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副国务卿确定访华 要谈啥?美媒:合作变窄

来源:观察者网/美国之音/深圳卫视 - - 未类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周二(7月20日)抵达日本,展开其本周出访东北亚行程的首站。不过,此行最受瞩目的最后一站,也就是,访问中国的行程,一度迟迟无法定案。几经波折,国务院终于周三(7月21日)晚拍板定案,谢尔曼确定出访中国,而且中国升高层级,安排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会晤谢尔曼。

分析人士说,美中关系持续处于对抗和竞争中,有必要重启对话,并展开合作,虽然合作之窗已“前所未有地在变窄”。

一位中方知情人士周二(7月20日)向美国之音透露,中国已经同意让外交部第二把手、副部长乐玉成与同为美国国务院第二把手的副国务卿谢尔曼见面。因此,这位知情人士说:正在进行任内第二次出访亚洲行程的“她(谢尔曼)肯定会来(中国)”。

对此片面消息,美国之音无法独立证实。因为当时,中美两国官方也皆未有进一步的公开说明。

不过,时值隔日,也就是周三(7月21日)晚,美国国务院正式以书面新闻稿公布,谢尔曼将于7月25-26前往天津,会晤中国外长王毅,“以负责任地管控两国关系。”

此趟迟来的中国访问可谓几经波折,也在过去一周来引发两国外交圈的热议,因为在此之前,各界一度以为此行无望,也担忧美中关系会因此再下一城。

回顾始末,美国国务院上周四(7月15日)首度宣布,谢尔曼本周将出访日本、韩国和蒙古,但行程未提及中国,让华盛顿的外交圈相当意外,也随即引发媒体揣测。

谢尔曼访华几经波折

英国《金融时报》曾援引四位知情人士的消息指出,中国拒绝让谢尔曼与她官阶相当的乐玉成见面,只同意让她赴天津见在外交部副部长中排名第五、负责美大地区事务的谢锋,美方于是紧急取消了谢尔曼出访中国之行的计划

另有猜测认为,中美双方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谢尔曼的访华行程,可能与拜登政府当时正准备对镇压香港民主的中国官员采取制裁措施有关。

不过,美中双方都没有把话说死。国务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隔日(7月16日)立即澄清表示,如果一切都安排妥当的话,美中两国还在针对谢尔曼在最后一站出访中国的可能性,进行磋商。

这位官员说:“对于每一次(访问),我们都非常努力地与每个国家建立一系列安排......我们正在与中国做出这些安排的过程之中。”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被问及此事时则三缄其口。

谢尔曼确定出访天津前一天,南京大学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朱锋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如果谢尔曼已经决定出访中国的消息属实,但中美双方至今都未能完全敲定细节并公开行程,这说明拜登政府上台这六个月来,美中两国的“磨合非常不顺畅”, 两国基于各自的政治考量,还存有一系列的障碍。

学者:合作之窗前所未有地在变窄

朱锋指出,美中两国目前只见对抗和竞争,合作之窗迟迟未见开展。

朱锋说:“我觉得,合作之窗关键是怎么定义?在什么问题上合作?现在来看,这个合作之窗确实前所未有地在变窄,因为一系列争议问题。”

他说,中国希望美国能减少对中国的打压,但不管是香港、新疆人权议题,还是美国军用运输机近期降落台湾等争议,美国都一再踩到干涉中国内政的底线,中国的反弹和不满自然不在话下。

美国对中国的施压近期逐渐升温。美方上周对七名驻港的中联办官员祭出制裁,并就香港的商业风险发出警告,引发香港中联办和中国外交部分别做出“美国制裁废纸一张”和“奉陪到底”等的强烈反弹。

美国司法部7月19日还指控4名中国公民参与一项由中国国安部主导的入侵电脑系统的全球黑客攻击行动。美国更进一步联合英国等盟友公开指责中国国安部在全球实施网络攻击行为,引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周二(7月20日)的例行记者会强烈反弹,他指控美方“此举无中生有,颠倒黑白,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的抹黑和打压,中方绝不接受。”

针对一连串的美中交锋,朱锋说,就算谢尔曼天津之行真的成行,两国副部长级的会谈气氛已经不佳,“双方抱怨都比较大”。不过,即使两国互相不满的情绪升高,又即使美国国内“恐华、反华、嫌华、疑华”的情绪也高涨,朱锋说,中美两国还是要坐下来谈,毕竟两国都不希望进入新冷战的局面,也不希望因为任何一方的误判而导致敌意升高。

