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营救 灾难当前 为何地铁不停运?官方回应

来源:新京报/武汉晨报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绝望困于郑州地铁5号线她担心再也出不去 托人照顾父母

绝望之时,她给表哥表姐发了条消息:“我可能出不去了,以后我爸我妈托你们照顾了。”

7月21日下午,郑州沙口路地铁站门前仍有积水。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这并非一场没有预兆的暴雨。

在大雨降临前,河南省气象局发布天气预报称7月17日至19日可能出现强降雨,最大降水量可能达500毫米;7月19日,郑州气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称这是“多年不遇的强降雨”;河南省境内多地发布防汛告知书,要求保障生命和财产安全。

即便如此,暴雨还是超出了所有人想象。7月20日19:41,中央气象台微博发布消息称,河南郑州此次极端强降雨的最大小时降雨量为201.9毫米,已经超过“758特大暴雨”河南林庄的1小时降雨量。有网友计算称,威力相当于9个西湖在1小时内倾泻而下。

降雨造成郑州市区严重内涝,市内交通中断,多处小区停水停电。7月20日晚18时,郑州地铁5号线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乘客们困在车厢里,泡在洪水中。视频传遍了互联网。

受困乘客李萍安向新京报记者回忆这段可怕的经历:车厢内开始断电,空调也不再运作。水已经没过她的腰部;车厢外,隧道里的水已经能够越过人头。

“缺氧的时候,我们只能自救了”,李萍安说,有乘客从座位底下找到灭火器,砸开车窗的较高处,好让空气灌进来。她也开始扯着嗓子向身后的乘客喊:“灭火器,砸车窗,灭火器,砸车窗”,车厢内不断有人把这条救命信息,继续往后边的车厢传。

而在五号线的福塔东地铁口,乘客们被困于站台上,像洪水中的孤岛一般。站内停电、信号微弱,受困者何安不停拨打救援电话,发送求助信息。

接近凌晨一点时,他们才被转移送往高处。

7月20日下午6点多,乘客从地铁站撤离。受访者供图

有人逃出这场暴雨,还有人暂时失去了联系。郑州市委宣传部在今晨3:50发布消息称,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伤者均已送医。

雨依旧没有停止,水还没完全退去。7月21日下午,黄河路上的沙口路地铁站门口,京广快速路隧道的水位仍然很高,即使在黄河路上,地面的积水也足以淹没小半个电瓶车轮胎。沙口路地铁几个站口闸门紧闭,市民们三三两两坐在台阶上,闲谈中总要提起昨日的暴雨。

15:20:被忽视的危险

普通的多雨——至少在7月20日下午6点之前,24岁的王洁是这么认为的。

这场雨,已经断断续续下了五天。郑州人王洁在夏季常常会遇到这样的阵雨,下得又快又急。19日晚上7点下班时,她还在和同事商量,晚上一起吃个火锅。但这场饭局最终也没能约起来:19日的雨从午后下起,到了傍晚已经变成瓢泼大雨。郑州气象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但没有任何单位通知停课停工。

20日早上5点,王洁被暴雨吵醒。这一天是她的休息日,正值公司搬家,她想趁休息日收拾下行当,她对暴雨的危险毫无所知。

王洁家位于郑州管城区商都路上,离公司只有2公里的距离,从5号线东端的省骨科医院站上地铁,三站后便可到达公司所在的郑州东站。天气正常时,这是她的首选出行方式:从东站地铁H口出来,再走上500米,便到达了她任职的教育机构。这条上班路,王洁已经走了两年。

20日上午雨太大,王洁选择打车前往公司。中午,她还能走出公司买饭,“雨稀稀拉拉”,但风很大,“伞都被吹得乱飘”。路面已经开始积水,王洁走出写字楼,积水没到了脚踝,只能“蹚水前进”。

