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打入裸聊团伙内部:最小17岁,每人每月狂骗20万

来源:局部观察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现在的社交软件,越来越不社交了。有裸聊的、卖货的、骗人去喝酒的,唯独没有认真交个朋友的。

▲酒吧营销传统艺能

最近裸聊诈骗又“火”了,小到几百块,大到几十万,无论贫穷还是富有,骗子总能从寂寞的单身(也有可能是非单身)男性身上狠狠割一把韭菜。

▲20万,哪怕去那啥呢?

记得上一次看到类似的新闻,我的QQ昵称还叫“忧郁男孩”。为了搞清楚它们的伎俩,我决定亲自体验一把裸聊诈骗的套路。

怎样鉴别裸聊骗子

找个裸聊骗子,比我想象中容易许多。

只要有社交软件的地方就有裸聊骗子,我不是针对探探、陌陌、积目这一类被套上“约炮”BUFF的APP,我是指应用商城里的所有免费社交软件都是它们的根据地。

比如曾经的微信漂流瓶和现在的QQ小秘密,就是骗子野蛮生长的重灾区。

▲QQ小秘密

裸聊骗子有三大特点:第一,喜欢用长相娇美的妙龄少女当头像,有的甚至穿得比性感荷官还要性感;第二,聊天内容暗示性极强,每句话都像是在说,“小帅哥,快来玩儿呀~”;第三,没聊两句就让你加它的QQ号,懒一点的聊都不聊,直接语音报QQ。

↑正常人哪有这样报自己QQ号的?

被敲诈的正确姿势

加上QQ以后,它一定会告诉你它在做“色播”,然后发一个后缀是“.APK”的木马程序,以及一个所谓的邀请码。

至于木马程序嘛,性感荷官在线发牌都比这精致。

▲木马程序叫作:Bunny Girl

在这个程序里输入手机号以及所谓的邀请码,它就会不断要求获取你的隐私信息,不给权限就无法使用。

不过,我用没有SIM卡的手机试了一下,也能进去。

但为了能顺利成为骗子刀俎下的鱼肉,我还是准备了一张新的SIM卡,以及一个虚假的通讯录。

我想了想,很多受害者之所以会继续入套,一方面是饥渴难耐,另一方面就是这样的流氓协议,已经成了我们使用大多数APP的潜规则。

▲不用我多说了吧?

获取完隐私信息后,我就被踢了出后台。

这个时候骗子以“平台正在维护”为借口,让我加它们的另一个QQ,提供一对一服务,也就是准备视频裸聊了。

所谓的“在线裸聊”不过是它们事先准备好的色情视频罢了,只要花88块,你就能买一个激活虚拟摄像头的序列号,它能让你在视频通话的时候,播放事先准备好的录像。

▲虚拟摄像头订单

众所周知,只有魔法才能够打败魔法。于是,我把突然出现在我硬盘里的色情主播打✈️视频,上传到了虚拟摄像头的播放列表里。

这里提一嘴,骗子的智商是真的不大行。

我一共和它开了两次视频,用的都是同一段录像,而且在裸聊之前,我找了个“网络不好”的借口,还把这玩意儿发给了它们当作见面礼,它们却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妥。

▲急了,它急了

在我们互相鉴赏完对方的视频后,骗子马上给我发送了一段两个画面同框的完整视频,同时还贴心地截取了两个画面,打上箭头标记,证明“我”确实在看着对方打✈️。

▲骗子截取的画面:右边是我的视频,左上是它的视频

离谱的是,我一共聊了8个骗子,它们用的都是同一段视频,我心无杂念地看了整整8遍,甚至连这个妹子的口红色号都记住了。

除此之外,骗子还给我发送了通讯录、定位,还有之前给它的见面礼作为威胁,扬言要把视频群发给通讯录里的所有人,以及我周边的各大贴吧、论坛上。

▲骗子话术

▲骗子发给我的后台截图

然后就有了下面这段对话↓

▲快速折磨裸聊骗子√视频版

对线音频.wav来自局部观察00:0004:51▲快速折磨裸聊骗子√纯音频

裸聊诈骗其实是一场心理博弈

由于骗子极度嚣张,所以我连夜去了派出所报备,并提供了骗子的相关信息。

警方告诉我,裸聊诈骗的案子几乎每天都有,但很少有骗子真把受害者视频发给通讯录里的亲友,把视频传到网上的就更少了。

毕竟,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视频想要发布,首先得过审,而那些没有审核机制的网站,不会吧?不会真有人去看吧?

再说了,诈骗讲究一个什么?效率啊!

骗子都是图财,如果受害者真的拿不出钱,那它上传视频也不会有什么创作激励。有这时间还不如去骗下一个,以我为例,在我彻底不理骗子以后,它就再没有找过我。

▲白得一aí子

而它获取的通讯里,除了我自己的两个手机号以外,其他号码都是空号,我的两个手机都没有收到任何相关信息。

我前后一共用了三个不同的QQ加过它,ID分别是炎头队长沙弗林、变色鬼才迪迦,和武器大师杰克,这帮人能当上骗子也算是生物学奇迹了。

▲奥特天团

说白了,裸聊骗子就是利用了受害人对社会性死亡的恐惧,受害人的羞耻心是它们变本加厉的催化剂。

一旦受害人打了第一笔钱,它们就会提出第二笔、第三笔,只要受害人一直想着花钱了事,它们就会以此作为要挟,榨干受害人钱包里的最后一个钢镚。

所以,真的遇上这种情况,第一不要打钱,第二立马报警,第三好好和亲友们坦诚,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当然想要不被骗,就千万不要去裸聊!

裸聊诈骗团伙:东南亚法外狂徒

为了进一步了解诈骗团伙,我又以同行的身份,骗了几个骗子,并成功加上了一个女骗子的微信。

这个女骗子说她在缅北,而我从别的骗子口中得知,越南、老挝、泰国等东南亚国家也是它们的据点。

▲一开始她说她在马来西亚

她的团队一共有8名成员,分工明确,有负责“裸聊”的,有负责敲诈的,还有负责远程指导你替它们借贷的。没错,如果受害人真的拿不出钱,它们会一步一步教受害人如何借网贷,并把借出来的钱转到它们的账户。

▲女骗子的业务是“聊粉”,也就是“裸聊”

再扩大一下团伙框架,还有专门购买社交帐号、后台系统,拉拢新人入坑的万能HR,以及负责洗钱、变现的黑产后勤。

在社交软件上群发裸聊QQ号的行为叫做“跑粉”,有意思的是, “跑粉”属于另一条产业链,骗子称它们为“粉商”,现在知道了为什么它们总让人加另一个QQ号吧。

▲“跑粉”数量,有专门的计数器统计

诈骗团伙大部分是年轻人,甚至还有未成年人。

▲这个小孩说他在“边境”

其中不少成员都有高额负债,它们这行并没有基础工资,也没有五险一金,唯一的收入来源是每笔敲诈汇款里的25个百分点。

哀求不会让它们凭空长出良心,因为它们只认钱,看到骗子们的月收入,你还觉得它们会心慈手软吗?

▲月入4W的女骗子

▲月入5W的青少年

别忘了,一个骗子真正骗到的钱,还得乘以4。

▲《也就》

虽然它们大概率不会把受害人的打✈️视频群发给通讯录里的亲友,但通讯录里的个人信息在它们眼中也是一种可以被多次出售的商品。

由于跨国执法存在的诸多限制,警方很难帮受害人追回赃款,再加上现在疫情的原因,境外不法分子变得比以往更加猖獗。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不要放任自己朝着欲海的深处游去。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