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

朱锋说:“短期内,我觉得现在拜登政府刚上台,他的整个中国政策就是‘没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义’,所以中方也当然很不满。现在最重要的是,我觉得,不管现在双方有什么样的抱怨,但是,恢复正常的接触,启动对话,这都是非常必要的。”

他认为,美国国内的政治将是中美关系未来最重要的变数,不过,对华强硬已是拜登政府凝聚国内共识,并与共和党在一系列政策上交易的唯一合作点,因此,他悲观地表示,拜登政府几乎在中国问题上没有放软的转圜空間。

新加坡国际事务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胡逸山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也同意,不只美国持续施压不放软,中国也摆出了高姿态,例如在安排谢尔曼的会面层级上,似乎一度有矮化美国的意味,又例如,近期美国提出设立美中热线后,中方却不领情地称“多此一举”,看得出中美两国的高层都要靠对抗来向内部的政治圈交代或巩固其国内的治理和政权。

他说,虽然两国在经济上仍保有密切的往来,但美中的博奕已经和冷战时期美苏间的较量非常相似了。

胡逸山表示,美中自3月份的阿拉斯加会谈爆出火药味来,两国的关系就“停滞不前”。因此,现在确有重启对话的必要性,也有帮两国元首高峰会,即未来的拜习会铺路的急迫性,以免关系持续恶化。

他说,其实外界并不期待两国关系能马上回到正轨,只希望透过对话,美中能避免出现比制裁更实质的恶化迹象,例如,两国在南中国海地区有任何擦枪走火的冲突或交锋。

胡逸山认为,美中关系要出现有所合作的转圜要靠最高领导人才能拍板定案,因此,未来的拜习会至关重要。

胡逸山说:“中美合作的空间,还是需要中美的最高层,也就是习近平和拜登(来)敲定。那么这些副部级官员间的交流,主要就是厘清各自的立场,再看看有哪些地方可以避免各种的误判等等。”

拜习会不容延迟

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国际事务与战略研究所副教授黄介正也同意,美中关系已经进入有竞争、有对抗、也有合作的“三合一”关系,因此,若再不开启合作,关系不够完整。他说,即便在合作面受挫,双方还是要见个面坐下来谈,才能让这两个核大国、全世界前两大经济体的关系“保持在可管控的范围”,而不是只能透过媒体或非官方管道来交换意见。

同样也是谢尔曼确定出访天津的前一天,黄介正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如果谢尔曼因层级安排问题而取消中国访问行程,不仅不利于美中关系的长期发展,更会耽搁到未来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的官式会晤、甚至拜习会的安排时程。

因此,黄介正建议中国放下任何不愉快的情绪,促成乐玉成和谢尔曼本周的对谈,甚至最好安排外交部长王毅或中共政治局委員、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在会谈之外、以巧遇的方式,也和谢尔曼短暂会晤,这将是开展双方良性互动的最理想方式。

黄介正说,未来拜习会的最佳时机应是在多边国际体系的场合,因为对双方都有面子,也不会有谁去见谁的不对等问题。他说,或许拜习会安排在印太四国锋会后也是一个可行的时机,因为符合拜登政府“先盟友、后对手”的基调,而中国也可能会接受,因为其对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三个国家也不是完全没有可操作的政治杠杆空间。

针对美中热线的倡议,黄介正认为,两国元首早已设置热线多年,但使用率的确不高,自1998年设立至今,大概只接通了六次。而其他的高层热线则不一定接得通,例如,1999年南斯拉夫“炸馆事件”或2001年南中国海“军机擦撞事件”后,时任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Madeleine Albright)始终无法联系上中国外交部长李肇星,而退役后转任驻华美国大使的普理赫(Joseph Prueher)手上即便有多个中共高层的电话号码,但却都无人愿意接听。

面对目前台海和南中国海的紧张局势,黄介正说,两国迫切需要一个“避险机制”,也就是说,中共中央军委的联合指挥中心和美军印太司令部间的热线或对口必须要尽快设立或指定。他说,此一机制比元首热线更重要,因为在这些区域若突发了任何危险接触或误击等事件,并不需要马上惊动两国元首,这种误会需要的是两国军事单位的立即沟通和化解,才不致于酿成更大的危机或冲突。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当地时间7月21日,美国国务院在一份公开声明中宣布,正在亚洲访问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将于7月25日至26日访问中国,并于7月27日访问阿曼。