事后,王洁隐约想起自己在当天这一时段收到了来自防汛办的暴雨预警。“但以前从未经历过,也没当回事儿。”她说。

午后2点多,王洁收拾好东西,准备打车回家。但约车软件却异常繁忙,十几分钟后仍无人应答。王洁只能选择乘坐地铁。

通往地铁站只有500米路,她走了20分钟。积水已经没过小腿肚,雨水从临街餐厅的排水口返流出来,飘散出一股发酵的味道。风大雨急,伞几乎被掀过去。路上的行人也都举步维艰,绿灯变红,暴雨中的行人们依旧无法通过路口,停滞在马路的中间。

下午3点20分,当她抵达郑州东站地铁站时,地铁内并没有积水,进站口设置了较高的台阶,只有站口是湿漉漉的。“下去乘地铁的路上风平浪静,一点事都没有,只有无障碍通道关闭了。”王洁说。从地面到负一层的楼梯上,她只看到了一些放着接天花板滴水的拖把桶。“所有工作人员都像平常一样在各自的岗位上正常工作,地铁里也没有看到安全提示。”

这并不是下班高峰期,她所在的那一节车厢,只有零星的四五个人。下午3点42分,王洁抵达家门口的省骨科医院站。

但在她到家2小时后,郑州地铁官方微博宣布郑州东站站停运。她看到,在公司上班的其他同事们纷纷在微信群里说:“被困在公司,出不去了。”

“有点感觉不对劲了,”王洁说,“积水太深了。”

7月20日晚上的郑州5号线福塔东站。受访者供图

5小时后,王洁在朋友圈里看到了5号线西段有人员被困的消息。5号线是郑州地铁第一条环线,2021年5月15日才刚刚全线贯通。7月20日18时许,由于积水,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线路西段的海滩寺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

18:10分,郑州地铁下达全线网停运指令。傍晚,5号线部分人员被困于车内。据河南交通广播消息,晚20:35分,郑州消防赶到距王洁下车点10站左右的5号线西段开展救援。

“下午幸好坐得早,命大。”王洁说。当晚,同事们大多被困于公司。一些已经离开的同事则失去了联系,王洁不停转发救援信息。直到凌晨三点,她还在试图联系失去消息的同事们。

7月21日早8点,被困于公司的同事在微信上告诉她,东站附近积水已退。但仍有部分同事处于失联状态中。

17:40: 受困者车厢水里挺了4个小时

7月20日,李萍安见到了她过去26年在郑州没有见过的一场暴雨——水喷出窨井盖一米多高。往常坐地铁半小时就能到家的路程,这一次,她在最深时水淹胸口的车厢里,挺了四个多小时。

当天下午4点半左右,李萍安接到单位通知提前下班。公交已经停运,她查看了郑州地铁的官方微博,地铁5号线尚未发布停运公告,于是决定坐地铁回家。

起初,李萍安没有察觉到异样,上车的中央商务区站也并未积水。只是地铁在沿路站点停靠的时间略久:在黄河路停了十多分钟,在海滩寺又停了几分钟。最终,这趟地铁停在了海滩寺至沙口路间的隧道里。

下午5点40分左右,李萍安在地铁列车中。乘坐下一趟列车的朋友告诉她,后边的列车在黄河路停靠了很长时间,工作人员已经通知乘客下车出站。

列车突然停了下来。李萍安看到司机从车头方向跑到车尾,一路打着电话,钻入车尾驾驶室。司机试图将列车开出海滩寺,列车动了一下,又停下,车轮摩擦铁轨发出尖锐声响,窗外闪过火花,车厢内的灯也闪了。

车厢外的水越来越急,越来越深,李萍安所在的列车尾部车厢开始进水。李萍安回忆,司机让乘客往前部走,打开列车前部驾驶室门,疏散乘客到隧道的人行道上。但隧道里的水越来越急,部分乘客又回到了车厢内。

