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孤》原型找到儿子 儿子决定留在养父母身边

来源:齐鲁晚报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韩延璟 李怀磊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数十万公里、24载寻亲路。

亲人相拥,嫌疑人落网,

这才是《失孤》真正的结局。

“爸,不要哭了,我回来了……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认亲现场,郭刚堂一家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团圆,郭新振被拐24年后,再见亲生父母。郭刚堂寻子的路走了24年……

7月13日上午10时,公安部召开“我为群众办实事”系列新闻发布会,通报“团圆”行动最新成效,介绍电影《失孤》原型拐卖案件侦破情况,至此,郭刚堂儿子被拐卖的真相大白。7月13日下午1时45分,郭刚堂转发了公安部刑侦局官方微信平台发布的消息《警方为郭刚堂寻子24年 如今终“团圆”》,以此表达对警方的感谢。

郭刚堂:把孩子抱在怀里,感觉这24年值了

郭新振(郭振)从数百公里外的河南来到山东聊城,与苦苦寻找等候他回家24年的亲生父母久久地拥抱在了一起,在场人员无不动容。“爸,不要哭了,我回来了……妈,不要哭了,不要哭了……”郭新振不停地安慰亲生父母。1997年9月21日,2岁5个月零17天的郭新振被拐走,这一别就是24年。

“今天是我一生最高兴最幸运的一天,因为我的孩子终于找到了,把孩子抱在怀里的那一刹那,感觉这24年值了。”与孩子相认后,郭刚堂说,看到孩子长得高高大大,还受过高等教育,很是欣慰。郭刚堂说,说感谢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心情,这么多年了,“找到孩子,很大程度上是源于警方的努力和社会各界的帮助支持,这么多年,公安部门一直都没有把这个案子放下,特别是近段时间以来连续奋战,我也是见证者。”在当天的认亲活动上,郭刚堂还专门带来了5面锦旗,送给警方。

据了解,在得知找到孩子的信息后,郭刚堂最初不相信,有些怀疑警方是不是在安慰他,因为这些年来,他已经排除过太多了,当公安机关确切告诉他结果后,他仍在怀疑。“我不是怀疑公安部门的结果,我是质疑自己的脑子……”郭刚堂说,在认亲前,他反复翻看儿子写给聊城公安部门的感谢信,“读了几十遍”,感觉像抓住了和儿子交流的一个渠道。

郭新振:很幸运有这么个家庭,也非常自豪

在认亲当天一早,出门的时候郭刚堂告诉自己,在现场不哭,要稳得住。但在现场,一看到孩子,夫妇俩及家人便跑过去和孩子久久地抱在了一起,喜急而泣……“孩子就是心头肉。“郭刚堂说,那一刻他也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血浓于水。

认亲后,在聊城市公安局,郭新振80多岁的爷爷奶奶也是喜悦异常,不时流下热泪。“俺家的孙子,耳朵上都有个尖,手上都没有‘斗’”80多岁的老太太和失散24年的孙子拉起了家常。在现场,郭新振还给家人查看了他左脚上从小到大都一直有的烫伤疤痕。

“太高兴了!感觉是在做梦!"郭刚堂的妻子说,见到儿子的一刻感觉太幸福了。“孩子感觉和小时候没变,个挺高,眉毛随我,眼睛随他爸爸。”见到郭新振后,一家人的心里的石头,这么多年,算是彻底放下了。

因为自打2岁多就被拐走,自小从河南长大,郭新振自我认为是一个比较含蓄的人。“见到他们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先拥抱他们,其它的话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一直没有在他们身边,会有一点隔阂……”他对民警说,但在认亲仪式上,一家人抱在一起后,他突然有了那种熟悉的感觉。

据介绍,郭新振目前有稳定的工作。近段时间以来,他从网上了解了一些亲生父亲的信息以及父亲所做的事情,也看了电影《失孤》,非常感动也心疼父亲,“我缺失了这么多年,特别是这么多年来,他帮着不少人找到了孩子,而自己的孩子没有找到,心情更沉重,他是一个伟大的父亲,为他自豪。

