋子里没有电灯,甚至没有窗子,大半天的也非常昏暗,乃至于手机啥都拍不出来,相机开到最高ISO,还是会不清楚。

向导告诉我们,本来这些人祖祖辈辈以打猎为生,后来他们住的地方被划为自然保护区了,政府和他们交涉不让他们打猎。

很多年轻人离开了部落,拥抱现代社会,但还有不少人留下来,选择原始部落的生活。最后这些“原住民”,也就和全世界各地的不愿意拥抱现代文化的“少数民族”一样,成为了被参观的景点。

这些人也需要钱去交换一些生活必需品,所以也乐于被“物化”,成为活的风景,供人参观。

政府帮他们修了学校,让部落里的老师教孩子英语、数学等简单课程:

这些黑人有一个传统活动,就是站在原地,比谁跳得更高。一个白人小哥也试图参与比赛,完败:

我无意评判他们这样的生活是好是坏,但能看到,也算是不一样的体验。

总之,在不错的车、热情的导游、友好的警察以及各种配套设施的加持下,我们在坦桑尼亚街头也感到很安全,玩得还不错。

同时,司机一路上都在说:“这公路是你们中国人帮我们修的,修得真好。”

据说是当地比较大的一个银行,叫NMB

高速公路旁的非洲草原5,陆地巡洋舰辗转两次飞机,然后又坐了十个小时的车,还在路上住了一宿,最后终于到达坦桑尼亚的国宝地区ngorogoro,看到了我人生第一只野生狮子。

发狮子之前,先表扬一下丰田的“陆地巡洋舰”。

当地,无论是一晚5000人民币的酒店还是一晚1万美金的超奢华酒店,所用的车型一般只有两种。

一种是陆地巡洋舰,一种是改装后的陆地巡洋舰:

最多最多,再加上一些路虎。

也不是用不起更贵的,司机说常年只在这样地形下开,陆地巡洋舰是最可靠的量产车型,几乎没有之一。

有些地方要爬很陡的坡

有些地方根本就没路,硬是要往上开。

还有些地方,桥坏了,必须开车经过一米多深的水坑。

倒也不是说陆地巡洋舰是越野性能最好的车,而是说在这种地方它最不容易坏,坏了也最容易修。

所以,如果你打算自己开车去进行safari看动物的话,记得要租陆地巡洋舰,不做他想。

下面这辆,是陪伴了我十天safari的车,它做了一些改装,为了有更多更好的角度去拍动物:

图中举着望远镜的黑人,则是我们当时的司机:

每天清晨,我们一起坐在这辆车上出发,看着随处可见的斑马、长颈鹿、鬣狗、角马、狮子,寻找今天的有趣事物。

傍晚7点,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则在一轮巨大的月亮下归来。月光下的大草原一直有风迎面吹来,远处奔跑的影子不知道是大象还是角马。

那里的月亮长得像索伦之眼别有一番滋味。

我很想念这辆车,以及我们的司机大哥。

6,动物们。

写了这么多,终于可以开始发动物了。

狮子【交配】向导说公狮子和母狮子到了交配季,会黏在一起,不吃不喝,连着交配7天。中间大概15分钟就来一次,一次大概10秒钟,以保证受孕成功。

以下是我实拍的一次标准交配过程:1,母狮子来到公狮子正前方趴下。

2,公狮子走上前去嗅嗅母狮子的背。

3,羞羞。

4,两只狮子弹开,无力地躺倒在地上休养生息。

然后15-30分钟后再来一次,我等了二十分钟,拍到它们交配两次,实在不想看第三次了。

关键狮子是一夫多妻的种群制度,一只公狮子还有很多母狮子要去满足。向导说完成这一切的公狮子,就像被抽了气的气球,无法动弹....