车厢内开始断电,空调也不再运作。李萍安身高1米75,车厢内的水已经没过她的腰部;车厢外,隧道里的水已经能够越过人头。

绝望之时,她给表哥表姐发了条消息:“我可能出不去了,以后我爸我妈托你们照顾了。”她还把社交账号密码交给同学:如果不幸遇难,拜托将噩耗转告朋友们。

黑暗里,李萍安掉下眼泪,但又不敢哭出声,她担心影响其他乘客的情绪。水从腰部漫到胸部,一些乘客想砸开车窗,但窗外水位高于车厢内,被人制止。

李萍安不再有时间概念,她同车厢内的其他乘客一样,开始缺氧,大口喘着粗气。一些人流冷汗,站不住。有人打着电话试图寻求救援,车厢里“什么声音都有,非常乱”。

“缺氧的时候,我们只能自救了”,李萍安说,有乘客从座位底下找到灭火器,砸开车窗的较高处,好让空气灌进来。她开始扯着嗓子向身后的乘客喊:“灭火器,砸车窗,灭火器,砸车窗”,车厢内有人把这条救命信息,继续往后边的车厢传。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内的水位又降到腰部,有人在车厢里使劲往外推她,另一个人在外头伸手拉,“有车内乘客,也有救援人员,我分不清”。缺氧头疼、泡在水里发冷,不停发抖的李萍安就这样被带出车厢。她扶出了一名乘客,自己扶着栏杆往外头走。

走出站台时,已经是晚上9点40分左右,离她被困过去了四个多小时。

但重获新生的李萍安又开始自责,车厢内的水位高低变动,地铁司机指挥乘客变换位置,被营救时,李萍安恰好在车厢前头,第一批被救走。

“我想问一下后面车厢的人怎么样?”她说,她后悔,应该在现场多待一会儿,多救些人。

7月21日凌晨3点50分,据郑州发布称,郑州地铁遇难者人数达到12人。

郑州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截图

18:00:地铁停运,刷卡撤离

下暴雨的时候,律师张琳和朋友刚从三门峡出差回到郑州,俩人租了一辆小车,按照原本的计划,张琳先把朋友送到机场后,到郑州东站还车,然后再回家。

但还完车后,雨下得更大了,叫不到网约车的张琳坐上了5号线地铁。

17点19分,张琳蹚着水走到了30米外的郑州东地铁站,她不忘拍了张照片,“想记录一下水有多深。”彼时地铁口的水已经没过倒数第二台阶,就将倒灌进站,工作人员正忙着抬沙包阻挡雨水。

进站时,有乘客告诉张琳,1号线停运了,现在只能坐5号线。张琳对5号线并不熟悉,她走错了路,在站内绕了好一会儿才找到正确的进站口。

事后回想起来,张琳觉得这是“幸运的事”——如果她更早地坐上地铁5号线,也许也会被困在地铁车厢内。

拧了拧裤腿、倒掉鞋子里的水后,张琳才坐上了地铁。

列车只前进了一站便停车了。一开始,张琳以为就是普通的到站停车,但地铁门一直没打开,广播通知称“临时停车”。

“当时觉得临时停车也比较正常。”张琳记得,广播至少三次播放“临时停车”通知:“当时也没有特别紧张,因为车里面人也挺多的,座位坐不下,也有站着的人。”

“大家情绪都比较稳定。”张琳觉得,“也许是大雨,大家也觉得(地铁)可能有一点状况,有一点事情要处理,当时车内没有乱。”

大概六七分钟后,广播通知“地铁停运”。 据郑州地铁官方微博消息,地铁出入口关闭信息最早发布于7月20日下午3点40分,“受降雨影响,(地铁2号线)毛庄站A、D出入口临时关闭”。晚上6点42分,郑州地铁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受持续暴雨影响,郑州地铁全线网车站已暂停服务。

张琳和其余乘客被疏散离开地铁站,大家排着队刷开闸机出站。“大家虽然有一点着急,但没有发生什么混乱。”张琳记得,自己上一次在其他省份遇到从地铁撤离的情况,闸机直接打开了,“不需要刷卡、撤离速度很快”。

