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豁免新冠疫苗知识产权,拜登陷两难

来源:VOA - - 国际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印度第二波新冠疫情持续恶化,华盛顿尚未承诺推动对新冠病毒相关知识产权的豁免,美国国内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各执一词。支持者认为,豁免疫苗知识产权,有助疫苗在全球的公平分配。反对人士则说,豁免专利保护,等于是将疫苗的研发技术拱手让给中国。

星期一(5月3日)美国贸易代表戴琪( Katherine Tai)与世界知识产权组织 (WIPO)总干事邓鸿森(Daren Tang)举行线上会谈。双方讨论了如何增加疫苗产量、知识产权在应对新冠疫情方面的作用等问题。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公布的新闻稿,戴琪与邓鸿森就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具体挑战,以及拟议对“贸易相关知识产权” (TRIPS)豁免的某些条款交换了意见。

戴琪重申,拜登政府目前的头等大事,是拯救生命,结束新冠疫情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大流行。双方还讨论了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世界贸易组织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如何展开更加密切的三边合作。

早些时候,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一位官员也告诉美国之音,美国正在与全球伙伴合作,探讨采取务实有效的措施,以快速增加疫苗的产量和公平分配。

拜登政府在是否豁免新冠病毒相关知识产权的问题上陷入两难境地。华盛顿仍未对印度和南非提出的,关于豁免“贸易相关知识产权” (TRIPS)某些条款的建议做出承诺。白宫新闻秘书莎琪说,美国的总体目标是向国际社会提供尽可能多的供应,并以具有成本效益的方式做到这一点。

公共卫生专家:美国应支持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豁免

早在去年10月份,印度和南非就率先提议,鉴于全球新冠疫情的形势,应该暂时对新冠病毒相关的知识产权予以开放;但是这一提议遭到了许多富裕国家的反对。

印度爆发第二波新冠疫情之后,拜登政府开始考虑推动对新冠病毒疫苗知识产权的豁免。白宫的这一松动是由于受到公共卫生界,以及国会参议院民主党人的压力。

美国国会参议院10名民主党籍参议员,日前致信拜登总统,敦促白宫允许世界各国在当地生产疫苗,以加快新冠疫苗和治疗的广泛可及,减少不必要的死亡。这些参议员认为,对新冠药物知识产权的豁免是必需的,有助于增加对贫穷国家民众的接种,最终实现全球终结疫情的目标。

美国公共卫生领域相关专家也呼吁白宫支持对新冠疫苗知识产权(Covid vaccine IP waiver)的豁免,他们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保证新冠疫苗在全球的公平分配,同时也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化学与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对美国之音表示,华盛顿绝对应该支持和推行新冠病毒疫苗IP的豁免。

“从公共卫生的角度,以及全球外交的角度来看,宣布对疫苗IP的豁免,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从基本伦理和基本人性的角度来看,这样做也是正确的,” 埃布赖特说。

劳伦斯·戈斯廷(Lawrence Gostin)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法学院卫生法教授。戈斯廷也赞同这一立场。他认为,美国政府应该支持对新冠疫苗知识产权的豁免;因为这种豁免得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支持,这样做是有充分理由的。

戈斯廷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处于前所未有的全球紧急状况,我们必须确保与世界各国公平分享疫苗和其他医疗技术。这将有助于避免今后发生更多人道主义危机。阻止病毒的传播以防止新的和有关变种,也符合我们的国家利益。”

罗格斯大学的埃布赖特还告诉美国之音,即使对新冠疫苗的知识产权豁免,也不意味着立刻就能生产出足够的疫苗,将印度从当前的疫情危机中解救出来。

“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本身,并不能立即生产出足够的疫苗,使75亿人口获得免疫;但它将加速这一进程,而且通过这样做,它将加速结束大流行和恢复正常的进程,” 埃布赖特说。

为什么反对美国对新冠疫苗IP豁免?

