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丹麦小哥买了辆二手车自己开到中国!一路简直精彩纷呈

来源:事儿君 - - 德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最近,一段旅行视频在油管上火了:

一位名叫Sebastian的哥们,拉上自己两个好基友Morten和Tai,三人凑钱买了辆二手轿车,竟然从丹麦一路自驾穿越欧亚大陆抵达了中国!

这场“从丹麦自驾去中国”的旅程,得从Sebastian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说起…

2016年,Sebastian冒出要去中国的想法。

可是要怎么去,他有点与众不同的想法?

他一开始打算直接坐飞机去,可仔细一琢磨:

几个小时飞到北京,住酒店,去景点拍照,这跟普通旅游有什么区别?

毫无乐趣!

Sebastian找好基友Morten和Tai商量,三人一合计,决定买辆二手车一路自驾开到中国去!

Sebastian

Morten和Tai

三个好基友细数了自驾的好处:

更大的自由度,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沿途会经过很多有趣的国家。

商量好之后就开始做准备了,哥仨每人出400美元,凑了1200美元买了这么一辆二手标致车…

车有个门打不开,但是总的来说问题不大。搞到了车,就该规划去中国的路线了。

Sebastian的计划是:

向南穿越德国,克罗地亚,从巴尔干半岛进土耳其,再走丝绸之路,穿越中亚到达中国边境。

不过,去中国的这一路上要经过十多个国家,办齐这么多国家的签证本身就是个大问题。

Sebastian等人没被吓倒,他们在哥本哈根跑断了腿,把大部分签证办了。另一些国家在丹麦没有大使馆,哥仨决定自驾路过一些国家,再把其余能办的签证也办了。

个别国家如伊朗,自驾车进入很麻烦,需要交一大笔进口税,高达2000美元,比车本身还贵。

Sebastian搜了一下伊朗的法律,发现如果有伊朗人愿意提供文件“进口”这辆车,就能合法地避税,只需付给那位伊朗人600欧元“佣金”。

于是Sebastian在网上联系好了一名伊朗人,把钱汇了过去,约定未来在伊朗边境会面。

准备工作完成,终于可以启程了…

穿越欧洲

第一段行程从哥本哈根往南到海边港口,刚出发的感觉非常好,哥几个一路自拍停不下来,上了轮渡,不到一个小时便进了德国。

在柏林,哥仨去几个打卡景点转了转,又去看了一场小众乐队的演唱会,柏林的第一天就这么结束了。

Sebastian在柏林还忙着申请5个国家的签证,基本都不太顺利,于是他们继续前进,中途经过别的国家再试试。

Sebastian醒来的时候,车已经穿过德国向东进入了波兰。因为之前去过波兰很多次了,所以三人没有逗留太久,在森林里搭帐篷睡了一晚就继续前进了。

下一个目标是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途中经过了捷克和斯洛伐克,在这里短暂休整了一下,直到进入此前从未踏足的塞尔维亚,哥仨才感觉,真正的自驾开始了…

他们没有去那些著名景点,而是钻了贝尔格莱德的地道。

在贝尔格莱德的酒吧,路边摊流连过后,Sebastian依然觉得这样的旅行不太过瘾。

直到进入了克罗地亚后,车子突然坏了,哥仨第一次体会到了自驾旅行的“乐趣”。

无奈之下,哥仨敲开路边一位大爷的房门,请求在他的后院搭帐篷过一晚。

大爷非常热情,先是找人来帮他们修车,修车停留的这几天,Sebastian三人跟大爷熟络了起来。

之后,大爷和朋友们又拉着三人吃吃喝喝,邻居也各种热心,带他们四处徒步,车总算修好了,Sebastian终于能继续踏上行程了。

他们连夜穿过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又向南来到克罗地亚边境,去权游的拍摄地,古城杜布罗夫尼克游览了一番。

三人继续前进穿越了黑山,尽管黑山美丽的海滩。

但Sebastian三人无暇停留,毕竟,一路向东抵达中国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三人接着赶路,车驶入阿尔巴尼亚,一路开到首都地拉那。哥仨参观了阿尔巴尼亚旧时代的科幻风格建筑,

以及遍布各地的特色地堡。

在阿尔巴尼亚剪了发,又泡了吧。

从地拉那出来继续往东北方向,穿过科索沃马其顿共和国,前往保加利亚首都索菲亚。

这期间,他们终于再度遭遇了“麻烦”。

这一路自驾的时间相当漫长,抵达边境之后,因为边检人员英语不太流利,怀疑他们偷运毒品,问了他们好几遍“How much?”。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Sebastian最终弄明白边检人员的是想问车有多重。