地铁上信号不好,出站后手机信号时有时无。晚上8点多,张琳在朋友公司避雨,才看到微博上部分乘客被困在地铁5号线的消息。她只觉得后怕,“挺幸运的,我觉得就差一点,要是没有耽搁、我就坐上了前面的那几趟地铁,多可怕……”

21:00:孕妇、小孩先走

7月20日21:30,李薇终于从5号线的车厢中被救出。

她在郑州一家建筑公司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时,五号线还没有任何停运的消息。大概五点钟,李薇像往常一样坐上了地铁五号线。“刚进地铁的时候里面很干净,积水都是大家雨伞和身上带进去的。”

李薇回忆,18时,这趟列车车厢后半段开始积水,刚开始是没过脚底,后来慢慢淹没小腿、膝盖,到达腰的位置。

隧道内也开始积水,列车在黄河路站临时停靠了十分钟,在海滩寺站又临时停靠了两分钟左右,接着开往沙河路走。“隧道中临时停靠,当时就觉得可能不好了。”李薇说,当时车厢后部因为积水已经倾斜。

列车长试图开动列车,将车开回海滩寺站。但李薇感觉到,列车好像自动抱死铁轨,一要开动便火花四射,发出巨大的摩擦音。

在列车长的组织下,所有人往车头方向走,列车长打开了最前面的车门,让一部分人进去。当时,李薇看到,车厢后部已经灌满水,积水已经快到车厢顶部。

李薇从车尾的地方跟着人群往车头方向走,大概还有两三个车厢就到达车头的出口,但前面突然就停住不走了,后来她才知道是因为外面的水流太急了,人根本没有办法在洪水里面继续往前走,不得已退回了车厢。

“这趟车人很多,当时正是下班高峰期。整个车子里的人都很绝望。”彼时车厢里有孕妇,还有孩子,不过庆幸的是并没有多少位老人。车厢里的人们自发让孩子、孕妇还有个子较小的人站到座位上。

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车厢里面已经严重缺氧,很多人出现大喘气、干呕、面色苍白、冒冷汗,还有颤手抖动的症状。李薇说,车厢里几个大哥组织破窗,在积水中摸到座位底下的灭火器,打破车厢高的那一侧的两个窗户。当时,车窗外的水位已经到胸口了,车厢里的水位也已经到腰的位置。

破窗后突然涌入的氧气让处于缺氧状态的李薇开始剧烈头疼、恶心。

直到21时,5号线的乘客们终于等来了救援队伍。消防员打开了驾驶室的门,准备了救生圈,消防用的白绳子。

“当时因为外面的水流还是很急,消防人员和车厢内的大哥们就一个接一个把我们递过去。”逃出车厢后的李薇开始随着人群往前走,隧道边的通道到站台之间并没有路。救援指挥人员和地铁工作人员便挡在一旁防止乘客冲走。

最先被救出的是孕妇和小孩。到达地铁口时,李薇看到,医护人员已经在那里救治孕妇、孩子和一些明显缺氧的人。

7月21日下午,郑州沙口路地铁站门前仍有积水。新京报记者 杨雪 摄

凌晨1:00:寻求避难所

5号线,是何安回家的路。

7月20日早晨上班的时候,雨下得比前几日更大,何安撑着伞,仍旧全身被淋湿透,走过十字路口时,积水已经到脚脖子了。她嘀咕,这样的天气商场还能正常营业吗?

当天的暴雨并不寻常。在附近开咖啡店的吴女士在中午就将店关了,她开车回家时路过一处隧道,积水淹过了前车的底盘,路边一处井盖处,水像漩涡一样往上冲,有电瓶车漂在水面上。

17时,何安工作的盛华里商场紧急闭店。外面,暴雨如注,道路已被积水淹没,泥黄色一片,几乎看不清积水底下的路况。

她蹚着水往最近的福塔东地铁口走。一路上积水深深浅浅,最浅处水深到膝盖,最深的是十字路口,水已经没过她的腰际,一公里不到的路程,她走了半个多小时。

福塔东地铁口显示屏上写着,五号线已经停运。站门口堆放着防汛用的沙袋,积水不算深,像一座孤岛。不停有人蹚水过来,何安和大家都站在这里,“只能站着,当时往回走的路上,水还在涨”。