为了延续种群,狮子这种动物也太拼了吧。

也怪不得种群数量比其他猫科猛兽多那么多。

【爬树】以前百度有两个很火的贴吧,一个叫狮子吧,一个叫老虎吧。

两个吧的人每天吵架,老虎吧论证老虎比狮子厉害。狮子吧则论证老虎不是狮子的对手。当时,双方都表示对方支持的猛兽不会爬树,不配称为猫科动物。

年幼无知的我,还真就相信了。

然后这次来坦桑尼亚,每天都能看到各种狮子爬树,啪啪打我脸:

不但狮子爬树不罕见,老虎爬树也不罕见:

反正我真是被骗了好多年。

【喝水】

【祈祷】

【不怒自威】

【河上是一头角马的尸体】

【两兄弟,排排躺】

这里还有一组没修过的狮子组图,可以感受到狮子从远走到近的压迫感。

当然,狮子不会对在车上的你怎么样,也不会试图攻击人类。

当地人说狮子有它们自己的食谱,它只会冷漠地看看你,然后冷漠地走掉。

一如大自然本身那样。

在坦桑尼亚拍的,狮子在车边随意行走视频号大象向导表示,在这里的所有动物,最危险的不是狮子,而是大象。

人类不在狮子的食谱上,所以只要你不下车,就算你开着车门,狮子也不会袭击你。

但大象不同,如果你惹怒了大象,它能带你连车带人一起掀翻了,然后再踩上两脚。

所以我们看狮子可以靠很近,但是看野生非洲象,多半要远远的看。

【大象坟墓】ngorongoro是一片巨大的火山湖,也许是因为火山灰,所以这里的草异常茂盛,养活了非常多的动物。

坦桑尼亚人把这里看做他们的“长城”,意思是来坦桑尼亚必须要来的国宝之地,我确实在这里的第一个小时,就看到了非洲草原上几乎所有动物——甚至包括犀牛。

在这里,我看到一只孤独的大象在草地间徘徊,它可能超过5米高,象牙几乎都要拖到地上了。大象基本遵循越老的大象,体型越大牙齿越长的原则,而这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大的大象。

当地人说那片火山也是大象的圣地,所有年老走不动路的大象,都会到那里去死,所以你看到的那只大象,可能在享用它的最后一餐。

然后它就会找到一个地方,安静地死去。

当然,如果真要在这个浪漫的故事上较真,至今还没有人真的找到过“大象墓地”,科学家也针对偶然发现类似大象墓地的地方,提出了不一样的猜想,诸如年老的大象,只能在这找到食物,所以他们就集体来这了....

这篇并不是研究大象的论文,就不细究了。

【猎豹】猎豹是自然界跑步速度最快的动物,身手矫捷,被各种纪录片称为“天生的杀手”。

确实,它跑起来特别帅,但猎豹因为体型较小,在非洲草原上不但要被狮子欺负,碰到鬣狗也基本是要逃跑的命。不但捕猎到的猎物会被抢走,还要经常担心其他大型食肉动物的袭击。

而且,如果你真的近距离看猎豹,会发现它的叫声宛如奶猫:一只猎豹幼崽,在夕阳下卖萌。

一只猎豹妈妈盯着明明是自己咬死,但现在全是苍蝇的猎物,无从下嘴:

还是吃吧:

猎豹觅食。

视频号猎豹大片:

斑马斑马是我最喜欢的动物之一,我去非洲前的一大心愿,就是看到野生的斑马。

但是到了大草原上之后,我这个心愿渐渐就变了。

因为大草原上的斑马实在是太!多!了!多到你每天一睁眼看到的就是成群成群的斑马,根本不可能看不到。

这是一头斑马。

这是一群在过河的斑马:

这是一大群漫山遍野,铺天盖地的斑马:

这是一只在打滚的斑马:

角马比斑马更常见的动物,只能是角马了,英文叫wildebeest,我一开始一直以为是wildbeast,还想着这起名也太随便了....

不过你看角马这脸,确实立马就能联想起“野兽”这个概念:

不过要我说,其实更像我们神话中的“牛头马面”,总之不是什么好看的动物。

在非洲草原上,你总能在各种地方看到角马,成群结队,和斑马三五一群站在那里,要么吃草,要么发呆,要么在地上打滚:

它也总是出现在各种背景板中。

比如上面猎豹妈妈捕猎的,就是一只幼年角马。上面这头狮子在吃的,也是一只成年角马。

还有,我去的这个地方有一片湖,角马经常要从湖的一边游到另一边去吃草。然后因为它们总是成群结队行动,所以总有一些角马,被其他角马踩到水里,然后就淹死了...