谈未来:一切按孩子的意愿来,会帮助更多人

“换做他人,找个五六年就不错了,找不到就放弃了。”郭新振对民警说,而他的亲生父母,却一直坚持了24年,“能看出我对他们的重要,很幸运有这么个家庭,也非常自豪”。

据了解,自小到大,郭新振“在那边过得挺好,对自己的身份也没有怀疑过。印象中只记得有次血型和家人的血型‘不匹配’,但也只是当时脑子里想了一下,事后就忘了,因为家人都对我很好。从小到大也没有听过什么流言。”

郭新振说,了解亲生父亲的事迹后,他心里也比较激动 ,以后也会主动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争取在工作之余,用自己的力量,协助公安部门去帮助类似的群体。

“养父母年纪比较大了,对我有养育之恩,也需要人照顾。”郭新振说,他的工作还在那边,因此,他以后还是想留在那边,但是自己假期多,会经常回来看看。据了解,郭新振知道自己是被拐来的之后,他的养父母心里的石头也落下了,也算解脱了,之前还一直在犹豫怎么告诉他真相。

在认亲当天,郭刚堂夫妇还给郭新振带来了一个特别的礼物——装着24年压岁钱的大“红包”,并现场给了郭新振,弥补这些年缺失的祝福与爱。被问到未来如何与儿子的养父母相处时,郭刚堂表示,“就当是一门亲戚,这样去走动,就两个字:真诚。”

针对孩子未来的打算,二人则表示,一切按孩子的意愿,他愿在哪边就在哪边,不让他受第二次伤害。“结了婚我们可以过去给他看孩子。希望他好好过日子。 只要孩子心里舒服,尽最大努力,把关系处理好,让孩子去孝敬抚育他长大的亲人。

郭刚堂的微信签名一栏写着这样一句话“铁骑踏遍三山五岳,古茶相伴往后余生”。谈及自己以后的打算,郭刚堂说,如今自己的孩子找到了,但还有类似的孩子还没有找到,将继续尽自己所能,帮助更多家庭团聚。

案情公布:涉案一男一女均被抓获,为恋人关系

记者从警方了解到,1997年9月21日,接到郭刚堂夫妇两岁半孩子被拐走的报警后,聊城市区两级公安机关立即开展开了侦查工作,开展了大量侦查调查、走访摸排等工作,并采集了郭刚堂夫妇血样,检验DNA信息录入“打拐DNA”系统,但一直没有发现郭新振下落,在今年公安部组织开展以侦破拐卖儿童积案、查找失踪被拐儿童为主要内容的“团圆”行动中,公安部将该案挂牌督办组织攻坚。

6月,在公安部组织的技术会战期间,专家们勇于创新,克服儿童失踪时体貌特征与找大差别较大的障碍,突破技术壁垒,运用最新比对手段,成功在河南发现疑似郭新振的线索。根据公安部指令,河南公安机关采集相关人员DNA信息复核检验,确认了郭新振的身份。山东聊城公安机关迅速派员赴河南、山西等地,围绕当年收养、拐卖情况循线追踪、缜密侦查,抓获了当年拐卖郭新振的2名犯罪嫌疑人,基本查清了案件事实,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扩线深挖。

6月11日,聊城公安机关派员赶赴河南,基本确认了郭新振的身份,后又经DNA认定。6月11日晚上,警方根据进一步获得的信息,确定了郭新振是被河南的呼某拐卖,当时,呼某已因另外一起拐卖儿童案被山西洪洞县公安部门刑事拘留,专案组当晚赶赴山西,对其进行审讯,但呼某拒不交代。

聊城办案民警经多渠道分析,综合研判,确定呼某原女友唐某也有重大嫌疑,6月17日下午,在山西晋中市警方配合下,唐某到案交代了 其于1997年9月21日伙同呼某,在聊城拐卖郭新振的事实。迫于压力,呼某也供述了犯罪事实。

据了解,二人1997年相识,并发展为恋人关系,因手头拮据,当年春天,呼某带唐某来到聊城,预谋拐卖一男孩赚钱,商定由呼某先找旅馆等待,唐某具体实施,最终对郭新振下手,得手后,两人挟持郭新振逃离聊城,目前二人均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