人越来越多,地铁工作人员将封闭的站门打开,组织人群前往负一层大厅。里面已经有一批滞留乘客。何安目测,人群有上百人,很多都是老人,还有人抱着小孩。

一小时、两小时过去了,雨似乎没有停下来的征兆,偶尔还有人穿越暴雨躲进地铁站。何安坐在地上,湿漉漉的裤子贴在地板上,冷得她哆嗦。乘客们大多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一开始还聊会儿天,后来大多沉默地等着,面露疲惫。

她和滞留的人轮流打着救援电话,有时拨不出去,更多时候是占线。地铁站里信号很弱,何安试图将求助信息到微博上,好几次才发送成功。她不知道外面的情况,也不知道,郑州还有多少人和他们一样在等待救援。

午夜,地铁站里停电了,何安真实地感觉到恐惧,救援电话还是未能接通,手机只剩下不到一半的电量,她时不时会走上阶梯确认水有没有漫进来。人们都有些慌乱,地铁工作人员站在人群中,安抚着大家,也有工作人员不停打着电话求助。

接近凌晨一点时,地铁工作人员联系到附近一家艺术培训中心,可以暂时提供落脚和食物。

工作人员询问大家的意愿,告诉他们,雨变小了,这条路上水不算太深,还能行走。人群沉默着,黑暗里只有手机和手电筒的光,何安和十来个人站了出来,决定先行探路。

站外漆黑一片,只有路过的消防车亮着灯,地铁工作人员举着手电,走在最前,辨认方向,一步一停,没人能确认积水下的路况,道路中间地带似乎水浅一些,但最深的地方也到何安的大腿处了,她们打着伞,互相搀扶着往前走。

走了快四十分钟,到达艺术培训中心。地铁工作人员便赶回去接其他人。直到上了二楼,何安才感觉安全,工作人员端来热茶和食物,将垫子铺在地上,还拿出充电宝给大家,手机一充上电,受困者们第一时间打出电话报平安。

地铁站里滞留的其他人没有再蹚水过来。何安只能继续给救援队打电话,在网上搜索这个地铁站,了解最新消息。

直到21日早晨6点,有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福塔东地铁口滞留的人都安全,在等待转移去附近的大楼。

中午时分,何安还滞留在艺术培训中心。雨还在下,路面的积水已经退去了不少,整座城市尚未恢复。

(受困者为化名)

灾难当前,为何地铁未能及时停运?

7月21日上午11时,郑州东站的乘客。摄影/本刊记者 邱慧

本刊记者/温如军 龚怡洁

地铁一站的距离,对于地铁车厢的数百人来说,却成为一次生与死的考验。不幸的是,他们当中的12位乘客不幸遇难,郑州地铁5号线沙口路站成了他们永远无法到达的终点。

据“河南气象”官方微博消息,郑州7月20日16至17时一小时降雨量达201.9mm,降雨强度历史罕见。其中小时降水,单日降水均已突破自1951年郑州建站以来60年的历史纪录。

7月20日晚,郑州地铁5号线五龙口停车场及其周边区域发生严重积水现象。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暴雨雨水倒灌入地下隧道和5号线列车内,乘客困于车厢中。

之后,网上不断有5号线列车内的消息及视频传出,车厢内水漫至胸部乃至头部。

20时20分,被困乘客已经经历了约数小时惊心动魄时刻,车厢里的水位最高时已经接近头部。到了20时30分,水位下降了大约十几厘米。将近21时,应急管理、公安、消防等救援人员到达现场,开始救援工作。

迟到的停运指令

“车厢进水了,我有点害怕,我们被困在沙口路和海滩寺中间了。”18:01分,一名地铁乘客通过朋友发出求救信息。从彼时现场拍摄的视频看,水刚开始涌进车厢,被困乘客的鞋已经全湿了。

