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女性参加奥运比赛惹争议,特朗普公开开炮

来源: - - 德国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昨天的报道提到了德国体操女队员拒绝“性化”,带头换上舒适的服装,引起了评论区不小的争议。

结果今天就看到了让人更难回答的问题:“跨性别女性参加女性举重比赛是否公平?”

2021年的东京奥运会,将会首次有变性运动员参加奥运比赛。今年43岁的新西兰跨性别女性举重运动员劳雷尔·哈伯德(Laurel Hubbard)将在下周一(8月2日)参加女子87公斤以上级举重比赛。与她同场竞技的选手中,还有中国名将李雯雯是夺冠大热门。

劳雷尔·哈伯德现年43岁,是东京奥运会上年龄最大的举重运动员。在35岁之前,她都以男性身份生活,曾用名加文(Gavin Hubbard)

而在成为女性之前,哈伯德就以男性身份参加过举重比赛。虽然哈伯德很早就在新西兰青年男子举重比赛中夺冠并创造记录,但在国际比赛中却很难看到她的身影。

在以男性身份生活35年后,哈伯德跨性别变成女性。变性后她开始以女性运动员的身份参加比赛,并在2017年获得举重世锦赛女子90公斤以上级的银牌。

有的小伙伴要问了,跨性别女性这么容易就能参加女子比赛的吗?

事实上,早在2003年,国际奥委会就允许跨性别男女参加奥运比赛。前提是有外科改变(切除睾丸或卵巢),获得法律上的性别认可,并接受足够时间的激素治疗,以最大程度减少性别优势。

到了2015年,国际奥委会甚至删除外科手术的要求,只要在过去的至少4年内获得女性身份,且证明她们的睾酮水平在至少1年内低于每升10纳摩尔,跨性别女性就可以在女性类别中参加竞争。(跨性别男性可以不受限制地在男性类别中竞争)

那么,这样的规则到底公平吗?

很久都没有现身的川普都在凤凰城的集会上对此发表评论,他问台下的观众:“你们觉得这事怎么样?这公平吗?”

台下顿时一片嘘声。

川宝接着说道:“我不想这么说,但是女人们,你们看到那个举重运动员了吗?他只要站起来,砰,砰两声,就能打破你们保持了9年的记录。他一只手就能做到。太不公平了

观众喜欢比赛,喜欢竞争,但是他们最不喜欢就是男人参加女人的比赛。因为很快,你就看不到女子比赛了。”

对此觉得不公平的不止川宝。上个月,比利时举重运动员安娜·贝林亨就曾表示,如果哈伯德出现在奥运赛场上,那就是一个很不好笑的笑话一样。

贝灵亨表示自己对于变性人群体给予全心全意的支持,但并不包括牺牲他人为代价:“任何进行高水平举重训练的人都心知肚明,这种特殊情况无论对运动本身还是运动员来讲都是不公平的,一些运动员会因此错失参加奥运的机会,甚至和奖牌擦肩而过。”

即使是在变性人群体中,支持哈伯德的人也寥寥无几。一位名叫GavinGavin的推特网友写道:“作为跨性别男性(前女性),我非常清楚我们要锻炼到什么程度才能达到普通男性的水平,哪怕是在使用睾酮的前提下。哈伯德不可能不了解这点,不公平就是不公平。”

那么这样一件听起来绝不公平的事,奥运会的规则又是如何被改变的呢?

乔安娜·哈珀曾是加拿大顶尖马拉松运动员,在过去的17年里她一直都以变性女性的身份工作生活。包括在2015年帮助撰写奥运会的新规则。

在2015年发表的一篇关于体育界跨性别女性的研究报告中哈珀指出:“八分之七的跨性别女性非专业跑步者,在转换性别后的比赛时间明显变慢。最终的竞技水平和顺势女性大致相同。

哈伯德自己对此的说法则是:“很多人不明白的事,我不仅满足2015年新修订的规则。也满足2003年的规则。我已经遵守了14年的规定了。并不因为最近的规则变化而受益。”自从2017年在世界杯上获得银牌后,哈伯德就拒绝任何采访。

虽然国际奥委会已经宣布在本次赛后修改跨性别者参赛的标准。但乔安娜·哈珀认为这并不会导致哈伯德未来会被拒绝参加国际大赛:“与许多运动一样,力量并不是举重的唯一因素,技术和速度也很重要。并且和顺性别女性相比,包括哈伯德在内的跨性别运动员都有着巨大的社会和心理劣势。人们很少停下来想想,跨性别运动员的确有优势,但也有巨大的劣势。”

各位看官,您觉得跨性别女性参加运动比赛,公平吗?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