印度上个月陷入第二波新冠疫情危机后,白宫曾承诺立刻向新德里提供所需的援助。甚至有分析人士说,白宫3月份时提出的“四方疫苗伙伴”计划,是派上用场的时候了:不仅能够对印度疫情有所帮助,而且还有助于巩固华盛顿在印太地区应对北京的影响力。

与此同时,印度疫情震惊国际,包括印度和南非在内的许多国家纷纷推动对新冠疫苗和药物知识产权的豁免。

分析认为,白宫迟迟不能下定决心推动新冠疫苗IP豁免,是因为拜登政府面临来自药商和利益团体的强烈反对。美国的药商们说,对新冠药物知识产权豁免,会将相关技术拱手让给中国和俄罗斯,帮助了北京和莫斯科的疫苗外交。

拜登总统的亲密盟友、特拉华州民主党籍国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Sen. Chris Coons),也反对美国推动对新冠药物IP的豁免。

库恩斯参议员上星期在华盛顿一家智库的会议上说,豁免有可能会导致美国失去私营部门的投资和研发,而这种投资和研发对于此刻的医学、突破性的疫苗、突破性的医疗诊断是至关重要的。

另一方面,美国倡导创新和知识产品保护的非政府组织,也反对打破对新冠药物IP的保护。贾西·麦克多尔(Jaci McDole)是“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资深分析师。

麦克多尔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不应支持“贸易相关知识产权”的豁免,因为它无法实现及时获得包括疫苗和药品在内负担得起的医疗产品,以及扩大对抗新冠疫情所需至关重要医疗产品的研究、开发、制造和供应的目标。

“豁免也不能提供安全和质量控制的手段。 在应对新冠疫情需求方面,知识产权并不是障碍,因此豁免是不适当的,”她说。

在麦克多尔看来,这些医药产品都是非常复杂的化学配方,需要专门的设备和原材料。 鉴于最近假冒新冠病毒疫苗、治疗药物、个人防护用具和其它产品的现象激增,在供应链内保持质量控制是非常重要的。

她对美国之音说,如果造假者或装备不良的厂家侵入本已有限的供应链,并将假冒或低于标准的产品投入市场的话,就无法保护供应链和控制质量。这样只会进一步伤害到最需要帮助的人。而对于持有这些专利的药商来说,意味着巨大的经济损失。

“一旦知识和其它信息被传播,就会变得毫无价值;这对投入时间,金钱和资源来开发这些信息的公司来说,就无法挽回损失了。特别令人担心的是,包括知识产权在内的无形资产,都是占大多数公司资产的很大一部分比例的,” 麦克多尔说。

药商们担心,一旦药物专利保护被豁免,世界各国都将大量投入生产,从而损害专利持有药商的利益。而众所周知,印度是全球最大的仿制品牌和非专利药物的生产基地,分析人士认为这可能是药商们的一大忧虑。

然而乔治城大学卫生法教授戈斯廷对美国之音表示,印度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是担忧,而是现在正需要印度去这样做。“印度生产非专利药品和疫苗的能力,对美国和世界都大有裨益。我们需要印度工厂帮助推动疫苗生产,”他说。

罗格斯大学生物化学教授埃布赖特则认为,当前所有的疫苗技术都是在研究界被充分介绍和广为人知的。“无论疫苗IP是否豁免,寻求复制该技术的国家都将会这样去做。如果有豁免,它们会带着感激的态度,以控制的方式去生产;如果得不到豁免,它们也不会顾忌,反而会以无控制的方式去生产,”他说。

支持者:将修改计划在WTO框架下寻求解决

英国伦敦一家关注全球制药、仿制药和生物技术行业的网上媒体《制药界信函》(The Pharma Letter)星期一(5月3日)报道说,白宫没有承诺对疫苗IP豁免,使得豁免新冠疫苗IP的提议上周五搁浅,也令世贸组织(WTO)的“贸易相关知识产权” (TRIPS) 理事会大为失望。

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该理事会的主席说,豁免的支持者们将会修改计划,以寻求共同点。

“贸易相关知识产权” (TRIPS) 理事会主席、来自挪威的达格芬·塞利(Dagfinn Sørli)大使说,鉴于计划中进行的修订,现在有理由抱有一些“谨慎的乐观”(careful optimism)。塞利说,虽然各成员国之间存在重大分歧,但各方都愿意找到建设性和达成共识的方案。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