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女童半小时在某平台打赏主播近5万

来源:澎湃新闻 - - 其它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张先生随后联系两个直播平台的客服,某音平台当天就退回所有的3万多元打赏,但某手平台却多次驳回了张先生的退款申请。

某乐学长首页。 本文图片 甬派客户端

张先生无奈向宁波海曙区司法局洞桥司法所的陈杰云调解工作室寻求帮助。

调解员陈杰4月7日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工作室于3月25日接到张先生求助,称已向某手平台提供账号、打赏等相关信息,但某手平台始终以无法确认打赏人为未成年人的理由驳回张先生的退款申请。

工作室在研究之后,认为需要搜集充分证据证明打赏行为人系未成年人。3月25日当晚,工作室登录涉事账号,对发生打赏行为期间的3个多小时的直播视频进行反复研究,找出了其中两段共1分多钟的主播对话。

“第一段中,

一名主播问小可爱(小雨的网名)来了没有,那个小学生,

第二段中,另一名主播询问小可爱怎么这么厉害,从1级刷到了33级,一共花了多少钱,主播回答,4万多,5万不到,

这说明两名主播是知道小可爱是小学生身份的。”

陈杰告诉澎湃新闻,很多直播主播的粉丝也发私信来问小可爱多大,是不是小学生,不能这样进行打赏,工作室将这些证据都一一留存,并附上说明,提交给某手平台后台。

直播平台后台账单。

陈杰介绍,

他们给某手平台提交的证据资料分为3部分,从不同维度证明打赏行为人为未成年人:

第一,账号起名“小可爱小白兔”,符合未成年人起名习惯;第二,在向学校核实之后,账号登录及操作时间是在小雨上网课之后,符合该未成年人作息规律;第三,主播对话的视频资料及网友对“小可爱”未成年人身份私信的截图。

但在提交完这些资料及多次沟通后,

某手平台仍以“证据不足”为由,驳回张先生的退款申请。

陈杰告诉澎湃新闻,在主播对话发现线索后查找直播中相应的打赏视频时,发现该打赏视频已被删除,

在要求某手平台提供被删除视频时,平台拒绝了请求,

并且不让工作室联系主播。此外,工作室要求平台提供一对一的沟通服务时,也被拒绝,每一次沟通都是不同的客服在对接,不断重复投诉事宜。

调解员向当事人了解情况。

工作室查询相关法律法规发现,去年11月23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站发布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

规定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网络主播和“打赏”用户实行实名制管理。未实名制注册的用户不能打赏,未成年用户不能打赏。

要通过实名验证、人脸识别、人工审核等措施,确保实名制要求落到实处。此外,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平台应对“打赏”设置延时到账期,如主播出现违法行为,平台应将“打赏”返还用户。

陈杰告诉澎湃新闻,

小雨的实名制认证只认证了40%,

而在其打赏行为中,也并没有相关人脸识别等再次审核的措施。

补充证据后,工作室再次与某手平台进行了多番交涉,

终于,在第七次电话沟通中,某手平台同意在10个工作日内退回消费款项48021元。

经核实,该笔款项已于4月6日全部退回。

海曙区陈杰云调解工作室。

“未成年人与成年人操作的区分是比较明显的,从昵称到浏览点赞内容,后台应该很容易分别。”陈杰向澎湃新闻表示,在遇到此类事件时,家长要第一时间保存证据,如孩子打赏的截屏、充值消费的账单、与案件相关的主播视频等。

对于类似未成年人打赏退款需多番申诉的情况,4月7日,澎湃新闻拨打了某手平台的未成年关怀咨询热线,工作人员称,他们对于未成年人在无监管情况下进行消费的案例,会百分百处理退款事宜,对于监护人提供的资料会进行仔细审核,一旦审核到未成年人的特征信息,会直接进行相应的退款。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