成了秃鹫的美餐:

包括这头狮子远远眺望的,也是一只淹死的角马:

我之前还看过一个视频,说两个角马在打架,谁都不服谁。结果来一群鬣狗,把两只角马全都吃了....

总之角马就是这么一种大草原上的底层动物,基本是其他所有大型动物的背景板。在拍其他动物时,如果它们在吃东西,基本吃的都是角马...

但角马仍然是非洲大草原上绝对的主角,且种群数量远多于它的天敌们。

大家去大草原看“动物大迁徙”,其实说白了就是看成千上万的角马,是如何突破狮子、鳄鱼、金钱豹、猎豹、鬣狗等一系列动物的封锁线,成功穿越草原的。

还有大家去看“产仔季”,看的也是角马孩子刚生下来就会走路,就能跟着种群一起迁徙的景象:

虽然角马比较丑比较蠢且一直都是背景板。

但在它们身上,你能感受到一种从内到外的旺盛生命力。

而这,正是非洲大草原之所以吸引人的,最重要原因。

是它把草变成了肉,养活了一大票食肉动物,组成了大草原生态。

所以我愿把角马称之为,非洲大草原的真正主角——虽然这对每个角马个体来说,有点惨。

长颈鹿长颈鹿可能是草原上最优雅的动物,同时也是世界上最高的动物。你每次看到长颈鹿,它们都慢悠悠在那吃东西,但据说它们奔跑起来,时速可高达60公里每小时。

肯尼亚有个酒店叫“长颈鹿庄园”,主打的是让人类和长颈鹿一起共进早餐。

但其实野生的长颈鹿更为好看:

而且和斑马不同,长颈鹿并没有那么常见。

偶尔还能看到一些鸟儿停在长颈鹿身上,在它身上找虫子吃。更是可爱。

因为体型巨大,所以成年长颈鹿和大象一样,很少会受到食肉动物的攻击。又因为脖子长可以吃树叶,所以它们总是优哉游哉地进食,和大草原上其他食草动物那种带着焦虑的感觉完全不同。

它优雅地不像是草原上的动物,反而像观看这出草原戏剧的观众。

总之看到长颈鹿,你就会想到那些不用工作,在工作日下午精心打扮,出去喝下午茶的绅士小姐们。

这种人设有人喜欢,有人讨厌。但真的要大家去选,谁又不羡慕呢?

鬣狗如果说狮子代表霸气、猎豹代表敏捷、角马代表生命力、长颈鹿代表优雅,那草原上的鬣狗,则常常是以负面角色出现的。

一方面,是因为《狮子王》里对鬣狗的刻画,让人先入为主讨厌它。

另一方面,鬣狗吃动物总喜欢从肛门开始吃,看到它往往让人菊花一痛...

我的向导也不喜欢鬣狗,倒不是因为鬣狗喜欢围攻鬣狗危险之类的,而是因为鬣狗总是在晚上怪叫,给他的睡眠质量带去种种烦恼。

确实,晚上睡在帐篷里,周围会响起许多像小孩笑一样的叫声,那就是鬣狗在求偶、打架或者捕猎了....

但其实大白天看,鬣狗也没那么可怕。

比如这几只鬣狗,交配得正爽,突然看到我们在拍它,赶紧别过头去...

更多时候,鬣狗看到人也是忽略,比如我们帐篷门口有个水坑,里面有只鬣狗一直打滚。连着六七天,早上经过时都能看到它在那打滚,有的时候在吃骨头,有的时候只是打滚:

鬣狗被很多动物迷称为非洲二哥,仅次于狮子。因为它们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包括鬣狗的咬合力,国家地理的纪录片里测试出来,甚至超过了狮子:

但就是这样的一种动物,因为一部电影,就被打上了卑鄙和邪恶的标签,乃至于一些号称热爱动物的小孩子,都希望鬣狗去死。

也是一种讽刺了。

鸟整个非洲行程,最让我震撼的一幕,是由各种各样的鸟提供给我的。

比如有一天,开车往河边走,发现越靠近河边,树上的各种鸟就越多:

陆陆续续还有很多鸟在飞过来:

