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际公路成杀人舞台,女魔头和7个男人的桃色惨剧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公众号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生活是一出悲剧。在这悲剧中,我首先是冷眼旁观片刻,然后就扮演起自己的角色。

——斯威夫特

1989年12月13日。 佛罗里达州达通海岸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一辆废弃的车辆。 这辆车很诡异——车牌被拆除;车上没有任何指纹;车主不知所踪。 起初,当地警方没太关注。 因为达通海岸是一个旅游景点,游客众多,遗弃车辆是常见事。 

图:纪录片 直到12月13日,在发现失踪车辆8千多米外,又发生了一件不寻常事。 警方终于提起警觉。 有人发现了一具男尸,身上有4个被枪击的伤口。 这是一起谋杀! 警方随即组建专案小组,调查男尸身份。 一查,发现更不对劲了。 

图:纪录片 被杀男子叫理查德·马洛里,51岁。 马洛里有双重身份: 1、电子商店老板;2、强奸犯。 由于马洛里前科累累,当地警方起初以为,这是复仇事件。 许多人希望马洛里死。 所以警方也没有耗费大量精力调查。 

图:纪录片 谁也想不到,马洛里仅仅是开始。 接下来1年里,佛罗里达州沉浸在离奇谋杀的阴影中。 洲际公路成了杀人舞台。 每当枪响,就有人倒在某处,命丧黄泉。  

  警方一时束手无策。 躲在暗处的凶手,似乎对他们的追击毫不畏惧。 马洛里之后,再添6名死者。 1、1990年6月1日,冬季花园建筑工人,大卫·安德鲁·斯皮尔斯,被发现死在佛罗里达州的柑橘县,身中6枪; 2、1990年6月6日,工地兼职工,查尔斯·埃德蒙,尸体在佛罗里达州的帕斯科县被发现,身中9枪; 3、1990年7月4日,退休商人,彼得·亚伯拉罕·西姆斯,他的车被发现在奥兰治斯普林斯,尸体至今没有寻回; 4、1990年8月4日,香肠推销员,特洛伊·布瑞斯,尸体在佛罗里达州的马里恩县被发现,身中2枪; 5、1990年9月12日,前美国空军少校,前州儿童虐待调查员,查尔斯·理查德·迪克·汉弗莱斯,同样被发现死在马里恩县,身中6枪; 6、1990年11月19日,保安员,沃尔特·杰诺·安东尼奥,被发现死在迪克西县的一条偏僻小路里,身中4枪。 凶手猖狂至极。 就连警员也照杀不误。 

图:纪录片 频发枪杀案,佛罗里达州的民众人心惶惶。 他们都在疑惑: 凶手到底是何人?是否是同一人犯案?为何对这些毫不相干的男人痛下杀手? 眼看情况越来越严重,警方建立了调查组,总结了根据7名死者的共同点: 1、年龄跨度在40~70岁间,均为中老年人;2、车内值钱的财物都不见了,有人车辆被盗;3、被发现时,均衣衫不整,有人甚至全身赤裸;4、都是被枪杀,且是同一款点22口径的左轮手枪(通常为女性使用)。 警方推测,凶手大概率是同一人。 而且,很可能是一个女人。 

图:纪录片 与此同时,警方也接到越来越多的民众线报。 根据线报,他们基本锁定了凶手: 1、一对外来的女同性恋人;2、无正当职业,居住过佛罗里达州多家汽车旅馆;3、其中一个女人叫莫尔,另一个曾用名格林、苏珊、劳里; 最关键的是,有民众配合警方,进行了画像。 凶手似乎就在眼前。 警方加紧了调查的脚步。 

图:纪录片 他们以佛罗里达州为中心,将搜证范围扩散到附近的洲际。 最终,发现了大量证据。 首先,他们在两个死者的车上,发现了凶手的指纹。 就是这枚指纹,令警方锁定凶手是同一人。 其次,他们在两家二手回收店铺里,发现了几名死者车上的物件(相机、雷达探测器、工具箱等)。 并成功在其中一家店铺的收据上,收集到疑似凶手的指纹。 两次指纹一比对。 哦豁! 真是同一人。 警方把指纹传送到国家犯罪中心。 很快,答案揭晓。 那个拥有3个化名的女人,原来犯案累累,早已是当地警局的一大麻烦。 名叫艾琳·沃诺斯。 

