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世界第一,一代国民品牌,说不行就不行了..

来源:大猫财经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一代国民品牌,能值多少钱?

“味精大王”莲花味精倒是给了一个答案。

最近莲花集团想把手里的24个商标拍卖了,有图像的,也有文字的,起拍价达到了7570.34万,平均每个商标315万。

对于一个国民品牌来讲,这个价格贵吗?

看怎么说了。

在2018年的《中国500最具价值品牌》榜上,莲花味精这个品牌的价值曾达到95.08亿。

现在起拍价不足百分之一,按说不算贵,但是这个评估价也只能听听而已,拍卖也没有人报名,也就是说,市场基本不认。

没人问津也算了,A股上市公司莲花健康却急了,连忙发澄清公告,说莲花集团与莲花健康不是一个公司,莲花健康有独立的商标体系。

反正莲花健康不想再和莲花集团有什么联系了,估计这些年他们前大股东的各种负面对他们影响不小。

连年亏损、债台高筑、股权质押、轮候冻结乃至于破产重整,总之,味精大王的下坡路,一直通畅。

在河南项城,李怀清一度比出身于此的袁世凯还出名。

1983年,项城县的味精厂和液糖厂合并成了周口味精厂,液糖厂的厂长李怀清转战味精厂。

那时,味精厂很多都建在了大城市,项城这样的小厂简直就是反常规,但是李怀清觉得,味精这东西,城里人要吃,村里人也要吃的,很有前途。

1984年,味精厂计划生产1000吨,虽然前一年生产的400吨还有一半没卖出去。

没钱,那就贷款买设备,没技术,那就去大城市请专家,打不开销路,就去城里摆摊。

这么一通折腾,别说,还真行,莲花味精在国外获了奖,期待中的跳跃式的发展也出现了。

400吨起步,到1990年已经是2万吨的产能了,1991年又翻了一番达到4万吨,到1994年,突破了10万吨的规模。

李怀清一时风光无两,不仅成为全国劳模,还受邀进京,国庆观礼。

莲花味精成为了项城的支柱,项城人都以在莲花味精工作为荣,据说90年代,一个进入莲花味精工作的指标,可以卖到15000块,就这也得找关系。

有采购部的员工曾回忆,80年代后期,自己可以每月拿到80-90元,而当时县长的工资也才90元。

1998年,莲花味精在上交所上市,成为了“味精第一股”,莲花味精迎来了又一高峰,李怀清也有了他的新座驾,一辆车牌号为豫P88888的劳斯莱斯古思特汽车。

也是这一年,莲花味精单厂产量世界第一。

之后的五年,就一言难尽了。

2003年,莲花味精迎来了首次亏损,就跟捅破了一层窗户纸,很多事儿就浮出水面了。

上市后,有钱了,莲花开始买地建厂,矿泉水、方便面、面粉、氨基酸,各种生产铺开,产业遍布项城市,后来小麦代替玉米生产味精,又花了不少钱。

更严重的,还有大股东占款的事儿。

2003年下半年,莲花集团占了莲花味精8.5亿,这不是一个小数目,莲花集团也打包票说,会在年底还5亿,然后慢慢还,他们当时想的是,股权一质押,就能套出不少钱来,还钱不是难事。

但是想得挺美,莲花集团拿出2.5亿股的股权出来质押给银行,最终只有交行曾答应出1.35亿的贷款,后来质押在交行的股权被退回,贷款也就不了了之了。

估计银行早就看出了猫腻,因为这时候的莲花味精已经基本沦为一个提款机了。

2004年,大股东不仅没还钱,占款从8.5亿飙升到了10.73亿。

股民都看不下去了,持有34.2万股莲花味精的股民,在2004年5月份就因为占款的事儿,起诉了莲花味精和莲花集团,但莲花味精拒绝应诉,理由竟然是,大股东占款这事儿在股市太常见了。

证监会、最高法频繁表态,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但最终没什么下文了,也是在这一年,在莲花味精工作了21年的李怀清被迫隐退了。

为啥?

原来问题暴露后一查,曾名噪一时的莲花集团,此时已经负债累累。

占款这种事儿就不说了,内部管理也是乱七八糟,2004年项城市的一次清查,外单位在莲花集团私接水电气,折款3000多万,未报账的备用金7200万,还有500多辆小汽车,不少人从莲花薅羊毛。

当时的一份材料显示,莲花集团此时的负债54亿,资产负债率81.8%,不仅有银行贷款,还有拖欠的工人工资、职工集资款、风险金、养老保险等。

好好一个公司基本上成了一个空壳了。

好歹也曾是世界第一,不能这么破产了啊,重组迫在眉睫,万向集团、健力宝、摩根士丹利、双汇、德隆都曾表达过重组意愿,鲁冠球甚至曾提出先拿出2亿让莲花度过难关,但是地方国资不想丧失控制权,这些重组意愿也都胎死腹中了。

最终是国资河南省农开公司入局,成为莲花味精的第一大股东,原来的大股东莲花集团的持股比例越来越少,在2013年3月,莲花集团的股权清空,彻底跟莲花味精划清界限。

不过,河南农开也没能彻底拯救莲花味精,从2006-2009年,莲花味精多次因为信披违规吃到证监会的罚单,内部的混乱可见一斑。

2014年,莲花味精被夏建统盯上了。

这个夏建统是个神人,据说他3岁熟读唐诗三百首,14岁考上大学,19岁美国留学,24岁是哈佛大学历史上最年轻的设计学博士,不过夏博士不爱设计爱资本。

2014年12月,夏建统的睿康系以3.74亿拿到10.36%股权,成了莲花味精实控人,也成为了万众期待的“救世主”。

怎么救呢?

味精是不行了,光是致癌这种说法就基本把市场毁了。

夏博士上来就要转型,莲花味精变成了莲花健康,钱开始大把大把的往智慧农业和大健康上面投,一度想要定增24.91亿元来做园区改造、植物营养、土壤修复、高端健康食品、移动健康服务终端等项目。

看起来都挺高大上,还站在风口上,但基本没啥用。

业绩更是成问题,睿康系入主4年,只有2016年盈利,如果算扣非净利润,则是连续16年为负,发展了一大堆新主业,结果营收还是得靠味精,而员工说,夏建统时代,莲花的味精已经是从其他公司采购,然后莲花分装贴牌了。

夏博士不管这些,玩得兴起,又先后收购了索芙特、远程电缆等公司,还花了7600万英镑买了阿斯顿维拉俱乐部,玩起了足球。

是他自己的钱倒也罢了,可惜不全是,2019年,夏建统和众融财富产生了1.46亿的财务纠纷,但是夏建统人却已经失联了,最终被北京市三中院悬赏30万追拿,至今也还没有下落。

也是在这一年,连亏2年的莲花健康被ST了,而且再一次面临重整。

第三次换人的时候,90%以上的生产设备还是20年前的老设备,在册员工有近万人,只有1000多人在岗,6000多人待买断,还有3000多退休的,光各种工资、保险、补偿金,就要10多亿。

这一次重整的关键,是卖地,莲花健康把不少老厂房以及闲置土地卖给了项城市,靠着卖地收益,实现了扭亏并摘帽,莲花健康再一次信心满满:“目前公司的重整计划已执行完毕,债务危机全面化解,冗员问题基本解决,基本面得到彻底改善”。

彻底……改善了?

怕是难点儿。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