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到底是打还是不打,这确实是个问题

来源:我的新西兰 - - 新西兰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关于疫苗,我也一直说新西兰不是强制,我个人观点是需要打的,我也打了。如果你觉得疫苗不安全,暂时不想打,那也是你的自由。大家都是成年人,自己做判断就好了。

说起来,这次疫情按新西兰官方说法,很可能就是澳洲传过来的。至于怎传的,暂时还没有查出根据来。按照去年疫情里的数据跟踪,新西兰的数据和澳洲高度一致,只是滞后而已,所以澳洲的情况对新西兰还是挺有参考意义的。

澳洲人,包括当地华人,最初也对打疫苗是不紧不慢的;当然,也有不少想打的打不了,比如年纪不够大所以没排上。这点和新西兰其实挺相似,唯一不同是新西兰对毛利人和岛民还有优先的安排。

但悉尼疫情演化到现在,绝大多数人已经没有那么多顾虑了。正如我澳洲的一位朋友,著名的当地自媒体人阿朱(Patrick Zhu)说的,澳洲华人也是经历了这么一个过程的。

疫苗这个话题太敏感了,有人是觉得疫苗都不安全,有人是觉得某种疫苗不安全,我也不是专业人士,所以还真给不了一个答案。我就找了一下公开的一些简单信息说一下,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一个判断。

新冠疫苗安全吗?

世界卫生组织(WHO)有一个新冠疫苗紧急使用清单,这个清单的目的是为疫苗进入世界各国开辟一条加速通道,使得列入清单的疫苗可以更快地在全球推广使用。

目前清单上有:辉瑞、阿斯利康、强生/杨森、莫德纳、印度血清研究所Covishield、中国国药和科兴,只有这个清单上的疫苗可以参与全球疫苗分享计划Covax。

尽管这两款中国灭活疫苗得到了世卫核准,但目前没有得到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和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所以北美和欧洲的大多数国家还没有审核通过中国疫苗。但很多发展中国家以及部分欧洲国家已经在使用中国疫苗。

从公开数据来看,辉瑞得到了较多国家的认可,但也需要留意,辉瑞和莫德纳属于RNA疫苗,mRNA技术问世已经多年了,但大规模用到疫苗上是首次,而且因为时间紧迫,也并未做大量动物试验,所以虽然广受欢迎但也有不少质疑。其他疫苗采取的都是传统方式,所以在生产工艺上来说会让部分人感觉更踏实,但疫苗本身也无法按过去的规律做长期的试验。

人体免疫系统分先天免疫系统(固有免疫)和后天免疫系统(适应性免疫、获得性免疫),只有后者和疫苗有关。《自然》杂志有一个图,非常具体的描述了目前几类不同疫苗的工作机理。

因为疫情紧急,几乎所有疫苗都并没有按照传统疫苗研发和临床测试的流程走,因为那样疫苗最终面试可能需要数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有些反对疫苗的人会认为这些产品都是实验品,不能大规模推广。不过辉瑞有一些临床数据,而且去年就开始在以色列率先开打,目前在欧美各国也有广泛使用,目前看至少是没有出现广泛的副作用,长期效果还需要跟踪。

这种对疫苗的担忧其实是广泛存在的。韩国,日本,菲律宾等很多亚洲国家都有类似的担忧,所以前期采取观望态度,看看其他国家疫苗注射后的情况。但在英美两国率先大规模开打后,这些国家也都在2月后陆续开展了疫苗的推广工作。

怎么说呢,不管是哪个疫苗,现在被披露打后出现死亡的人还是要远少于疫苗拯救的人吧,毕竟各疫苗虽然在防止传播上表现不够突出,但在降低重症的比例上贡献突出。比如辉瑞在以色列和美国的临床数据揭示,注射疫苗的人在防重症上表现要7-8倍与未注射疫苗的人。

全体免疫能实现吗?