 抓捕行动一触即发。 至今,仍有不少人记得,奥兰治港的“The last Resort Bar”里,有过诡异一幕。 那是1991年1月8日。 一群便衣警察,包围了一个坐在吧台喝酒的艾琳。 

图:The last Resort Bar 警员出示逮捕令。 艾琳瞟了一眼,毫无表情。伸手。上拷。 几分钟后,艾琳被警方带走,脸上竟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审讯室里,艾琳供认不讳。 人是她杀的。 正当警方以为,案件终于要水落石出时,艾琳却来了一个大反转。 她自称无罪。 并还原了,枪杀这些男人时的情况。 

图:纪录片 艾琳是一名公路妓女。 每天的工作,就是流连在洲际公路,物色有性需求的男人。 竖起大拇指。便是行内人的暗示。 公路妓女处在产业链的最低端。收入最低。危险系数最高。 艾琳表示,死在她枪下的7个男人,都是白嫖她未遂,在双方争执下,想要杀她的。 她坚称,这并非谋杀。 而是反杀。 “我非常后悔开出了第一枪。” 

图:纪录片 警方无法接纳艾琳的说法,原因有2: 1、前科累累。 从16岁起,艾琳就是警局的常客。 小到盗窃。大到贩毒。 她几乎什么非法勾当都干过。 生活基本就是在犯法→逃亡→被捕中,恶性循环。 2、强烈对比。 除了第一个死者马洛里,其他6个死者都是没有前科的普通人。 即便抵受不住诱惑,和艾琳发生了性关系,也不大可能因为嫖资动杀机。 何况,其中2个死者还是警务人员,知法犯法的概率就更低了。 但艾琳死不承认。 除了坚称无罪,其他细节一概闭口不谈。 

图:纪录片 与艾琳的沉默相反,全球媒体却炸锅了。 为了抢夺独家头条,他们争先深入艾琳的生活,采访她身边所有人,扒皮她的一切。 这些采访,令案件越来越离奇。 往后的日子里,艾琳将从十恶不赦的杀人犯,摇身一变,成为悲剧的牺牲品。 从被逮捕到执行死刑,她竟跨越漫长10年。 至今,她仍是争议。

1956年2月29日。 艾琳出生在密歇根州,一个畸形的家庭。 母亲14岁。父亲16岁。一个比她大1岁的哥哥。 艾琳出生2个月前,父亲突然离家出走,人间蒸发。 再有消息时,已是被逮捕。 罪名是:绑架、强奸一名7岁女童。 一个更残酷的真相是,艾琳母亲也是受害者之一,换言之,艾琳和哥哥是恋童事件的产物。 后来,父亲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 再后来,竟在狱中自杀身亡。 艾琳一生不曾见过父亲,更不知父爱为何物。 

图:艾琳和哥哥 没人愿意困于泥沼,艾琳母亲亦是如此。 艾琳4岁。 母亲便因忍无可忍,逃离了不堪的生活,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 艾琳被捕后曾被问,一生最恨是谁。 她直指母亲。 她认为,当年如果母亲没有一错再错,她不必走到这步。 她的出生已是不幸。 但被母亲抛弃后,她才认清人间炼狱的全貌。 

图:艾琳母亲 没人管教,艾琳和哥哥被送到外祖父母家。 外祖父是当地出了名的酒鬼。 一喝酒就家暴。 艾琳母亲就是被打跑,继而被艾琳父亲看上,才后来后来的悲剧。 没有意外。 作为累赘,艾琳和哥哥,成了新一轮发泄对象。 艾琳同学回忆,曾有一次看到艾琳被外祖父用脚踹倒在地,然后用腰间的皮带抽打。 足足20分钟。 传统的外祖母忍气吞声。 眼睁睁看着两个孩子被打,只敢冷眼旁观。 

图:艾琳和祖父母 诡异的是,外祖父母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让艾琳和哥哥叫他们爸妈。 直到艾琳14岁时,才从邻居口中得知,亲生父亲在狱中自杀,以及关于父母那些不堪的事。 艾琳的世界崩塌。 自此,变得更加叛逆。 但这仅仅是她扭曲诱因的一角。 