“周围没有站,我们出不去了。”彼时,地铁已停运,乘客被困在车厢内。

隔着玻璃,能看到车厢外隧道里的水位慢慢上升,车厢就像是慢慢往水底压的轮船,水开始从门缝往里冒。

18:06,恐惧感充斥着整个车厢,有的乘客已被吓哭。

18:10,水已经到了小腿部位,车长发出紧急提示,乘客开始往车头位置转移,因为车头地势相对较高。

此刻,郑州地铁才迟迟下达了全线网停运指令,而这个时候半个车厢已经泡在水里。

18:12,巨大的飘浮力已经让地铁倾斜。“完了!”水流还在不断上升,乘客几乎绝望。

18:51,在车尾的几节车厢里,水已经淹没到了车顶,而在车头位置的车厢,水位也已经到了座位位置。

“我可能出不去了。”乘客一边绝望,一边等待救援,向朋友发微弱的求救信号……

19:03,车窗外的水已到脖子位置,乘客明显感觉车厢缺氧。

“你一定要幸福。”说完这句,网友“Siaxxy”再也联系不到他在地铁里的朋友。

19:35,河南交通广播记者小佩连发两条微博求救:“所有应急、消防,请救我们!我们被困5号线隧道(海滩寺—沙口录路站),请扩散!车厢内的水到胸部了!我已经不会说话了,求救!”

20:56,“Siaxxy”发帖称:“朋友刚刚给了我电话!已经有救援队在安排救援了!人正在被陆续救出!水也不涨了!”

21时许,被困地铁车厢几乎被水淹没。窗外的水位已经到了头顶,车厢内严重缺氧,大家大喘着气,有人身体开始发抖、干呕。最让人揪心的是,从网上流传的信息看,车厢内还有孩子、孕妇、老人。

郑州地铁五号线被解救的乘客。图/视频截图

“半个身子泡在水中,看到外面全是水,当时已经绝望了,手机也没有电了。”被困乘客告诉《中国慈善家》,车厢内和隧道里的水位差最高时约20厘米。

被困期间,有人想砸车厢玻璃窗,但被其他乘客制止。“窗砸破,水一旦涌进来,大家就没有逃生的希望了。”

车厢里的水位在最高值停留了一阵,大家看到水位不再上升,情绪有所好转。车厢在水的作用下严重倾斜,高的一侧最上面的小窗露出水面,人们开始往高的一侧移动。车厢内缺氧更加严重,有人提议,砸掉这块小玻璃,多人表示赞同。

有乘客表示,这趟被困的地铁在抵达海滩寺站时,就感觉情况不妙,并采取了紧急停靠措施,但没多久,又启动继续前行。很快,车停了,看到洪水涌来,司机曾试图退回到海滩寺站,但无奈列车已经锁死在铁轨上。

成功砸开小窗后,车厢内缺氧现象有了明显好转。呼吸到新鲜空气的被困人员把他们的经验口口传递给其他车厢的人们,大家几乎异口同声喊道:“用灭火器砸车窗!”

此时,水位也暂时不再上升,人们松了一口气。这时,地铁上的工作人员打开了最前面的一节车厢门,让大家有序撤离。

从网上流传的撤离视频看,有人还抱着孩子,隧道里的水流很急,而两侧较高的通道狭窄,只能容纳一人通过,像是独木桥。有些人主动放弃,被迫回到车厢里。工作人员再次将车门关闭并不断地联系地面,等待救援。

大概在21时许,车厢里的被困人员隔着窗户,看到了救援人员,被困近4个小时后,终于看到了生的希望,很多人激动地哭了。

大家开始从最前面的车厢向外疏散,先是孕妇,再是孩子,然后是女性,最后是男性……

这时的郑州犹如一片汪洋大海。谁也没有料到,这场“千年不遇”的大雨,几乎瞬间让整个城市瘫痪。

2021年7月20日,郑州遭遇持续强降雨。图为郑州火车站,旅客涉水前行。

郑州地铁“不方便回答的问题”