之后几个边检人员又把车里里外外都翻查了一遍,确信没有毒品之后才予以放行…

索菲亚的行程就是参观各种巨大的教堂。

不过,对于来自北欧的Sebastian三人组来说,这里的公交车才是最有趣的风景,一排一个座位,社恐人士的最爱…

因为不懂当地语言,Sebastian三人乱停车被开了罚单,好在罚款不算贵,警察还免费给他们指了路,哥仨继续自驾前行,来到了罗马尼亚边境。

首都布加勒斯特没啥好看的,他们一路向北,直奔那个著名的景点——吸血鬼德古拉的城堡。

吸血鬼古堡周围怪事不少,比如有兜售大蒜的,但Tai坚决不肯吃。

古堡外的木拖车居然也要上牌…

之后哥仨返回首都布加勒斯特,Sebastian在这里遇见了罗马尼亚的朋友,朋友招待他们的活动,竟然是带他们去参加世界物理大赛,这是15个国家的精英聚在一起,以团队的方式解决物理学难题的比赛…

进入亚洲

罗马尼亚的行程结束,标致车开到土耳其边境,终于要进入亚洲了…

三人要去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签证,路上自然会经过横跨欧亚的名城伊斯坦布尔。

这期间,哥仨之间的氛围有些僵,他们反思了一下,认为原因是三人每天24小时都待在一起,没有了私人空间,于是乎哥仨决定:

以后每到一处都分开活动,自驾时再凑到一起…

在伊斯坦布尔,Tai独自去看圣索非亚大教堂,Morten和Sebastian一个逛街购物,一个泡吧。

抵达安卡拉以后,哥仨决定再次尝试申请土库曼斯坦签证。

等待签证的日子里,他们在安卡拉最大的发现是土耳其仪仗队走正步“顺拐”。

为此,他们录视频模仿了一遍又一遍…

一路向东的行程,他们决定沿着黑海的公路走。然而,这一次,他们的计划却出了意外,虽然路上风景很美,哥仨却完全没机会欣赏了,因为Morten突然病得有点严重,于是三人不得不先在当地找医生给Morten治病。

土耳其当地医生告诉他们Morten的病可能会传染,于是Morten决定立刻中止行程,从下一个目的地,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坐飞机回家!

为了赶上飞机,早上5点20,哥仨就起床沿着土耳其海岸狂奔,沿路黑海的美景完全顾不上欣赏了。

进入格鲁吉亚以后,沿路动不动就下雨,比起之前的土耳其和罗马尼亚,这里的天气实在是太潮了,总算赶到了第比利斯机场,Tai和Sebastian在机场送别Morten。接下来的日子,就剩他俩共同前进了…

虽然很想念Morten,但得知他回家后身体恢复良好,不久后又生龙活虎,Tai和Sebastian在放下心的同时,也开始各种放飞了…

格鲁吉亚的行程是一场惊喜,原本打算来看风景的两人,发现了这里的食物各种美味,一路上除了吃还是吃…

格鲁吉亚的乡村到处都是牛羊,这时候,哥俩有大段时间在格鲁吉亚停留,因为之前跟伊朗一个哥们约好临时“进口”车,以方便这辆车入境。

趁着这段时间,哥俩顺便去了一趟阿塞拜疆,进了首都巴库,他们远远看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旗杆,上网一查才知道,这是世界第三高的旗杆,高162米,据说耗资3200万美元。

到了巴库,Sebastian和Tai想到最高的地标建筑上拍一下照,为了上去,他假冒自己是国际商人,说想要看一下酒店位置最高的总统房间,这座总统套房1万美金一晚。

哥俩大摇大摆上去看风景,拍了一些照,然后以房间不满意为由离开了。

到了晚上,他们下榻在城郊自己那不花一分钱的帐篷里…

本来想穿过亚美尼亚去伊朗,但阿亚边境没有开放,只好折返格鲁吉亚,再入境亚美尼亚。从亚美尼亚一路向南,他们终于抵达了伊朗边境。

丝绸之路

在伊朗边境看山时,哥俩发现有人围着自己的车往里张望。

一开始很是紧张了一番,后来才得知这些人是当地警察,因为车里的一包白色的粉末让他们起疑心,

Tai和Sebastian向警察解释清楚那是一包洗衣粉,警察放下了戒心,搬过椅子来跟他们唠了很久。

这一天在边境上,之前网上约好“进口车”的伊朗哥们准时出现了,完成了手续,他们得以顺利把车开进伊朗。

自驾走到这里,那辆二手车是越来越吃油了,好在作为产油大国,伊朗的油价是相当低的,偏偏这时候,两人又出了车祸,Tai开着车撞上了一堵墙,好在人没事,只是车灯又坏了一个。

历经艰辛,总算顺利抵达了首都德黑兰,然而此时此刻,他们手头上依然没有土库曼斯坦签证。

如果不从土库曼斯坦走,就得驾车穿过阿富汗前往吉尔吉斯斯坦,才能抵达中国边境。

他们的伊朗签证还剩两周了,不过,Tai和Sebastian并不打算放弃,他们再一次提出了申请。

等待签证的日子,他们继续伊朗的行程。这期间,Tai和Sebastian意外发现,伊朗的很多人和事,和西方媒体描述的大不一样。

伊朗人非常热情好客,在路上萍水相逢的人,会邀请他俩去家里吃饭过夜。

很多过路的关口从不收费,甚至还会问候一句欢迎来到伊朗。

他俩的车在路上被人“跟踪”,结果发现人家只是恰好一路跟随去了加油站,抵达以后还请他俩吃了冰棍。

唯一的问题是,伊朗人有时候会热情过了头,曾经有一次,哥俩的车行驶在高速路上,一辆车赶上来并排行驶,副驾驶的人从车窗伸出手来,坚持要跟他们握手…

德黑兰的土库曼斯坦使馆前,签证依然很不确定,他们眼看着一对骑摩托车自驾去中国的德国人签证被拒,悻悻掉头返回欧洲。

不过,Sebastian和Tai终究还是人品大爆发,他们在伊朗签证快要到期的日子,终于拿到了土库曼斯坦签证!