媒体继续追踪。 更多骇人听闻的细致末梢,被公之于众: 1、至亲侵犯。 随着艾琳年龄增长,身体日渐成熟。 外祖父露出真面目。 他开始经常借着检查、殴打艾琳,对她毛手毛脚,后期更发展成猥亵。 艾琳11岁。 外祖父伸出魔爪,她无力反抗。 2、不伦恋情。 同为弃儿,艾琳和哥哥感情从小很好。 但因为生活在关系混乱的家庭中,加上反叛外祖父的情绪日渐积累,两兄妹开始到处捣乱。 越是反叛,换来越多折磨。 最终,两人决定以牙还牙,与对方发生性关系,并故意告知祖父母。 这是一场挑衅。 他们从未在长辈身上,学会任何。 除了,性=权力。 两个小孩以扭曲的方式,宣告着对自己生命的所有权。 3、以性供毒。 没人知道,艾琳染上毒瘾时,究竟多大。 但媒体通过街访,搜寻到除了外祖父、亲生哥哥外,艾琳认识第一个性伴侣时,大约11岁。 那时的她,已经染上烟瘾。 为了获取香烟,艾琳想到利用自己的身体,作为交易条件。 在当地,有一条潜规则: 认识艾琳的男人=艾琳的性伴侣。 渐渐地,艾琳的名字响彻整个小镇,几乎所有男人都认识她。 大家称她“烟奴”“婊子”“妓女”。 4、重蹈覆辙。 后来,艾琳被外祖父的朋友侵犯。 结果意外怀孕。 那年,她14岁,正好与母亲怀上她同龄。 悲剧正在轮回。 而艾琳将要面对的,将是比母亲惨烈千万倍的未来。 

图:传记电影 外祖父得知艾琳怀孕后,将她扭送到感化院。 可能是急于掩盖罪行,可能是怒于艾琳不再受控。 这一次,他决定彻底抛弃艾琳。 无论艾琳如何下跪哀求,只要看她踏入家门,就对她拳脚相向。 然后再次扔回感化院。 

图:传记电影 艾琳绝望了。 她再没有回外祖父家。 在感化院生下一个男婴后,她趁着夜色,逃之夭夭。 该去何处? 她不得而知。 1、没钱。2、未成年。3、没身份证。

她找不到工作,更不可能有住处,无可奈何,她只能沦落为一名妓女。 白天在公路旁揽客。夜里睡在附近树林。 

 艾琳人生,也曾有过甜。 1976年。 因为在当地再也混不下去,她搭便车随机来到佛罗里达州。 车停在一家老年俱乐部门前。 巧的是,她就在那里,邂逅了未来的丈夫。 69岁的游艇俱乐部老板,路易斯·费尔。 那年,艾琳20岁。正是蜜桃成熟时。加上自来熟的个性,很快就虏获路易斯的芳心。 不久,两人登记结婚。 钻戒。金钱。艾琳意外获得,梦寐以求的一切。 历经苦难,她应该比谁都更重视,这段豪门婚姻。 然而,她不懂如何经营。 她只在生活里,学会暴力、色情、摧毁。 

图:艾琳和路易斯 与路易斯刚完婚,她就开始酒瘾发作。在家喝。餐厅喝。最后,喝到酒吧里。 喝到烂醉,艾琳到处挑事,经常和酒吧里的人打架,甚至好几次被抓进警局。 路易斯好言相劝。 结果,被艾琳拳脚相向。 这是她唯一知道的,让别人顺从的方式。 路易斯震惊。 由于被打的次数越来越多,他开始不敢回家,躲着艾琳。 有一次。 艾琳再次伸手跟他要钱,他怒而拒绝,结果被艾琳用棍子猛地砸头。 路易斯彻底觉悟。 他不再相信,家暴后跪在地上,对他百般讨好的艾琳。 他向法庭申请了保护令。 失去庇护的艾琳,再次跑到酒吧,喝到烂醉后,与酒保在争执中,用桌球打到对方重伤。 结果,她再次入狱。 路易斯当机立断,跟法院申请了婚姻无效。 这段婚姻,只维持了9个星期。 艾琳亲手摧毁了一切,以冷酷无情的暴力、自私自利的贪欲。  

 1976年7月17日。 艾琳出狱。 同一天,她得知一个可怕的消息:哥哥因食道癌,已经不在人世。 她大受打击。精神越来越恍惚。 之后10年里,她的生活几乎是警局、酒吧两点一线。 作无可作。 艾琳渐渐丧失掉生的意志。 她经常会出现自残行为,甚至试过对着自己的肚子开枪,只为了证实,自己还有痛的知觉。 1986年6月。 艾琳再次企图自杀。 自杀前,她决定完成最后的愿望:喝一大杯冰啤酒。 