继续往河边开,逐渐闻到股恶臭。一看,果然又是一群角马在过河的时候被淹死,尸体已经发臭了。

一大群食腐鸟类正在岸边、岸边的树上、河面上对角马尸体虎视眈眈,有些直接飞到角马尸体上啄两口,然后和别的鸟打架,就又飞开:

远处还陆续不断有鸟在飞过来:

那会儿我总觉得这些鸟在看着我,我在思考如果这些鸟过来攻击我,我生还的可能性有多少。

几乎为0。

但这不是牛逼的。

牛逼的是,当我沉浸于拍这些大鸟为了吃尸体打架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喧闹,然后抬头一看,发现天上有一坨由鸟组成的旋风,正由远及近,越来越靠近我这边。

几十只、几百只、上千只鸟,在我的头顶密集盘旋,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各种大鸟了。

我估算了下,大概有好几百只,我没有都拍出来,中间这些鸟甚至一度遮住了天空。

这种震撼,是不到现场很难体会到的。

之前去非洲大草原,最让我震撼的一幕: 几百只角马过河的时候,有十几只在河里淹死了,于是许多秃鹫过来吃角马尸体——这时候地上、旁边的树上已经有上百只秃鹫了。然后,有两只大鸟突然打了起来,我正准备拍,发现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全部都是各种大鸟了。 我估算了下,大概有好几百只,我没有都拍出来,中间这些鸟甚至一度遮住了天空。 #非洲大草原 #秃鹫视频号还有,整个行程我拍的最喜欢的照片之一,也是一群鸟带给我的:

当时大概是当地时间下午5点多,然后每逢夕阳西下的时候,这群鸟都会停在这棵树上,连续好几天都是,所以我就对着天际线,给这群鸟拍了一张照,我总觉得这些鸟有西方神话中女巫的感觉,每只的神态,都像女巫在聚会。

我对这张照片做了一些剪裁和调色处理,就更能表达我想表达的感觉了:

一只秃鹫加入到自己伙伴分食角马尸体的行列中。

好一顿饕餮大餐:

之前在坦桑尼亚拍的。 一只秃鹫加入了分食尸体的伙伴行列。 好一顿【饕餮大餐】#非洲视频号还有很多,不多做介绍了。

其他动物相信动物看到这也都累了,反正我也写累了。

下面就不分门别类具体介绍了。直接看图吧。

这个就在我们住的帐篷边上,带着四只小野猪,跑起来屁股一扭一扭的,特别可爱:

7,吃喝玩乐。

说实在的,非洲吃的比我想象中好很多,尤其是在卢旺达,街边黑人大哥烧的爆炒牛河,甚至比我在国内一些“名店”吃的还好吃。

我觉得这和当地用的牛肉关系很大。

当然,那属于非洲丛林看大猩猩的故事了,下一篇再说,先说一下我们看上面这些动物的时候,都住在怎样的一个环境里。

这是我们日常在车上的状态:

因为在非洲草原上,动物永远是跟着水源走的,而水源时常会变,所以当地的大部分酒店,都是由一个一个帐篷组成的。

说是帐篷,其实和我们平时出去露营的小帐篷不太一样,这里的帐篷是一个带浴室、厕所、卧室,大概70平米大的大帐篷。

比如这是我们睡觉的地方:

这是浴缸和化妆台:

这是图书馆和休息室:

每个帐篷外面都有望远镜和躺椅,坐椅子上吹吹风也挺舒服:

这是餐厅,每天都有免费水果吃。

简而言之,所谓的帐篷营地,其实就是可以移动的酒店。

营地有洗衣房以及服务员,每天你只要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在脏衣篓里,第二天他们就会把洗好的衣服送过来了:

营地里有厨师,每天给你做不重样的大餐,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可以向他提。

比如有一天我们说西餐印度菜吃腻了,想吃中餐,当晚我们就吃上了饺子。

还有我们想喝雷司令,但是他们库存里没有,第二天他们就从一百公里以外的镇上买来了并且免费提供给你。

整个营地一共只有4顶帐篷,所以最多只有8个客人。每天晚饭时间,就是我们8个客人一起吃饭,互相认识的时间。

上面也提到了,这酒店的老板,是来自印度的一家三口。不过如果他们不告诉你,你会觉得他们是西班牙人或者意大利人。

比如这是儿子:

所以他也不在印度国内呆了,又因为喜欢野生动物,干脆在坦桑尼亚开了几个野奢帐篷酒店,可以日日夜夜和他所爱的野生动物泡在一起。

在那住的十天,我们常常聊天。他作为一名老人,把他过去的贵族生活,当成故事讲给我们听。而我们则回答他对中国的种种好奇。

比如否定印度媒体笔下种种关于中国离谱的描写...