在疫情初期的去年,英国就率先提出了这个我们初听都很新鲜的概念。英国金毛首相还亲自示范了一把,自己都进了急症,确实是条汉子。但我们都知道群体免疫这事是指望不上了,为什么呢?都因为一切都是在发展的。

以辉瑞为例,最初的疫苗试验表明,它在阻止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以及阻止严重疾病或死亡方面表现出色。但这个最初的试验是基于老的病毒株,而最近的研究表明,该疫苗在阻止Delta传播方面可能不太有效。事实上并不只是辉瑞,其他疫苗的公开数据目前都或多或少体现出这一变化。那么疫苗有效吗?上个月(7月)美国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 ( CDC)数据里有个著名的例子。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Massachusetts)的普罗温斯敦或巴恩斯特布尔县(Provincetown or Barnstable County),因为一场同性恋社区的庆祝活动后,医务人员发现了一个931例的感染集群。根据 CDC对疫情进行的研究报告,在这 931人中,74%的人接种了疫苗。

不知道你看到这个数据会怎么理解?有人说这证明打了疫苗也没用。数据有时候会欺骗人,取决于你怎么区解读,我们看下当地的新闻。

On the weekend of July 4, it was also crowded. Around 60,000 people had jammed into a narrow spit of land, where many congregated, maskless, on sweaty dance floors and at house parties.

-- New York Times

根据《纽约时代》的报道,仅仅7月4日一天这个小镇就涌入了6万人,而这起感染集群的人数和这个庞大的外来人群相比较,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吓人了。综合考虑美国目前各州的疫苗注射率(69%-85%),你是不是可以解读为绝大多数参加聚会的人因为注射了疫苗而幸免被感染?一切都取决于分母的统计口径,我觉得被感染者的74%的接种率其实什么都代表不了,唯一结论是:接种疫苗并不能确保你不被病毒感染。

那么疫苗能防止人传染给其他人吗?很遗憾,如果一个人被病毒感染,他自然就能传染其他人。目前虽然有不少医学数据认为接种疫苗的人,病毒的载量会低一些,但在Delta病毒强大的传播力面前,显然最初指望有群体免疫来保护弱势人群的想法是很难实现了。

实际上不少数据还支持一点,接种疫苗后的人群无症状和轻症状的比例更高。虽然对于感染者来说这是好的,但却事实上让病毒的传播更具有隐蔽性,某种程度算是方便了病毒的进一步传播。

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不需要接种疫苗呢?这么下结论显然是鲁莽了。目前研究疫苗的有效性主要在三个关键方面,即:

防止某人被感染。

阻止病毒的传播。

预防重大疾病和死亡。

目前来看,第一和第二个方向,各疫苗的作用都没有想象的理想。但在第三个方向,疫苗表现出了非常突出的效果。我们还是看看美国的这个例子,这931个患者(74% 的人接种了疫苗),最后需要住院治疗的有多少人呢?7个,只有7个需要住院观察。而死亡的有吗?1个都没有。也就是说,疫苗在阻止人们生病或死亡方面仍然非常有效。

用我建的美景分享群的群友Aaron的这段话来表述就非常精确了。

疫苗就像一件盔甲,可能无法阻止碰撞、瘀伤和擦伤,但可以显着降低披挂着盔甲的人受伤,特别是重伤甚至死亡的机会。从这个维度来说,疫苗虽然在群体免疫上可能是没有意义了,但在个体保护上仍然有着突出的作用。

可能最后保护自己和家人的唯一方式就是打疫苗,因为你身边今后可能会有很多的无症状患者。用一位读者评论区的留言来说,那就是:

无论你在哪个国家,如果可能,那就尽快打这个国家官方批准的疫苗呗。不争论哪个疫苗好,哪个不好。毕竟,生活在新西兰,目前想打国产疫苗也打不上;生活在国内,想打辉瑞暂时也是打不上的。没啥讨论的,有啥打啥。最后可能像新加坡,来个鸡尾疗法,中西医结合起来打,可能效果最好。当然,那是将来疫苗供应相当充足了的后话。

关于疫苗的问题,这就是我个人的一个态度了。当然,个体的选择我始终都是尊重的,除非法律要求每个人必须打,否则我们都不能强加给不愿意打疫苗的人一些不必要的帽子。

还有一个问题是我颇为关注的那就是:如果病毒的传播是无法避免的,那么新西兰作为一个国家,国门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可以打开?是否会设定一个疫苗接种率,达到后就开放边境?毕竟,随着病毒的演化,要防住是越来越难了,因此这个世界还在采取零容忍防疫策略的国家已经屈指可数。我知道这个话题似乎有点远,我们昨天才全国封城第一天,希望能够在评论区看到大家的观点和意见。

=== The END (回页顶) ===

© 2011-2022 have8.tv 版权所有