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泰北孤军看台独绿委“双标”

来源:中国时报 - - 社会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在泰国的北部有一群流落在异乡的“中华民国国军”,虽然大多数军民及其后裔未曾到过台湾,但他们的遗族及后代迄今依然传唱着“中华民国国歌”、心系“祖国”,他们就是“中华民国云南反共志愿军”。

位于泰北的“云南反共志愿军”坟冢,此前均由中华救总维护处理相关事宜。([email protected]立法委员吴斯怀)

近期,“云南反共志愿军”又再次浮上台湾新闻版面。有不少台湾立委质疑台国防部为何突然动用第一预备金共计1,216万新台币给“社团法人中华救助总会”(下称:救总),并用于整修泰北的反共救国军孤坟及忠烈祠。尤其出身台湾基进党的“台独”立委陈柏惟更大声咆啸:“他们(云南反共救国军)来过台湾的有多少人?为何不去纪念白团(二战后,曾有日本军官群前往台湾协助军队军事训练,简称‘白团’)?为何不去纪念德国教官?是国民党对不起他们,不是我们对不起他们。”

之所以会引起台湾“绿”委与国防部针锋相对,主因就是民进党政府为了“转型正义”而设置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曾认定“中华救总”是中国国民党的附随组织,并要求将该组织财产收归国有。也因此,当国防部竟将款项交付中华救总以执行维护泰北的反共救国军孤坟及忠烈祠,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立即质疑:“为何驻外单位不能自行找泰国业者整修,却拿公帑捐助国民党附随组织。”

事实上,曾多次撰写民进党政府推动“转型正义”的相关争议,尤其针对“转型正义”的执行组织单位-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下称:促转会)等,皆带有浓厚的政党斗争与去中化色彩,但这与所谓“转型正义”的价值理念似有背道而驰。

举例来说,此次事件主角之一的“中华救总”,是于1949年由民间社会主动发起创立的组织,不可讳言,组织成员不少身兼国民党干部。该组织成立宗旨目的,是受台湾内政部及各个部会委托办理救济海外赴台及滞留海外的难胞。根据前国民党主席朱立伦公布的资料指出,救总创立至今获台湾官方补助57亿台币,但累积公益支出却高达101亿元,补助远远低于支出。这与一般台湾社会认知充满肥水的国民党“附随组织”相比,似乎显得荒谬。

再者,自台湾解严后至今三十多年,中华救总的职能依然存在。不仅如此,不论是陈水扁还是现今的蔡英文政府,都相当仰赖中华救总为海外难胞的服务,并持续的委托与执行。值得一提的是,民进党政府侨务委员会委员长(下称:侨委会)童振源过去担任驻泰代表期间,曾于2020年5月发表过公开信,指出“(中华)救总对泰北的援助,是在执行‘中华民国政府所委托的任务’,其运用国家及社会的资源,并‘不属于任何特定政党’,或由某特定政党决定其人事与资源分配。”换言之,中华救总何以又被指控为国民党附随组织?

台湾国防部欲拨预算给泰北孤坟整修,却遭党产会质疑,朱立伦刊文痛批,“挡修泰北孤坟,党产会背骨忘宗”。([email protected]朱立伦)

当初,蔡英文政府在设置党产会、促转会时,不断强调会两个机构都会是超然的独立机关,而就“中华救总与国防部”一事来看,党产会确实“超然独立”,否则也不会质疑同为民进党政府的国防部,但若按同样规则办法来审视,民进党“辖下”的附随组织是不是也该比照办理?蔡英文政府的“双重标准”,相信台湾社会能感同身受。

令人惋惜的是,由台湾人民选举投票胜出的民意代表却也被“双重标准”蒙蔽双眼,不仅未有深入了解中华救总在东南地区的时代背景意义,也未去了解作为“云南反共志愿军”一脉相承至台国防部的历史脉络,以及为何持续背负远在泰北英灵的责任,只因看到与国民党渊源深厚的国防部、中华救总,就轻易的被其他政府组织带风向。再退一步来说,连“‘反共’复国”的组织部门都分不清楚,“绿”委们是否也也正是他们最常批评的“中共同路人”?

长期以来,台湾社会乍看似被蓝绿意识形态瓜分,但实质上,很多事情更是存在着“双重标准”,而这也是造成当前台湾政治往往只会注意表面功夫,却不去深入叵析问题的深层次结构矛盾,不仅仅使得台湾一直无法往前进,也是台湾持续对立的最根本原因。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