每每讲到这里,那老板总会有种“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感觉,愤愤不平地说“我就知道那些媒体在胡扯,他们关于我也都是在胡扯。”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虽然中国和印度政府不对付,你和印度政府也不对付。但以你的身份,如果生在中国,就是大地主,估计早在几十年前就被打倒了。

他听了以后也哈哈大笑,于是又开了一瓶whisky请我喝。

当然也不止和老板,我们和其他游客也聊天。

认识了来自拉丁美洲的超级模特,说拉美的名利场。认识了来自美国阿拉斯加开农业飞机的老夫妻,分享当地人和过度繁殖的棕熊斗智斗勇的故事。认识了在孟买科技公司工作的印度小夫妻,发现全世界的上班族烦恼的事情都差不多。

反正在非洲的那些日子,我们白天各自出发,观看野生动物。晚上就和老板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旅人,坐在星空下篝火旁喝着酒谈天说地,聊各种有的没的。

还有一天,说是当地的一个什么节日。他们在室外摆了长长一桌,邀请我们和他们共同庆祝节日。

大家烤着火喝着威士忌,看非洲朋友们载歌载舞快乐地歌唱,背后则是一整片灿烂星空:

真的是非常美好的一个夜晚。

我始终觉得这种美好的时刻,是超越国籍种族年龄性别等等界限的,属于记忆中的闪光点。

甚至我刚去那里,老板就打开一瓶山崎18年邀请我一起喝,那瓶酒在中国现在能卖到7500人民币而他们不收我钱,在最后也免掉了我们在那所有酒精消费的钱。

然后在结束行程之后,我们直接在当地坐草原小飞机离开,营地的所有老板以及和我们有接触的主要工作人员,都开了半个小时车来机场和我们告别:

我们拥抱,拼命说话。虽说都有联系方式,但其实大家也都清楚,这应该是彼此见到的最后一面了。

尤其营地老板一家人中的那个爸爸,一直非常乐观大方,很有意思的一个男人。他一直在下面用小相机给我们拍照,直到完全看不到了也不走。

真的特别感人。

总之,一共7万块,买的是完全一站式全包服务,我觉得作为一趟充满异域风情的旅行,不算太贵。

(据说我们走之后的那周,所有的4顶帐篷,都被一个巴西维密超模给包下来了,用来给她过生日,至于是谁,我也忘了...反正很有名。)

8,总结。

以上就是我在坦桑尼亚的旅游经历,供你们参考。

本来想随便写写就完了,没想到看着照片越写越多,已经删掉不少,结果还是写出来一万多个字。而且这写的还是远在天边的非洲旅游,在疫情的当下,和绝大多数人没啥关系。

所以我相信,有耐心看到这里的人,应该是少数。

这文章发出来,估计不点开的比点开得多,点开看不完的比看完的多,看完收藏的比看完分享的多。

结论是,这文章的阅读量会惨不忍睹。

但写都写了,还能咋办呢,总不能不发吧。总有人会想去非洲玩,总有人会想知道非洲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总有人会需要这样一篇攻略,会喜欢这样一篇攻略的。

就算大家都觉得无聊,也算是我对自己那十几天经历的一个梳理。在写这一万多字时,我总觉得自己像是又旅游了一遍。就当是写给自己看的吧。

我是一个非常热爱旅游的人,总想在我有限的生命里,看到更多有趣的风土人情,体验更多我没体会过的东西。

免得以后后悔。

在结束非洲草原的旅行之后,我们坐飞机来到了卢旺达和乌干达,为了去丛林里看野生的大猩猩,而那几乎是我在全世界范围内,买过最贵的一张门票。(卢旺达1300美元一张票,乌干达650美元)

这个以后有机会再写吧。

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非洲,远比你想象中好玩!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