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中药50年 老院士坦言:中药不能治癌 咱不能吹牛

来源:39健康网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说砒霜能治病,武大郎恐怕第一个不同意:啥玩意儿?

图源:电视剧《水浒传》

然而进入20世纪,砒霜开始了它的“洗白”之路,逐渐成为抗癌无数的明星药,研究者蜂拥而至。

砒霜,俗称鹤顶红,化学名称是“三氧化二砷”。在它的逆袭之路上,也少不了中国科学家的身影。

一、砒霜或是人类最早的靶向药

“以毒攻毒”真不是开玩笑的,在我国传统的中医理论中,小剂量的砒霜曾被用于治疗昏睡症、肺结核和皮肤病。

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位名叫张亭栋的中西医大夫发现,在“以毒攻毒”的乱炖中药中,三氧化二砷对一些类型的白血病有治疗效果。张亭栋成为第一个提出“砒霜治疗白血病”的医生,而该药方被称为“癌灵1号”。

至此,一个让人恍然大悟的真相浮出水面:乱炖中药中的轻粉和蟾酥是毫无益处的毒药,真正能“以毒攻毒”的是砒霜。

可惜的是,由于种种因素的限制,张亭栋的发现虽然发表了,但影响力很低,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直到后来,陈竺/陈赛娟团队通过更加科学的方法,对砒霜的抗癌机制进行深入研究,才取得突破性进展,还获得了美国血液学会的大奖。

这篇经典文章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研究发现,砒霜对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有奇效,临床上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的标准疗法是“化疗 + 全反式维甲酸”,而将化疗替换成三氧化二砷后,患者的响应率约为100%,2年生存率高达99%。

研究人员表示,砒霜是天然的靶向药物,可以特异结合在融合蛋白的PML部分,抑制融合蛋白的PML部分功能,最终杀死癌细胞。

这一激动人心的发现让砒霜“洗脱”了千古罪名,成为精准医疗的功臣。

其实早在1998年,一项发表在《新英格兰杂志》上的研究就发现,砒霜可以诱导体内的早幼粒白细胞凋亡,使白血球的恢复正常生长,起到抑制白血病的作用。从那时起,国际医学界就开始认可砒霜治疗白血病的作用。

2000年9月25日,美国FDA批准三氧化二砷注射液用于治疗急性早幼粒白血病,标志着砒霜成功“洗白”,同时开始对肝癌、前列腺癌、淋巴癌、子宫内膜癌等多种癌症的临床试验。

二、没有止步于“血癌”

2021年6月30日,日本某公司申请将一种有机砷化合物用于治疗复发/难治性外周T细胞淋巴瘤。研究称,该药物可干扰细胞线粒体功能,调节信号转导通路,从而诱导细胞周期阻滞和细胞凋亡,达到理想的抗癌效果。

一期临床试验结果表明,14名患者中有10名获得缓解,其中1名完全缓解,3名部分缓解。

当然,成为白血病克星后,砒霜没有止步,而是给了我们更多的惊喜。

1998年,我国秦叔逵院士的研究就显示,砒霜可以抑制肝癌细胞株的生长,而且浓度越高、作用时间越长,抑制效果越好。

进一步研究后,2001年,秦叔逵院士给出了更有说服力的证据:经过亚砷酸注射液治疗后,29名肝癌患者的缓解率为13.8%,缓解时间为3-28个月不等。在治疗过程中,患者没有出现严重的副作用,生活质量也没有大幅度下降。

尤其对于中晚期的肝癌患者来说,亚砷酸的总有效率达15.2%,部分出现肝区疼痛症状的患者在注射亚砷酸液后,疼痛得到显著缓解。

在另一项全国多中心试验中,亚砷酸的表现更为优秀。112名晚期肝癌患者经过2个周期的亚砷酸治疗后,客观缓解率为76.5%,中位生存期为195天,中位疾病进展时间为97天。

鉴于亚砷酸的有效表现,2004年,我国正式批准亚砷酸注射液用于治疗晚期肝癌。在2020版《CSCO原发性肝癌诊疗指南》中,亚砷酸注射液也被推荐为肝癌的治疗方案之一。

三、砒霜不是中药,不能吹牛

在治癌方法上,老百姓一直对中医和西医存在争议。其实,中医和西医应该是相辅相成。

在古代,砒霜曾被用于治疗顽固病。来到现代,无论是白血病还是肝癌,都不能完全说是中医的功劳,而是中西医相互影响的成果。

在研究中药50多年的药理学专家李连达院士看来,在治癌上,西医和中医各自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西医是去邪,简单粗暴直接消灭癌细胞;中医的作用只是扶正,增强人体自身的力量。只有两者有机结合,中医作为辅助手段,配合西医,才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李院士坦言,单用中药力量不够,不能根治癌症,咱们要实事求是,不能吹牛。

遗传毒理学专家程书钧表示,目前没有任何一个科学报告证明中医、中药可以治好癌症,或者治愈率有多高。但不可否认的是,在治疗癌症的过程中,中医、中药确实有调整人体的整体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的作用。

总而言之,虽然砒霜已被证实可以治疗白血病、肝癌等疾病,但与日常使用相差十万八千里。我们要明白它是具有剧毒的毒药,万万不能私自服用,以免发生意外。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