早在7月20日9时8分,郑州市气象台就陆续发布暴雨红色预警信号:预计未来3小时内,郑州市区及所辖六县(市)降水量将达100毫米以上。

据当地官方更早的气象预报,7月19日至22日,河南省仍将出现持续强降雨过程,局部降雨量可达200毫米至300毫米。全省已经有13座大中型水库超汛限水位,部分山区河道已发生山洪灾害。

按照《河南省水利厅水旱灾害防御应急预案》有关规定,经研究,河南省水利厅决定于7月19日12时起,启动水旱灾害防御IV级应急响应。

根据7月21日上午郑州市委宣传部对外发布的消息,郑州地铁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

地铁作为地下的交通工具,大水漫灌时的危险性不言自明,但灾难来临,却没有及时做出停运的决定。对于这个问题,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工作人员向《中国慈善家》表示,现在各个部门都在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不清楚有关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具体情况。

而对于记者的这个问题,郑州地铁公司答复称,“不便回答问题,高层昨晚在连夜开会商量,今天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会发布情况说明”。

郑州轨道调度中心工作人员称,郑州移动、电信的手机信号基本都断了,联系不上领导,无法回答记者问题。

7月20日,河南强降雨持续,省会郑州16时至17时一个小时降水量达201.9mm,单小时降雨量超过日历史极值。傍晚下班时分,郑州市民暴雨中相互搀扶踏上回家路。

除郑州外,河南其他地区也遭遇暴雨天气。7月19日晚至20日,河南平顶山市鲁山县暴雨如注。鲁山县气象局雨情快报显示,该县所有乡镇出现暴雨至特大暴雨,全省降雨量前三名乡镇均在鲁山县,其中四棵树乡降水量已达401毫米,突破历史极值。

河南省应急管理厅数据显示,自7月16日至7月20日15时,强降水造成河南省郑州、洛阳、平顶山、安阳、鹤壁、焦作、三门峡、南阳、信阳、周口、驻马店和济源示范区等所辖31个县区140个乡镇28万余人受灾,紧急救援转移14680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万公顷,成灾面积3千公顷。

对此次强降水天气,河南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张宁总结了5个特点:持续时间长、累积雨量大、强降水范围广、强降水时段集中、具有极端性。7月17日开始,河南省西部、中西部地区连续四天出现大范围强降水天气,并且强降水仍将持续。全省共有4098个雨量站降水量超过50毫米,大于100毫米的有1923个,大于250毫米的有606个。

7月20日16时30分起,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已将防汛Ⅱ级应急响应提升至Ⅰ级。

据最新消息,汛情发生后,经请示中部战区批准,已调派解放军指战员730人。武警官兵1159人、车辆60余辆,消防救援队伍指战员6760人次、1383车次,民兵690人,冲锋舟35艘,其它各类抢险装备25784套参与抢险救援。

目前,救援工作仍在进行当中。

网友质疑郑州地铁停运不及时,地铁公司安全部门:地铁是恶劣天气下市民回家的唯一希望,我们一直在撑

近日,郑州出现罕见持续强降水天气过程,全市普降大暴雨、特大暴雨。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郑州地铁发生积水等情况。20日18时许,积水冲垮出入场线挡水墙进入正线区间,造成郑州地铁5号线列车在海滩寺街站和沙口路站隧道列车停运。

据新华社消息,雨水倒灌进郑州地铁五号线地下隧道和列车内。郑州地铁五号线(海滩寺—沙口路)路段内有市民被困于列车内。

7月21日凌晨,郑州发布通报称,郑州地铁全线网停运,组织力量,疏散群众,共疏散群众500余人,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均已送医)。

地铁为何没有早点停运?

