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除中国大陆 全球多地悼念刘晓波逝世4周年

来源:RFA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7月13日是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4周年。“刘晓波”、“零八宪政”等字眼继续在中国成为禁语,而在《港区国安法》下的香港,仍有人继续坚持公开举办悼念活动。在世界各地,包括德国也有举办悼念活动,活动发起人廖天琪向本台说,今年除了要悼念刘晓波外,更是要声援香港。

口号:“零八宪章无罪。毋忘刘晓波。刘晓波无罪。”

“刘晓波”的名字,周二在中国社交媒体一律被“和谐”,不能够讲、也不能悼念。至于在《港区国安法》下的香港,仍有一小部分人继续坚持举办悼念刘晓波的活动。

香港政治团体社民连早前多名核心成员相继被还押,就连主席黄浩铭亦身负刑罪,面对灭党危机,社民连周二到香港中联办门外悼念,继续坚守每年的承诺。黄浩铭表示,香港民主与中国密不可分。

2021 年 7 月 13 日,社民连成员聚集在香港中联办外悼念刘晓波,并呼吁释放所有政治犯。(法新社)

黄浩铭:“要争取民主、维持自由的话,我们必须与内地人民结连一起去争取民主。在香港的民主,关乎大陆整体的政治情况。不论今天有没有国安法,社民连仍会坚持(悼念刘晓波),一个民主宪政的中国,才能带给整个中国包括港澳人民,有幸福的生活。”

但要在香港举办悼念活动,也不是“毫无风险”。在社民连举行悼念活动期间,大批警员戒备,并拍摄整个过程。被问到会否担心悼念活动或会触犯国安法,黄浩铭坦言:“担心什么时候都会有,也是抱着如履薄冰的心态行事。”

至于支联会早前于网上收集市民悼念刘晓波的诗句,周二将于网上发布,让市民一同悼念。

海外多地举办刘晓波悼念活动

在海外,由刘晓波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周二发表题为《虽九死犹未悔》的悼念声明,呼吁公众以刘晓波精神对抗新极权时代。

声明提到,在刘晓波逝世后四年间,中国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数字化新极权体制对社会的控制更加无孔不入”,将一个又一个“刘晓波”送进牢房之中。声明又称,无论帝国有多么强大,都不可能完全统治人们的心灵,也不可能完全取消人们的自由意志,呼吁公众 “承继刘晓波敢于只身对抗强权的意志”,“坦然迎接避无可避的新极权时代。”

声明又提到香港,表示“新极权已不满足于原来的自我巩固,将触手伸得更远”,认为“《国安法》的阴影下,香港的‘一国两制’荡然无存,全世界都在猜测和预防着下一个可能的冲突热点。”

刘晓波生前好友成立的“晓波助澜会“悼念刘晓波。(脸书图片/晓波助澜会)

刘生前好友:刘晓波是英雄 却不能在中国悼念

在德国汉堡使徒教堂,刘晓波生前好友、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及德国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周二举行刘晓波悼念活动。活动发起人廖天琪认识刘晓波已逾十年。她对本台说,坚持每年举办悼念刘晓波活动,因为他是一位“为了人权、自由及民主,献出自由和生命”的“英雄”。

廖天琪:“刘晓波在自己的国家、在自己的家乡,没有一个坟墓、没有一个墓碑,而且公众都不可以去悼念他,这是不可以接受的事情。刘晓波在我们心目中,不是政权所説的‘罪犯”,我们认为他是英雄,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他提出这么好的建国方略、改革策略,但政府完全不听不闻,而且把他判罪。”

德国人权活动家罗兰德•库讷(Roland Kühne)牧师悼念刘晓波。(© Roland Kühne )

刘晓波曾预言中共必会拔掉香港这根刺

她又透露,这次悼念活动另一重点,是要声援香港。她形容香港本是“生动”、“活泼”的地方,现却被国安法“扼住脖子”,港人言论自由与公民权利被剥夺、香港法治被侵犯,她对此感到十分心痛。

对于香港,刘晓波曾撰写一篇题为《我看回归十年的香港》的文章,文章首句写道:“香港回归十周年,对北京政权是荣耀,对港人却是悲哀“,并提到港人每年在维园点起烛光、悼念六四。廖天琪说,自己近月重读这篇文章好几次,心情都难免变得沉重,因为刘晓波的话已在香港应验了。

廖天琪:“香港人为没有自由的大陆人发声,悼念六四。在六四的时候,维园的烛光已经两年不能照耀这个世界。刘晓波没有说错,他说得非常非常对,香港的自由的确是中共心中的一根刺,那么它现在要把它拔掉,我们不让它拔掉,我们要维持住它,我们要让这个烛光永远继续下去,请你真的相信我们在海外的人,继续为香港的自由呼吁。”