声明内容表示,谢尔曼在访问中国期间,将于中方官员举行会晤,这些会面是美国正努力同中国官员进行坦诚交流的一部分,目的是为了推进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并负责任地管理两国关系。声明还声称,谢尔曼将讨论美方对中方行动有着“严重关切的领域”,以及“与本方利益一致的领域”。

根据此前的原定行程安排,谢尔曼会在7月18日至25日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国,但不包括之前媒体“放风透露”的中国。但在7月17日,路透社曾引述美国国务院一名高级官员的消息称,美方正与中方就谢尔曼可能的访华行程继续磋商,时间则会放在其亚洲之行即将结束之时。

美国国务院公开声明

21日,在美国国务院发布这则声明之后,路透社随即进行了跟进报道。报道称,此前外交政策圈人士就曾预计谢尔曼将会有中国之行,但中国最终并没有出现在其上周所宣布的行程之中。

路透社认为,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将访问中国,这表明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正在寻求解决深陷困境的双边关系。同时,这也可能有助于为今年晚些时候两国领导人之间展开进一步交流和会晤创造条件。

路透社指出,今年3月,中美曾在阿拉斯加举行了一场中美高层战略对话,这是自拜登政府上台执政后,双方的首次高级别外交会谈。然而,美方代表会谈中对中方内外政策无理攻击指责、挑起争端和缺乏外交礼仪等行为,引发了中方代表的强烈不满和有力回击。

自那以后,中美几乎再无任何面对面的高层接触。报道指出,今年4月,美国总统拜登的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曾访问中国上海,他也成为新一届拜登政府中访问中国的美方最高级别官员。

7月14日,香港《南华早报》曾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称,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谢尔曼将于下周访华。当时根据该消息人士的说法,谢尔曼将在天津会见中方官员,他们将讨论美国国务卿和中国方面会晤的可能性。

温迪·谢尔曼 图自美国CBS

而在美方当地时间7月15日公布的谢尔曼亚洲访问行程中,包括了日本、韩国和蒙古国三国,但并不包括此前媒体透露的中国。

7月17日,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国务院高级官员告诉路透社,虽然谢尔曼的亚洲之行中不包括中国,但在行程安排上仍留有了访华的余地,如果增加这站访问行程,那中国将会是她此次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

根据美国国务院所公布的信息,在更改了此次亚洲行程之后,阿曼将是谢尔曼此行的最后一站。7月27日,她将访问阿曼,同该国副外长会晤,讨论如何促进该地区和平与安全,以及加强美国和阿曼双边关系的共同承诺。

美国副国务卿访华 要谈啥?

就在刚才,美国国务院网站发消息称,7月25至26日,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将访问中国,期间将在天津与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以及中方其他官员见面。按美方的说法,舍曼此行将“讨论我们对中方行为严重关切的领域,以及我们利益一致的地方。”

舍曼此次访华,安排在她结束了对日本、韩国和蒙古的访问之后,此行也是她在不到两个月时间里二度访问亚洲。美国国务院在这份声明中表示,她还将于7月27日访问阿曼。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舍曼此次将在中国待上两天,时间上算是比较充裕。“从时间上来看是可以有实质性讨论的,但还是要看具体的情况和安排。”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所助理研究员张腾军向深圳卫视直新闻表示。

“扑朔迷离”的舍曼亚洲行背后,

隐藏何种玄机?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舍曼的访华之行,可以说在其动身前一周炒作就开始了。

7月14日,香港《南华早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华盛顿将会在当周派舍曼访华,“向可能举行的中美元首峰会迈出重要一步。”包括具体的访华行程、会见的官员以及谈及的议题等各方面的内容,都在报道中有所涉猎。

不过,美国国务院“官宣”的行程是在7月15日。美国国务院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美副国务卿舍曼将于7月18日至25日访问日本、韩国和蒙古等三国。外媒纷纷发现,官方行程中并没有列入中国。

英国《金融时报》此后也是援引消息人士称,是中方“拒绝了美方的提议”。路透社的报道则指出“中美双方正在沟通”,并没有把话说死。

到了20日,也就是舍曼已经启程前往亚洲的时候,美国国务院仍然在释放“舍曼可能访华”的消息。“我们一直坚持,我们将继续探索与中国官员接触的机会,包括高层官员,”当地时间20日美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在记者会上表示,“从我们当时所说的情况来看,我没有最新消息可以提供给你。”