据南方周末报道,郑州地铁公司安全部门的主任称,对于市民而言,地铁是恶劣天气下,回家的唯一希望。他们努力的目标也是尽量做到不停运,“我们一直在撑,一直在撑,直到下午六点,实在撑不住了”。这期间,他们一直在组织抽排和围堰。

该主任介绍,关于是否停运由地铁公司的运营分公司决定,但是也需要“通过运营公司上报交委和应急管理局”。

一位不愿具名的南方省份地铁运营部门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地铁的反应机制可能没有那么快。暴雨情况下会有停止运行的机制,但需要一定的时间”。至于谁有权决定是否停运,“地铁集团可能都没有权力,要报到上级部门审批才行,停运是个社会事件”。

地铁为何会淹水?

一位隧道给排水从业者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地铁本身不是通过排水来解决的,是通过挡水的方法来解决的,就是要防止水进入车站。”

对于郑州此次暴雨,他认为地铁工程设计方面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车站的出入口,包括地铁站露出地面上的风亭,都有一个安全高度,一般是比周边路面高45~60公分。如果达不到这要求,或是要考虑到一些暴雨的情况,会加闸板,暴雨时会把水挡在外面,但是这些设计的雨量最多应该也只能按‘百年一遇’来做。郑州的暴雨达到所谓‘千年一遇’,正常情况下,肯定不会存在这个情况。”

交通运输部印发紧急通知

7月21日,交通运输部就郑州地铁因特大暴雨导致全网停运、一列车迫停隧道、造成人员伤亡发布通知。

一、高度重视防汛工作

今年气候特殊,多地出现历史少见降雨,未来10天我国华北、西南、江汉、黄淮、华南等地区仍有大到暴雨,局部地区有大暴雨,防汛形势十分严峻。各地交通运输部门要清醒认识到当前城市轨道交通防汛工作的极端重要性和紧迫性,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始终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杜绝侥幸心理、克服麻痹思想,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紧迫感,抓实抓细抓好防汛工作。

二、立即对风险隐患进行再排查再整治

运营单位要按照《城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风险分级管控和隐患排查治理管理办法》(交运规〔2019〕7号)有关要求,在前期排查工作基础上,重点排查地势低洼车站、过渡段、长大区间等重点区域排水设备设施的能力,能力不足的,要及时补强;排查排水管道与周边市政管网的联通情况,尚未连接或联通不畅的,要及时报告相关部门处理;排查在建线路与既有线路连接处的封堵情况,防止雨水通过在建线路倒灌车站区间;加强地面高架线路沿线边坡检查,对土质疏松、堆土滑坡等风险采取针对性措施;及时核查沙袋、挡水板、排水泵等应急物资种类和数量,补齐补足补强相应设备设施。

三、及时调整完善应急预案

运营单位要充分汲取近期发生的雨水倒灌事件教训,进一步调整完善应急预案,对超设计暴雨强度等非常规情况下采取停运列车,疏散乘客,关闭车站等应急措施。要做好与气象部门的沟通对接,加强对洪涝、气象灾害等信息的收集。要进一步加强巡查监测,及时发现险情苗头,科学研判发展态势,及时启动相应等级预案。

四、强化应急处置和抢险救灾

各地交通运输部门要在当地党委、政府领导下,切实发挥与应急管理、水务、电力、医院等单位以及属地政府、街道的应急联动工作机制作用。当发生淹水倒灌等突发事件时,严格按照《城市轨道交通行车组织管理办法》(交运规〔2019〕14号)要求,不具备安全运行条件的,应坚决停运;运营单位要按照预案要求做好第一时间应急处置和信息报告,交通运输部门及时通知相关部门按照应急响应级别,迅速开展应急处置工作,确保乘客生命安全。

五、稳妥有序恢复运营

对于发生淹水倒灌的线路,运营单位要抓紧处置,在积水抽排完成后,对设备系统全面深入细致排查,及时更换受损设备,必要时可以聘请第三方机构、行业专家对相关线路进行全面测试评估,经安全评估确认具备安全运营条件后,方可投入运营,严防次生灾害发生。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