就这样,Sebastian和Tai继续向中国前进,用哥俩的话说,他们已经踏上了丝绸之路,不抵达中国誓不罢休。

前往土库曼斯坦的途中,他们看到了伊朗最高的达马万德山。

原本想在伊朗城市阿莫勒休整一晚上,却找不到一家能住人的酒店,因为城里酒店的房间竟然全部订满了。幸运的是他们又遇见了好心的当地人,几个伊朗哥们邀请他们去家里吃饭过夜。

之后伊朗朋友还带他们游览了里海,之后他们穿越伊朗,抵达土库曼斯坦边境。

在边境经历了一系列复杂的手续之后,Sebastian和Tai被边境人员索要了贿赂,他们当时并不清楚,这样的事不会是最后一次。

土库曼斯坦的街道干净又笔直,却没什么行人。

自驾来到土库曼斯坦,当然要去参观最著名的景点——“地狱之门”。

“地狱之门”又称达瓦札天然气燃烧坑,是一个在1971年被点燃,燃烧至今的天然气坑。

前往“地狱之门”路上同样没遇到什么人,最多的活物是骆驼和蜥蜴。

Sebastian和Tai很快发现,不按当地要求高价雇向导,自驾去“地狱之门”,竟然成了一个史诗级难度的任务:

在谷歌地图上搜索后,竟然有一大堆被当地人标记了“地狱之门”的点,可赶往现场一看,却是类似这样的假冒景点,往往是一个小坑,里面点缀了一些燃烧的小火苗。

前往“地狱之门”,一路上都会遇见以各种理由索贿的警察。

Sebastian和Tai没有被吓退,他坚持要自己找到真正的标记点,哪怕一个一个尝试。

为了省油,他俩把车留在原地,徒步前往5公里以外的一个标记点。

终于,地平线上出现了火光,千辛万苦之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传说中的“地狱之门”。

哥俩晚上在离“地狱之门”不远的地方扎帐篷,一边看“地狱之门“,一边喝啤酒。

眼前的景象令他们无比震撼,这一路走来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告别“地狱之门”,他们继续向东,一路上没什么大城市,旅馆也很少,于是就买了黄瓜,坚果,矿泉水,露宿在沙漠里,

在乌兹别克斯坦,他们碰上主动来合影的人,其实只是想来练一练英文的当地年轻人。

进入塔吉克斯坦,他们穿越了著名的Anzob死亡隧道。

抵达了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参观杜尚别时,Sebastian再一次中了当地警察的套路。

他被一个警察索要手机,强行帮他拍了一堆照片。

拍完这一堆糟糕的照片,警察收了他5美元的“摄影费”。

Sebastian和Tai离开塔吉克斯坦,进入吉尔吉斯斯坦境内。

路上遇见有一对夫妇拦车,询问后才知道,这就是当地搭出租车(顺风车)的方式,不过两人坚决不肯收钱。

抵达了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他们离中国只有一步之遥了。

因为外国车入境中国的手续很麻烦,加上Sebastian和Tai一星期以后就要赶到上海参加活动,思前想后,Sebastian和Tai决定卖掉这辆从丹麦一路自驾过来的标致车。

为了卖车,他们首先找了个地方把车洗了一遍,这辆从丹麦一路开到中国边境的车,第一次焕然一新。

之后两人去了当地二手车市场,Sebastian操着从谷歌翻译上查来的俄语句子“卖车”,在市场里大声叫卖起来…

有意思的是,因为语言不通,Sebastian明明喊的是200美元。当地人没听明白,居然有人跑过来问500美元卖不卖?

甚至有人问1200美元卖不卖?

当初1200美元买来的车,如今还能1200美元卖出去?

Sebastian坚决不坑人,他坚持出价200美元,最终这辆车卖给了这位当地大叔。

之后他们把200美元拿出三分之一汇给Morten,之后又在比什凯克溜达了一周。

接下来,Sebastian要完成“从丹麦自驾去中国”的最后一步:

抵达中国…

一周以后,上海举办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Sebastian本人是这个活动的受邀嘉宾之一。

卖掉汽车的Sebastian坐飞机抵达了上海。

他参加了这场活动,在上海度过了丰富而有趣的时光,走完了“从丹麦自驾到中国”的最后一步。

回顾一路穿越欧亚大陆,自驾抵达中国的行程。

Sebastian无比感慨:

“在中国的日子美好而有趣,但从丹麦一路跋涉最终抵达中国的这段旅途,同样是难得的经历,它令人刻骨铭心。”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