许多外媒就此分析称,美国国务院的表态仍然是在“暗示副国务卿访华的可能”。

在连续几天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这个问题屡屡被提及,但赵立坚的回应都是“我目前没有可以发布的信息。”

近日,微信公众号“补壹刀”就发文形容,美国政府加媒体关于舍曼“访华不访华”的一系列操作,“是一个被美国生生制造出来的舆论话题”,试图营造所谓“不成的责任在中方,成行的功劳在美方”的印象。

张腾军也向深圳卫视直新闻提出了类似的观点。“这一次亚洲行,和阿拉斯加那次很相似,都是(前期)造势很厉害。其实就是想炒作,”张腾军表示,美方想要制造“攻方”的角色,以保持其心理上的优势。

深圳卫视直新闻注意到,舍曼的此次“中国行”又是被放在了其亚洲行的最后阶段,在行程安排上也与布林肯和沙利文的阿拉斯加行如出一辙。“这就是拜登的‘小心思’,营造一个跟盟友谈好了最后再来跟中方谈的氛围,从而掌握节奏。”在张腾军看来,这又是一个保持心理优势的小套路,“但中方是冷静的,来就谈,不来也无所谓。没有所谓的‘刻意考量’,也没什么有意的安排。”

如何看待美方释出的积极信号?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美方一方面释放了一些对华积极的信号,但也并没有停止对华施压的行为。

20日,美国气候特使克里呼吁中国与美国一道紧急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并将二战后重建欧洲的国际联盟描述为应对气候变化的典范。“盟友、合作伙伴、竞争对手甚至敌对方都必须进行合作。”克里在伦敦的英国皇家植物园发表讲话时呼吁,全球领导人加速采取必要的行动,控制气温升高,将世界从深渊的边缘拉回来。

在今天(21日)的外交部记者会上,赵立坚在回应相关问题时强调,中美在具体领域的合作与整体中美关系息息相关。但与此同时,赵立坚强调,“美方不能一方面肆意干涉中国内政、损害中国利益,另一方面又要求中国在双边和全球事务中给予理解和支持。美方应该为中美在重要领域开展协调与合作创造有利条件。”

其实这一番表态已经很清楚了,也是中方一贯且明确的立场:美方不能一方面在中方底线问题上“玩火”,一方面却要求中方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20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发消息称,舍曼与韩、日两国的副外长举行了会晤,其中再次提到了台湾问题。“美日应该立即停止干涉中国内政、破坏地区和平稳定的做法。中方将坚决捍卫自身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赵立坚也在今天回应了美日韩最近的涉台表态。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在打“台湾牌”上,一点也没有手软。

一方面,美军军机频繁在台湾本岛起降。19日,美军一架C-130军机中午12时14分降落台湾桃园机场。7月15日上午,一架美军C-146A美军专机也是突然降落在台北空军松山基地,短暂停留34分钟后起飞离台。就连岛内媒体《联合报》都刊文称,美方频频释放信号希望同中方高层接触,却又热炒对台关系,“这么矛盾的举动,究竟在想什么?”

另一方面,美国国务院东亚局近日发推特称,美国欢迎台湾拓展国际伙伴关系,以及应对疫情、投资审查、供应链韧性等共同挑战所作的努力。美国对台湾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表示赞赏。

不过也是在不久前,白宫印太事务协调员坎贝尔、美国国防部相继表态,明确表示不支持“台湾独立”。除了涉台议题,在涉港、涉疆,病毒溯源、网络安全等许多领域,美方都没有停止其拉着盟友对华施压的态势。

这是否代表着美方对华政策的两面性呢?“总体上来说,从坎贝尔到耶伦再到克里,都是为了美国利益而表态,”张腾军指出,虽然美方的这三位官员分属于亚太战略、经贸、气候各种领域,但其表态内部存在共性。“出发角度都是为了美国利益,还是美国优先,而不是为了稳定或改善中美关系。”

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再来看舍曼此次中国行,到底谈什么、会有什么成果仍然有待观察。

“中美博弈的大环境很难改变。(舍曼此访)很难有大突破,但谈总比不谈好。”张腾军总结道,“不过还有一个不确定性在于,舍曼到底是个副国务卿,她拿了多少授权?这说不准。而且这么晚才敲定行程,时间又十分紧急,或许这次只是以交流为主。”

作者:朱恩地,深圳卫视直新闻驻京记者。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