图:传记电影 她来到一家酒吧。 坐下后,发现居然是同性恋酒吧。 换作平时,她肯定拔腿就跑,因为某次入狱时,她曾被狱中的女同性恋性骚扰。 但她已经无力挣扎。 她只想喝一杯啤酒,无论身在何处。 谁也想不到,艾琳将因为这个决定,遇见人生的挚爱,以及活下去的理由。 她叫泰瑞亚·莫尔。 是酒吧的一名女服务员。 

图:莫尔 起初,艾琳很排斥莫尔。 因为过去恐怖的经历,令她有很深的恐同倾向。 但莫尔很温柔。 她没被艾琳粗狂的外表吓到,还一再热情地攀谈。 得知艾琳是妓女,莫尔也没有异样。 她接纳了艾琳。 并且,深深被这个满是伤痕的女人吸引。 

图:传记电影 没有意外。 两人陷入热恋。 莫尔的爱,让艾琳再次找到生存的意义。 

 在这段关系里,艾琳转换了角色。 过去,她依附他人。现在,她想成为莫尔的依靠。 她们以夫妻相称。 艾琳强硬夺下“丈夫”的名义。 甚至不让莫尔出去工作。 也许,于她而言,莫尔象征的不仅是爱情,更是一个可控的对象。 

图:传记电影 艾琳洗心革面。 她尽可能整理仪容,穿上最好的正装,奔走在各大写字楼。 只为了谋求一份工作。 但这简直是异想天开,没人会雇佣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何况她什么技能都没有。 期间,他们的恋情被莫尔家人发现。 两人决定私奔。 她们躲在最廉价的汽车旅馆。 艾琳为了维持两人的生计,最后还是走上公路,重操旧业。 1989年11月30日深夜。 她上了第一个受害者,马洛里的车。 马洛里不仅想白嫖,还将艾琳殴打至半昏迷,对她实施了变态性行为。 最终,艾琳反杀。 在马洛里身上开了6个洞。 

图:传记电影 这个经历,让艾琳彻底陷入癫狂。 她已无退路。 既然人生所有的痛苦,都来源于男人的施暴。 那她就以牙还牙。 榨干钱。夺走命。 她用男人,供养了最后的幸福。 

 艾琳被捕后,警方其实很头疼。 找不到凶器。又没有目击证人。按照疑罪从无原则,艾琳很大可能洗脱罪名。 最终,他们找来莫尔。 说服她转做警方的污点证人。 莫尔没有犹豫。 虽然她从未动手,但她早已知道,艾琳通过谋杀,维持她们的日常开销。 但她从头到尾,都佯装毫不知情。 按照警方指令,她和狱中的艾琳,进行了一次秘密通话。 

图:纪录片 电话接通后,艾琳一听到莫尔的声音,整个人都软了下来。 莫尔声泪俱下。 艾琳一边温柔哄着。一边答应着,绝不会让她受一点伤害。 “我不会让你坐牢的。” 

图:纪录片 不久,莫尔出庭。 却是以证人身份,坐在艾琳的对面。 她自证清白。 辩称对艾琳犯下的一切,毫不知情,自己也很错愕,无法再维护艾琳。 

图:庭审录像 莫尔 这一次,艾琳没有辩护。 她看着莫尔。眼眶渐渐湿润。 最终,她承认了谋杀,一如当初承诺,莫尔毫发无损,重获新生。 起身离席。 2002年10月9日。 艾琳被依法执行注射死刑。 年仅46岁。 待在狱中的21年里,除了好事的媒体,再也没有人去探望过。 她身后已无一人。 爱恨情仇也早已告一段落。 

图:庭审录像 背负7条人命的艾琳,该死吗? 答案是肯定的。 她生来是一个悲剧。 一生都在循着最惨烈的路线,奔向罪恶与死亡。 艾琳可恨。 但她短暂的一生,仍引起无数人的争论。 有人怜悯。甚至流泪。 犹记得,某次庭审结束。 艾琳冲着法官咆哮:“为何不把那些强奸的人处死?” 这是她的绝叫。 也是这个案件,留给我们的另一个思考。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