在德国举行的悼念会,出席的包括六四学运领袖王丹、胡平、王军涛等、联邦德国社民党议员艾丹·厄佐格,台湾驻德国代表谢志伟亦会到场。

刘晓波逝世四周年 精神遗产依然启发中国异见人士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已经四年,表面上,在大陆已看不到关于刘晓波生前的任何讯息,但这是否表示他已被中国人遗忘呢? 刘晓波生前的好友胡佳和野渡却有另一种看法,他们认为,刘晓波的坚持和牺牲精神,依然对六四之后的中国异见人士,起着相当重要的启发作用,他的精神仍鼓励异见人士坚持下去。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早在80年代已是中国文坛名人,在1989年学运期间,刘晓波中断在美国的学术访问,赶回北京声援学生,这个决定改变他的一生,把他从文学界带到政治舞台。

1989年刘晓波在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并肩而战。 (视频截图/youtube/The last words of Liu Xiaobo)

刘晓波在六四事件之后,先后3次入狱,获释后也长期成为官方监控的目标,他在生前最后一个访问形容,在89年之后,他基本上都没有有离开过监狱。

刘晓波:”基本上在中国,出了大监狱就进了小监狱,没有自己的隐私,你可能随时被捕,随时有警察到家裹来。”

2008年刘晓波因为参与起草《零八宪章》,再次被捕,因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成被判监11年,刘晓波成为首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大陆中国人,奠定他在中国民主运动代表人物的重要地位。

但不论获奖,还是国际社会关注,都未能为他换来自由,刘晓波最后的刑期还未完结,在2017年被诊断患末期肝癌,同为囚鸟的太太刘霞,曾对朋友哭诉丈夫的病况。

刘霞:”不能做手术了, 不能放疗,不能化疗。”

刘晓波在刘霞陪伴下,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2017年7月13日,在沉阳的医院病逝,终年62岁。

悼念刘晓波(AP图片)

胡佳 : 仍有很多人吸收着他留下的遗产和能量

事隔四年,刘晓波的这个名字,并未在人们脑海中消失。

刘晓波生前好友胡佳接受本台访问,回忆与刘晓波相识相知的经过。

在胡佳眼中,刘晓波是平易近人的智者,胡佳至今无法忘记,刘晓波当年不理便衣公安监控,亲身到医院探望他的一幕。他视刘晓波为良师良友,做人处世等多方面,也深受刘晓波的影响。

胡佳:”他是个眼光好开阔的人,他请我和腾彪到他家,表示对我们的看重,完全没有架子,这个人是特别体恤其他人的疾苦,用他的力量去帮助其他人,他会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用自己赚来的稿酬协助良心犯家属,因为与他的交往,某些思维和对未来的志向传承,他对我也是有一定的影响。”

胡佳表示,中国有不少新一代,有重读刘晓波的作品和收藏他的文章,了解他的生平和理念,显示刘晓波对新一代的异见者,仍有一定影响力。

胡佳表示,仍有很多人吸收着他留下的遗产和能量。(受访者提供)

胡佳:”坚定反对派的人,包括一些异见者、维权律师和年轻的群体,他们谈起刘晓波都怀着一份敬意,是因为刘晓波的精神和坚持,仍有很多人吸收着他留下的遗产和能量,他们可能在读刘晓波的书、了解他的经历,也可能在想他能作出这样的牺牲,我们是否也有一样的勇气作出牺牲,许多人也在孤独地坚守。”

野渡 : 他令我们在最黑暗时间仍然走下去

刘晓波另一名生前好友、维权人士野渡,也视刘晓波为良师益友,他表示,经常与其他的好友,回忆与刘晓波相处的点滴。

野渡表示,虽然在刘晓波去世后,中国的民主运动走向低潮,人权律师备受打压,抗争者被判刑,民间聚会减少,但刘晓波的精神,支持他们不能放弃,要继续争取和發声。

野渡:”刘晓波成为中国民主运动的引领者和先驱,他向我们示范民主运动先驱和牺牲者所能达到的高度,虽然我们不一定能达到他的高度,但最少让我们知道,通过我们的牺牲和承担,前仆后继,才有可能让中国成为民主国家,这也是刘晓波的精神,给我们这些后来者的意义,也令我们在最黑暗时间仍然走下去的原因。”

野渡表示,中国民主的發展,有承先启后和成熟化的过程,需要几代人合力建设,相信刘晓波的思想和精神,能在中国民主路上佔一个重要的地位。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